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27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六十一章 想独吞
    第五百六十一章 想独吞

    大楼里面,一个巨大卧室里,四面八方全是玻璃镜子。

    整个卧室,除了四周的玻璃,只有中间一张比平常大一倍的水床。

    此时在水床上面,一个身穿情趣丁字内裤,黑丝长袜的少女,屁股高高翘起,媚眼如丝,趴伏在床上。

    四周的玻璃镜子上面,都是这少女性感的身姿。

    而在她的身后,一个满脸胡子的青年,大概三十五六岁,双手按着少女浑圆的屁股,奋力的冲剌着。

    叭叭叭,入耳全是大腿根部与屁股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“,---舒服嘛,舒服就叫,叫啊,给我叫---”青年一边冲剌,脸上狰狞的发出怒骂。

    而少女则不停的娇喘连连,构成房间里一股淫秽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芳少,芳少。”这时,门外振华哥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进来”青年正是吕步芳,他一边继续冲剌,一边回应。

    振华哥推开门,低着头,没敢看床上的一幕:“下面有个檀香山叫尤蜜的来了,说有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紧,好爽---”吕步芳继续了几下,突然停了下来:“尤蜜?尤三家的小?”

    然后就见他抽身离开,挺着下身的丑陋,裸走到一边,拿起床上一个摇控器,轻轻一按,四周玻璃镜子里突然画面一转,变成了大楼外面的影像。

    影像里的姜绅、尤蜜、薛小音清晰的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他们集团在楼外的监控,高清像头,实时现拍。

    “果然还是这么漂亮,边上那美女是谁?”吕步芳指着薛小音。

    “不认识,都是跟那小子一起来的,那小子说他是什么华国什么省的招商办事处副主任,叫什么----姜--绅吧。”

    “姜绅?”吕步芳眉头一皱,他沉思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去,把他们三个带上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好像想起什么,往床上一指:“把她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是芳少。”振华哥这才敢偷看一眼床上的尤物,咽了一口口水,把那女的带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吕步芳眼中,刚刚被他压在身下的女人,完全和一条狗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这才刚做完,转脸他就不要需要了。

    因为,他有了新的目标。

    尤蜜。

    这个洪门总会长尤三姐的女儿。

    振华哥走后,吕步芳再次按了一下摇控,卡卡卡,房间里开始变化,水床往地下缩去,玻璃镜子一片片消失,从四周出现办公桌,沙发。

    很快这房间和变形金钢一样,从卧室变一个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喃喃自语:“尤三说有个华国高手姜绅杀了向问神他们,不过我爸说肯定是尤三下的手,这娘们真狠,一口气杀了这么多,还让姜绅帮她顶,不过现在反对她的都被除掉,尤三势大,倒也没必要和她硬争。”

    听说现在有许多世界各地的洪门,比如尼伯尔的梁家、新加坡的陈家、印度的米家等都在筹谋反对尤三的事情,我们反正一向保持中立,坐山观虎斗,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只是,各家的年轻高手,英雄人物,这次几乎被一网打尽,尤三的势力还是占了上风啊。

    他在那里一边穿衣服,一边思来想去,不一会儿,姜绅和薛小音、尤蜜来到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办公室环境变了,但是刚才的淫秽气息尚在,别说姜绅这样的老手,就是尤蜜和薛小音一进这办公室,都闻到不一样的味道,同时脸上微红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蜜儿,我们有十年不见了吧。”吕步芳哈哈大笑,就要上来抱尤蜜一下。

    尤蜜见状连忙向姜绅身后退了半步:“吕大哥,我给你介绍,这是华国的姜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吕老板,久仰大名。”姜绅伸开双臂迎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了个去,谁要抱你啊,吕步芳只得作罢,双手变成单手,和姜绅握了一下手,两人相视一下,同时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众人分别坐在沙发上,振华哥从后面跟上,替三人泡了茶后,站到吕步芳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小蜜儿,十年前见你时,还拖着鼻涕虫呢,一转眼,都长这么大,这么漂亮了。”吕步芳不停的打量着尤蜜和薛小音。

    然后转身薛小音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招商办事处的同事。薛小音,薛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吕步芳眼睛一亮,要是泡了这薛小音也不错,华国的干部,什么美女我都没玩过,华国的干部还没玩过。

    他以为薛小音也是华国的干部。

    尤蜜来是来要钱的,等了半天吕步芳还不主动提出来,顿时有点恼火。

    “吕大哥,我来之前,我妈说,打了一笔钱到你们利物浦---”

    “退的会费么,我爸也和我说了。”吕步芳直接打断:“三姨大手笔,免了我们五年世界洪门总会会费,一共是一千万英镑,我爸叫我和你说一声,非常感谢谢三姨。”

    他开口三姨,闭口三姨,明显没有当尤三是总会会长。

    姜绅也替尤三担心。

    尤三一举杀了这么多人,但是梁家还在、米家也在、新加坡陈家也是当地豪门,各地洪门会服么?

