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24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五十一章 洪门开会
    第五百五十一章 洪门开会

    向老大是洪门总会的会长向问神。

    他的师弟也是亚洲鼎鼎有名的大人物,罗步神。

    罗步神被姜绅杀了,向问神很生气。

    但是他知道,罗步神不是姜绅的对手,他也不是姜绅的对手。

    他的功夫,还不如师弟罗步神。

    洪门对这件事分成两派。

    一派要报仇,洪门铁律,同门被杀,一定要派仇,就算千秋万载也要杀回来,这一派人以向问神,和段二为首。

    另一派不肯,罗步神身为华裔,投入flb政府,还对华国官员主动攻击,有点背弃祖宗损害华人利益的做法。

    洪门总会的人,国籍都是m国人,但是大都是华裔,他们也不会做出对不起华国的事情,必竟血脉在那里,不能忘记祖宗,尤其这种涉及到政治的事,要牢记洪门祖训‘洪门不干政’。

    这派人,以尤蜜的的妈妈,尤三姐为首。

    两派人争论不下,但是姜绅却要来洪门了。

    请姜绅来的是尤三姐,她想和姜绅合好,因为她知道,洪门因为齐爷和罗步神,与姜绅的关系有点不好。

    但是洪门中想称机杀姜绅的也不少。

    向问神就是其中最想杀姜绅的一个。

    不过他是会长,一言一行代表着洪门大会。

    所以他辞职,他不干了。

    他不当会长,当然就能杀姜绅了。

    向问神退位,洪门就要选新会长,称这次洪门大会,世界各地的洪门都会前来,大家就一五一十说个清楚,选段二还是选尤三。

    这选新会长,其实就是有点选立场,看大家想报仇的人多,还是不想报仇的人多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七点多。

    姜绅和薛小音刚吃完饭,回到姜绅房里,姜绅指点了薛小音几句。

    他国术不如薛小音,但是神通远远强过她,而且他的神通其实是国术的进阶,指点一下也让薛小音受益匪浅。

    两人正在谈论国术的事情,外面有人敲门了。

    大门打开,姜绅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一位看上去三十出头的成熟美妇,和尤蜜两人笑吟吟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这成熟美妇,是个华国人,脸蛋有七分与尤蜜相似,尤其是一双眼睛都是出名的丹凤眼,眼波流动之间,光彩照人。

    “绅哥,这是家母尤若男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一定是东宁姜绅了,姜先生,闻名不如见面啊。”

    “尤三姐真是年轻漂亮,不认识的人,还以为你们是姐妹。”姜绅连忙引两人进来。

    两人身后还跟着几个保镖,不过保镖没有进门,都在外面呆着。

    尤蜜一听姜绅叫自己母亲三姐?顿时脸色通红,嘴巴都快厥到天上,还没我大吧,敢占我偏宜。

    照姜绅这叫法,她要叫姜绅叔的。

    尤若男倒是不见外:“姜先生,冒味来访,希望你不要见外。”

    “尤三姐,坐,坐。”姜绅现在开始充老了。

    不充老不行,他看出尤蜜和自己徒弟不对眼,美女和美女总是有火花的,只有叫尤三姐,徒弟薛小音的辈份才不比尤蜜低。

    果然,这时尤蜜鄙视的看看薛小音,还徒弟,现在都晚上七点了,两人呆一个房,真恶心。

    薛小音清澈的目光看了看尤蜜,暗暗好笑,这下尤蜜的辈份高不过我了。

    这尤蜜前面绅哥绅哥叫个不停,就是提醒薛小音,我辈份比你高。

    “小音替她们泡茶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绅哥,我们自己来好了。”尤蜜不服气的又叫绅哥了。

    “住口。”尤三姐也是玲珑八面的人物,立刻脸色微沉:“姜先生神仙一样的人物,你要叫姜叔,或绅叔。”

    “-----我”尤蜜不服了,盯着姜绅,他年纪还没我大呢,我凭什么叫他叔?不过,她终究不敢违背母亲的意愿,只好咬着牙齿低下头,没叫姜绅姜叔,但也不敢叫绅哥了。

    薛小音展颜一笑,甚是得意。

    尤蜜一看薛小音在笑,心中更恼火了,不过她打不过薛小音,只能别想办法。

    这尤三姐来,当然是有事情的。

    “姜先生,你和罗步神、齐大哥的恩怨,我听说过了,老实说,是他们错在先,我个人,很希望改变洪门和姜先生你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尤三姐很有诚意的向姜绅解释,也说明了她的来意。

    什么叫最毒妇人心,姜绅这会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尤三找姜绅过来,竟然是想让姜绅帮她杀了段二。

