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3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零二章 让他过来
    第六百零二章 让他过来

    “手机,手机---”俞诗君想坐起来,但是身体的反应告诉她,很舍不得离开姜绅,而且姜绅在后面死死的顶住她。

    姜绅每次都几乎要退到门口,然后再狠狠的进入,穿透力非常强大,顶的她的头,砰砰砰的一下下撞在窗户上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很奇怪,为什么撞上去都不痛。

    “别动,我帮你拿。”姜绅凌空一摄,手机到了他的手上,然后递给俞诗君,递过去的时候,他余光看了下‘洪超’?

    竟然是俞诗君的男朋友,洪超打来的。

    俞诗君没看到姜绅怎么拿手机,但是接过手机一看,又惊又羞:“你先别动,你先别动。”

    她想退出来,但姜绅再往前顶,死死的顶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嘶”俞诗君被顶到深处,舒服的动也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趴着,一个在后面顶着,都没有再动。

    “等下,等下,我接个电话。”俞诗君深呼几口气,平静一下心情,然后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喂,诗君。”洪超轻笑着:“生日快乐,收到我的礼物没有?”

    “你的礼物?”俞诗君愣了下:“你寄来的?可能我同事签收的,我明天问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那边几点了?”洪超问道。

    “晚上十一点多了,我都睡着了。”俞诗君脸色通红,回头瞪了一下姜绅。

    她体内插着其他男人的东西,却在和自己的男朋友说慌。

    这一刻,俞诗君都感觉到自己是个荡妇,有点羞愧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今天陪了省里的领导,忘了两边有时间差的,没打扰到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没事,谢谢你,就这样吧,我想睡了。”俞诗君没有勇气再和洪超说下去。

    姜绅听到她说这句话,恶作剧的突然一挺身。

    “咛--”俞诗君被顶的骨子都快酥掉了,发出愉悦的呻吟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洪超做为一个男人,非常敏感,尤其是对这种声音。

    他也是三十出头的人,常年女朋友不在身边,他玩的女人也是数不胜数。

    马上感觉到俞诗君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没,我伸个懒腰。”俞诗君又羞又怒,再次回头瞪了姜绅一眼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早点睡吧。”洪超觉的心里有一团火。

    是的,他是不爱俞诗君,这只是双方家乡的政治婚姻,他也有许多女人,甚至他也不介意俞诗君在外面有其他男人。

    但是,当着他的面,竟然发出这种声音,他已经想到俞诗君此时被人压在身下的画面。

    连我都没有和她做过什么?是谁,是谁这么大胆敢和她一起?

    难道是姜绅?

    英国办事处,可只有姜绅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不可能,她和姜绅是敌人,难道被英国男人泡了,我草。

    洪超迫不及待的想到办事处来当主任了。

    电话一挂,俞诗君就想发火。

    “姜绅,你太过份了---咛---”她只说出一句,姜绅在后面冲击起来。

    姜绅看上去也很火。

    “你才过份,和我的时候,却和另一个男人你情我浓,俞诗君,不准你有其他男人。”

    姜绅奋力的冲击,俞诗君伸手把手机关掉,然后往车里一扔,拼命的呻吟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---咛---你退婚---你别和其她女人鬼混---我就只有你一个男人---”

    “你能做到吗?根本不可能----”

    “我们---咛---我们只是双方的需要---咛---”

    开始她还能说几句,到了后面已经说不出话来,只能不停的娇喘。

    晚上十二点半。

    车箱里终于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外面也变成了稀稀的小雨。

    车里一股浓浓的味道。

    姜绅躺在后排沙发上,俞诗君卷缩在他的怀里,两人就这样一动也不动,相互感受着对方的体温,和激情过后的温馨。

    整整五分钟后,俞诗君终于说话。

    “车里有水吗?”她叫的声音都有点沙哑了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姜绅装聋作哑在板凳下面一摸,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一瓶水。

    俞诗君嘴巴一张,连手都懒得伸开。

    姜绅把水打开,倒进她的嘴巴里。

    咕咚,咕咚,她小嘴一动一动,一口气喝了半瓶。

    姜绅看着她小嘴动来动去,想着什么时候能把我的小姜绅放进去呢?

