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7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二十章 三人同床
    第六百二十章 三人同床

    “我不喝了,我酒多了--”姜绅摇着身体,挥着手。

    洪超冷笑:“刚才,你可是说你有酒品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要喝?”姜绅目光迷离的看着洪超,似乎受了剌激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不过,你要是认输,认怂,那就可以不用喝。”洪超继续剌激姜绅。

    “好,要喝就一人喝两瓶,喝醉为止。”姜绅回身又拿了两瓶上来。

    吗的,你行不行?吓我?洪超又不是吓大的。

    “来啊,喝。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抬头,咕咚咕咚,一瓶下去。

    扑通,姜绅趴到桌上。

    “姜主任,姜主任。”边上有女孩子去扶他。

    葛丹妮知道他的酒量的,强忍笑意,装腔作势的慌张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瓶呢,别装啊。”洪超一瓶下去,那是真有点摇摇晃晃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知道,现在姜绅比自己更惨,再加把劲,就能把姜绅放倒,然后,然后么,这里有好几个女生已经醉了,哈哈哈哈。

    洪超拿着第二瓶,摇摇晃晃走到姜绅面前,把姜绅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算了,洪主任,别让他喝了,他不行了--”葛丹妮还要说。

    “男人,怎么能说不行?哈哈哈。”洪超洋洋得意,把另一瓶塞到姜绅手上。

    “喝---我怕你啊---来--”姜绅站都站不住了,要葛丹妮一直扶着他。

    洪超咬紧牙关,和姜绅碰了下酒瓶,两人再次吹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倒啊,倒啊,倒下去啊。”洪超一边在慢慢喝,一边看着姜绅,希望姜绅快倒下,但见姜绅咕咚咕咚,一会功夫,一瓶酒下去了。

    又吹了两瓶,还是没倒。

    “洪主任,你喝这么慢,这瓶要吹到什么时候---”姜绅抬起头,目光好像清澈了一点。

    洪超有种暗暗不妙的感觉,但是这一瓶酒却不能偷懒。

    我就不信了,他一咬牙,闭着眼睛继续喝。

    “洪主任,不行就算了。”边上曹求清想拿下洪超的酒瓶,因为他知道洪超酒量就这个位。

    “哇---”突然洪超觉的心中一阵恶心,扔掉酒瓶,哇扑一口,吐了曹求清一身。

    这下吐出来,又臭又难闻,曹求清本来酒就多了,再闻到这个,看到自己身上的脏东西,弯腰就吐。‘哇扑’曹求清本来还能站的,这下受到剌激,马上站也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包厢里顿时变的又臭又脏。

    “散了,散了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俞诗君再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没喝什么酒,两边的人都没有挑战她的,但是看着两个和自己都很重要的男人在拼来拼去,她心里也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众女也受不了,纷纷带人离开。

    几个喝醉的女孩子也被带走。

    洪超那边,邢志文和袁治华躺在地上不省人事,没人事。

    曹求清一直坐在那里,一会趴在桌上,一会吐几下。

    “我带你去洗洗。”俞诗君扶着洪超往卫生间去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散场。

    今天拼酒,除了姜绅,双方应该势均力敌,都醉了几个。

    不过姜绅有外挂,每个女孩子拍几下,回去没多久,她们的酒都会醒过来。

    洪超他们就没这好过了,地上两人也没人理他们,估计要在这睡到明天天亮了。

    大概五分钟后,俞诗君扶着洪超走了出来,抬头一看,四周女孩子们都走了,只有地上躺的两个,和趴在桌上的曹求清,还有姜绅站在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“你---你怎么不回去。”俞诗君扶着洪超,表情古怪。

    “我送你们,你们到那?”姜绅现在完全没有刚才随时要倒下去的样子,不过看上去好像酒也多了,双眼发红。

    俞诗君有点害怕他这眼神:“不用了,我们坐出租车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到那打车,走,我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俞诗君看了看身边的洪超。

    洪超真醉了,但是潜意识里,知道俞诗君在身边,姜绅也在。

    他伸出一只手,紧紧的搂住俞诗君的小蛮腰,今晚,你是我的了。

    他要在姜绅面前,搂好俞诗君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姜绅走了过来,一把扶过洪超。

    “喝醉的人,你也扶的住,我来吧。”姜绅把洪超拎小鸡一样拎在手上,然后下楼。

    尼吗,洪超这时,身体有点控制不住,神智还算有丝清楚,有心想去抱俞诗君,却被姜绅拎着走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反抗呢,但是酒实在太多,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三人一路走出酒店,姜绅在下面叫了酒店的车子,很快就回到了办事处。