    等她当上洪门总会长,以后洪门就是姜绅的好朋友。

    “你不杀他,他也要杀你。”原来就在今天晚上,向问神在他的别墅里,召集了已经赶到檀香山的世界各地洪门一百七十八位代表,商量对付姜绅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次来参加洪门大会的将近三千人。

    其中地位较高,有点威信,可以在洪门会长选举中投票的有四百多位。

    今天到了三百多,还有一百多大概在下半夜和明早清晨赶到。

    向问神把支持他的一百七十多位代表都请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们说的议题很简单,要为罗步神报仇,对付姜绅的同时,支持段二当洪门总会长,在明天的选举中打败尤三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。

    檀香山接近海边的一栋豪华别墅中,巨大的花园,可以四车并行的车道,连幢的欧式豪房,无一不显出这栋别墅的豪华。

    这里就是洪门上任总会长向问神的家。

    他的别墅占地三百多亩,是整个檀香山最大的别墅区,造价超过十亿美金。

    虽然是晚上八点,但是整个别墅区里灯火通明,一队队保镖行走在别墅的四周,这里的保安,号称比m国白宫还要严密,全年每天有超过两百名以上的保镖在别墅区中巡逻,整个别墅区有二千个以上的摄像头,配备红外热像仪,就算是一只蚂蚁要爬进去,也会被保镖们从地上抓出来。

    在别墅的最东边,有一个专门的会议室。

    巨大长条的桌子两边,每边都坐着三排男男女女,满头白发的向问神正在主持召开重要的会议。

    “洪门兄弟,有仇必报,姜绅先打残了齐大哥的儿子,又杀了我师弟罗步神,血海深仇,誓不两立,我向问神宁愿会长不做,也要与姜绅决一死战,诸位兄弟,你们还是不是洪门的人,还有没有洪门精神。”向问神也是练过国术的,眼睛锐利无比,说到后面大声而喝,站起身来,眼光扫了一圈,四周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“向大哥,别生气,你年大了,身体要紧。”段二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段二的年纪和尤三差不多,四十多岁,安抚向问神坐下,然后他站了起来:“我争会长,不是为权,不是为利,我是怕尤三那蠢材,一门心思和姜绅谈和。”

    “砰”段二重重的一掌拍到桌上:“谈什么和?我们洪门死了人了,被人杀死了,还要谈和?我草他吗的,我就是不服气,我要当会长,和姜绅一决高下,杀了姜绅,我这会长可以让出来,我不要当会长,就是不服尤三谈和。”

    段二说话,眼光四下打量,依然没有人出声。

    “罗大哥在世,何等风光,横扫东南亚,号称第一高手,为我们洪门争光争彩,为我们洪门做了多少事?”

    “汤大哥,当年横刀五绑架了你女儿,你电话打到这里,我们和罗步神罗大哥一说,他二话没说,当天就赶往越南,连杀六人,帮你救回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宋大哥,你欠金三角昆杳两千万,罗步神为你亲自去了趟金三昆,在一千多军队里三进三出,最后说服了昆查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姐,谁把你从泰国带到m国来的?罗步神罗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我们洪门做了多少事情?在场有多少人受过他的恩慧?”

    “你们问问自己,尤三说和,你们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不同意。”汤大哥也跳了起来:“罗大哥对我有恩,我与姜绅誓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“姜绅算什么东西?华国的一条狗而已经,不杀他,我誓不为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尤三那婊子,竟然想说和,段二哥,我支持你,杀了姜绅,赶走婊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听说,姜绅在内地很厉害的,家大业大,有权有势。”

    “内地厉害算个屁,他今天到了我们檀香山,是条龙也要趴着。”

    “要让他家破人亡才好,把他内地的产业都弄的四分五裂,把他亲朋好友全部杀光。”

    “把他的女人卖到妓院,杀了姜绅,把他的女人全卖掉泰国当妓女。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听说,他好像带了一个女人到了檀香山。”

    “那等明天杀了他,把他的女人拿过来干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卖到妓院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,一大半都是社团的老大、话事人,另有一小半,虽然现在转正行做企业,曾经也是,或者父辈也是道上混的,这下开口都是杀光,强奸,干一炮,要多粗鲁就多粗鲁。

    众人正在相视大笑,人群中站起一个男子来。

    这人一站出来,笔直如剑,气冲支宵,全场一百多人,都是看的心神一震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轻巧,杀姜绅,杀姜绅,怎么杀?杀得了他吗?”男子一步步走出自己的位置,目光看着向问神。

    “罗步神,东南亚第一高手,功夫练到化劲,可以力敌一支军队,这样的人都死在姜绅手上,你们怎么杀?”他说到最后一句,刷,眼光如电横扫当场。

    许多大佬,一方巨头,被他眼睛看到都是心中一颤,情不自禁低下头去不敢与他正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