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7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二十一章 不要走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一章 不要走

    姜绅,你这王八蛋,我不会放过你的,我要杀了你,我要上了你所有的女人,我要上了严芬,葛丹妮、夏苏,余蕾,我要把办事处所有女人都上了,才能弥补你对我的耻辱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把姜绅恨之入骨,同时也对俞诗君彻底绝望。

    他甚至宁愿自己一直不能睁开眼睛,他想到自己万一突然能睁开眼睛,看到俞诗君在姜绅的胯下婉转娇吟,他会一口血活活吐死。

    “叭,叭,叭。”姜绅奋力了十五分钟,让俞诗君一次次的登上巅峰,看着她满足的笑脸,突然抽身而起。

    “别,不要走----”俞诗君瞬息觉的失落无比,甚至迎身身子想抓住姜绅。

    诗君?这就是我认识的诗君吗?洪超要哭了,自己的女朋友,已经从‘不要’,变成了‘不要走’。

    “转个身,趴着。”姜绅轻轻拍了拍俞诗君的屁股。

    彻底沉沦的俞诗君几乎没有犹豫,立刻一个转身,然后跪趴在床上。

    她前面躺在那里还没注意到洪超,现在一个转身,趴在床上,马上就和洪超几乎面对面。

    瞬息之间,她脸变的通红通红:“不---”她想转身,宁愿躺着,也不算跪趴在洪超的面前。

    但是姜绅对着她屁股狠狠一按,扑哧,把她死死的按在洪超的面前。

    两的脸最多相距十公分。

    “看着他,这个人,根本没资格拥有你,以后,你俞诗君,就是我姜绅的女人---”姜绅再次冲击起来,这次比前面还要凶。

    “不---”俞诗君转不过身,只好面对着洪超的脸,她闭起眼睛,不敢看洪超。

    她想转身,但是怎么努力也没有用,之火在她身上漫延,不到两分钟,她再次沉沦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---对不起---”俞诗君看着洪超,一只手摸上洪超的脸,然后哭了。

    身体的快感,和姜绅的故意打击,让她彻底失去最后的抵抗,她开始疯狂的享受这一刻,她大声呻吟,迎合着身后的冲击,目光迷离的看着那个沉睡的男人。

    对不起,洪超,我配不上你。

    俞诗君知道,从此以后,自己与洪超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她在身体上,已经被姜绅征服。

    畜牲,杂种,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,我要玩你所有的女人,洪超涛天的愤怒。

    没有什么事,比这个更让人耻辱了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床上,自己的女朋友,当着自己的面,被别的男人在叭叭叭。

    他发誓,明天天一亮,就要把姜绅调走,调到国内,然后,他要玩遍办事处所有的女人。

    还要把照片都拍下来,再寄到国内,让姜绅看看,这样才能洗刷今天的耻辱。

    这时洪超都已经麻木了,脑海里全是明天或后天怎么报仇的情景,他要报仇,这是血海深仇,夺妻大恨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床位更加剧烈的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在里面---”俞诗君的娇喘声中,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以前有在里面?我草,到时和我结婚,生的小孩都不知道谁的?淫妇,这个贱货,洪超气的发疯。

    “嗯--”床突然静止下来,接着就是姜绅大口的喘气。

    四周好像恢复了平静,两人都在粗重的喘息,平复心情。

    大概半分钟后,俞诗君有点嘶哑的声音叱道:“你---你太过份了,全搞我脸上---”

    “嘶--”洪超觉的心口剧痛,喉咙里一咸,一口鲜血几乎到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不准里面的,走,到你办公室的房间去,我们继续---”姜绅弯腰,抱起软绵无力的俞诗君。

    “还来---我顶不住了---”俞诗君被姜绅抱着,无助的看了看洪超最后一眼。

    床上又动摇了一下,两人似乎在收东西,接着姜绅的脚步越来越远,最后消失在洪超的耳边。

    “奸夫淫妇,不得好死。”洪超听着两人的对话,感觉到两人离开房间,只觉的头越来越痛,喉咙越来越咸。

    为什么我起不来,为什么我醒不过来?我要睁开眼啊,酒快醒醒吧,他心里默默的念着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直躺在床上,也不知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“咳----”他突然猛的坐了起来,大声的咳嗽。

    终于醒了?洪超又惊又喜,又是震怒,然后连忙爬到床边“哇---”

    又是胃里好多东西吐了出来,满室都是酒气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里面竟然还有红红的像血一样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是生生被气出吐血了。

    “姜绅,姜绅---”洪超摸了摸自己的头,发现痛的厉害,明显是酒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刚才他们在这里的时候,为什么我醒不过来,也爬不起来,现在又突然起来了。

