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8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二十八章 当猪一样
    第六百二十八章 当猪一样

    五月初。

    国内五一放假,一架飞机在m国内达华州落下。

    机场里走出一个戴着墨镜,衣着端正的美艳女士。

    这个人,正是姜谦的妈妈,已经和姜丰民离婚的唐海蓉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里,她又憔悴了许多。

    再次对付姜绅失败,唐海蓉已经有点崩溃,而更崩溃的是,不久她听到消息,唐建德在南川省赌博被警察扫荡,逃命的时候,被警察失手打死。

    南川省靠近边锤,多有国人与外国人一起赌博,外国人还喜欢带枪,所以抓赌的时候,警察们都带着武器的,结果唐建德逃命时被一枪打死。

    消息传来,唐海蓉越加悲痛。

    唐家枝繁叶茂,但是能用的也就那几个。

    能用的人,不是死了,就是怕了姜绅,现在唐家上下已经没有人能用了。

    现在,只有她一个女人,和儿子两人,一起对付姜绅。

    她这次到m国来,是听儿子说,儿子在m国找到帮手了,加上她好久没见儿子,就坐飞机来到内达华州。

    一下飞机,机场外面,有人高举牌子。

    “华国唐女士。”牌子很大,很显眼,唐海蓉一看,就知道是接自己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等她走过去一看,一个中年华裔男子,带着两个身装小西服短裙的美丽华裔女子恭恭敬敬的向她至礼。

    “这位一定是美丽的唐海蓉女士了,你好,我是m国神力局的老史,英文名‘阿力克’,唐女士可以叫我阿力克。”

    “阿力克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,谦儿呢?”

    “姜组长在酒店等你,他要给你一个惊喜。”阿力克笑着。

    “姜组长?”要是以前,唐海蓉知道姜谦不读书,做什么组长,马上要破口大骂,但是现在,她脑海中,只有报仇,只有杀死姜绅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跟着阿力克上车,汽车很快消失在街上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唐海蓉觉的有点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“阿力克,你们神力局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神力局?”阿力克笑道:“m国大片钢铁侠看过没有?复仇者联盟看过没有?绿巨人?这些人,都是神力局虚构的人物,当然了,神力局里,也有许多特工,他们的本领不在这些虚构的人物之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m国政府的?”唐海蓉吓了一一跳。

    她是国内厅级干部,要是和m国政府的人搞在一起,那就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共同的敌人,不是么?”阿力克很有意味的看了看唐海蓉。

    共同的敌人?姜绅这个杂种吗?原来他也得罪了m国政府?很好,这下他死定了,竟然得罪了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。

    唐海蓉一时之间,竟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她知道,如果今天跟着神力局见儿子,以后恐怕就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国内如果知道,这个副厅长恐怕也干不成了。

    换成平时,她肯定会拒绝,不为自己,也要为姜丰民着想。

    但是她早有先见之明,和姜丰民已经离婚,而她自己的前途,她已经不关心了,她现在,只想着复仇。

    看到唐海蓉不出声,阿力克笑了:“这就对了么,只要能报仇,一切都可以商量。”

    唐海蓉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她不想说话,不想和m国政府的人说。

    汽车继续在行驶中。

    半小时,一小时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,唐海蓉突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们这是去那里?”

    “看,前面就到了。”阿力克指了指前面,一条幽黑的街道,看上去像是内达华州州府卡森城的阴暗处。

    汽车在一个巨大的卷帘门前停下,卷帘门打开,走出一个和唐海蓉一样美艳的女士,这女人年纪大概和唐海蓉差不多,看上去却比唐海蓉性感许多。

    “欢迎来到内达华州,请。”女人和唐海蓉握一下手,两走进卷帘门中,外面的汽车也悄悄开走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唐海蓉刚走进去,卷帘门就拉下了。

    里面突然灯火通明,一个巨大的仓库展现在唐海蓉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随着一声狂笑,一个大汉坐在一张桌子边上,一边恶心的扣脚,一边摸着胸口。

    他胸口衣服大开,露出密密码码的胸毛。

    中年扣脚大汉?唐海蓉一看到这个人,就觉的很恶心。

    “欢迎唐厅长啊,哈哈哈。”中年扣脚大汉站起来,那扣过脚的手往裤子上随意抹了两下就伸出手来和唐海蓉握手。

    太恶心了,唐海蓉想到他这只手刚才一直在扣脚,那里敢伸出手去:“谦儿呢?叫他出来。”她警惕的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不急,你马上就要见到他,我来介绍一下。”中年扣脚大汉指了指另一个性感的女士:“这是尤三组,世界洪门总会总会长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毛多多,和唐厅一样是东宁人,大家都赏脸,叫我一声胸毛哥。”

