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8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二十七章 不是后妈了
    第六百二十七章 不是后妈了

    “夏苏。”乔菲雪现在也知道自己打不死了,但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住枪,一看陈双龙抬枪,没有犹豫侧身一扑,挡在夏苏身前。

    啵,这一枪打在乔菲雪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呀”子弹当然没有打穿乔菲雪,但是这力量极大,打的乔菲雪重重的扑倒在地,差点压到了夏苏身上。

    这样都没用?陈双龙和陈小虎一看,知道杀不死乔菲雪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陈小虎害怕,觉的这是自己一生看到最不可思议的事情,拉着陈双龙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先走,我一定要杀了她。”陈双龙不服,收起枪来,嗖嗖直接走到乔菲雪身后。

    伸手一抓,抓向夏苏。

    他是铁了心的要杀一个。

    乔菲雪杀不死,那就杀夏苏。

    乔菲雪顿时吓的半死,她虽然打不死,但是可不会打架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有人一声爆喝。

    “死。”一道红光激射而来。

    砰,陈双龙胸口一朵血花飞测,手还没触到夏苏,砰然倒地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陈小虎条件反射向左边一跃,人还没来的及转身,就感觉到一个人影冲到了自己面前,两人,都几乎能听到彼此的呼吸。

    卡,对方一只手就掐住了他的咽喉,把他死死顶在墙上。

    陈小虎全身力量无法施展,顿时感觉到无尽的恐怖。

    “姜绅--”他终于看到来人了。

    你不是在英国么,怎么突然回来了?

    来的真是姜绅。

    乔菲雪身上的符录一发动,姜绅就感应到了,马上隐身从从英国赶回来,到了这里,看到夏苏倒在血泊中,心中又悲又痛。

    他自称是神,可不是真的神仙,不可能起死回生的,至少现在没这个实力。

    黄正当年,也要成就金仙才能起死回生。

    夏苏要是死了,姜绅要活活哭死。

    不过他神念一扫,夏苏还有气息,只要没死,就有办法。

    再来玩一点,夏苏就死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愤怒,一把将陈小虎顶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说,谁派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---呃---”陈小虎被他顶在墙上,咽喉里根本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但姜绅一看他眼神,恐怖这人,死也不会说的,练过国术的人,世界上也就那几家,猜也猜的到。

    “死吧,”姜绅用力一捏,陈小虎也死。

    “姜绅---姜绅----你来看看夏苏啊---”乔菲雪心慌意乱,又惊又悲。

    “别急,别急,我说过我是神,只要她没死,我就能救活过来。”姜绅连忙跑过去。

    大概陈双龙除了枪没带什么武器,刚才把钥匙当暗器,还好,钥匙不算锋利,没有洞穿夏苏。

    只是钉大胸口这个部位,也是很尴尬的。

    他这是打算钉破夏苏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心脏破了,不过没死,我能救活的。”姜绅安慰乔菲雪,然后抓住夏苏的衣服,用力一撕。

    嘶,夏苏胸前瞬息出现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雪白的胸部,加上鲜红的鲜血,构成一副奇特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轻点啊。”乔菲雪这时也顾不得姜绅又看到夏苏的胸了,只能叫他轻点。

    “去搞点热水,帮她洗下胸部。”姜绅吩咐乔菲雪做事。

    乔菲雪连忙走开,等她回来的时候,钥匙已经被拔下,血也被制住,夏苏缓慢的呼吸,表示她身体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这么快就好了?我倒水的时候?他有没有称机摸几下?这个小流氓,乔菲雪咬着牙:“你洗还是我洗?”

    她脸上似笑非笑,拿着毛巾。

    我来洗吧,姜绅差点说出口,一看她的醋意,只好摇头:“你帮她洗,轻一点,我刚止住血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乔菲雪没好气的,然后帮夏苏擦了擦胸口,她故意擦的很慢,毛巾在夏苏饱满的胸上一抹一抹,每次抹过,那饱满都要抖动一下。

    姜绅看的目不转睛,口水都要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还看。”乔菲雪大怒:“边上你清理一下啊,两个死人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急什么?”姜绅翻了翻眼睛,先帮两尸体拍了照,接着伸手再拍,呼呼,两具尸体很快起火,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“等会把血清理一下,找人来再重新装修大厅,没事了,没事了。”姜绅杀人灭尸,眼也不眨,看的乔菲雪又惊又惧。

    “又是那里的仇人?不行,姜绅,你要把那符录,给我爸妈准备一个。”乔菲雪害怕了,别人杀不了她,杀她家人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当然,当然,我这次回来,就是要给大家的亲人都准备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看。”乔菲雪就看到姜绅一直在盯夏苏的胸部,又好气又好笑,回头就在沙发上找东西,要盖住。

    “我在看她胸部伤口,能不能复原。”姜绅故意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你不是神仙么,能复原吗?她一个女孩子,胸口这伤口多难看?”乔菲雪这时不找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能是能,不过难度有点大,可能要花点时间。”姜绅又开始装了。

