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46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四十一章 溧山的常委们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一章 溧山的常委们

    前任县长走的匆忙,家属院还没有整理好,魏冬青也不敢安排姜绅住家属院,先在酒店住下。

    “小丁家就住酒店附近,姜县长有的什么吩咐,一个电话就可以叫小丁过来。”魏主任说到这话时,抬头看了下丁秀梅。

    丁秀梅连忙点头:“我先帮姜县长打扫一下。”说罢就冲进卧室,开始打扫。

    其实这酒店里条件虽然没有外面大城市好,但是也专门清扫过的,丁秀梅这样子,就是想拉拉关系,证明自己什么事都能为领导做的,至于做到什么程度,恐怕只有前任县长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---不急,不急。”姜绅轻咳两声吩咐下去:“你给我再准备一个家属院,最好和我的在隔壁,我的秘书明后天就会到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姜绅自己带了秘书,魏冬青眼中闪过一丝失望。

    本来领导的秘书,他有推荐权的,现在姜绅直接取消了,看来果然要在这边用新人了。

    一朝天子一朝臣,真是至理明言,古今通用啊,魏冬青有点落寞。

    见他有点落寞,姜绅淡淡一笑,招呼他坐下:“来,我新来乍到,你把县里的情况和我说下。”

    魏冬青闻言,精神复又一振,这是领导要找自己打探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咳--”他也轻咳几下开始简单的述说。

    “县委郭书记来了有两年了,目前初步掌控了局势、宣传部长祁泰、组织部长朱勇、溧山镇党委书记阎卫峰、县委办公室主任石胜强,这四个人都是他的铁杆,前面三个是县委常委,石胜强去年也差点上了,现在郭书记正在运作把石胜强也顶以县委常委里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如纪委书记周金标,政法委书记王建生虽然不是铁系,但大都时候也会给他面子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的常委里,除了人武部政委外,大都以常务副县长厉志良为首,本地人比较多,之前是支持县长的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当年县长来的早,因为是外来的人,知道本地人的厉害,后来就和溧山本帮厉声良打成一团,全力对抗前一任书记。

    后来前任书记真的被逼调走,郭江华来了。

    郭江华也知道没有本地人支持不行,好在本地人也有内斗,他拉了现在溧山镇党委书记阎卫峰,宣传部长祁泰等人,慢慢和县长搞了起来。

    双方一向是势均力敌,偶尔书记略胜一筹,眼看双方斗的正欢,县长突然走了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厉志良他们用来冲在最前面的人走了,那么新来的姜绅能不能用呢?

    用魏冬青的话讲,前县长在的时候,表面上以他为首,暗地里,还要听听厉志良的意见。

    姜绅一听,倒吸一口冷气?

    乱套了,县长要听副县长的?你以为和老子在招商局一样,虽然当副局长,局长吕琪要听我的?

    “没办法,溧山人太厉害了,前任方县长要是没厉志良他们支持,一点话语权也没有,要得到他们支持,当然有时候就要把姿态放低一点。”

    说好听点是放低姿态,说难听点,这县长还要看副县长的眼色行事了?

    “那厉志良,和常委副县长洪海华、常委副县长谢怀定,三人都是溧山本人,而且是一个乡镇出来的,抱团抱的铁铁的,得一人,就等于得三票,得罪一人,就是得罪三个,所以方县长刚来的时候,没有根基,只能借用他们来对抗书记。”

    “而他们也需要一个更强大的人物顶在前面,大家互相利用。”

    听着魏冬青这番话,姜绅也郁闷无比:“上面就不会动动这些人?”

    魏冬青一语点破天机:“穷乡僻壤的,外地的人谁想到这里来当副县长?这不是找虐么。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,连新县长下来都这么困难,谁到下面当副县长,不给本地人虐死才怪,谁愿意来啊。

    没有愿来,怎么动他们?

