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7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二十二章 为人做嫁衣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二章 为人做嫁衣

    “洪超---”一声厉喝中,有人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叭”一个耳光打在洪超脸上,接着这人抬起一脚,扑通,洪超整个人飞了出去,撞在边上的墙上。

    这一个巴掌,加一脚,打的洪超脑袋里嗡嗡作响,半天没回过神,等他回过神来,定眼一看,打他的正是姜绅。

    而门口,办事处除了洪超带过来的三个人,几乎所有人都在。

    “呜---”严芬拿起衣服披在胸前,哭着扑到姜绅的怀里:“姜主任---洪主任他要强间我---呜呜呜---”严芬上面可是只穿着胸衣,她也终于找到机会在姜绅怀里呆一会。

    “不怕,不怕,我帮你做主,局委儿子就了不起----放心,我已经报警了,你有什么都对警察说---局委公子,就能无法无天不成?”姜绅也借势搂着严芬的小香肩,一边拍着一边安慰。

    尼吗,这一口一个局委公子,把洪超吓的半死。

    “姜绅,你设计我----”洪超大怒,站起来指着姜绅。

    从小到大,三十多年他都没有被人打过,今天应该他一生中最耻辱的一天。

    女朋友被当着面让别的男人干,现在还被这男人打了一个耳光,奇耻大辱啊。

    “你跟警察说吧,局委公子,我需要设计你?”姜绅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太让我失望了。”俞诗君狠铁不成钢,姜绅一直和她在一起,他们是听到救命声才下来的,至于为什么能听到这里的救命声,俞诗君当然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“你,你---”洪超要活活气死,用手指着俞诗君,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你也配说我,你和这个杂种在我身边的时候,想过我的感受吗?

    好,就算老子正睡着了,你有脸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这种话他不好说出来,只是气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姜绅,算了吧,他毕竟是局委公子,不要把事情搞大---”俞诗君说完洪超,转过身帮洪超求情。

    听她再次提到局委公子,洪超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这事可大可小,现在国内三中大会刚结束,消息传到国内,局委公子在英国涉嫌强奸,尼吗,可能连累老爸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乱来---我一时酒多了----诗君----”洪超害怕了,想求俞诗君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----”大楼外面,突然响起警车的警铃声。

    “警察来了,小严,不要怕,刚才什么情况和警察都说清楚,而且,我们这里,从走廊到办公室,都有监控,这间办公室的大厅也有,我就不信了。”

    姜绅说完,走到一边,拉开一个大柜子,出现一个监控主机。

    尼吗,洪超几乎晕倒。

    这才上班一个多星期,要是被警察抓进去,什么政治生涯都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,姜绅,别这样---”洪超害怕,但是他也是个人物。

    不然不过三十二岁就做到正厅。

    他上前拉过姜绅,,把姜绅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有什么当着大家的面说。”姜绅不为所动,装腔作势的。

    “我认输了,姜绅,算你狠,你占了我女人,又栽赃我,我服你,你开个条件,别为难我了,大家没必要这么搞,我到霉了,你也一辈子别想进步。”洪超终于向姜绅低头。

    现在你低头了?“不急。”姜绅笑道:“让警察处理之后,我们再谈,放心,你的面子不给,你老爸面子要给,不会有事的。”姜绅阴阴一笑,拍拍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尼吗,你真阴险,洪超知道,让警察先搞,那是要给洪超留个记录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洪超被伦敦警方带进警局,最后查了什么没有人知道,第二天才放出来。

    第三天,东宁省又来人了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是省委组织部另一名副部长孔非寒。

    孔部长是金仲林在这里时提上来的,算是金系的人,姜丰民入主组织部后,就被边缘化了。

    这次来英国,孔部长宣读了省委组织的新任命。

    省招商局副局委洪超被调回国内,任东宁市副市长。

    姜绅为办事处副主任,后面继续有括号(主持工作。)同时姜绅从副处提为正处。

    因为办事处级别上去了,姜绅的级别也顺势而上。

    消息传去,东宁官场震动,京城震动。

    陆系这次高调进入东宁,并把金系在东宁的大人物们一个个请走,洪超志得意满的去英国主持工作,在所有人看来,以后东宁就是陆系的天下了。

    但是,姜绅一个巴掌,狠狠的打在陆系的脸上。

    洪超去英国没到十天就灰溜溜的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而之前被认为没有什么前途的姜绅,再次提拔,官升一级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次提升其实问题不大,办事处级别上去了,他的官级也自然就上去了,没存在违规和破格的说法。

