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2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五百九十七章 睁眼说瞎话
    第五百九十七章 睁眼说瞎话

    “段处。”唐建设终于要爆发了。

    “姜绅什么意思?处处针对我们?这招待也分级别,和着你们在喝红酒,吃牛排,我们下面连个热水都没有,我要向省里汇报,姜绅这种作风,和地痞流氓有什么区别?还是国家干部吗?”

    “你问老板,这里房间都被订光了,只有下面这间普通客房了,你要不满意,自己出去找。”唐建设话音刚落,姜绅大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到了英国,要么有钱你自己住,要么听我的,我就这种作风,唐建设,你是不是不服?”姜绅手指都指到唐建设的鼻子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---”唐建设顿时脸变的雪白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向姜绅发火呢,不过姜绅臭名昭著,动不动打人耳光的,要是在这被他打了,等于白打了。

    “姜绅,你别神气,我们现在代表省委省政府,对你办事处这几个月的工作进行考核,现在,把你们会计找来,把你们的财务报表交出来,我们要对你们办事处进行审计,别外,我们要找几个临时工,询问一些情况。”唐建设也豁出去了,不敢和姜绅发火,谈谈工作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东西?”姜绅直接就骂上了:“也配审计我办事处?文件拿来给老子看看,谁给你的权力?”姜绅说着,伸出一只手来,在唐建设的脸上,叭叭叭,轻轻拍了三下。

    耻辱,一辈子的耻辱。

    唐建设到是想避了,又怕自己一动姜绅会出手打人,硬是吓的没敢动。

    这样站在那里被姜绅脸上拍三下,虽然不是打的,但是对一个男人来说,真是裸的耻辱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,你回不了华国?”姜绅拍完这三下,说出惊天动地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嘶---”连段处和李资的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真是他吗的嚣张啊。

    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干部。

    “别,别,都是同事,有话好好说。”段处长来之前听过姜绅无数传言,今天终于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胆大包天都不能形容,直接威胁上级来考核的人。

    “姜绅你---”唐建设那是吓的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再想到刚刚羞愤自杀的唐建平,唐建设那是吓的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来之前,他以为有省委省政府的相关命令,代表考核小组,他也是志得意满,雄心万丈的,谁知道姜绅一句话就把他吓的半死,连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给老子老实一点,在这吃好睡好,然后滚回国内,再对我叽叽歪歪的,弄你信不?”姜绅又伸手,叭叭叭,在唐建设另一边脸上拍了三下。

    这三下比刚才还重一点,整个房间里都是叭叭叭的声音。

    唐建设顿时脸变的通红,狠不能地上有个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他到时想充英雄呢,跳出来和姜绅吵架。

    不过,恐怕今天吵了,明天都不敢出办事处的大门了。

    姜绅看他一动不动,话也不敢说,终于满意的点点头,然后看向另外三个人。

    组织部严忠东副部长,审计局曾荣华副局长,纪委闵爱平副书记。

    “你们,都是城东区的干部?”他级别高不过三人,那语气就和领导对下属一样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严忠东级别比姜绅还高一级呢,也是吓的半死,头点的和小鸡吃米一样。

    “都叫什么名字呢,让我记一下。”姜绅阴森林的。

    不用这样吧?三人一听,又是吓的半死。

    “嗯?”姜绅眼睛一瞪,有点不怒而威。

    他声名在外,这下三人也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组织部严忠东。”

    “审计局曾荣华。”

    “纪委闵爱平。”

    阿弥陀佛,千万不要秋后算帐啊,三人现在后悔了,以前只听传闻,今天终于知道了姜绅的嚣张,比传闻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早知如此,这次就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记下了。”姜绅听完名字,继续阴笑。

    然后转过头对段处道:“今天晚我约了大使馆的几位领导,段处和李处一起去吃个饭,国内批了,同意我受勋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段处和李处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尼吗真是牛逼,开创了建国以来的记录。

    现任国家干部,授英国王室勋章。

    “我们要低调一点,低调一点,哈哈哈。”姜绅嘴上说低调,脸上那是满满的骄傲。

    说着,看了看唐建设一眼,转身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“哼,有什么了不起。”唐建设等姜绅走了,冷笑:“他敢受勋,恐怕政治生涯也到此为至了。”

    严忠东、曾荣华等人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这点政治觉悟也没有,还当什么干部。

    段处和李资对视一眼,同时冷笑,恐怕未必,姜绅可不能用普通人的视角去看。

   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饭,唐建设等人更悲愤了。

    段德强和李资跟着姜绅去吃香喝辣,他们六个继续在食堂吃青菜豆腐。

    而且中午满满的人都不见了,女孩子们都跑到外面去吃,整个食堂就他们六个人。

    饭菜一如即往的难吃。

    连着两顿青菜豆腐吃的唐建设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,会饿死在英国的。”组织部严忠东副部长苦笑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去外面吃?”有人提议。

    大家默不出声的看了这人一眼,谁出钱呢?

