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6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十九章 又见斗酒
    第六百十九章 又见斗酒

    伦敦晚上,唐人街某大酒店里。

    今天算是办事处成立以来,外面吃饭最全的一次。

    除了保安和烧饭大妈没来,尤蜜和薛小音不在,其他人全来了。

    坐了满满两桌人。

    临时工一桌,正式工一桌,两桌紧靠在一起。

    洪超自然是当晚的主角。

    他端着酒杯,意气风发,眼光一扫,基本全是美女,真是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有一种感觉,自己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帝,身边拥护着无数大臣和后宫佳丽。

    这个姜绅真会享受,找这么多美女在办事处,好,很好,从今晚开始,我要一个个攻占这里的美女,把他所有的女人,变成我洪超的女人。

    洪超想到得意处,忍不住哈哈大笑,然后举起酒杯:“来,我们大家一起来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一站起来,邢志文、袁治华、曹求清三人,也连忙跟着他站了起来,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临时工里,余蕾、严芬本来条件反射的要站起来,眼光一扫,看到姜绅端坐不动,严芬连忙拉了一下余蕾,两人又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场上变的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姜绅没站起来,葛丹妮也不敢站,夏苏更不会站。

    其他临时工里,杨胭、陈若兰、郑敏,姜小英这四人,都是姜绅的关系户,她们身后的人,都再三强调要紧跟姜绅走。

    尤其像杨达所长的妹妹杨胭,姜丝丝的侄女姜小英等人,都是把姜绅当自己亲哥哥一样(虽然姜绅年纪比她们还小。)

    这下气氛有点紧张了,洪超四人端着酒杯站在那里,其他人没有一点反应。

    就是俞诗君也是脸色红红,有点想站起来,又有点不想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用请求的目光看了看姜绅,似乎在说,给点面子我男朋友吧?

    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。

    一秒,两秒,三秒。

    洪超脸上也越来越红,这是气出来的。

    堂堂一把手,直接被人无视。

    你们好大的狗胆。

    洪超大怒着一一看过下面坐着的人,但是这些人,没有人看他,全都把目光聚集在姜绅身上,似乎在等着他的指示。

    你现在应该知道,这里是谁说了算了?姜绅冷笑着,然后拿起酒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一站起来,其他人也纷纷跟着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,我们办事处的,一起敬敬洪主任,和新来的同事,祝他们在英国开心,万事如意,步步高升。”

    “耶--”众女孩子们齐声欢呼,干杯。

    局面,完全被姜绅控制,他反客为主,好像他才是办事处的主任。

    边上洪超的人个个愤怒。

    办公室副主任邢志文端着酒杯走到姜绅面前:“小姜,我敬敬你。”

    姜绅刚坐下,他就跑过来敬姜绅,竟然还叫小姜。

    小姜也是你配叫的?姜绅抬头看了下邢志文,然后垂目观鼻,理都没理他。

    这下邢志文有点尴尬了,他是走到姜绅面前敬的,结果姜绅理都不理,一时之间,进退难行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不舒服,就这样回去更没面子。

    “邢主任,姜主任酒量不好,我替他谢谢你。”小夏苏忠心护主,站了起来,她手上端的是红酒,和国人的习惯一样,倒了满满大半杯。

    邢志文一看是美女,转怒为喜,哈哈大笑,轻轻和夏苏碰了下杯道:“好,夏科长,我一半,你干掉---”说完,抬头一口,喝了一半白酒。

    夏苏酒量其实也不行,那里会喝一半,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夏科长,你这就不对了,邢主任喝了一半的,你可是红酒。”袁治华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也看出来了,葛丹妮和夏苏明显是姜绅的人。

    即然如此,谁出口就打谁,枪打出头鸟么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姜绅真的不会喝酒,现在夏苏出头,就盯着夏苏搞再说。

    “夏科长,我再敬你,我一指,你喝掉。”袁治华喝了一指下去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酒量也不行的。”小夏苏当然也不会理他们,仍然只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这样喝酒有什么意思?夏科长,我们可是第一次喝。”曹求清也站了出来,接着又敬夏苏。

    你喝的少没关系,我们轮流敬。

    三个男人开始盯着夏苏进攻。

    这有点欺负人了。

    边上一桌的菜姐看不下去,拍案而起。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大老爷们,盯着小夏科长干什么,邢主任,我们干一杯。”菜姐也是个猛女,一杯红酒仰天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是红酒,我是白酒,我明显点吧。”邢主任可看不上菜姐,菜姐虽然也算长相端正,身材不错,可惜三十多岁了,与在场这么多美女一比,自然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临时工里,还真有几个会喝酒的,比如杨达的妹妹,天斌异禀,闻言之后,倒了杯白酒跑过来敬邢主任。

    郑文则局长的亲戚郑敏也不懒,早就把红酒换成了白酒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邢主任那里经的住美女接二连三的进攻,被杨胭劝了几句,两人直接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这杯白酒下去,加上前面喝的,邢主任菜都没吃到两口,已经两杯白酒下去了。

