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28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六十七章 广撒英雄贴
    第五百六十七章 广撒英雄贴

    “姜先生,你看,我们警局现在这么忙,要是没事,不如你先走?明天我们会派警员去的。”伦敦警局的人急了。

    一批一批的警察被派了出去,局里连接电话的人都忙不过来,还要有人应付姜绅。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我看明天也不需要了,我先走了。”姜绅带着米奈儿离开:“有需要,我随时会来报警的,真的,我在华国也是一个合法青年。”

    姜绅哈哈大笑着离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尤蜜拿着一叠单子出门了。

    她第一个到的地方是‘黑旗’。

    黑旗是个小帮会,全帮上下也就几十个人,占着一条街混混日子,他们的聚集地是当地一个酒吧。

    早上这间酒吧是不开业的。

    不过大门却早早的开了,几个黑旗的混混在里面谈论着昨晚惊天动地的事情,其中还有两个当天去过办事处的混混。

    “上帝,是谁这么厉害,一夜之间屠了米字军,该死,一定是魔鬼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魔鬼,听说米字军上下死了五百多人,我的上帝,就是五百多头猪,一个晚上也杀不完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有的人还被杀死在伦敦外面,警方说他们是逃命的,都逃出伦敦,结果还被人追上杀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正在议论,砰,砰,砰,有人敲门了。

    “请问,有人吗?”尤蜜笑眯眯的站在酒吧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---你找谁?”众人一看是美女,先是大喜,接着有人感觉到这美女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“比利周在吗?”尤蜜走到几个混混面前。

    “华国办事处的。”有人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叫比利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比利哥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周老大,有人找你。”

    众人围了上来,上下打量着性感迷人的尤蜜。

    这些混混胆子都很大,尤其是在国外,如果知道尤蜜不是华国政府的工作人员,恐怕当场就在这酒吧里就想把尤蜜放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很快,一个光着上身,全身都是纹身,好像还没睡醒的青年男子摇摇晃晃的从楼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青年就是黑旗的老大,他姓周,在英国被人叫比利周。

    “你谁啊?”比利周没去过办事处,去办事处的是他两小弟,根本不认识尤蜜。

    马上一个去过办事处的小弟跑到比利周身边,低头附耳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原来是华国驻英办事处的,听说只是个省里的办事处,本来华国人出门在外,能帮忙当然要帮忙一下,可惜他们的长辈都是偷渡来英国的,对华国人,尤其是政府部门的没什么好感,所以听说姜绅那里能敲诈的时候,毫不犹豫的派人小弟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妞,我就是比利周,怎么了,找男朋友啊?哈哈哈。”比利哥打着哈欠走到尤蜜面前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应该听说过,我们是华国东宁省驻英办事处,初订于本月八号挂牌,我们姜主任本来打算请周先生赏脸参加的,后来想想周先生可能太忙,人就不要过去,你包个红包,八十八万英镑,派个人送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尤蜜说着,从手上递了一个东西上去。

    原来是张请贴。

    请比利周参加八月八号的挂牌典礼。

    但是尤蜜说的很清楚,比利哥人就不要去了,包个红包送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?”比利周挖挖耳朵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发个请贴给我,然后叫我不要去了,人不去,包个红包送过去。

    还是八十八万英镑的红包?

    是我听错了,还是你说错了?

    全场一片安静,所有人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尤蜜。

    足足半分钟后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所有人都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比利周笑的最夸张,眼泪,鼻涕统统流了出来,笑的整个身子都弯了下去,然后指着尤蜜。

    “你----你不是神经病吧?你们什么狗屁姜主任,是不是神经病啊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你们挂牌,我不去收红包,你们就要阿弥陀佛,竟然叫我包个红包?

    还要八十八万,我八你妹,老子一年才赚多少钱?

    比利周这种人物在伦敦到处都是,手下就几十个人,一年收入除了开支后,都赚不到八十八万英镑。

    众人先是狂笑,笑到一半,比利周脸色突然一沉。

    “草你吗的,把她拖上来,衣服剥光了。”比利周气疯了。

    “是,老大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老大发话,纷纷从位置上跳了下来,关门的去关门,抓人的去抓人,准备把尤蜜拖到楼上再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黑旗有多少人?有米字军多么?”尤蜜不为所动,淡淡的道:“米字军上下五百多人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嘶,全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包括比利周在内,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尤蜜。

    “米字军前几天收了我们一万英镑,姜主任就说,把他们全杀了吧。”尤蜜在那继续说,表情就好像在对着死人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今天我来的时候,我问姜主任,要不要把黑旗也全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姜主任说,我们是政府部门,又不是黑社会,老是打打杀杀干什么?而且,黑旗不是华裔多么,给他们一个机会吧,收个八十八万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又问姜主任,要是他们不肯呢?”