    姜绅继续提着洪超,和俞诗君两人把他送进了办公室的宿舍里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来吧,你先走。”俞诗君身为洪超的女朋友,看着洪超被扔到床上,她弯下腰把洪超的鞋子脱了,把他双腿往床上放了放,然后拿过一床被子替他盖上。

    “诗君---”洪超神智一直有一丝清醒的,他知道姜绅在,俞诗君也在,这时猛的一伸手,就要当着姜绅的面把俞诗君拉到自己床上。

    可惜他酒多了,动作有点慢,伸手过去,却在半空被另一手拦住。

    “他可能还会吐,你去拿个脸盆在这。”姜绅拦住了洪超的手,然后把洪超往床里面推了推,推的时候,手上微微用了点神通。

    “嗯--”洪超低声呻吟了一下,顿时觉的全身无力,想说话也说不出,想动也动不了。

    俞诗君转身而去,很快拿来一个脸盆往床前一放,看着醉的一踏糊涂的洪超,忍不住摇头。

    “洪主任,洪主任,我们走了。”姜绅摇啊摇的,故意摇洪超。

    洪超眼睛睁不开,觉的很沉,很想睡觉,但是他能听见,有心想说话,叫俞诗君留下,却发现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他睡着了,睡的好沉。”姜绅笑道,然后又摇了摇:“洪主任,你要想吐,边上有脸盆。”

    洪超仍然闭着眼睛。

    快滚,你快滚,洪超心里叫道,可无论他怎么努力,他都睁不开眼睛,也说不了话。

    “睡的这么死,他喝醉了都这样?”姜绅问俞诗君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没看到他醉过。”俞诗君此时像个温柔的妻子,帮洪超一点点盖好被子,发现洪超完全没有反应,果然睡的很死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温柔干嘛?他睡的和猪一样,根本就感受不到你的温柔。”姜绅笑了。

    你才猪,你全家是猪,洪超在心中大骂,但是,我为什么睁不开眼睛,好累,好想睡觉,他就是想睡觉。

    “他是我男朋友。”俞诗君无奈的道。

    “可你是我女人。”姜绅这时,猛的把俞诗君身子一扳,让她面对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俞诗君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“又不是第一次了,我早说过,要在他的面前,干你。”姜绅说着粗话,然后把俞诗君往床一按。

    扑通,两人重重的倒在洪超的身边。

    王八蛋,姜绅,我要杀了你。洪超这时虽然看不见,但是能听到姜绅的话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,竟然要在自己身边,搞自己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又不是第一次?听到这么剌激的话,洪超狠不能杀了姜绅,杀了俞诗君。

    “不要这样,姜绅---别---”俞诗君惊恐万状,她想挣扎,但是姜绅也像喝醉了酒一样,双眼通红,发疯似的剥去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不,应该说,姜绅是撕破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非常粗鲁,非常粗暴,完全和醉酒的醉鬼一样。

    哧,俞诗君衣服被姜绅强力的撕破,这种感觉非常剌激。

    她想奋力挣扎,但是发现自己却越来越无力。

    她抬起头,余光看了一下边上的洪超,洪超双目紧闭,呼吸平稳,像是熟睡的小孩子。

    “别,姜绅---给我一点---”她想说,给我一点尊严,别在洪超的面前。

    但是姜绅轻轻的吻了下去,一口含住她胸前的粉红。

    俞诗君浑身一颤,觉的整个身子都在发软,发热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他已经睡着了,明天才会醒过来。”姜绅轻笑着,右膝狠狠分开俞诗君的双腿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人,不是他的女朋友。”姜绅发出一声低吼,猛的进入。

    “--咛---”俞诗君脑海里再次出现一片短暂的空白。

    “都这么湿了,你还说你不要?”姜绅说出的话,让俞诗君狠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她想推开姜绅,但是姜绅重重的压下,然后就像机器一样运动起来。

    叭,叭,叭,整张床巨烈的晃动着,房间里很快响起一连窜各种古怪的声音。

    俞诗君开始还在推却,并不时的去看洪超的反应。

    但是随着姜绅的速度越来越快,她身体的反应终于战胜了她的智理。

    “哦---啊---”

    “咛---嗯---”

    她从轻声的娇吟转向纵声的大叫。

    身体的快感是隐藏不住的,的火焰是无法烧灭的,她很快就沉沦下去。

    不到十分钟,几波后,她几乎彻底忘了自己就在洪超的身边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里弥漫着一股淫秽的味道,姜绅开始还站在床边,接着越来越往上,一会功夫,三人已经在同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洪超仍然在沉睡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理智越来越醒,他有一种感觉,自己能听到外面发生的一切,却无法睁开眼睛,和动一下,好像被人点了穴道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