    明明可以一次搞好的,偏要搞几次。

    说实话,夏苏以后要做他办公室主任的,要不是自己人,总不安心。

    万一她找了男朋友,很难办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帮她搞啊。”乔菲雪又不懂,以为姜绅真的要搞几次。

    “等她醒了吧,问她一下,要摸她胸呢,她能愿意?”姜绅再看了看,继续装。

    “流氓。”乔菲雪恶狠狠的骂。

    “你清理下,我打个电话。”姜绅起身,摸出电话。

    “陌西陌西---”电话那头是个很好听的日本声音。

    “有两杀手照片我传给你,帮我查下是那里的人,这两人会国术,我怀疑是洪门的,世界上会国术的也就这几家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主人,照片传过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数分钟后,乔菲雪的床上,夏苏慢慢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的伤口,自然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然后乔菲雪就和她做工作了,那啥,今天发生的事可不要在外面说,你那伤口,你姐夫也能治的,不过,可能要摸着你的胸,所以要征求你的意见,你要不愿意就算了。

    我美丽的胸怎么能留下伤口,当然要治,不过,姐夫要摸我胸,你没意见?我反正给他看过了,我没意见的。

    死丫头,偏宜你了,我和你说,以后帮我看紧你姐夫,还有,只是摸摸,你别乱想。

    我不乱想才怪,夏苏脸红红的。

    两个小丫头在房间里商量了半天,最后把姜绅叫了进去。

    夏苏低着头,好像有点害羞。

    “麻烦姜主任。”她在单位都不敢叫姐夫,现在成了习惯。

    “在家里,你还是叫我姐夫吧,我喜欢听,哈哈哈。”姜绅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男人最喜欢什么?

    一个女人叫你姐夫,你还能光明正大的摸她胸,这才是许多男人的梦想。

    摸胸的过程就不细说了,大家可以联想,事后姜绅又是一头大汗,乔菲雪和夏苏看上去,姜绅好像用力过渡,非常辛苦一样。

    所以姜绅说了,这活比较累,比手术还累,看这伤口的深度,大概要十次,一个月一次。

    “---”夏苏头垂的更低了。

    乔菲雪咬着牙,想说什么,终究没说。

    苍井罗拉的效率很快,但是也在五天后才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新加坡陈家的人,陈家在新加坡秘秘办了葬礼,好像联系不到这两个人,猜到这两人已经死了,他们不敢吱声,悄悄办了葬礼。

    不敢吱声,那就是心里有鬼,怕姜绅找他们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去陈家,再杀几个,看来尼泊尔的事大家没有害怕,还有敢继续和我做对,这次杀狠一点。”姜绅对苍井罗拉下令了。

    苍井罗拉在姜绅的培养下,也快进入神力期了,到时以她的忍术来说,实力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苍井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主人,杀陈家家主时,他交待一件事情换他的命。

    国内有人联系他的,东宁有人要杀乔菲雪,还要杀你身边其他女人。

    什么?又有人买凶?这还有的停不?姜绅最近没这些小苍蝇烦死了。

    那就放他一条狗命,问问是谁买凶的。

    很快结果来了,姓唐的华国人,南川省的大老板,道上有名的人物。

    又是唐家的人?

    姜绅有点恼火了。

    他搞定了唐海蓉的两个弟弟,一直没动唐海蓉,也是希望她知难而退,看来这女人不死心啊。

    当然了,其中最主要的是,唐海蓉怎么说也是算是他后妈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东宁传来消息。

    唐海蓉和姜丰民早就秘密离婚了。

    对大多数官场高层来说,离婚是很不成熟的表现,不过对于身后有后台的人来说,这没有一点问题。

    姜丰民无疑属于后者,只要有人支持他,他就算离十次婚也没事。

    离了婚?

    那你就不是我后妈了?

    姜绅在英国,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这时的英国办事处,已经和年前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洪超当时带来的三个人都走了,国内又派来三个。

    这次是姜绅挑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确实熟悉的人不是很多,人选都是原来的市招商局局长陆明杰,现在的交通厅长陆厅为姜绅推荐的。

    考虑到办事处里,女多男少,这次来的也都是男的。

    同时,原来的一批临时工里也换了好几个。

    姜绅大概在六七月份要走了,有些关系户也不想留下。

    比如杨胭,姜小英。

    一个是杨达的妹妹,一个是姜丝丝的侄女。

    两人在英国近八个多月,工资补贴等就拿了近十万英镑,相当于一百万华国,回到国内也能过点好日子,而且她们都还年轻呢。

    姜绅照例,把她们安排到永泰集团,也算给杨达和姜丝丝一个交待。

    郑局的亲戚郑敏继续留着,原招商局的余蕾和严芬也在,郑敏指望郑局的关系,也许做着做着,能转成正式工,余蕾和严芬本来就是招商局的人,其实干这行是比较专业一点。

    办事处的变化,大家都看在眼里,聪明的人就知道,姜主任,这是要走了?是为走前准备着?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