    这届总会长是选出来了,但是世界上至少还有一半洪门恐怕是不服的,到了下届肯定要生变。

    而且看眼前吕步芳这态度,恐怕就是墙头草两边倒的货。

    “你爸就没说点别的?”尤蜜笑道。

    明明和吕春秋说好了,有一笔钱是要转给姜绅支持他的。

    看吕步芳这口气,是打算独吞掉。

    “说了,当然说了。”吕步芳从怀中摸了半天,摸出一张支票。

    “这是谢谢三姨的,小蜜儿,帮我感谢三姨。”

    姜绅等人眼光一扫,拷,十万英镑。

    尤蜜脸一沉:“吕大哥,这数目不对吧。”

    她妈和吕春秋说的数目是五百万,对半分。

    本来,利物浦洪门分会每年要交两百万英镑的会费给檀香山总会,五年要交一千万。

    总会长五年一届,尤蜜的妈妈免了利物浦的会费,让他们拿出五百万支持姜绅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吕步芳直接砍成十万。

    “不对?不可能啊?要不,你问问我爸?”吕步芳抬起头笑着。

    草,尤蜜霍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不,眼中杀气十足,你找死?连姜绅姜阎王的钱也敢独吞?

    但尤蜜刚一站起来,刷,一股强大的气息就锁定了尤蜜的心神。

    咦,薛小音奇怪的抬起头,原来是吕步芳身后的振华哥。

    振华哥不做事的时候,手上就一直在玩一个硬币。

    一会在手上翻来翻去,一会抛到空中再接下。

    别看他在随意的玩硬币,其实他在练功夫。

    这人无时无刻不在练功夫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尤蜜笑了,然后看向振华哥:“听说英国洪门有位高手,做过女皇的保镖,是洪门中第一位被皇室授过爵位的人物,这位一定是陆爵士的大公子陆振华陆前辈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陆振华的爸爸,当年做过女皇的保镖,是第一位华裔保镖,退休的时候被授了爵位,这也是英国历史上很少出现的荣誉,更在英国本土非常罕见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被授过爵位的华人,大都是在香门岛属于英统时留下的,英国本土极其罕见,当然,有些人买来的是不被承认的。

    “尤小姐,十万英镑,英国三个普通工人全年的工资了,姜先生在华国当官,十年也未必赚的到这么多,拿了钱走吧。”振华哥玩着硬币,淡淡的发话。

    吕步芳则盯着薛小音,不知在想什么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尤蜜知道姜绅的恐怖,这吕步芳没亲眼看到姜绅的徒弟杀人,不知道姜绅师徒两人的恐怖,我这是想救你呢。

    她正想着说什么,姜绅猛的起身,把桌上十万英镑支票一拿: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蚊子小也是肉,十万英镑也要拿。

    “嘿嘿”振华哥鄙视的看着姜绅,听说这人在华国也很年逼的,十万英镑也不放过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薛小音二话不说跟着师父就走。

    “那啥,薛小姐。”吕步芳站起来,露出她自认为迷人的笑容:“你在招商办一年赚多少?两万?四万?还是八万?跟我吧,一个月十万英镑,我包你一年。”

    我草,尤蜜顿时脸色变的雪白。

    你这是做死的前奏啊。

    敢当着姜绅的面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果然,薛小音缓缓转过头来,看了看吕步芳,然后又转过头看看姜绅。

    只要姜绅说一个字,薛小音就敢当场杀了吕步芳。

    姜绅注视着吕步芳,大概看了几秒后,又看看陆振华。

    “国术凋零,陆师父这样的高手,死一个少一个,哎,我们华人,何时才能不会内斗。”姜绅摇头长叹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薛小音不甘的看了一眼吕步芳,小脚一跺,转身跟上。

    尤蜜也是长叹,她看出来了,姜绅很珍惜每一个国术大师,在m国薛小音大开杀戒的时候,姜绅就有点不忍。

    一个人把国术练到这种地步真的不容易,几千万甚至上亿人里才出一个化劲,比神力局出异能的机率还低,真的十分宝贵。

    那些异能之士,都是天生的。

    而国术,是一步一个脚印,加上机缘和天赋下,辛辛苦苦练出来的。

    姜绅和吕步芳还没有什么大仇,所以他没说话,转身带着薛小音就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退让,在吕步芳认为,姜绅原来名不副实,不外如此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