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39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三十四章 考公务员
    第六百三十四章 考公务员

    要说老毛子和日本人,也是世代大仇。

    果然那女空姐不知是不是毛子,一听这话,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小日本,你找死?”空姐一手拎着炸弹小瓶,一手从腰后猛的拔出一把刀来。

    这把刀是竹刀,像是两根竹子连接而成,前面很尖。

    她很凶悍,直接就奔向姜绅这里。

    “喂,喂---我没有啊,是他啊,是他劝我的---”姜绅否认都来不及,那女的看姜绅身上还有安全带结着,没有一点犹豫冲到姜绅面前,拿起竹刀,对着姜绅腰上就是一刀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草”姜绅没办法,只好伸手一抓,在半空中抓住这空姐拿刀的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姜绅身边的贾小图猛的跳了起来,一下子扑到空姐身上。

    两人同时倒向通道另一边的客人身上。

    贾小图一手抓着那女的手上的炸弹小瓶,一手按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扑,空姐一只手重重撞在板凳上,那炸弹小瓶顿时脱手而下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贾小图手忙脚乱的想去伸手接住,却还是没有。

    “叭”小瓶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完了。

    所有看到的人都吓的半死,许多人捂头埋下,有人更是闭眼等死。

    连着空姐也吓的呆在那里。

    但是,地上的小瓶竟然没有破掉。

    “吗的,假的?”贾小图一脚踢开小瓶子,对着这女的继续抓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那女的反应很快,看来经过训练,抬脚一下踢在贾小图的胯下。

    “啊--”贾小图捂着裤档惨叫起来,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好在这时其他人纷纷围上帮忙,众人前扑后继,几下就把那空姐按在地上,控制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图,你没事吧。”姜绅笑眯眯的问。

    “啊哟--你被踢一下试试。”贾小图又羞又怒:“胆小鬼,叫你上不上,哎哟。”

    “早知他炸弹假的,我也上了。”姜绅笑嘻嘻。

    “呸”贾小图鄙视姜绅。

    “有人来了,有人来了。”众人刚把那女的控制住,后面舱里大概听到这里吵闹,有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人,一定是他们的人。”姜绅作势惊恐。

    来的果然是另一个空姐。

    她手上也拿着一把刀,这把刀比起刚才的竹刀,更像是刀,似乎是金属磨练的,不知怎么带上飞机。

    “丽娃---”空姐看到自己人被按在地上,大惊失色,挥着短刀就冲了过来,想解救丽娃。

    可惜她只顾看前面,忘了现在这舱里全是一伙的,有人哗的一扬手,不知把什么东西扔向那空姐。

    空姐连忙避让,却见贾小图脱了自己身上一件衣服也往那空姐头上扔去。

    大家见样学校,几个白人先后把自己的外套脱了扔过去。

    空姐双手齐挥,奈何衣服太多,一下子手和头都被缠住。

    “上啊”贾小图一声令下,众人又是一涌而上。

    一会功夫,又把这空姐也制住了。

    我聪明吧?贾小图得意的向姜绅炫耀,要不是我想到扔衣服这招,怎么制的住这拿刀的凶残女人。

    “都别动。”就在机舱里的人制住两个帮凶后的同时,前面一声厉喝,杰西拿着一把手机出现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所有人吓坏了。

    对方可是有枪的。

    连贾小图也脸色吓的铁青。

    却听人群中有人笑道:“你这枪,不会也是假的吧。”这个说话的人,自然就是姜绅。

    你惨了,贾小图用可怜的目光看向姜绅。

    果然,杰西一听,勃然大怒,抬起手来往前几步,找到说话的姜绅。

    “叭”他猛的扣动板机,却是听到叭的一声,好像卡壳了。

    “我草。”杰西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上啊。”边上几个乘客称势而上,抓手的抓手,抢枪的抢枪。

    杰西也被制住。

    短短五分钟不到,参与劫机的三人就被乘客们制住了。

    有人拿着枪,终于发现这枪是真的,原来关键时候卡壳了,要不然,姜绅恐怕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而且,劫匪只要打死一人,其他人反抗的勇气肯定大减。

    “算你走运,还好卡壳了,我叫你勇敢一点站出来,你做缩头乌龟。”贾小图还在鄙视姜绅。

    姜绅自然是苦笑,默默的坐回原位上。

    尼妹的,没有我在,刚才那炸弹就爆炸了,你们真以为是假的,没有我在,刚才那枪就响了。

    没有我在,那女的能被衣服包裹,被你们按住?

