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6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十五章 称他病,要他命
    第六百十五章 称他病,要他命

    周明建今年还年轻呢,四十六岁的正厅。

    而且他正厅了很多年,因为东宁市是副省级城市,他在副厅长的时候就享受正厅待遇,一转眼,正厅长都干了四年了。

    以前有许震这金系大将压着,他低眉顺眼,埋头苦干,老老实实,低调稳妥,终于在厅长位置上坚持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交通厅可是最容易出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陆系新大将俞振强来到东宁,之前一直被金、黄两系压在下面的陆系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。

    五十岁前进副省,六十岁前搞个正省退休,这是周明建给自己的目标。

    再往上,不是他能想的了,但是有陆系在后面支持,搞个副省估计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上面什么系,以他正厅这个级别都未必如姜绅熟悉。

    不过他跟紧了常务副省长钱平秋,等于靠上了陆系这大靠山。

    有钱平科一天在,他就一天没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,他真的没问题吗?

    姜绅说的一点没错,呆在这位置上的官员,除非不查你。

    交通厅是什么地方?

    富的流油,油水吓人的好口子。

    你真会那么干净?

    你那么干净,就做不到厅长了。

    十二月六日。

    星期二。

    天晴。

    今天天气很好,东宁省‘宁安高速’路上。

    这条高速公路是东宁省和福安省之间最重的两条高速之一,从前年三月开始动工,耗资数百亿,花了三年时间终于竣工。

    这条路本来是在十一月份就能完工的,但是现在的高层不在和以前一样鼓励提前完成任务,以前很多提前完成的工程项目,后来都会出现问题。

    加上十一月三中大会人员调整,有心的人,都在等时间,等到现在俞振强从福安省高升到东宁时,这条路正式开通,以喻福安到东宁一路顺风,步步高升。

    要说官场上的人,只要肯动脑子,什么都能想到。

    今天是宁安高速新公路通车试运行,除了分管副省长钟光荣外,常务副副长钱平秋也到了现场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,许多人头聚集在高速入口处。

    以钱平秋为首,十几名省厅级干部参加了通车仪式。

    仪式先由钟光荣讲话,接着常务副省长钱平秋负责剪彩,总结和指导性发言。

    他的发言,先肯定了交通厅对这项工程的成绩,在周明建厅长的指挥下,省交通厅克服重重困难,按工按时,保证质量的完成了东宁省这项重要的工程,为东宁省的高速发展,做出重要的贡献。

    同时也充分肯定了省委省政府对交通部门的大力支持,在这条高速建设的过程中,省政府多次和福安省对口单位协调联系,确定双方公路的联连处,排除万难,最终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他洋洋洒洒说了半小时,听的人昏昏欲睡,说的人也口干舌燥。

    到了上午十点左右,就是试通车了。

    六辆汽车将载常务副省长钱平秋,副省长,高速公路建设总指挥部总指挥钟光荣,省交通厅厅长周明建,副厅长陈某、副厅长朱某、省政府等人,加上媒休记者,宣传部官员,总计六辆汽车,十六个人,一起参加通车运行。

    钟光荣笑眯眯的正往常务副省长钱平秋所从的车子上去,突然一个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喂--”钟光荣接过电话,感觉这号码很陌生么。

    “钟省,你坐第四辆车。”电话里就一句话,然后挂机。

    嘟嘟嘟,听着这嘟嘟声,钟省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这他吗,是姜绅的声音啊。

    你不是吧?需要玩这么大?

    钟省六十岁的人了,一头花白头发,突然就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姜绅这意思想干什么?

    今天通车,你可别乱来,我是高速公路建设的总指挥啊,高速出现,我也难逃干系哇。

    尼妈,钟省一时间,有点后悔了,早就知道姜绅这斯无法无天,上次不见他就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已经由不得他选。

    “钟省,上车。”边上有工作人员请他上车。

    “我---”钟省眼光一扫:“我坐这里,和秦部长一起。”

    秦部门是宣传部副部长,闻言之后有点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两人坐在第四部车上。

    姜绅啊,你个王八蛋,你这是打算干什么?钟省有点想到姜绅想干嘛了。

    但是,想来想去也不合理。

    建这公路时,许震还在,周明建也老老实实,工程质量应该没问题,你想搞什么?你能搞什么?

    当然了,真被姜绅搞出问题,第一个低霉的,肯定是周明建这主管厅长,他钟光荣挂着总使挥的名头,具体还是周明建负责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公路没问题啊,你想干嘛呢?

