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4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零八章 我就是流氓
    第六百零八章 我就是流氓

    “姜绅--”俞诗君感觉到一只大手在死命的脱自己的裤子,眼睛一酸,眼泪都掉了出来,口中开始叫着姜绅。

    危险关头,俞诗君还是想到了姜绅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就算洪超在这里,这种官二代也起不到作风,搞不好丢了俞诗君自己先逃命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只有姜绅,平时做事无法无天,但可以为手下的同事和朋友,仗义出头。

    “你叫他就有用了,你难道被他干过了?”吕步芳淫笑着挺着下身逼过来:“那你今天有机会知道,我和他到底,谁更强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个‘点’字刚说话,轰,汽车好像撞到一堵墙壁,接着轰隆一声,整个汽车轰然倒地。

    汽车里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司机、吕步芳、俞诗君都被撞的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然后外面好像有人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芳少,芳少。”

    “啊--”

    “扑通扑通”

    几秒钟不到,外面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吕步芳摇摇头,想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却发现视线被挡住了。

    俞诗君努力睁开眼睛,看到一双熟悉的鞋子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姜绅--”俞诗君泪如雨下,然后她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自己竟然会记得姜绅穿的什么鞋子。

    “砰”姜绅拧开车门,把俞诗君从后面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俞诗君其实并没有受伤,但她浑身无力,一半是吓的,一半是激动,她软绵绵的躺在姜绅怀抱里,紧紧的抱着姜绅,生怕姜绅会突然把她放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觉的身边有个男人是多么重要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姜绅轻轻的安慰她,然后把她放下。

    俞诗君这才有机会抬头,竟然发现自己已经在站在聚丰楼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我们到这里了?那人呢?”俞诗君还在惊吓中,脸色没有恢复。

    “那人叫吕步芳,我已经和他老爸通过电话了,以后他不会在伦敦出现。”姜绅拍拍她。

    “你杀他?”俞诗君惊惧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让他滚出伦敦而已。”姜绅耸耸肩,要不是他,你怎么会在最危险的时候想到我?我要谢谢他,不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走吧,调整一下心情,我们该吃饭了。”姜绅大笑,伸手一牵,牵住了俞诗君的手。

    这一次,俞诗君并没有挣脱,只是脸上有点红红,跟着姜绅手牵手走进了饭馆。

    而在唐人街的另一头。

    脸色铁青的吕步芳在电话中。

    “爸,我发誓,我真的没有想过上那女人,我遇到鬼了,我不知道我为什么,为什么当时想上那个女人,我把她骗到车上的时候,我自己都觉的莫明其妙,好像有人控制了我的思想,让我做出这种事---爸你要相信我---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姜绅的恐怖,我不会去惹他的---”吕步芳在那里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“闭嘴,不要再解释了,你天夜之前离开伦敦,回利物蒲来吧,这是姜绅给你最后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是冤枉的---我没有想过上那女人,是的,我是很想上她,我承认,但是姜绅在这里,我不会这么做的,要上也要等姜绅回国之后--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,你想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?你知道吗,几天前,尼泊尔洪门梁家,被一个日本女人找上门,她杀了梁氏‘仁’字辈的六个大人物,逼着梁氏发下毒誓,一百年不准离开泥泊尔,不然的话,就要屠了梁家满门。”

    “那只是姜绅手下的一个打手,就有屠掉一个梁家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“姜绅正在帮尤三清理洪门,所有不服的世界洪门都要倒霉,步芳啊,识时务者为俊杰---”

    “行了,爸,我马上回利物蒲。”吕步芳哭丧着脸,尼吗我发誓,我刚才真不是想上那女人的。

    吕步芳当然不会知道,在关键时候,姜绅用他,当了一次棋子,让姜绅完美的做了一次英雄救美。

    这次吃饭,俞诗君比起上次另有不同。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觉的,和姜绅坐在一起,原来这么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只是,为什么小公主看我的眼神有点不一样呢?

