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29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七十四章 睡不着
    第五百七十四章 睡不着

    但是姜绅怎么会让她如愿,本来他还有点装的,不是很想收吕琪,一听吕琪这话,当场大怒。

    造反了,当我主人?

    姜绅猛的一个翻身,想把吕琪按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但是吕琪也是很猛,挣扎着想站起来:“不行,我要当主人,我要骑在你身上。”她身上什么也没穿,非常的光滑,微微一扭,姜绅没有按住。

    吕琪喘着粗气沿着沙发在爬,想爬到另一头再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往那跑。”姜绅嘻笑着,追上去,看着吕琪丰润的屁股往前面晃来晃去,姜绅心神一荡,情不自禁的伸手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叭”办公室里响起轻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咛---”吕琪发出动人的娇吟,整个人像是融化的骨头,懒洋洋的回过头看了下姜绅。

    这下回头,那眼中的春光,藏也藏不住,好像在鼓励姜绅继续打她。

    不是吧,你喜欢这样?姜绅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再度扬起手来。

    “叭,叭。”姜绅连打数下。

    “嗯---咛--”吕琪动也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她四肢跪在沙发上,高高撅起她的屁股,双手和脸几乎与沙发相连,形成一个很难看的爬姿在那。

    叭,叭,姜绅每打一下,她身体就颤抖一下,同时发出动人的娇呻,脸上的表情,又满足又兴奋。

    “谁是主人?”姜绅表面恶狠狠的,其实已经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没想到吕琪喜欢玩这个。

    “你是主人,你是主人,我是主人的小奴仆。”吕琪嘶着喉咙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屁股抬高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主人。”吕琪又抬高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叭,叭。”姜绅继续打她,每打一下,她都要颤抖,看她的样子,她非常的享受。

    “打我,打我,主人你狠狠的打我吧。”吕琪有一种要飞到天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死变态,全是变态。”三楼的一个客房里,住着尤蜜。

    尤蜜是练国术的人,为了方便她练功,姜绅给她和薛小音都是安排的一人一个房。

    自从带了姜绅给的仙符,她睡觉的时间本来就短了,而且每晚都要修练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她耳朵一动,就听到了外面的异响。

    所以,包括吕琪、葛丹妮等人陆续下楼,她都发现了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异能,也没有神念,只能听到一些声响,并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等到葛丹妮和严芬回来之后,下面的声音就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先是叭叭叭,接着是叭叭叭叭叭,速率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不用想就知道下面在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没神念,不知道下面是那一个,只知道下去了三个人,然后回来了两个。

    会是那一个留在了下面?

    这么变态?喜欢被姜绅打?

    肯定是葛丹妮。

    葛丹妮一向穿的比较洋气,大胆,开放,加上名字又这么洋气,尤蜜自然就把这人算到葛丹妮头上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国术,只要聚精会神,在这个房间里,就算是一枚绣花针掉到地上,也能听见。

    楼下说话声音大一点,她也能听见。

    但是姜绅和吕琪说话都不大声,只有打屁股时的叭叭叭,可能传到她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而且下面,先是打屁股,接着好像有人发出一声尖叫,然后过了一会,速度更快的叭叭叭开始了。

    尤蜜只听声音几乎断定了下面在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打她屁股?还打?好像进去了,叫这么惨,难道第一次?不动了?估计怕她痛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快就动了?看来不是第一次,装什么装,叫这么大声。”

    “我草,要不要这么快?”

    叭叭叭,随着下面的叭叭叭,尤蜜那里还能修练的了,整个小脑袋里,都是一幕幕让人血脉贲张的画面。

    该死,我这样下去,要走火入魔了?

    尤蜜发现自己定不下心。

    一边想修练,一边却情不自禁的想下面的画面,想的心烦意乱,神智不清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砰,砰,砰,有人轻轻敲她的门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尤蜜惊慌失措,同时暗暗自责,要是平时,有人走过她的门口,她都能听到,今天人家来敲她的门,她发警觉。

    我是怎么了?守不心神?我胡思乱想什么?