    啊呀,头晕了,不行了不行了,邢主任想退缩了。

    但边上洪超眼色一使,怕什么,给我上,今天把这里的女人们全灌倒了,晚上,老子一个个上了她们。

    洪超这几天都没机会上俞诗君,心中正在恼火,迫不及待要上一个姜绅的人。

    邢主任三人得到暗示,只好咬紧牙关,硬着头皮再上。

    不过三人酒量也确实不错,诸女轮番上阵,也是势均力敌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房间里热闹起来,两位主帅,姜绅和洪超坐在边上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洪超手下三员大战,力战诸女。

    双方你来我往几个回头,小夏苏率先阵亡,喝了最后一口红酒,摇摇晃晃走到边上的沙发上,一头栽倒,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一见出头鸟被消灭,洪超三员大战更是得意,那曹求清是东宁市委办公室出来的,陆家大将叶伯堂的人,在东宁市委是出名的好酒量。

    他知道洪超现在最想上的有几个人,严芬就是其中之一,因为严芬每次看向姜绅都含情脉脉的,所以他盯紧了严芬,死追烂打。

    严芬酒量其实也可以的,她是城东区招商局特聘的招商办人员,就是会喝酒才聘的,不过对上曹求清还是差了一点。

    两人一口气干了两杯,严芬顿时脸上变的通红,眼光也迷离起来。

    好,称胜追击。

    边上袁治华刚跳出来,就被另一个招商办的余蕾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邢志文想找姜小英,可姜小英不会喝,半杯红酒喝到现在,两人在那推来推去,一个要对方喝,一个不肯。

    场面有点混乱,不知道底细的人,还以为这办事处里同事和睦,气氛活跃。

    一起没有出手的洪超决定出手了。

    “小严,酒量不错么,来,我敬敬你。”洪超要盯死严芬,这是他今晚第一个目标,把她灌醉,然后找机会上了她。

    小严同学也有点顶不住了,说话舌头有点打结,站在那里,身体晃来晃去:“来,洪主任,我---我们干了。”

    她现在动不动要和人干,明显酒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醉了,小严。”姜绅也终于站了起来,轻轻一按,把严芬按的坐上。

    一股仙气同时涌进她的身体里,她脑海里一个激凌,顿时酒醒了大半。

    “小姜,你酒量不好,就不要呈强了。”洪超笑道。

    前面夏苏不是说你酒量不好么。

    “我酒量是不好,但是我酒品好。”姜绅哈哈大笑,然后拿过边上两瓶白酒,往桌上一放。

    “你一杯我一杯,喝到什么时候?吹了吧,洪主任,你行不行---”姜绅盯着他。

    拷,这下全场都震惊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停了下来,看着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两位大佬一出手,就要吹掉。

    吹不吹?洪超很郁闷。

    姜绅说酒品好,意思是,他要不吹,就是酒品不好。

    而且,姜绅摆出道,他要不接,那有面子。

    “吹,吹,吹--”边上不知谁带头,众女鼓掌齐叫,欢天喜地的。

    “吹,吹,吹一个。”除了俞诗君,女孩子们都在起哄。

    说实话,除了葛丹妮,她们谁也没看到过姜绅喝酒,但是姜绅这两瓶拿出来,气势十足,立马把全场的气场给镇住了。

    洪超静静的站在那里,以他的酒量,一瓶可以喝下,但是直接吹下,那就有点麻烦。

    但不吹,那不是更没面子?

    洪超这一犹豫,边上邢志文马上站出来:“小姜,这一晚上,都是女人帮你喝了,敢不敢和我喝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第二次找姜绅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姜绅没理他,这次他说话更阴险一点,只敢躲在女人后面么?

    洪超等人闻言,都笑了。

    找死啊你,姜瘟神三个字,都镇不住你?姜绅也不多说,把酒往邢志文面前一放。

    “吹了。”两人二话不说,抬头就吹。

    邢志文果然厉害,前面喝了差不多已经超过一斤了,这次一瓶吹下,依然能站在那里说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痛快,好,小姜,好酒量---痛快-----”邢志文站在原地大概有十秒钟,嘴里不停的说痛快,痛快。

    说到后面扑通一声,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好,今天就是死了,也要干翻姜绅。

    袁治华也拼命了,重新拿上两瓶酒。

    “小姜,好酒量,敢不敢再来一瓶。”这就叫落井下石,称虚而入。

    姜绅可是一瓶刚吹下。

    众女一看,无不大怒,太过份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比刚才,她们现在也喝多了,没有人能再帮姜绅喝一瓶。

    “袁副科长是吧,来,来,干。”姜绅叫他一声副科长,袁治华气的半死。

    咕咚咕咚,两人继续吹。

    袁治华酒量不如邢志文,他喝的很慢,想等姜绅一瓶吹完再说,结果喝到一小半,扑通,连人带酒瓶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姜绅依然继续,最后把酒瓶一倒过来,里面滴酒不留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---呃--”姜绅摇着头,打着隔,看他的样子,随时会倒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到这里,我们才刚开始呢。”洪超一看姜绅这样子,心花怒放,使个眼色,曹求清又拿了两瓶酒。

    “小姜,现在轮到我们两喝了。”洪超决定再灌姜绅一瓶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