    俞诗君可没小公主这么单纯,她马上看出点什么。

    饭桌上的气氛是很诡异的,姜绅今天一连两次英雄救美,他自己也很郁闷。

    第一次真是意料,第二次他神念看到兄弟会的人后,突然从第一次的事情里找到灵感,所以让吕步芳做了棋子,成全了他的第二次。

    两次英雄救美,给两位美女留下了很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小公主其实是很腼腆的人,但是也开始从言行举止中透露出对姜绅的喜爱。

    “姜,我马上放寒假了,我想去你办事处实习一下,可不可以?”小公主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她还在大学之中,而且公主实习向来都有皇室安排。

    现在,她想去姜绅的办事处实习。

    俞诗君马上感觉到了威胁,连忙道:“公主来实习?这可是大事,恐怕要汇报到国内的,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过,我估计很难通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俞姐姐--”小公主可爱的眼光看着俞诗君。

    “--”俞诗君脸上微红,发现自己有点敏感了,小公主对她很好,也很尊重她,她现在的反应好像有点过激。

    “诗君说的不错。”姜绅摇头:“你贵为公主,自有皇室安排你的一切,到我们办事处实习,不合规矩的,我做不了主,肯定要报上面,报到国内,我会领导骂的,这种事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,这里你说了算。”小公主好像受了委屈,嘟起小嘴巴。

    “我马上说了不算了,有新的主任要过来。”姜绅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“不会吧。”

    公主和王子两人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上面正在研究我们办事处提升级别的事,如果提升级别,会有更高级的官员来主持工作,姜也可能调回国内。”俞诗君故意这样说。

    公主和王子不懂华国的官员级别什么的,但是听到姜绅要调回国内,都是很吃惊。

    “哦,姜,你怎么能回国内呢。”小公主不知道说什么好,想劝姜绅留下,又觉的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的家在华国。”姜绅提醒公主,小公主别瞎想了,我总有一天要回去的。

    “哦--”小公主眼中闪过失望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顿饭,俞诗君吃的开开心心,小公主和王子有点不开心。

    她不但没能到办事处实习,还听到姜绅可能要被调走的消息。

    吃完饭已经晚上八点多。

    四人站在饭店门口。

    小公主看着保镖们把车开到门口,突然抬起头,温柔的看着姜绅:“姜,能拥抱一下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姜绅苦笑,我还没走呢,你别搞的我要走一样。

    小公主身体很软,像绵花糖一样的软,她轻轻的抱住姜绅,眼睛有点湿润。

    她虽然单纯,但是今天,她已经有点明白,姜绅在拒绝她。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小公主幽幽的离去,小公主的初恋宣布失败。

    姜绅和俞诗君站在门口,看着她随车而去。

    “舍不得吗?这可是公主。”俞诗君充满着醋意。

    “我想进步,如果娶了公主,我就不能进步了。”姜绅笑道:“你不是希望我步步高升么。”

    “娶了公主,你就是驸马,最少也是正部级的。”俞诗君冷笑,你还知道要进步?你领爵位的时候可没这么想吧?

    “娶了你呢?”姜绅转过头看着她:“有你爸罩着,我能不能当到副部?”

    “---”俞诗君愣了下,数秒钟后,咬牙道:“你敢娶我?保你到正厅应该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姜绅会心一笑,她的心房,在经过英雄救美之后,再次被打开一点了。

    “走”姜绅牵着她的和走在大路上。

    俞诗君甩了一下,没有甩掉,默默的跟着他走。

    晚上八点多,两人像一对情侣,走在唐人街的大路上。

    一路默默无语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后。

    俞诗君突然抬起头看着姜绅:“如果办事处真的升级了,来当主任的,可能是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姜绅还不知道,终于对他说了。

    “洪超?”姜绅长叹,还装做不知道的样子:“他怎么肯到这里来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他是我男朋友?”

    “京城见过他,他和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俞诗君又想抽住出手来,但姜绅抓的很紧。

    “他来了的话---他肯定想把你调走的。”俞诗君道,语气中,也满是满满的不舍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走呢?”姜绅冷笑。

    “可---他是我男朋友。”俞诗君再次提醒。

    “和他分手。”姜绅很果断的道:“他什么东西,也配得上你?”

    “哼”俞诗君也冷笑:“人家正厅,老爸局委,下届可能进局常--”那样不如你?

    她顿了顿,可能觉的这样说有点伤姜绅的心,马上又道:“他只有我一个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这才是最关键的,谁像你乱七八糟的,身边天天还跟着两个跟屁虫,尤蜜和薛小音。

    “他二十岁的时候,可没我这样副处?我还是爵士呢。”姜绅不服。

    当然了,最后一条,他也不会放过:“你不在他身边,又怎么知道他没女人?”

    “三十多岁的男人,一个人在京城,你敢说他没玩过其他女人?打死我也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---流氓---”俞诗君又羞又怒,虽然知道姜绅说的可能是真,但是也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流氓。”姜绅说完,就在大街上,把俞诗君肩膀一拉,抱到怀中。

    “唔--”两人再次吻到一起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