    尤蜜连忙过去开门,从猫眼里一看,原来是薛小音。

    房门一大开,薛小音脸上红红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都是苦笑。

    “尤蜜,我睡不着,不如,我们比划一下。”薛小音明显和尤蜜一样,被下面的叭叭叭扰乱了心神。

    “嘻嘻,原来师姐和我一样,好,那我们比划一下。”

    嗖,尤蜜现在得到姜绅仙符相助,一日千里,再也不怕薛小音,脚步一滑,洪拳起手,攻向了薛小音。

    “先入门者强,尤蜜,你怎么练,也超越不了我的。”薛小音话不喜欢多,一句话说完,嗖嗖,就和尤蜜战成一团。

    两人就在这极小的房间里,你来我往,动起手来。

    其实两人的基本功是差不多,论天赋尤蜜还强一点,不过薛小音说的没错,她认识姜绅早,得到仙符也早,借姜绅的仙符,脱胎换骨,天赋达到国术的巅峰,尤蜜再追,永远都是薛小音一样的了。

    而薛小音起步比她早,所以要想超越,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我看师姐好像喜欢师父,可惜了,你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,你功夫比我好,应该听到下面说话的声音了?师父,喜欢风骚的女人,你恐怕得不到他的欢心。”

    尤蜜一边和她交手,一边说话剌激薛小音。

    果然,薛小音听到这话,心神一荡,本来一直占着上风,压着尤蜜,突然一个松懈,被尤蜜拉平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未必,我看你妈,也好像没有搞定师父。”薛小音冷嘲热讽。

    “薛小音。”尤蜜大怒。

    当日她妈妈把姜绅带上楼,明显是想诱惑姜绅,但是很快就下了楼,应该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这下被讽剌,尤蜜真是羞怒交加。

    薛小音明显说她妈妈风骚不要脸。

    “那也比你好,男人都喜欢骚女人,你人前人后一个样,谁会喜欢你。”尤蜜步步进逼,连出绝招。

    叭,叭空中两人交手击起千重浪,空气都如同爆炸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两人真要是敌人,一个回合就能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现在不能真打,只能切磋,依然是招招凶险,稍有不慎,都会引起受伤。

    “那你骚给我看看?我倒要看你能不能骚得了师父。”薛小音咬着牙,不紧不慢的化解着尤蜜的攻击。

    “就怕我得手了,你就要哭鼻子。”尤蜜冷笑,本来,我还不想和你争师父的,你不要逼我,逼我泡了师父,没你的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“小心被赶出师门,赶回m国。”薛小音也冷笑。

    “师父也是男人,男人就喜欢床上放荡的女人,薛小音,你是古代人?”尤蜜冷笑连连:“你国术功夫比我高,床上功夫就和我差远了,你叫声师姐,我教教你怎么在床上讨男人欢心。”

    “呸,我需要你教?”薛小音不服了。

    这句说完,嗖,她一步跨进尤蜜的中宫,右臂竖劈,如一柄铁锤轰然而下。

    “还嘴硬,老处女。”尤蜜大笑,双肩一沉,身如鱼纹,嗖嗖,瞬间就避开了这雷霆一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薛小音被她一声老处女,叫的心里冒火。

    没有犹豫再上一步。

    这时,她有点打出真火。

    一步‘鱼游浅水’,像一条灵活的小鱼追上了尤蜜后退的步伐。

    右手一抓,五指如勾,瞬间就抓到尤蜜的额头和眼角处。

    这抓抓中,尤蜜的眼睛都要被她抓瞎。

    “你来真的?”尤蜜吓了一跳,身子微横,一个侧踢,左脚一招‘行云流水’对着薛小音的胯下私处踢去。

    这两人,一个抓眼,一个踢阴,个个都是要命的招数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房中突然一声厉喝。

    空中劲风呼啸,叭,叭,两人都好像打到一团绵花上。

    噔噔噔,两人各退数步,抬头一看,不知何时,姜绅已经站到她们中间。

    “师父?”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两女脸上同时一红,老老实实垂手而立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的表情都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薛小音内向一点,看了下姜绅,低下头去,一直在看着自己的脚。

    尤蜜却是胆子极大,盯着姜绅看个不停。

    姜绅上半身,下面穿着一条短裤。

    短裤上面还有许多湿湿的斑迹,不知是男人留下的,还是女人留下来。

    而且姜绅一来,空气中全是一股奇异的味道。

    姜绅还没发现两个徒弟都知道自己在下面干的事情,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站在场中,背负双手。

    “同门切磋我没意见,下这么狠的手干嘛?来真的?是不是杀了另一个才好?”姜绅怒目而视,恼火的很。

    他正在下面爽呢,突然听到上面有打斗声。

    神念一扫,原来是两个宝贝徒弟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开始看着还像是切磋,后面越打越认真了。

    再不阻止,都要打死一个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们练手玩的。”薛小音当然不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师姐,怎么舍得打我。”尤蜜笑看薛小音。

    “现在几点了?不用睡觉?白天不能练手?”姜绅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薛小音嘴巴一动,想说什么,好像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师父这么晚了,还在下面叭叭叭,我们练练手,有什么关系。”尤蜜嘟着嘴,说话的时候,眼睛一瞄,看了下姜绅的胯下。

    “我草。”姜绅脸也红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