    好,你们两人又去继续干了是吧,吗的,我要开除你们,抓你们的奸。

    洪超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楼只有以前姜绅的办公室,也就是他现在这个办公室,二楼有俞诗君的办公室和葛丹妮等人一起。

    他怒气冲冲走到二楼,就在楼梯处,突然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刚才他们走后,自己不知又躺了多久,要是他们已经结束,自己下去,也未必抓的到。

    而且,消息传了出去,丢人的是自己啊。

    一把手女朋友被下属搞了,太丢脸了。

    下不下去抓奸呢?洪超站在楼梯口犹豫不决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当,上面的楼梯响了。

    四楼是女生宿舍,平时晚上睡觉前都锁门的。

    听这声音,有人开销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谁下来了?”洪超这时正是愤怒之时,想到可能是姜绅的女人下来了,他悄悄往边上躲了躲。

    如果平时,他身为局委的公子,绝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,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,而且,说实在的,想到刚才的事情,他甚至有点兴奋,恨不能拉过一个女人,按在床上拼命的发泻。

    就在洪超刚刚躺好的时候,楼上走下一个女生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赫然是严芬。

    洪超最想上的女人之一。

    严芬今天也喝了不少酒,不知是下来干什么的,她睡眼朦胧的,走路还摇摇晃晃,一会功夫就走到三楼,然后一个转弯,竟然向以前姜绅的办公室,现在洪超的办公室去了。

    洪超正好躲在一边。

    一看严芬过来,他是无处可藏身的,只好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严芬,这么晚了,你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“啊---”严芬好像突然惊醒,不可思议的看着洪超,结结巴巴道:“我---我上厕所---我们宿舍马桶坏了,我想借三楼厕所用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们四楼每个宿舍有厕所,而四楼有公共厕所,上楼的马桶坏了,只好到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她下意识抱了下胸:“洪主任你还没睡啊。”

    现在已经是十二月底,她竟然只穿着一身秋衣秋裤就走下来了,单薄的秋衣,紧紧的包裹着她的身体,完美的弧线全部展现在洪超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不抱胸还好一点,这么一抱,胸前赫然明朗起来。

    洪超满脑子的欲火,看到她这个动作,瞬息觉的心中有股火一样在烧。

    “小严,你还是临时工吧,在招商局多久了---”洪超盯着她有胸部。

    严芬有点害怕的点点头:“嗯,现在编制都要考的--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的,只要有本事,也可以不用考。”洪超嘿嘿一笑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严芬睁大了眼睛看着洪超:“洪主任,你有办法?”那眼光中,全是期待的眼神。

    一看严芬这表情,洪超洋洋得意。

    你的女人又怎么样?还是要利益为先。

    “当然真的,不是每个人都能搞到编制的---”洪超说着,试探着伸手一抓,抓住严芬的手。

    他毕竟是局委公子,还是很小心身份,严芬要是缩了,他就见势缩手。

    却见严芬脸上一红,低下头去,竟然没有收手。

    好,有戏。

    洪超大喜,这时,他刚刚被姜绅点燃的欲火彻底燃烧起来,连刚刚吐掉的酒精都好像冲进了头脑。

    他再也顾不得了,猛的上去一把拦腰抱起严芬,转身就往办公室走去。

    “洪主任,别---”严芬慌张起来,双腿乱飞。

    但洪超这时已经像着了魔一样,刚刚姜绅当着面羞辱他,他现在需要复仇。

    “别怕,做我的女人,我保你有编制,将来做到副处正处都没有问题。”洪超也有点语无伦次,迫不及待的抱着严芬回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洪主任,你不要这样---”严芬着急了,反抗越来越烈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三八。”洪超大怒,把严芬往大厅的沙发上一扔,直接就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装,你们女人都喜欢装,说不要不要,老子一进去,你还不哭着求着要----”洪超像疯子一样开始剥严芬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这样,洪主任你这是犯罪啊---”严芬奋力推开洪超,然后在沙发上想爬到另一边。

    她的抵抗,让洪超觉的越来越剌激,他完全疯狂了,男人越是在这种场合,越会兴奋。

    严芬的躺闪,让他有一种游戏的剌激。

    他追着严芬扑过去,两人缠在一起,洪超搂着她的腰部,身体越来越兴奋,当他最后把严芬按在身下,脱去严芬的上衣,露出里面的胸罩时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变的通红。

    哈哈哈,姜绅,你玩我的女人,我就玩你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要---救命---”严芬在哭叫。

    “别装了,让我睡一下,给你一个编制,你知道多少人求都求不来---”洪超狂笑,就要分开严芬的双腿最后进入。

    “叭---”办公室突然灯光大亮,数个人影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我草,洪超瞬息就觉的自己酒醒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