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4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零九章 你太过份了
    第六百零九章 你太过份了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。”俞诗君在被热吻了数秒之后,奋力一推,喘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可能的,我爸那关就过不了,他一定会让我嫁给洪超的,政治联姻你懂不懂。”俞诗君盯着姜绅:“是,我承认,我被你征服了,我喜欢你,我爱你,但是,你爱我吗?你有无数女人,你只是喜欢玩不同的女人--”

    俞诗君终于说出她的心理话,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下来:“我不能忍受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---”

    俞诗君的骄傲,让她不能和其她女人一样,接受这种事实。

    她宁愿嫁给一个不喜欢她的洪超,也不会嫁给姜绅。

    “我们就这样吧,等到洪超来了,你别再缠我了。给我一点尊严。”俞诗君低下头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姜绅火了,什么叫就这样?

    “洪超在不在,你都是我的女人,等洪超来了,我要在他眼皮底下干你,证明给他看,他的女朋友,就是我的女人。”姜绅说的话,粗鲁无比。

    “流氓--”俞诗君羞怒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流氓。”姜绅第二次说了,说罢再次一搂,就把俞诗君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这时他们还在马路边上,边上停了一指汽车。

    都不知道是谁的汽车。

    姜绅伸手一拧,打开其中一辆的车门,然后把俞诗君抱到了后排,砰,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上次在车里,这里他又打算车震。

    “别--”俞诗君慌张了:“我身上不方便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她在说不方便,姜绅已经脱了她的风衣,一手在外,隔着内衣先狠狠的捏了一把她的酥胸。

    正要脱她裤子时,听到这几个字,顿时愣在那里。

    姜绅一停下,俞诗君眼中闪过一丝喜色,表面上仍然皱眉:“不好意思,今天不方便,等几天好吗?”

    “等几天洪超都来了。”姜绅气鼓鼓的,同时手又开始动了,他开始脱俞诗君的上面,剥去她的内衣,除去中间的屏障,摸上那饱满之处。

    入手软玉温香,坚挺饱满,比起上次,似乎另有一股风情。

    俞诗君喘着粗气,身子向后缩去。

    “他没这么快来的,你别急好吗,我答应你,肯定再陪你一次。”俞诗君其实想要的就是这种关系。

    洪超在时,两人最好不联系,洪超不在,就可以在一起,她是女人,不好意思明说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是炮友?”姜绅却直接说出来,手下也没停留,几下功夫,把俞诗君上面就脱的光光。

    “可是今天真的不方便,你为我着想一下好吗?”俞诗君坚持。

    姜绅摸着她的酥胸,盯着她的眼睛,突然道:“好,但是我现在很需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---”俞诗君目光往下,看到了姜绅某处的高耸。

    她咬咬牙:“那我帮你,用手吧。”说完,脸都红到脖子。

    “手我没有么?”姜绅贴上去,亲吻着她的脸蛋,然后贴着她的耳朵:“帮我用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俞诗君顿时羞怒交加:“你当我是什么人?我不会。”她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她上次都是和姜绅经过人生的第一次,现在就要来点新花样,果然和海伦说的样,她反感这种做法。

    她是个女强人,天之娇女,将来要想做女首长的人,怎么可能为姜绅那样。

    “两选一,要么下面,要么上面。”姜绅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---”俞诗君大怒,死死的盯着姜绅看了一会,终于泻气:“你赢了,我今天没有。”

    她说实话了,她今天没有来什么,故意找借口的。

    “死丫头,竟然骗我。”姜绅当然早就知道了,等她亲口承认了,装做大怒的样子:“你会受到惩罚的。”

    他抱起俞诗君整个身体,强行剥去她的裤子,很快,像小白兔一样软绵绵的俞诗君,娇羞的全部展露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你慢一点---嘶---”俞诗君在姜绅进去的刹那,眼睛一翻,几乎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流氓---”随着她低声的娇呻,汽车开始大力的晃动起来。

    十分钟不到,俞诗君进入第一波巅峰。

    做为女人,从人生第一次开始,她其实已经感受到了男欢女爱的快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省长的女儿,如果不是有洪超这样的男朋友,如果姜绅身边不是美女如云,她真的会舍弃一切,跟着姜绅。

    现在,她只能享受这片刻的欢愉,并对未来,无法预测。

    她以前不想洪超过来,现在甚至希望洪超快点过来。

    她怕,她怕洪超来晚了,自己会彻底沉沦在姜绅的胯下,从此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“姜绅---姜绅---洪超---洪超---”沉迷在肉欲中的俞诗君,完全语无论次,一会叫着姜绅,一会叫着洪超。

