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28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七十二章 半夜敲门
    第五百七十二章 半夜敲门

    安排好了欧省一行,姜绅带着诸女也回到办事处。

    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。

    “都早点睡吧,把铁门关好,明天还要早起,准备挂牌。”姜绅走到三楼,看着诸女一个个往四楼去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姜主任在,铁门不关都觉的安全,嘻嘻。”严芬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严芬是以前区招商局的,和姜绅比较熟,众女中,她最是大胆,有时还敢调戏姜绅几句。

    “哼”姜绅冷哼一声,摆摆气势。

    可惜他刚来的时候,大家还有点怕他,这几天相处下来都知道姜绅是个纸老虎,对自己人,永远都舍不得骂的。

    大家嘻笑着上楼,洗漱睡觉。

    姜绅摇摇头,苦笑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回去第一件就是洗澡。

    今天接待了好几批人,晚上又陪欧省喝了酒,浑身都是酒味。

    洗个澡,然后坐下来,坐在办公室前面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明天就要挂牌,这是东宁省在国外的第一次,对东宁省,对姜绅来说都非常重要。

    千万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一旦出事,办事处被撤销的话,姜绅也要灰溜溜的回东宁,到时,力挺他的欧省和金部长也脸上无光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有人来找我麻烦啊?不然的话,哼哼,姜绅心中杀机很盛,然后双眼一闭,呼,神念横扫出去。

    四楼都是女生,姜绅不好意思神念扫上去,三楼,二楼,一楼,自己的办事处先扫了几下,然后往外继续扩张。

    借晚上没事,姜绅来个地毯式的扫描,以他们这幢大楼为中心,四周楼房都扫了一个遍。

    咦,这房间里好多人?姜绅看到一幢房里有十几个人聚集在那里,还以为有人埋伏在那,仔细一看,原来是一群人在那聚会,吸麻。

    姜绅不客气的打了一个电话,替他们报了警。

    然后继续找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,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姜绅坐在那里一动不动,看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伦敦人口非常密集,尤其他所在的区域更是中心中的中心,仅他自己的楼上几十层里,白天就有近千人在上面。

    现在晚上还好一点,人少许多,不过要一个一个房间的看过来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他两个小时,也不过看了几幢大楼。

    杀手什么没找到,到时一不小心,看到许多男男女女在叭叭叭。

    十二点了你们还不睡,叭你妹啊,姜绅摇头无语,又继续往外看。

    看到一点多的时候,姜绅觉的有点累了。

    神念不停的搜索,非常消耗仙气,这个时候就要打座调息,恢复一下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姜绅眼睛一睁,仙气恢复如初,神采飞扬,抬头看了下时间,已经是晚上一点多。

    要不要出去巡逻一下?

    咦,有人?

    他刚才在恢复调息中,现在刚刚恢复就发现有人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砰,砰,砰,对方很小心,很轻轻的敲门。

    神念一扫,我了个去,吕琪真来了。

    晚上一点,吕琪来敲姜绅的办公室门。

    她好像刚洗过澡没多久,上身穿着一件衬衫,衬衫很大,很长,一直拖到她的大腿根部,下面只穿了一双拖鞋,修长的美腿笔直的展现在姜绅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全身上下,除了这衬衫,全部真空。

    尼妈,想到刚才看见别人在叭叭叭,姜绅的心里就有点蠢蠢欲动,不过,我们说好的,你当了副区长,我才能收你。

    姜绅当没听见。

    心道,我不理你,你总要回去了吧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他神念一扫楼上,我了个去。

    四楼又一个女人往三楼来了。

    是严芬。

    这个敢调戏姜绅的城东区原招商办人员,和宋玲花是同一批进招商局的,一直在招商办公室工作。

    她比吕琪稍微好一点,穿了一件连衣裙,不过这裙摆也很短,勉强遮住大腿根部,腿上还穿了一双黑色丝袜,偷偷摸摸的从四楼往三楼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吕琪还不知道,继续在敲门。

    砰,砰,砰。

    敲到第二次的时候,她已经有点紧张了,脸上通红,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尼吗,你们这么搞,我以后还敢住这里?