    海伦说的不错,俞诗君这种人,也许永远不会帮男人用嘴的。

    一定要征服她,让她跪在我面前,帮我跪舔。

    姜绅暗暗的想着。

    喝完水后,俞诗君又躺了一会,大概休息了十分钟左右,终于坐起身来,开始默默的穿衣服。

    姜绅也不说话,知道她现在心情复杂。

    他也开始穿衣服。

    “开车吧,回办事处。”俞诗君坐在副驾驶上,表情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宁愿刚才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俞诗君觉的无法面对自己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人生的第一次,竟然给了自己以前最讨厌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,刚才真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这次的生日,是我人生中最开心快乐的一次。”俞诗君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我希望过了今晚,我们都忘了吧。”俞诗君声音越来越低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和姜绅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说双方家庭背景的差距。

    姜绅生活作风就让她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我俞诗君天之娇女,怎么可能与其她女人共享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只有你一个女人呢”姜绅故意问。

    “---”俞诗君沉默了一会,反问道:“可能吗?”

    姜绅会心一笑,俞诗君终究还是被我攻占了一部份,她这样的回答,证明她是有点喜欢姜绅的。

    也许她爱我?姜绅臭屁的自恋着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也知道,在俞诗君的脑海中,进步,高官,官场,才是她永远的主题。

    她和舒珏是同一类人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无言的回到办事处。

    天色已经很黑,俞诗君摄手摄像的回到自己宿舍,回到房中的那一刻,她非常失落。

    还会有今晚这样的机会吗?

    也许不会了?

    俞诗君一夜无眠。

    “耶,成功了。”姜绅却在自己的房间里大喜。

    终于成功占有了俞诗君。

    俞诗君嘴上说以后忘了,可能吗?

    下次等我的小姜绅杀进去,她马上就会疯狂迎合我,这点上面,姜绅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现在就要进行第二步了。

    洪超想办法要来,姜绅本来是不想他来的,如果姜绅拿不下俞诗君,姜绅是非常不想洪超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,姜绅拿下了俞诗君,洪超不来,姜绅都要他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时间,现在伦敦时间十二点多,京城现在应该是早上八点多,大家都上班了。

    打个电话吧。

    姜绅打电话给欧省。

    一般人找副省级的,都是由秘书先接,不过姜绅也不是常人,和欧省的关系也是东宁官场出名的。

    欧省从来都是亲自接的。

    “小姜,我要没记错,伦敦现在还是深夜吧,哈哈哈。”欧省看样子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自从来了东宁,他在招商引资上连出成绩,办事处也是办的风生水起,目前在省里也是地位大涨,当然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有点工作上的事情想向你汇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说,什么事?”欧省也是直来直往惯的:“工作组不是灰溜溜的走了么?没给你添什么麻烦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工作组的事,我听说,有人想到办事处来当主任--”

    “什么?有这种事?”欧省果然也是不知道,勃然大怒:“谁敢?小姜你听谁说的?你放心,我说过的话,一定算数,拼着这副省长不干了,我也要顶,谁这么大胆敢来摘桃子?”

    “听说是局委的公子,京城的。”姜绅长叹,试试欧省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局委的公子?”欧省果然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要说一个局委,想把他这没根基的副省搞掉,真是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欧省果然是有魄力的人,沉默了不到三秒钟,沉声道:“小姜你不用试探我,我欧楚峰说算话算话,除非他先把我拿掉,只要我分管招商,肯定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欧省也很恼火,原以为自己这一年在省里干了这么多成绩,地位大涨,没想到这么重要的事情,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见,一个人能力再强,没有后台,没有根基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欧省都有点心灰意冷,不过他想到姜绅和他说过的话,看来,要找个机会拜拜金仲林了,投入金家算了。

    “金部长知道这个事不?”欧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打电话,估计他也不知道,他知道了,肯定会先和我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连金部长也不知道?”欧省有点动容了,看来这局委身后,还有大人物啊。

    省委一把手许震都是金家的人,金仲林不知道,证明连许震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种事情,对许震来说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,估计对方也知道他没兴趣,所以没和许震说,真要说了,许震肯定会和金仲林通气。

    “消息可靠么?”欧省再问。

    “绝对可靠,这人叫洪超,他爸你认识吧?洪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嘶--”欧省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局委也分大小的,也有强弱的。

    洪超爸爸竟然是京城的洪书记,这个位置,很可能下届进局常的。

    欧省大概愣了五秒钟,沉声道:“你有什么想法?我还是那句话,我会一直支持你。”

    欧省好样的,姜绅知道欧省,不是硬撑,也不是蒙姜绅,欧省就是这性格,他要不是这性格,早就上去了,金仲林也不会说他一辈子副省到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让他过来。”姜绅笑道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