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4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零七章 俞诗君撞车
    第六百零七章 俞诗君撞车

    小公主家教很严,社交圈也很小,皇室不准她在外面乱交朋友,整个伦敦,也许只有姜绅和她玩的比较多。

    这就是最容易出现狗血剧情的时刻,小公主身边玩来玩去,除了保镖就是弟弟,姜绅的出现,很快在她心里占据了重要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站在外面?”姜绅大步走过去,皱着眉头:“打电话给威尔没有?”

    “威尔正在过来,你的事情处理好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打给伦敦市长了,没什么问题。”姜绅找英国政府出面,这种意外事故,他可以不用去现场。

    两人说话的时候,小公主微微抱了抱肩。

    十一月中下旬的伦敦,温度已经降到个位数,偶而还会降到零度以下。

    小公主身上穿着秋天的风衣,长时间在外站着,明显感觉到了寒冷。

    姜绅看了看小公主这动作,应该是冷了,不过,哥们不能把衣服脱给她穿啊,我当没看见吧。

    姜绅倒是想表现的差一点,不过小公主却说话了:“我觉得有的点冷,你把外衣给我披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还有要衣服穿的啊。

    姜绅很郁闷的把外套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小公主得意的披到肩上,然后问姜绅:“你冷吗?”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姜绅点点头,还给我吧,把衣服还给我。

    “我觉的你不冷啊?”小公主突然抓起姜绅的手,大惊小怪的喊道:“你看,你手好热,我的都是冰冷冰冷的。”

    “---呃,那是威尔保镖的车么?”姜绅伸手一点,顺势把手从小公主的小手里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是威尔来了。

    本来姜绅是打算去接他的,现在他们出了事,威尔让保镖送他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“姐姐,爵士--”威尔王子也是一个纯真的少年。

    他比姜绅还小,只有十七周岁。

    “走吧,时间不早了,吃饭去。”姜绅大手一挥,很有气势的带着公主王子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错觉,自己好像变成了英国国王,带领着公主和王子们到处游玩。

    晚饭是在唐人街当地很有名的华餐馆吃的,小公主和王子跟着姜绅吃了几次后,深深的爱上了华餐,每次叫姜绅出来,都是吃华餐。

    唐人街最好的华餐馆,当然是兄弟集团的新华厨了,不过姜绅不喜欢吕步芳,所以每次都是在一家叫‘聚丰楼’的华餐馆吃。

    三人到了之后,姜绅就打了个电话给俞诗君。

    他之前和俞诗君说过地方,怎么到现在还没来?

    但是电话却没有人接。

    草,放我鸽子?姜绅先是震怒,接着一想,不会,俞诗君的性格,要么不答应,答应了,不会不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我下,俞主任好像有点事。”姜绅快步离开餐馆,神念一扫,在唐人街这片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练化千分之一的神境种子,实力连翻数倍,神念一扫,覆盖方圆两百里。

    几乎比拟最先进的雷达,整个伦敦都要被扫到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要在几千万人里找到一个人,当然没有那么快。

    不过唐人街比较小,他收搜的范围也就缩小了无数。

    俞诗君在干什么呢?

    俞诗君也出车祸了。

    办事处有三辆车子,两辆是奥迪,克里斯安公司赞助的,一辆是国产的,姜绅自己买的。

    国产的刚刚被砸了,俞诗君开了奥迪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很显然,她习惯了在国内左驾驶室,右行,到了英国之后有点不适应。

    进入唐人街没多久,在一个转角处与一辆越野车相撞了。

    以责任来说,俞诗君几乎全责,更可怕的是,她还没有英国的驾驶证。

    偏偏越野车上的还是华人。

    三个华人大汉跳下车,围过来怒吼:“你会不会开车,这样都能撞上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俞诗君不停的道歉,开始双方还是说的英语,后来俞诗君看他们像华裔就用华文试着问:“华裔吗?”

    “华裔怎么样。”对方明显不卖帐,倒是俞诗君的美艳让他们眼前一亮:“华裔也要陪钱,美女,你撞坏我们的车了,是报警还是私了。”

    俞诗君没有驾驶证,当然不能报警。

    “私了吧,你们说,要陪多少钱。”她也是老老实实,必竟现在孤身一人在国外,而且还被人抓住把柄。

    这种事越快了结越好,要是被人捅到国内,官二代无照撞车,那就可不得了了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她爸爸的关键时期,三中大会在开,很可能影响到她爸的进步。

    “十万英镑。”其中一个华人青年,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“十万?”俞诗君倒吸一口冷气?你抢钱啊?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另一个四十多岁的华裔男子冷笑:“我这是路虎揽胜创世版,你知道多少钱吗?”

