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3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零一章 攻占俞诗君
    第六百零一章 攻占俞诗君

    晚上十点多。

    parry终于结束了,今天大家很兴奋,很开心,俞诗君也受到了感染。

    有人说外国人笑点比较低,的确,他们应该没有华国人这么复杂,绝大数多人都是第一次和俞诗君见面,但是大家玩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无论是黛妮芬还是小公主,都很纯真,她们受过良好的教育,出身名门贵族,接触人的也没有各式各样,阅历很浅,保持着少女的纯真。

    她们真心真意的和俞诗君交朋友,连俞诗君都感受到她们的天真和可爱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一步步向上爬,如果不是高官的女儿,俞诗君会很喜欢这种生活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姜绅和众人拜拜。

    他走到门口,随手一牵,拉住俞诗君的小手,俞诗君想挣脱,但是一看大家都在笑眯眯的送他们两人,只好硬着头皮。

    今天她也喝了点酒,因为今天是为她庆祝生日,被众人起哄着喝了两杯红酒。

    平时的俞诗君,不管在什么场合,基本是不喝酒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酒量很差,两杯红酒下去,脑海里已经晕呼呼的。

    两人先后上了车子,姜绅发动汽车往办事处开去。

    深夜的伦敦郊区非常安静,没有国内那样来来往往的各种货车,整条公路上面,似乎只有姜绅一辆车在行驶。

    姜绅一边开车,一边不停的抬头看天。

    “你老是看天上干嘛?”俞诗君莫明其妙。

    “天气预报说今天会下大雨的,我怕下雨,来不及赶回。”姜绅道:“早知我们也和他们一样住城堡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俞诗君沉默了一会,大家都看到我和你出来的,要是不回去,别人会怎么想?不过,我好像记得今天天气预报没说下雨啊?

    “下雨啊,快下雨啊。”姜绅在心里不停的鬼叫。

    自从练化了如来的神境种子,他实力大增,水货神境,正向正宗神境进步,所以刚才用了神通呼风唤雨,让晚上下雷雨的。

    结果符录扔了出去,几个小时了,天空还没动静。

    尼吗,这混沌学院的什么破神通?什么符录术?下个雨半天没反应?浪费老子仙气啊?

    姜绅郁闷无比,等的急死。

    “就算下雨,也要赶回去啊。”俞诗君皱着眉道。

    她酒有点上头,开始头晕,感觉很不舒服,很想睡觉。

    “你要累的话,先睡一会,到了我叫你。”姜绅看了看俞诗君,知道她酒上头了。

    快醉,快点醉,醉了才好,女人不醉,男人那有机会。

    姜绅今天是一定要把她拿下的。

    “嗯”俞诗君真有点想睡,微微闭上眼睛,准备小眯一下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轰,天空一声巨雷,炸的俞诗君浑身一颤,差点跳起来。

    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响的雷声。

    接着无数乌云开始在天空聚集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,真的要下雨了?”俞诗君瞬间睡意全消,她死死的盯着天空,惊讶道:“不好,看这样子,这雨会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大了,姜绅心花怒放,他这呼风唤雨的神通,原本是人家神境高手用的,神境高手可没有仙气,现在他用上了仙气,就是怕这雨太小。

    结果,雨还没下,这威势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天空雷声不断,一道道闪电剌耳夺目。

    看的俞诗君目瞪口呆,看这样子,换在华国,可能是百年不遇的大雨啊。

    她这念头刚过,哗哗,就像是一盆一盆倒下来似的,整个天空被大雨覆盖。

    倾盆大雨如瀑布一下落下,顿时四周一片迷茫。

    “我拷。”姜绅装腔作势:“这雨怎么这么大?”

    车上的雨刮器都没有用了,最快的速度都几乎无法看清前面。

    “快停车,快停车。”俞诗君尖叫,她也看出来了,这雨太大,根本看不清前面的路,只有找边上停车,等雨小一点再说。

    “别急,别急。”姜绅心中狂喜,慢慢降速,把汽车往路边停靠。

    汽车停在马路边上,外面大雨倾盆,两人静静的坐在车中,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姜绅故意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不说话,在狭小的空间里,气氛就会变的暧昧起来。

    俞诗君一手撑着额头,头里晕乎乎的,其实我的酒量也没这么差,怎么今天喝了两杯就头晕了。

    两人静静的坐了五分钟,俞诗君突然就感觉到身体有点燥热起来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看看姜绅,姜绅目不转睛的盯着外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雨还是这么大?”她想找话题,分散两人的注意力,再不说话,氛围越来越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头痛?”姜绅却叉开话题。

    “嗯,可能酒多了。”俞诗君低下头,有点不敢看姜绅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按一下,我学过推拿的,保证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啊--”俞诗君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啊什么?”姜绅松开两人的保险带,把她身体一扳,背对着自己,伸出手指在她的太阳穴轻轻按了起来。

    俞诗君想拒绝的,她有预感,两人在密闭的车上这样是不好的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为什么,心底深情,好像有个声音让她不要拒绝。

