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29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收了你
    第五百七十三章 我收了你

    谁又来了。

    葛丹妮来了。

    葛丹妮穿了一袭小睡衣,脸色通红的在敲姜绅的门。

    至于嘛,我难得在这里睡一晚,你们全都约好了似的来敲门。

    姜绅不知道,正是他平时都不住这里,今天难得住一次,大家都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“你---你---”姜绅指着严芬,不知道叫她躲那里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到你卧室避一下。”严芬想往卧室走。

    “别。”姜绅一把拉住严芬,左看右看,把严芬往办公桌下面推去。

    “你先躲办公桌下。”

    严芬无奈,只好往办公桌下一躲。

    姜绅看她躲好,站在大厅,我这要不要开门呢?

    他在犹豫中,叮铃铃,办公室和卧室里的电话声大作。

    把姜绅和严芬还有吕琪三人都吓一跳。

    原来他办公室里已经通了电话,打电话的,自然是那葛丹妮。

    电话这么响,姜绅不接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只好硬着头皮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他装着刚睡觉的样子:“是谁,这么晚还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姜主任,我知道你没睡,开个门吧,我有重要工作向你汇报。”葛丹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重要工作,明天早上不能汇报?你刚才为什么不汇报?”姜绅有点不爽:“电话里也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最好当面向你汇报,而且---外面有点冷。”葛丹妮在外面左看右看:“走廊里黑黑的,我有点怕。”

    “尼妹的。”姜绅只好再开门。

    “快说,什么事,这么晚了,孤男寡女的,共处一室总是不好,有什么快说。”姜绅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葛丹妮一看大厅,灯都没开,暗暗好笑,然后四下开抬打量,好像在找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没开灯,大厅很黑,她也看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找什么?看来看去?你不想你的作风?”姜绅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姜主任,你在日本玩主仆的时候,也不是现在这作风,嘻嘻。”一向很少开玩笑的葛丹妮竟然也开始调戏姜绅。

    “主仆?”严芬躲在办公桌下,几乎要笑出声来,原来姜主任喜欢玩这套。

    “你,你胡说什么。”姜绅又羞又怒。

    这房里还有两个女人在听着呢,这下我姜主任的领导形象,全毁了。

    你三更半夜跑我房里,就是和我谈主仆?姜绅羞怒之下,往前一步:“葛丹妮,你这么晚到我房里,就是想和我谈主仆?”

    他这一步跨上,直接就逼到葛丹妮的面前,两人之间距离不到半米。

    嘶,葛丹妮吓的脸色大变,连忙向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我---我可不喜欢----这个。”葛丹妮吓的有点语无论次,脸上通红挥着手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喜欢什么?”姜绅恨她在严芬和吕琪面前拆穿自己的光辉形象,步步紧逼。

    “我---我什么也不喜欢”葛丹妮再退两步,急急道:“我是想来问姜主任,问姜主任----”

    她问了个半天,也没问出个什么来。

    “要问我什么?”姜绅又往前两步,葛丹妮再退,却发现退无可退,身体已经靠到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是---我爸来了,我爸让我问你----后天有没有空,想请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市局陆局这次和省局杜局,区局吕琪一起来的,但是,姜绅才不相信葛丹妮的话:“这就是你和我要说的重要事情?”

    姜绅把葛丹妮逼在墙壁上,葛丹妮像个受了惊吓的小鸟,双手抱胸缩在那里,而姜绅双手一左一右撑在墙上。

    他死死的盯着葛丹妮的胸前。

    葛丹妮双手抱胸,却是把睡衣里面的最雪白动人的酥胸给呈现出来,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。

    大厅里一点灯光也没有,但是这片雪白,却白的那么耀眼,让人看了心神颤动。

    “我是来找严芬的。”葛丹妮被姜绅盯着头都抬不起来,终于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她今晚也没睡好,起来上个厕所,突然感觉到外面有人在关门,其实这声音她没听到,但是女人的第六感让她感觉到了,走到门口用猫眼一看,看到走廊里严芬走过。

    当时就估计严芬这么晚出来,肯定是去找姜绅了。

    “找严芬?”姜绅愣了一下,脸也红了。

    好像有种被人抓奸的感觉:“你找严芬,到我这干嘛。”姜绅当然不承认。

    要是承认了,明明没事,也要被当有事。

    可他话音刚落,身后一个人影站了起来:“葛科长,你找我。”

    严芬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了个去,你自己站出来干嘛。

    姜绅晕倒,这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你想的那样,严芬找我,是工作上的事情。”姜绅解释了一句,然后摇摇头,我解释有用吗?

    我需要解释吗?