    “你新车才十万英镑。”俞诗君怒道,你当我不知道,国内卖二百多万华币,在英国最多十万出头的英镑,估计还不要十万。

    “那你是陪不陪?要不我们就报警了?”对方看俞诗君不想报警,而且车技又差,估计俞诗君可能没有驾驶证。

    “我是东宁省驻英办事处的,能少一点不。”俞诗君逼不得已,只好报出身份。

    她觉的,姜绅在伦敦还是很有地位,也许别人会给他面子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有点无奈,甚至有点怀念姜绅。

    姜绅若是在这里,我何苦会被这种小人物逼迫,洪超在的话,也没有用,这人做事风格,肯定要报警处理,或者直接出钱私了。

    没有男朋友在身边的日子,原来真的很无奈。

    俞诗君一个人贯了,但是在国内没遇到什么麻烦,现在在国外遇到麻烦,就知道一个女人也不容易,身边最好要有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东宁驻英办事处的?”对方一听,果然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你等下。”有人到边上去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三人是那里的?

    兄弟会的。

    一个电话打到吕步芳那里,把情况说了下。

    车子被东宁省驻英办事处的一个美女撞了,要求私了,我们开价十万,她报出身份,想少点,芳少,你怎么说?

    “美女?”吕步芳对办事处的美女一直想入非非的。

    上次姜绅带了尤蜜和薛小音过去,他看过之后,就念念不忘,可惜老爸不让惹姜绅。

    好吧,我不惹你姜绅了,这些女人跟你总没关系吧。

    等下,我马上到。

    五分钟不到,吕步芳的车子就来到现场。

    第一眼看到俞诗君,刷,吕步芳的眼睛就亮了。

    绝对的美女,东宁官场第一美人可不是白叫的。

    尤蜜或许比她风情万种一点,薛小音可能比她气质沉稳一点,但论到脸蛋的漂亮,两人都不如俞诗君。

    再加上最近她从女孩子转变成女人,自有一种少妇独有的风情在。

    男人,有时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。

    姜绅不在,吕步芳一看到俞诗君,就有一种想把她按在地上,狠狠穿剌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办事处的也要陪钱啊。”吕步芳笑道:“我和你们姜主任是有点熟悉,要不这样,意思一下,陪个一千英镑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俞诗君好像记得这个人在挂牌的时候来过,不过她当时没关注过,印象也不深了,连忙拿出一千英镑:“谢谢了,请问你是那位老板?回头我让我们姜主任,替我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去那里。”吕步芳伸手做个请姿:“我送你,都是姜主任的朋友,就是自己人,车子我找人帮你送去修。”

    俞诗君大喜,没想到姜绅的名头这么有用:“我去聚丰楼。”倒也没有怀疑,上了吕步芳的车子。

    一上车她就拿出手机:“我打个电话给姜主任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叭,手上的手机就被人劈手夺了过去,接着叭叭叭,数声,门窗都被锁上。

    “你--你干什么?”俞诗君又惊又惧,发现车子已经在发动中。

    这是一辆三厢商务车,空间很大,四周窗户贴膜很深,估计外面都看不到里面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吕步芳嘿嘿淫笑:“你没有驾驶证,出了车祸,怕我们报警,要求和我私了,我不答应,你就勾引我上车,想用偿还我的们的修车费。”

    吕步芳说着,就从前面往后面爬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混蛋。”俞诗君一听就知道大事不妙,她弯腰伸手,把脚上的高跟鞋脱了下来,对着吕步芳头上砸去。

    她倒是很果敢,不过,吕步芳大小也算黑帮老大,洪门大人物,那里会怕她一个文弱女子,随便动了两下就把鞋子夺了过来,然后死死的按住俞诗君。

    “救命,滚开--”俞诗君奋力挣扎,奈何力气实在没有吕步芳大。

    而且车子在行驶中,她翻来滚去,最后还是被按的趴在后排。

    吕步芳左腿插进俞的双腿之间,一边脱裤子一边冷笑:“姜绅这混蛋,收了我们六千多万红包,玩一个办事处的女人,总没意见吧。”

    他也是想过了,姜绅办事处带进带去的,好像就尤蜜和薛小音,其她女人和他关系没这么好。

    自己搞一个也没什么,大不了再叫老爸出面,陪点钱。

    他总不会因为一个临时工女人,就和自己翻脸吧?

    上次他其实参加了炸办事处的事情,结果姜绅没有找他,他还以为姜绅收了六千多万就把这事算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看钱行事的人,我玩了他办事处的女人,再陪点钱就行了。

    而且今天的事,他们有理,俞诗君没理。

    吕步芳以为自己了解姜绅,却没想到他根本一点都不了解姜绅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