    再说,这些人里,谁上面没有一两个人,也不是说动就能动的。

    说到底,这地方太穷,领导们也不关注,乱就乱点吧,再说那个县市的常委里面没有派系?正常的事,斗来斗去,本来就是华国人的传统,没有派系反而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丁秀梅在帮姜绅打扫房间,姜绅听魏冬青说县里的局势,初步搞清了现状。

    溧山县一共有十一个常委。

    和全国县市一样,基本是分两个派系,县委书记一派,加上宣传部长祁泰、组织部长朱勇、溧山镇党委书记阎卫峰,四人抱成团。

    老县长一派,加上常务副县长厉志良,和常委副县长洪海华、常委副县长谢怀定,也是四个抱团。

    人武部政委谢也和大多数人武部的干部一样,基本是不问世事,不参与地方的事务,可以忽略不计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中立派,纪委书记周金标,政法委书记王建生两人,都是左右摆派的人物,时而帮书记,时而帮县长。

    书记和县长不合,这是举国现象,到了上面,地市、省级、部里都是一样,很少有书记和县长之间配合默契,水乳交融的现象发生。

    溧山县也是这样,不过有一样他们很有特色,就是本地势力很明显。

    郭书记手下的大将,除了组织部长祁泰,全是溧山本地人,前任方县长手下更是全部都是本地人。

    不管书记也好,县长也好,到了溧山就一定要靠本地人。

    没有本地人支持,命令出不了溧山县委县政府。

    据魏冬青说,前前任有位书记,很强势的人物,来的时候还带了一个纪委书记,然后加上组织部长,准备在溧山打开一个局面,他不喜欢本地派,全力打压本地的官员,结果逼的本地常委们联手一起对抗他,最后在常委会上连连碰壁,只要他的提案见一个被否定一个,命令出不了县委县政府,说的话完全不管用,最后只好灰溜溜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县里不像省里,省长书记们不喜欢一个市长,可以把他调走,县里不喜欢一个镇长,你把他调走,还是本地人当镇长,所以,这就是基层工作的难度。”魏冬青最后似有所指。

    意思是提醒姜绅,一定要搞好本地人马的关系。

    你当了省长,对不喜欢的市长,可以换成你的人,全省全地的人都能调来当市长,但是县长就不同,换来换去,镇长还是本地人当,你总不可能从东宁带点人过来当镇长吧?

    尤其是乡镇上,地方保护主义比县里还严重,抱团更厉害,县里还有以镇为分的派系,就是某某官员和某某官员都是同一个镇出来的,绝对是会在县里抱成团的。

    现在溧山县就这个情况,县城所属的第一镇‘溧山镇’出来的官员是一派,跟着书记对抗常务副县长厉志良,厉志良和两个常委副县长都是溧山县第二大镇‘天目镇’出来的官员。

    姜绅这可是第一次正式到基层来当主官,这才听了一会,就有点头大。

    真够乱的,没有一点本事的人,突然空降下来,前两年也只能夹着尾巴做事了。

    要想能在县里说上话,就要拉帮结派,在常委会上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你想想,一个县长常委会上都说了不算,下面的人谁愿意跟你。

    比如姜绅说要调贾小图过来,人家说不好调,然后姜绅还真没调动,那就是威信全无,下面的人看不到进步的希望,谁会投靠姜绅。

    反过来如果常委会上姜绅能说了算,想提谁就提谁,自然有大把人会投靠过来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不管在基层还是高层,主政一方时,想要说到话,一定要在常委会上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姜绅现在带了一个葛丹妮过来,葛丹妮任宣传部长,大概还要比夏苏还要晚两天,加上葛丹妮,哥们也只有两票啊,还不如常务副县长厉志良呢,总不能真的去找他合作?

    姜绅听完之后,陷入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魏冬青也不敢多说,小心翼翼的坐在边上,该说的他都说了,下面是姜县长自己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是放下身段去找厉志良,还是自立山头,拉帮结派,全看姜绅自己的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他看出来了,姜绅年轻气盛,听说没上任前就在在市里还打了人,恐怕这样的人,轻易不会放下身段来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沉默不语的时候,砰,砰外面竟然有人敲门了。

    “---”姜绅莫明其妙看了下魏冬青。

    魏冬青连忙起身出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魏,姜县长在不在?”

    “谢政委,项部长,请进请进。”魏冬青大吃一惊,门外来的,正是溧山县人武部长项剑和政委谢。

    这两人,一个平时从来不到县里来,一个开到常委会就睡觉,没想到突然出现在新县长门前,我这房间也刚开了没一小时呢,这速度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是人武部的小谢。”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是人武部小项。”

    部长和政委一进来,魏冬青要晕倒。

    尼吗,你们年纪看上去,个个能做姜县长的爸了,还能再夸张一点吧。

    “项部长,谢政委,你们好,你们好---”姜绅大喜,正在想常委会上还少谁呢,这不是来了一个谢政委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