    洪超辛辛苦苦把办事处搞成副厅,结果最后为姜绅做了嫁妆。

    据说洪超回到东宁之后,大病一场,躺在床上十天才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洪超愤怒这才开始,他从招商局副局长调任东宁市副市长,代表了他继续和姜绅斗下去的决心。

    一月十三日。

    新年新气象,办事处在姜绅重新主持工作后,又回到原来的规律。

    女生们又和以前一样开心,但是还有不爽的。

    邢志文、袁治华、曹求清三人在洪超走后,保持了几天低调,而姜绅也在重新整理办事处的事情没有顾到收拾他们。

    马上临近华国春节,办事处也开始大扫除,准备迎接新年。

    几个临时工们自然忙的不亦乐呼,邢志文三人到好,背着双手在办事处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姜绅从外面回来,抬头一看,袁治华正在指派严芬。

    “小严,你爬上去,那把窗户擦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愤怒,狠严芬和姜绅弄走洪超,平时经常找点她的小麻烦。

    “我个子够不到,袁科长,要不你来?”严芬那里怕他,不说姜绅已经在他后面了,就是姜绅不在,她也不怕。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态度,个子不够就拿个板凳----这种事情,你让我做?”袁治华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在办事处,不做这种事,还能做什么?”姜绅阴森森的从后面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姜主任---”

    众女笑嘻嘻的。

    “姜主任---”袁治华一看姜绅来了,也只好暂时低头。

    别得意,开过年来,迟早上面重新派个人来取代你。袁治华低着头,眼中闪过不服。

    “我的话你没听见?华语听不懂,要听英文是吧?”姜绅往上一指:“爬上去,把窗户擦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我?”袁治华不可思议的的指着自己,我是国家干部,你叫我干这个?那要这些临时工干嘛?

    “不是你,难道是我?”姜绅阴笑。

    “小姜,这个不合规矩吧?”边上邢志文忍不住了,你太过份了,姜绅,不带这么打脸的。

    他这话音刚落,姜绅就真的给他打脸了。

    “叭”姜绅想都没想,一个巴掌打在邢志文的脸上:“你吗比的,小姜是你叫的?早就想打你这王八蛋了。”

    姜绅说着,又走上前去,和上次一样。

    抬起一脚,扑通,邢志文被他一脚踢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袁治华他们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那啥,你们不要干了,这三个王八蛋,在办事处天天坐着,拿着高工资,屁的事也不会干,让他们把办事处打扫一遍,回头老子检查,不满意的,给老子滚到外面去,以后上班过来,吃饭睡觉,自己解决。”姜绅骂骂咧咧,走上楼。

    “嘻嘻”众女嘻笑着,纷纷扔下手中的工具,跑到一边玩去了。

    尼吗,姜绅,你欺人太堪。

    三人那个不服啊,满满的不服都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我们堂堂国家干部都是副处正科的,你让我们打扫卫生?

    打扫不清楚,还不让我们吃饭睡觉,你太过份了,太欺负人了。呜呜。

    不过三人愤怒归愤怒,人在屋檐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“我想回国了。”袁治华长叹,拿起地上的抹布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回去,太欺负人了。”曹求清也害怕,姜绅无法无天啊,今天打了邢志文,改天心情不好,他们也是说打就要被打的。

    不过三个倒霉鬼在下面打扫卫生,姜绅走到楼上,俞诗君找到了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想我了。”姜绅温柔的把俞诗君往杯中一搂。

    俞诗君这次没有拒绝,软软的躺在姜绅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满意了,我和洪超分手了---”俞诗君失落无比,经过这件事情,她和洪超,终于彻底分手。

    “分就分了,你爸现在也是陆系大将,不用看洪超老爸的脸色了。”姜绅搂着她,大手在她身上游动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了。”俞诗君突然起身,呆呆的看着姜绅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姜绅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爸知道了,他不喜欢我和你在一起,要调我回去。”俞诗君眼中有无数的不舍。

    从到身心,她差不多被姜绅征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也有你的未婚妻,有机会我们再见吧。”俞诗君知道,姜绅也有未婚妻,自己终究只是他身边的一个过客。

    姜绅听到这样的话,也无尽的失落,该死的俞振强,看不起我。“我要是局委的公子,你爸会不会接受?”姜绅冷笑不止。

    俞诗君没有回答他,没有回答,其实就是回答。

    “他会后悔的。”姜绅道:“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样,你敢保证娶我吗?你敢保证娶我,我就敢跟你---你敢吗?你会和乔菲雪分手吗?”俞诗君摇头,这时她的心里,还从来没有想过和其她女人一起服侍姜绅过。

    她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你也会改变的,姜绅心中默默的想着,以后,你也会习惯和其她女人们一起陪我。

    姜绅现在当然不能乱说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