    “姜主任就说,那就全杀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再问,听说黑旗上下都没几十个人,一百个都凑不齐啊。那边米字军可是杀了五百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姜主任又说,比利周没老婆吗?没儿子吗?他手下没老婆?没爸妈吗?你随便杀点,凑个一百个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姜主任,这不是要杀人全家了?不讲道义吧?”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尤蜜笑着,然后抬头。

    她一直在自言自语,现场十分诡异,所有人听的觉的心里在发毛,在她抬头一刹那,所有人都是心中一跳,感觉到她的目光有种杀人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周先生,你知道姜主任怎么回答我的吗?”

    “----”众人脸色铁青,吓的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“姜主任就说,人家要过来烧我们办事处,泼我们的屎,你不杀他们全家,怎么能在伦敦站的住脚?伦敦这么多黑社会,总不能全杀光了吧?屠了一二个,其他黑帮就不敢找我们办事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华国人,把这叫杀鸡你儆猴,要是一个米字军不够,那就再加个黑旗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黑旗不够,就再加个越南帮。”

    “总会有够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嘶,一片片冷气,让现场的混混们都觉的身上在发冷。

    尤蜜真是比薛小音能说多了,要是薛小音在,一般惜字如金,除了对姜绅,能少说就少说。

    不过尤蜜这番说,真是凶残血腥,裸的逼迫。

    比利周也算是黑帮老大,砍过人,开过枪,对抗过警察,今天听到尤蜜的话,觉的自己和她一比,简直就是优秀市民。

    你们也算办事处?政府部门?黑社会也没你们黑啊。

    “别怕她,吓唬我们的,剥了她的衣服再说。”比利周还没说话,一个小弟不知是吓疯了,还是真的不怕死,一声大叫,抄起一张板凳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个单身女人,你也敢到我们黑旗来耍威风?干了你再说。

    “找死”尤蜜看着冲来的小混混,原地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身冲锋腿。

    砰,那小混混像箭一样倒飞出去,哗啦,撞倒一片凳椅,足足飞出去十几米后,一口鲜血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乱来。”比利周连忙叫住其他蠢蠢欲动的人。

    就凭尤蜜这一脚,在场人加起来也不是她对手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有一半相信,昨晚的事是姜绅派人下的手。

    “好好考虑一下,八月八号,八十八万。”尤蜜说着转身离去:“过了八号,要是姜主任没见到钱,周先生,替你黑旗上下,准备一百口棺材吧。”

    “五百个英国人都敢杀,也不乎一百个华裔了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尤蜜狂笑着离去。

    “疯子,疯婆子。”

    “周老大,我们跑路吧。”

    “报警,报警吧。”

    “都闭嘴。”比利周脸色发白,怒目发火:“跑什么路,人家现在是要钱,又不是要命。”

    看看情况再说,如果没猜错,姜绅一定还要派人去找其他黑帮。

    看看其他黑帮的反应。

    这三四天里,前后去敲诈办事处的差不多有十几个伦敦大大小小的帮派。

    就算全英国最大的黑帮sun都有派人过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当天,伦敦地区几乎所有的黑帮,不管有没有敲诈过办事处的,全部收到尤蜜的请贴。

    请贴只有几句话,欢迎光临,但是,人就最好不要去了,红包去就行了。

    无论帮派大小,打底八十八万英镑起。

    最强大的黑帮sun被要了八百八十八。

    而这还不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最多的是兄弟会。

    尤蜜给吕步芳带了口信,要英国洪门,出八千八百万英镑的红包。

    最倒霉的是四十k。

    四十k在伦敦的势力受到sun和米字军、兄弟会三派的挤压,并不是很强,只在唐人街有一小块地方,更没派人去办事处要钱,结果也收到一张请贴,要出八十八万。

    四十k伦敦话事人拿着请贴在家里怒骂。

    “谁,谁他吗去东宁办事处收过保护费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老大,我们没人去的,都不知道这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去,没去,他会发请贴过来?我草你们这群王八蛋,八十八万英镑啊,这要卖多少春才卖的回来?一定有人贪偏宜跟着其他帮派人去过办事处,查,给老子查出来,砍死他娘的。”

    最后查了半天,有个四十k的小弟,当天不知为什么,走路经过办事处,就被四十k的人当成去办事处要保护费的,然后四十k内部把他砍死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