    姜绅听到她叫洪超,更加生气,加快了速度。

    俞诗君好像飞升上天一样的愉快:“啊------别----”

    她还在惨叫,突然又和上次一样,讨厌的电话声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电话----电话---”俞诗君被电话拉回现实中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姜绅没有停下,继续冲击着。

    电话声、叭叭声、俞诗君的娇喘声、汽车的震动声,无数声音交织在一起,形成一种的意境。

    她这次没有接成电话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去接,但是姜绅不给她机会,连续的冲击,让她意志混乱,全身发软。

    但是电话声停了不到两秒,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电话---让我接电话---”俞诗君再次哀求。

    “叫我老公,让你接电话--”姜绅阴笑,继续在奋力。

    “让我接电话吧---”俞诗君咬着嘴唇,她没肯叫老公。

    但是第二个电话声完了之后,很快第三个又来了。

    对方在一次一次的重拔。

    “老公--老公---让我接电话---”俞诗君终于投降。

    “好老婆,听话。”姜绅哈哈大笑,俯身亲吻了她一下,然后拿过手机。

    汽车里暂时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果然是洪超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才接?”洪超的声音非常不满。

    俞诗君还在喘着粗气,她的呼吸明显不同,让洪超一听,眉头大皱。

    “我在洗澡,手机放在外面。”俞诗君慢慢平复自己的呼吸,无力的道:“有什么事吗?我们这里九点了,要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办事处升级了,新任组织部长批准了,如果不出意外,三中大会完了,十二月初,我就要去接班,当主任。”

    草,姜绅一听,奋力一挺。

    这下小姜绅顶非常之深。

    还好俞诗君早有准备,就知道姜绅会来恶做剧,咬着牙齿,没有叫出声来。

    但是她的呼吸却更加沉重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很累啊?”洪超听这呼吸,就觉的心里有一股火,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没事,恭喜你了,对了,新的省委组织部长是谁?”这个消息,别说俞诗君,姜绅都想知道。

    金仲林要走,新部长是谁,金仲林现在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姜丰民知道吧?东宁市市长,现在进省委常委了。”

    “草。”姜绅再草,姜丰民这王八蛋又升了?

    他心中不爽,再也不管俞诗君是在那接电话,突然就启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叭叭”强大的冲击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俞诗君一看大势不妙,连忙按着电话。

    叭,叭,电话那头的洪超听到一声叭的撞击声,电话就挂了。

    “我草。”洪超大怒,几乎把手机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我和你说呢,太过份了。

    “超少,生什么气呢?”洪超的胯下,一个头发披肩的女子,正在埋头吞吐,还有空抬头问问洪超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继续。”洪超红着眼睛,一把将女人头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俞诗君,你会玩男人,我也会玩女人,吗的,等我去了办事处,天天关上门玩你。

    “你太过份了。”伦敦大街上的汽车里。

    又不知过了多久了,姜绅满意的躺在那里。

    俞诗君躺在他的怀中,不停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终于结束了,但是姜绅太过份:“我刚才在接电话,你别乱动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等他来了,一定当着他的面干你。”姜绅说着粗话,握着俞诗君的酥胸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给我一点面子。”俞诗君其实有点感觉对不起洪超。

    “那要看他给不给我面子。”姜绅冷笑:“你要我不碰你也可以,你不能让他碰。”

    姜绅道:“我在办事处一天,你不能让他碰,他不碰你,我也不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--”俞诗君很无语,人家是我正牌男朋友。

    “那我在办事处一天,你也准不碰其他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姜绅嘴上这么说,心中道:“其他女人碰我不算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。”俞诗君不信了,你这大色狼会熬的住?

    十一月二十八日。

    东宁省政府。

    省委组织部。

    姜丰民坐在曾经金仲林坐的位置上,但是心情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他是高升了,从市委常委,升为省委常委。

    许多人穷其一生,也许无法完成这一步。

    像欧省这样的副省长,可能干到退体,也进不入省委常委。

    他本来应该高兴的。

    但是却兴奋不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,他是叛黄投陆,并引起东宁官场的轩然大波,叛离阵营,这是官场大忌,尤其是像姜丰民这样的高官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,黄系的人不耻,陆系的人也看不起。

    但是他还是叛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叛,只有他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姜丰民已经打听到,姜绅在京城,和黄系的下一代重要人物,黄振国关系很好。

    黄振国虽然没有为姜绅在东宁打过招呼,但是姜丰民要防着一手。

    如果有一天,黄系为了姜绅,想抛弃自己怎么办?

    所以,他只有咬着头皮,做了这种人人不耻的事情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