    “哎,随便你怎么想,反正不是那样的。”姜绅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,真他吗邪门。

    “我是为姜主任着想,身为国家干部最好注意影响,小严你也是的,深更半夜,你有什么工作,白天不能汇报,深更半夜到领导这里来?”葛丹妮冷静下来,语气阴阳怪调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葛科,对不起姜主任,我先走了。”严芬知道,这是葛丹妮警告自己呢。

    咦,你谁啊,你管起我的私生活了。

    “站住”姜绅怒道:“严芬给我坐下。”

    严芬一听,只好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我跟谁在一起,关你什么事?葛丹妮,你管的太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叫严芬来向我汇报工作的,我白天太忙,我就喜欢半夜三更让人家来汇报工作。”姜绅这话说出来,严芬眼中闪过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葛丹妮气的半死。

    先有宋玲花,后来严芬,我们这些正式的国家干部,还不如这些临时工?

    姜绅你混蛋,你就是一个大色狼,大色魔。

    “姜主任是领导,我当然管不了你,算我多事。”葛丹妮咬着嘴唇,最后看了看严芬和姜绅,一跺小脚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走出房间的时候,不知为什么,突然心中一酸,眼泪也落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连自己为什么这么晚来姜绅房里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姜绅很少睡这里,今天突然睡这里,葛丹妮就发现自己睡不着,然后看到严芬下楼,自然而然的跟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心里,不希望严芬和姜绅再发生点什么的。

    可是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

    难道,我也喜欢了姜绅?喜欢了这个大色狼?

    葛丹妮觉的自己莫名奇妙,连自己想什么,自己都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姜主任,我---”严芬想说,我也走了。

    但是,这句话她嘴巴动了半天,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因为,她不想走,她想走宋玲花的老路。

    宋玲花跟了关海平三年,又投向了鲁勇,但是最后,还是在姜绅手上转了正。

    局里的人都说宋玲花靠的是风骚,靠的是主动。

    所以严芬也想走这条路,英国工资再高,还是临时工,也许能和宋玲花一样,转成正式工呢?

    胆子要大,要风骚,刚才葛丹妮都说了,姜绅还玩主仆,宋玲花不骚,以引的住姜绅。

    严芬想着,猛的从沙发上站起来,就走向姜绅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姜绅直接用手往外一指:“不想明天回东宁的话,马上回宿舍,老老实实的睡觉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,姜主任。”严芬垂头丧气跟着出门。

    终于都走了。

    姜绅长舒一口气,以后打死不能睡这里了,要是天天这样,晚上想修练都没时间。

    “她们都走了?”这时吕琪打开卧室的大门,探出一个头。

    那脸上的表情,爱恨交织着。

    你到那里,身边都少不了女人。

    “葛丹妮也不错,干嘛不收了她。”吕琪酸酸的,慢慢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好,听你的,明天收了她。”姜绅笑道:“然后把严芬也收,嗯,我想想,最好把办事处的全收了,一屋子美女都是我的,想怎么玩就怎么玩。”

    “变态”吕琪笑骂着,眼睛里好像要滴出水来“你是不是,经常和别人玩主仆。”

    吕琪说着这些话,小手慢慢的摸到姜绅的胸前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们说好的,你升了副区长之后---”

    “唔”姜绅话没说完,一张小嘴把他的嘴巴死死的堵住。

    吕琪抱着他,步步向前,最后扑通一下,两人重重的倒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两个舌头在疯狂的交织缠绵着,姜绅都有点透不过气,向来主动的他,今天被吕琪吻的头昏眼花。

    “等下,等下。”姜绅把头偏开,喘了口气:“我们说好的---”

    “说好的升了副区长后,你收我,但是现在,是我收你。”吕琪咬着牙,就在沙发上,突然往姜绅的身上一骑,整个人就骑在姜绅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能再等了。

    先前姜绅说等她升了副区长再收她,但是,升副区长不知何年何月,而姜绅身边时时刻都是女人。

    就今天晚上,都能看到两个想送上门的,吕琪已经等不及了。

    她用力一拉,身上的衬衫扣子一粒粒的崩断。

    叭,叭,叭,吕琪胸前的玉峰一寸寸出现在姜绅的面前。

    很快,吕琪全身上下已经不着寸缕。

    她像一只小猫趴付着姜绅的身上,一手按着姜绅的胸前,一手探到了姜绅的内裤中。

    她喘着粗气,脸红如潮,大概连她自己也没想到,今天会这么放荡。

    “今天,我是主人,你是仆人,姜绅,你是我的。”吕琪疯狂的剥去姜绅的内裤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