    带着这个疑惑,钟光长提心吊胆的坐在车里。

    隆着几声礼炮向声,汽车正式通行。

    因为整条公路暂时还是封闭状态,完全只有他们六辆车一路同行,一上高速之后,前面的车速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现在开车,应该是最爽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想一路高速只有你们六部车,真是想怎么开就怎么开。

    排头兵坐的是钱省长和交通厅长,那辆车的速度马上就开到一百四十。

    有人要说了,才一百四啊,我都随便拉拉二百的。

    他们倒想拉三百呢,可他们不是民间老板啊,他们是政府高级干部,又有领导在上面,所以只能象征性的拉到一定的速度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也不是一成不变的。

    省交警大队也是随时和六辆车保持联系的,其中最后一辆车就是交警队的车。

    大概五分钟后,汽车再次提速。

    沿途的监控将短时内关闭,第一辆车提到了两百码,整条高速,几乎只看到他一辆汽车在开。

    剌激,非常剌激。

    领导们也坐的感觉很爽。

    这种一辆车在高速公路上开,就和你进了咖啡厅然后包场一样的得意。

    我这也是享受国家领导人的待遇了,算不算包了高速公路?钱平秋洋洋得意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行了,领导们都在,减速吧,下一个路口下去。”钱省长的秘书提醒驾驶员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汽车开始减速,

    从两百到一百八,一百六,一百四,一百二,一百。

    一路降到八十。

    前面提示出口马上要到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轰的一下,汽车往右边一歪,好像陷到了某处深处。

    “吱”汽车轮胎在外面发出剌耳的响声,然后整量汽车打滑,飞出---。

    驾驶员吓的魂飞天外,连忙踩下刹车。

    还好这时只有八十码,要是前面的两百码,他踩刹车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“吱---”一路留下长长的刹车线。

    轰,汽车好像又沉了一下,然后,砰的一声撞到边上的护栏墙上。

    轰,砰,砰,汽车翻身,在马路上连滚数下,最后划出去二十几米后,砰的一下终于撞停了。

    “吱---”后面也传来了紧急的刹车声。

    第二辆车跟的不紧,但是看到这里出现情况时,踩下刹车后,发现前面地面竟然有陷坑。

    刚做好的公路,竟然陷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的天,第二辆上,坐的是交通厅几位副厅长,还有省政府两个官员。

    刹下车了,却开到陷坑上面。

    砰,汽车先是漂移,然后翻身,一个跟斗后,撞上了墙才被迫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吱---”第三辆车也早早发现不妙,踩刹车。

    他距离前面更远了,踩的刹车也不是很快,汽车一点点被减速,开到陷坑的时候,正好停车,所有人吓出一声冷汗。

    后面第四辆,第五辆都是这样,有了足够的时间准备,先后在第三辆车边上停下。

    所有人下车一看,都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前面出事故的公路上,到下坑坑洼洼,其码有十几个陷坑。

    刚刚做好的公路,竟然出现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在最前面的两辆汽车,已经被撞的破损不堪。

    鲜血、破车、惨叫声,痛苦声,在四周环绕。

    “快,报警,叫救护车。”做为现场目前最大的官员,钟光荣先是震惊,接着反应过来,一条条的发令。

    “封锁消息,叫宣传部和媒体先不要报道。”

    “小夏,小夏。”

    有人慌忙奔向最前面的车“快去看看钱省长他们。”。

    最前面的车撞的最严重,所有有安全气囊都被打开,汽车撞的七零八碎。

    众人跑过去的时候,里面鲜血一片,包括钱省和周明建全都是血流不止,所有人都在昏迷中。

    还好汽车没有爆炸,几位交警开始过来救人。

    钟光荣看的是暗暗心惊,这尼吗姜绅,无法无天,一位副省部级高官,就这样在这里出了车祸?

    而且是公路质量引起来的,至于么,你至于这样搞吗?钟省心里也闪过一丝寒意。

    只是说搞周明建么,我以为你要查他问题,现在是搞他的命啊,还连带着他人?

    他震惊归震惊,马上叫了秘书小夏,拉到边上低声授意。

    “公路质量有问题,你通知一下。”小夏马上有所领悟,回到边上一个电话,省里自有人开始往纪委跑,举报周明建在公路建设上的贪污。

    这个就叫称他病,要他命。

    看到小夏去打电话,边上忙成一团,钟省长按奈住心中的恐惧,也走到一边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