    英国消费,那可不低。、

    这六人吃个快餐,估计都要几百英镑。

    “不行了,我打个电话去。”唐建设站起来,走到一边,往国内打电话。

    他要报告领导,报告上级,姜绅太可狠了。

    没法呆下去了。

    嘟,嘟,电话响了一会,一个很沉稳的声音传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钱省,这个姜绅无法无天,混蛋一个。”唐建设把姜绅的态度,所说的话一鼓牢和对面姓钱的省长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电话那里,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,皮肤有点幽黑。

    他叫钱平秋,东宁省常务副省长,上面倚靠的是陆家。

    如果姜绅知道就会奇怪了。

    姜丰民和唐家一直依靠的是黄家,怎么现在和陆家搭上关系了?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想查他,他竟然口出狂言说谁敢查他?钱省,你说,我们怎么办?他这不是王国无法无天了?我建设,由省纪委出面,由组织出面,这才能找击他的嚣张气焰,不然的话,我们这考核小组,在他眼里,就是一个空气啊。”

    钱平秋在电话那天沉默了一会:“他这么嚣张?”似乎他也没想到,还有国家干部敢公然对抗领导。

    唐建设这是代表省里的领导和组织意图下去的,当然了,有一缺点不好,当时省里要下文件,组织部没有通过。

    姜绅就是和金仲林通了电话,知道他们没有文件,只有口头说说的,所以敢对唐建设发火。

    唐建设拿不出相关文件,姜绅说不卖账就卖帐了。

    你有文件,我给你查,你没文件,查你吗的头。

    当然了,当时考核小组下去的时候,也没想到姜绅也这样做?

    一般这种情况,换到任何一个地方,想查就查,谁敢拒绝考核小组,还要什么文件不是笑话吗?

    所以现在有的地方上经常受骗,一些骗子说自己是中央什么什么领导,到了地方上,地方上都要热情接待,然后被骗吃骗喝,还被骗拿了东西。

    从上到下,大家习惯的领导们的检查考核,很少有人敢对相关的检查小组提什么要文件,要手续的。

    偏偏姜绅不吃这套,你没文件啊?我就不让你检查。

    “没有文件的确被他拿住了要害,不过你不应该怕他,你是代表组织意图下去的,他还真敢打你不成?他想不想当干部了?”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帮你争取一下,明天让组织部出份文件,组织部不肯,我让省政府出,有了文件,他就不敢顶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钱省了,麻烦钱省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钱省挂了电话,用手扭了扭脑袋,有点不明白。

    好好的,怎么突然和姜丰民联合起来对付姜绅?

    姜绅这级别的人,本来钱省连名字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是陆家传来消息,要打压此人,而且姜丰民最近好像有弃黄投陆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在官场上,是大忌。

    今天能弃黄投陆,明天也可能弃陆投金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陆家还有收姜丰民的意图。

    这姜丰民有什么好的?黄家把他栽培到副省级,说转就转陆家了,这种白眼狼,也能养?

    不过在高层的搏奕上面,钱副省长也只能算是个小人物,遇到大事,一个副省说扔也就扔了,可以当炮灰一样扔掉的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敢拂了陆家的意思,所以全力打压姜绅。

    听说,这次打压姜绅,是为陆家一个重要人物下来做铺垫,抓不住姜绅的把柄,就动不姜绅啊?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钱省亲自出面,先是到组织部申请文件。

    金仲林打了一个哈哈,这要出什么文件,以前都这样下去的啊。

    钱省说,下面有人同志反应,姜绅很嚣张,公然抵抗组织意图,和考核小组。

    金仲林笑了,我这里收到的消息不一样么,段德强说小姜很热心的接待考核小组,还自己私人贴钱招待他们,虚心接受小组检查。

    尼吗,钱省眼皮一抽,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啊。

    金仲林道,要不,你问问许书记的意思,他要发话,我们组织部就发个文件。

    问你妹,钱省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许震是你们金家的主力,我去自讨苦吃?

    钱省只有打算省政府出相关的文件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