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7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主政一方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三章 主政一方

    一月二十七日,过年前不久,俞诗君被调回国内,在走前的一段时间,她天天和姜绅缠在一起,尽情的享受最后的疯狂,整个办事处都知道两人有一腿了。

    她这次来办事处也是获益非浅,当年正科从省里下来,这会回去的时候,已经是正处了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担任西城区副区长,一举被提到一把手的位置,也终于离开了姜绅所在的城东区。

    看出俞振强实在不想女儿和姜绅搞在一起,硬是把她调到西城区。

    这两个区,一个在城西,一个在城东,还是距离比较远的。

    以姜绅的估计,他要再和俞诗君搞一块,没准俞振强要把俞诗君调到别的市去。

    京城。

    一幢古老的四合院里。

    几个青年围坐一团。

    上首坐着的,正是陆家当今天最红最年轻的少壮派,陆定文。

    在陆定文边上,洪超无精打采的抽着闷烟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官二代,都不出声,盯着陆定文这老大看着。

    “洪超,看你这样子,受这一点挫折,就变成这样,这可不是以前的洪超。”陆定文率先说话,瞪了洪超一眼。

    洪超无奈的抬起头,你们不知我受的苦。

    外面人只知道洪超回来了,灰溜溜的回来,可有谁知道,他在英国受的耻辱。

    偏偏还不好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俞诗君年轻不懂事,但是天下何处无芳草,以洪超你的身份地位和家世,什么女人找不到?现在俞振强也是我们陆家的大将,你们可千万不要因为这件事,伤了和气。”陆定文最怕的是窝里斗。

    “文少你放心,这点觉悟,我爸和诗君的爸爸都有的,小辈们的事,他们长辈们不会介杯,是我自己想不开,过段时间就好了。”洪超长叹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,这个姜绅,得罪了你,就是得罪了我陆定文,一定要他死的很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文少,超少,听说这小子私生活混乱,为什么不找人查他,只要证据确凿,双开那是最少,也同时帮超少帮了仇了。”边上有人提议。

    “双开?”陆定文和洪超同时冷笑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仇,双开就算了?私生活的事能定什么罪?有屁用,要么不弄,要弄就要把他往死里弄。

    “文少,我觉的,不能让他呆在办事处了。”洪超道:“办事处现在是副厅级,姜绅再呆下去,一年两年,然后转正,那他的速度,比火箭还快啊,一两年就副厅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但是,你不是和他定了君子协定,这两年,不能动他?”陆定文知道,姜绅以强间罪威胁洪超,硬是把洪超赶出英国,同时还一步晋升正处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动他,你可以动他,而且,他可能不会有意见。”洪超似乎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哦,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?”陆定文点头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不是正处了么,调他回国,到县级市当市长或县长---”洪超顿了顿,阴笑道:“而且是最穷的县级市。”

    “这他吗不是等于升级了?”边上有人大爆粗口:“机关的正处,没有三五年资历,能下去干县长市长?姜绅这才提正处几天?”

    “就是他资历不够,才让他下去,下面基层,地方山头主义很重,抱团抱的厉害,很多机关的人下去当市委书记,县委书记,都干不下去。”洪超真是阴险,这都想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在办事处平平淡淡的过,没有人是他对手,一到两年可以转正,到时正主任,就是副厅,他要在基层,他这年纪和资历?谁卖他的账?别说干不出成绩,就算干出成绩,没有三五年能动?”

    “而且,县长市长,权力极大,我就不信,这个姜绅会是包青天,只要抓到他一点把柄,一定要让他永不翻身。”

    洪超说来说去,就是要把姜绅往死里搞。

    办事处在英国,天高皇帝远,也没什么大权力,要把姜绅搞到县市上去,权力大了,什么错都会犯,到时,比抓什么生活作风问题可强多了,无期死刑都可以判。

    “洪少英明,有道理。”众人一听,个个赞同。

    “不过这小子,逼我在英国警察局向他保证,两年内不能动他,就是想呆在办事处熬两年资历。”洪超笑道:“这件事,还是要我和他开口。”

    二月初二。

    姜绅从江南省出来的第三个二月初二的。

    第一个二月初二,正是他去拜见父亲姜丰民,然后遇到纳兰不败的时候。

    去年是在招商局过的,这是第三个二月初二了,没想到又在英国过。

    姜绅接到一个电话,洪超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兴趣下去做个县长?”洪超笑道,他的语气,好像一点也不介意以前姜绅玩他女人,打他耳光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说过,两年不动我。”姜绅有点怒,你找死吗?说话不算话?