    姜绅来英国后,除了第一天睡这里,之后都住外面的,这才第二天住办公室,严芬就敢摸黑上门。

    肯定是宋玲花这娘们教的,姜绅暗暗发怒,不过,再不开门,严芬就要撞到吕琪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还要以用神念控制严芬和吕琪自己回房,不过,神念意人,会损伤别人的大脑或神经,一般情况下姜绅只对敌人使用,不到万不得意是不会对自己认识的人用的。

    他认识的人里,也只有乔菲雪、俞诗君等被他用过一次,时间都非常短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。”姜绅没办法,只好开门。

    “姜局。”大门一打开,迎面一阵香风,吕琪扑进了姜绅的怀里。

    姜绅连忙关门,我这灯都没开,你不怕扑错了人?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这么晚还不睡?”姜绅怒道,不过他这表情和语气,怎么看也不像真的发怒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就是想你。”吕琪胆子也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局里的人私下都说,宋玲花就是脸皮厚胆子大,成功抱上了姜绅的粗大腿,还和姜绅去了阿联酋,现在吕琪也豁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咱们说好的,你提了副区长,我才收你。”姜绅被吕琪抱的紧紧的,他刚洗了澡,身上就穿了一条内裤,而吕琪除了衬衫全部真空。

    那胸前的饱满紧紧的贴着姜绅的胸膛,修长的大腿也死死的缠着姜绅的腿,甚至,吕琪一条腿都伸进了姜绅的双腿之间。

    肌肤相亲的奇异感觉,让姜绅心跳加速,血脉澎涨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要先给点激励,抱着我一晚都行。”吕琪反正豁出去,真是什么话都敢说。

    要命的,我抱着你一晚,我会死的。

    姜绅想推开吕琪。

    砰,砰,砰,外面又有人敲门了。

    “又是谁?”吕琪又惊又怒,忍不住狠狠的掐了一下姜绅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是谁啊?”姜绅当然在装腔作势了:“快,快,你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,你别理她,不要开门了。”吕琪咬关牙,又羞又气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办事处里,还有人和我一样半夜三更找姜绅。

    会是谁?俞诗君?葛丹妮?吕琪其实很想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姜绅倒是想不开门呢,神念一扫,发现外面的严芬手上还拿着钥匙。

    我晕,姜绅想起来,开始是让严芬和余蕾负责自己办公室的,这两个美女都有自己办公室的钥匙。

    她敲门姜绅不理,她自己在开门了。

    严芬好像有点紧张,手一直在抖,钥匙老是对不准钥匙口,门外清清楚楚传来这种声音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钥匙?”吕琪这下真是无语了,估计又有人被姜绅收了,想到自己到现在,主动送上门几次还没成功,真是委屈。

    “是让她们打扫我卫生的,真的。”姜绅拉着吕琪就往办公室里面去。

    里面是他的卧室:“你先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干嘛要躲?”吕琪奇怪到则?

    “我们,不是国家干部么,注意形象,注意形象。”姜绅苦笑连推带送的,把吕琪送进卧室。

    吕琪前脚进去,卡,大门开了,严芬鬼头鬼脑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姜主任,姜主任。”严芬摄手摄脚,轻轻的叫着。

    房间里一片黑,她也不敢开灯。

    只能借着月光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严芬,你这是干嘛。”姜绅突然出现,怒叱道。

    “啊--”严芬明显被吓的不轻,小手不停的拍自己的胸脯。

    几秒后才回过神来:“吓死我了,姜主任,你还没睡啊?”

    “马上回去,现在,立刻。”姜绅怒道:“不然的话,我就送你回国,以后不要留在英国了。”

    都什么人啊,跟宋玲花学?岂有此理?我不是变成色魔了?

    “姜主任,给我三分钟,我有事和你说。”严芬被姜绅这一骂,有点怕了,双眼也情不自禁的变的通红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深更半夜到男人房里,还被男的这么说,肯定伤自尊的。

    “你平时很少在,晚上又不睡在这里,白天我也找不到和你单独汇报的机会,给我三分钟。”

    严芬好像真的有事。

    “说,我给你三分钟,快点,现在计时。”

    “我前天出去,看到余蕾和一个华人在一起,就在对面的街角拐弯外,好像收了他一大笔钱,因为不敢确定,我也没和你说,一直盯着她。”

    “就在今天,我看到余蕾拿回来一个礼盒,然后放在大厅接待处的板凳下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她是什么东西,她说是你叫买的,我就一直想问姜主任,是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什么?竟然有这种事?姜绅一听,条件反射的,刷,一道神念扫向三楼。

    余蕾在深深的沉睡,看不出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刷,他神念再找,大厅的接待处,没有什么礼盒。

    “没有你说的礼盒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,我今天还看到她放在那里的。”严芬急了,突然灵机一动:“你可以查监控,肯定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严芬说慌,要么礼盒又被余蕾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看来,我要用神念控制余蕾看看,她就会说出真像。

    姜绅这心思刚出来,砰,砰,砰,外面又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我的天,姜绅晕倒,还让人过不。

    谁又来了?

    半夜两点,又有第三个人来敲他的房门。

    他神念一扫,拷,怎么是她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