    嘶,唐海蓉一听这句字,顿时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她终于记得起来,难怪这人觉的有点眼熟,姜绅的头马,东宁道上的风云人物,胸毛哥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唐海蓉声音顿时尖了数倍,她连连向左退去,满脸都是惊恐。

    她接到儿子的电话过来的,但是没想到却被姜绅的人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唐厅,你这样不好,为了对付姜绅,竟然要和神力局的人合作,这可是政治问题,你这厅长不想干了?”胸毛扣完脚丫,开始扣鼻屎。

    “是姜绅指挥你们的是不是?这个小杂种,害了我们唐家多少人了,叫他出来,叫他出来,这个杂种,贱种,当初他生下来,我就要把他掐死,当初就该把他妈也一起弄死,生下这个贱种,祸害我们唐家----”唐海蓉疯了一样狂叫。

    “叭”胸毛一步上去,甩手一个耳光打的唐海蓉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吗的三八,还嘴硬,好,一会,我看看你的嘴巴有多硬,口活不好,胸毛哥我,可是喜欢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胸毛哥你慢慢享受,完了之后叫我,你说,要把她送到那里当妓女好?”尤三姐捂着嘴笑。

    “绅哥吩咐了,完了送她去日本,樱花会那边收妓女,不过,她这年纪,会不会大了点。”胸毛说着,突然陪笑:“尤三姐,我不是说你,不是说你,我嘴臭,我嘴臭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尤三作势发怒,转身就走:“女人这年纪,正是熟透的时候,胸毛哥,你享受到了,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胸毛看着尤三屁股一扭一扭的扭走,心中想着:“这娘们,不会和绅哥有一腿吧?”

    “畜牲--”边上的唐海蓉突然拿起脚边一张凳子,对着胸毛就砸了过来:“姜绅呢,有种出来,我要和他拼了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娘的。”胸毛抬起一脚:“老子这是第一次打女人,马的。”

    然后一步一步逼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---”唐海蓉害怕了,嘶声喊地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叫宝贝,让哥好好疼你。”胸毛哥淫笑着。

    “天杀的姜绅,天杀的畜牲,你去死,你去死。”唐海蓉魂飞天外,挣扎着想跑出去叫救命。

    但是无论她怎么挣扎,也逃不出胸毛的手心,几下功夫,就被胞毛死死的按到地上,身上的衣服也被撕破了许多。

    胸毛借着撕衣服的机会,上下其手,几乎把唐海蓉全身上下摸了个遍。

    顿时,她的眼泪落了下来,她知道自己今天难逃厄运,突然她就停止了反抗,然后看着胸毛,用温柔无比的声音道:“你能不能温柔一点,我听你的就是。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她知道自己的下场会是怎么样,她异想天开,如果自己尽力的讨好胸毛,会不会让他背判姜绅?

    很多小说和电影里的情节都是这样,女人关键时候,可以用身体板回劣势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。”胸毛这时露出一口大黄牙,然后伸手。

    “叭”一个巴掌打在唐海蓉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绅哥,只是叫我来打你一顿。”胸毛狂笑,叭叭叭,正反几个耳光打的唐海蓉满脸都是血,曾经的东宁官场第一美人,在他手上,就和一只母猪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“啊---你这混蛋---”唐海蓉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极尽温柔却换来一顿爆打。

    “三八,贱人,贱货--”胸毛手打的不过瘾,抬起脚来一脚一脚一踹下去。

    “逼老子打人,老子还没打过女人,我草。”胸毛嘴上说的好听,一脚一脚完全当只猪一样踹她。

    不到两分钟,地上的唐海蓉就被打的气若游丝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吗的,贱人,还以为你一辈子不出国呢。”胸毛用脚踢了踢了唐海蓉。

    唐海蓉一点反应也没有,满嘴满脸都是血。

    “哇,胸毛哥,你打的好狠。”这时有个人手上拿着摄像机出现了,这人正是姜绅的另一号大将老虎。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,拍的帅不帅?”

    “很专业啊,一看就知道你在强上她。”老虎重播画面。

    “没拍我脸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,你看你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拍很好,把后面打她的一段删了,寄到神力局去。”

    原来,胸毛前面故意这样,就是为了拍一段强上唐海蓉的戏,而他真正的目的,就是在后面打她一顿。

    “这娘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送日本啊,绅哥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厅级啊,浪费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上?”胸毛用鼓励的目光看着老虎。

    老虎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这是绅哥曾经的后妈。”胸毛又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。”老虎一震,猛的摇头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