    都是姜绅在默默的贡献。

    很快大家就知道飞机上只有三个劫匪,飞机恢复正常,继续往华国飞去。

    许多外国人都围上来和贾小图说话,赞赏他。

    贾小图很得意啊,宛如一个明星一般,连机长也专门破格请他到机舱里坐了坐。

    这可是乘客们从来没有的待遇。

    数小时后,华国时间下午三点多,飞机在东宁机场降落。

    迎接他们的,除了一大堆荷枪实弹的警察外,还有鲜花和少先队员。

    许多参与到和劫匪斗争的乘客都按到东宁省、市当地官员的接见和表彰,唯一的华国人贾小图更是上了头版头条。

    而姜绅这时已经悄然消失在人群中,回到城东区的家中。

    “猜猜我是谁?”姜绅一回家,打开大门,有人从边上跳了出来,用双手捂住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身后一团软绵绵的,很有弹性的东西紧紧的顶住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一阵阵香气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二货,你干嘛呢。”姜绅笑道,伸手扳开这双温柔的小手。

    这个常住在他家的,自然就是二货关若华。

    “想死你了,终于回来了,哈哈哈。”关若华笑着就往姜绅身上跳去。

    “去,去,去--”姜绅用手挡住:“我马上又要走了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跟你去。”关若华一边帮姜绅拿鞋子,一边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黑帮老大跟我去什么去?别害我。”姜绅低头,发现关若华蹲在地上,正帮他拿鞋子。

    拷,这才六月初呢,穿这么少?

    关若华这一蹲,姜绅才发现她穿的是低胸装,若隐若现的就看到不该看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报了公务员考试了,我把帮主大位让给别人了,我要考上公务员,紧跟你的步伐,我要做一名,合格优秀的国家工作人员--”关若华握着小拳头叫道。

    然后姜绅走进去一看,大厅的桌上,一大堆书籍和笔记都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公务员考试历年真题”

    “公务员考试毕备”

    “行测+申论”

    “面试的技巧”

    “公考复习及答题”

    “公考专用教材---申论”

    桌上足足有十几本公务员考试的书籍。

    姜绅嘴巴张的老大:“你---你也能考公务员?”

    二货小胸一挺:“我为什么不能考?本科毕业,政治专业,我是家传的基业才干了财务公司,我父亲其实更希望我考公务员,这不一听我要考公务员,马上就批准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----家传财务公司,我了个去。”姜绅晕死。

    “那啥,位置我都选好了,溧山县委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-------”你以为你是神仙啊,说考那就考那。

    不是有你吗,我不管,你一定要让我考上,关若华恶狠狠的。

    要是考不上,我天天去溧山县政府找你。

    “---”苍天啊大地啊,姜绅对关若华无语到则。

    不过想一想,从认识她到现在,差不多有一年多了,二货一直盯着姜绅没有过放弃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,尤其还算是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,能为一个男人做到这样,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我记的你的理想好像是统一青锋省的黑道?”姜绅皱眉道:“要不,我帮你实现你的理想,别考公务员了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改了,曲线求国,等我当了青锋省长,想灭谁就灭谁,什么黑道白道,统统灭掉。”二货竟然想当青锋省长,说的话更是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你妹的,你让我家诗君情何以堪,竟然又一个想当省长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慢慢看书吧,我去洗个澡,还有事出去。”姜绅相当无语,不想理她,外面还有一大堆女人们在等着。

    “要我帮你放水吗?还可以免费按摩哦?”关若华挡在姜绅面前,对他调皮的眨着眼睛,语气表情十分温柔和暧昧。

    “滚”姜绅觉的下腹一热,连忙凶巴巴的赶开关若华。

    “切--”关若华也不生气,默默的走到一边看书去了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多,姜绅来到省委组织部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会去见姜丰民,直接来到干部一处。

    干部一处已经换了处长,一朝天子一朝臣,姜丰民来了之后,几个月时间已经把中层干部换了个遍。

    新的干部一处处长叫毛晓亚。

    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,长的微胖。

    听到是姜绅来报道,毛晓亚的脸色顿时一沉:“叫你什么时候来的?叫你上午来的,现在是几点了?”

    “飞机遇到点事,中途往别的地方去了,转了个弯才回来。”姜绅不动声色的道,他早就知道会遇到这种情况了。

    “通知前天就下去了,你昨天就该回来,偏要选在今天?”午晓亚依依不饶。

    姜绅抬起头盯着她看了下,最后笑道:“那毛处长,你什么意思?”他这阴阴一笑,有点发火的预兆。

    想到姜瘟神的名声,毛晓亚也是下意识的心跳了下。

    好吧,她也只是给姜绅一个下马威,倒也不想和姜绅死磕。

    伸手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。

    “明天上午十点前去溧山县委报道,袁副处长会送你过去。”说完,头再也没有抬起过来。

    姜绅也不多说,拿到通知单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