    姜绅的手指,成功的按到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随着他手指的按动,一股暖热,很舒服的涌进她的身体,涌进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真的好舒服,头痛刹那间就没有了,只是,为什么我觉的身上更热了。

    春情开始在她身体里发芽。

    姜绅现在,神通神念全部施展,这是他第一次用各种方法来泡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只因为,这是他敌人的女人。

    敌人的钱就是我的钱,敌人的女人就是我的女人,姜绅牢牢记住这个原则。

    不顾一切要得到俞诗君。

    俞诗君在他的手指上,越来越舒服,舒服的慢慢闭上眼睛,几乎快要睡着,同时,她身体越来越热,热的她想脱掉一件衣服睡觉。

    现在,她很想马上回到办事处的床上,然后脱光衣服,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法真好。”俞诗君有点舒服的想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么,还有更好的。”姜绅低头,吻上俞诗君。

    “唔”俞诗君猛的惊醒了。

    却发现不知何时,坐位都被放平,姜绅已经伏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要--”俞诗君又惊又怒,想推开姜绅,但姜绅一下子用他的嘴巴堵住俞诗君的嘴巴,舌头一推再一吸,俞诗君的小舌头就落到姜绅的嘴里。

    她的舌头很软,很甜,还有红酒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唔---”这是俞诗君人生第一次和人舌吻,刹那间觉的头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初吻的感觉是很奇妙的。

    刚刚在城堡,姜绅虽然吻了她,但是中间隔着奶油和蛋糕,而且是在脸上,现在两人是真枪实弹的舌吻。

    尤其姜绅现在是花间老手,加上他特有的手段,就差把双修之术都用上了,直接吻的俞诗君意乱神迷,一步步失去抵抗。

    “不--不要---”俞诗君微弱的抵抗,轻声的不要,在姜绅听来,更像是一种激烈。

    他一边激吻她,一边上下齐手,用最熟练老到的手段拼命的对她,充分调动她的。

    姜绅看出来了,这个俞诗君,可能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第一次,千万不要着急,慢慢来,要让她适合,让她喜欢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外面的大雨,雷电更是绝好的配合。

    在这种天气,女人们需要躲进男人的怀里才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姜绅一步步消弱她的抵抗,一点点剥去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等到俞诗君感觉到身上有点微凉的时候,已经寸缕不沾。

    这时,一直意乱神迷的俞诗君感觉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“别,姜绅,我们---”她想说,我们都有自己的男朋友和女朋友。

    但是姜绅早就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他剥去俞诗君的衣服,前后用了近十分钟上,一点点让她沉迷在的欢娱中。

    现在,你再和我说别?怎么可能?

    姜绅左腿一伸,几乎没有用力,就分开了俞诗君的双腿。

    双腿之间,早就水流成河。

    你果然动情了。

    姜绅知道,俞诗君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扑哧”他奋力一挺,勇敢的杀进了俞诗君的深处。

    “咛---”俞诗君在姜绅进入的一刻,失去了最后的防线。

    为了不好让感觉到痛楚,姜绅拼命的调动仙气,弥补着她的创伤。

    今天,要让俞诗君永远记住,让她一辈子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“生日快乐。”姜绅低声在她的耳垂边轻喃,亲吻着她的耳垂,然后开始慢慢加速。

    “啊---”俞诗君彻底沉沦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冲击的时候,她还想用手推开姜绅,但是随着姜绅速度越来越快,她的身体反应也越来越激烈,到了最后,她死死的抱着姜绅,生怕姜绅会突然离去。

    “姜绅---”俞诗君不停的叫着他的名字,用力的抓着姜绅的后背,甚至指甲在姜绅的身上划出吱吱的声音。

    叭,叭,叭,车里连绵不断的叭叭声,和外面轰隆的雷电声交织,形成一道独有的风景。

    哗哗哗,外面倾盆大雨在继续,姜绅现在终于知道,自己用了许多仙气所制的符录会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第二天雨停时,伦敦郊外几乎被水淹了,引起伦敦市政府差点请求军队抗洪抢险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,连绵不断的大雨稍微有点变小,天上的雷电也渐渐消失。

    这时就能看到汽车在不停的震动中,随着姜绅的大力运动,整辆汽车都在摇晃。

    汽车里已经换了一副景像。

    俞诗君和姜绅到了后排。

    她跪爬在后排的长凳上,抓着门上的夫手,目光迷离的看着窗外。

    在她的身后,姜绅依然在不停的冲剌。

    俞诗君都不记得自己有几次达到巅峰了,她觉的姜绅说的一点没错。

    今天生日,她非常快乐。

    人生二十六年都没有今天一天快乐。

    原来世上最快乐的事,不是升官发财,而男女之间的之乐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她宁愿时间永远停格在这刻,让她和姜绅永远这样下去。

    “叭叭叭。”随着车里轻脆的叭叭声,俞诗君呻吟不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声剌耳的手机声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沉沦在欢愉的俞诗君,一下子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