    “所以,我才先征求你的意见。”洪超道:“你要不想去,就算了,不过我要提醒你,主政一方,才是为官的真谛,当官的都拼命往上爬,为什么?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当封缰大吏主政一方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洪超是个出色的政治家,主政一方四个字,说的姜绅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当然了,洪超是什么人,他会不知道,那有这种好事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的资历,怕是浅了点。”姜绅也笑了,知道自己资历浅,主政一方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做县长的,没当过副县长,镇长、局长什么的,不让人笑死。

    姜绅到现在,可只当过一个办事处副主任,副局长什么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敢,资历算什么?”洪超自信满满,陆家要安排一个县长,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?”姜绅好像被剌激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考虑一下吧,俞老大,不希望你和诗君离的太近,打算把你往外放。”洪超找到借口了:“不是我想调整你,你要真不想去,我帮你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英国,还不够远吗?”姜绅冷笑。

    “你问问你身边的人吧,溧山县县长,在东宁省的最西边。”洪超说完,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溧山县?这什么地方?”姜绅挂了电话,莫名奇妙:“小夏,给我拿地图过来。”

    找了半天,终于在地图上找到溧山县。

    东宁省最西边,与西边省份‘辽西’相邻。

    尼吗的,这片怎么全是山区啊。

    姜绅在地图上看到一片连绵的高山。

    说实话,洪超那主政一方四个字,真是打动他了。

    哥们过了年,才二十出头呢,这主政一方,不要帅呆了。

    姜绅虚荣心上来了,至于洪超为什么这么好心,想怎么对付他,他根本不放在眼里,地球上,有能威胁到我的东西吗?

    他看了下地图后,率先打了个电话给老丈人乔小山。

    和上次从警察局调招商局一样,他什么事都习惯问问乔小山。

    乔小山从乡镇办事员,做到副镇长,镇长,书记,局长,副区长,区长,书记,副市长,一步一个脚印走上来的,太清楚官场这一套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乔小山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尼吗,刚提正处没几天吧?这就要放你下去?当县长?

    天上掉下的馅饼啊,机关的正处,没有三五年资历,有多少人能下去主政一方。

    而且,现在机关下去的人少,尤其是县级的干部,基本是从基层一步步升上来的,你这样直接从省级机关下去当县长的,真是太少了。

    乔小山可不知道姜绅现在和东宁的大当家陆家有仇,还以为又有什么后台支持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支持你,你说的没错,在办事呆两年的确有机会升副厅,但是,以后,你就可能副厅为止了,没有基层经验,将来很难主政一方,现在的省长书记们,大部分都是在基层干过的。”

    “称年轻,多下去学习一下也好,基层和上面,终究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基层也容易做出成绩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溧山县我知道,东宁最穷的一个县,下去一个县长完蛋一个,阿绅,这是你的机会啊,我看东宁,只有你能行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尼吗,东宁最穷?下去一个完蛋一个?

    这狗日的洪超果然没事找自己。

    姜绅一听这话,心就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爸,我看我们东宁发展蛮好的,为什么溧山这么穷?”不科学啊?

    “那里比较特殊,全是山区,山区还是小事,靠山吃山嘛,如果做好了,一样可以发达的,问题是那边的人很抱团,不容易听外人的话,镇归镇,村归村,容不得外人插手,当然不能发展,所以越过越穷。”

    “哎,总之一言难尽,你网上搜搜资料就能看到他们的新闻了,你去了就知道了。”乔小山的意思,还是希望姜绅去主政一方的。

    姜绅挂了电话,又打过金仲林问了下。

    金仲林人不在东宁,还是很关心姜绅,听清之后,沉默了一会,率先问:“谁让你去的?是你自己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洪超,洪书记的儿子,上次我打了他耳光,把他赶出了办事处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金仲林笑了,有种啊,姓洪的现在很吊,你为我们金家涨脸了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想害你啊,主政一方可不容易,权力大了,就会犯错,而且,那里,真不是容易出政绩的地方。”金仲林祖籍也是东宁人,自然有点了解那里。

    这话姜绅非常赞同,不过他马上语气一转:“当然了,主政一方,也是好事,只是你年轻资历浅,基层论资排辈很严重的,溧安那地方的民风又是---呵呵----有点难度的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    金仲林说到那边的民风,呵呵苦笑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