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46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四十三章 流氓县长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三章 流氓县长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是厉志良。”第一来的,赫然是常务副县长厉志良。

    做为县政府的二把手,在姜绅来之前,他是主持县政府工作的,现在姜绅来了,按道理他要第一时间向姜绅汇报,并移交工作,姜绅上午到了他没动静,下午在办公室坐了十几分钟,他才珊珊来迟。

    溧山人的彪悍全省闻名,厉县长这么大年纪主动上门,他已经觉的自己态度端正了。

    不等姜绅说什么,他一屁股坐在姜绅对面,然后从怀里掏了一包软中华,自顾自的点了一根,也没有发给姜绅。

    姜绅身上带着烟,本来就是打算发给厉声良的。

    没想厉志良也不问自己抽不抽,自己抽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绅也不动声色,摸了根烟帮自己点上:“志良县长,你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我没事就不能找你?厉志良暗暗冷笑,表面却笑道:“刚听到县长上任,我就急忙过来了,我和海华、怀定两位县长商量过,明天上午,召开县长工作会议,姜县长你看,放在八点,还是九点开始比较适合?”

    厉志良这段话,表面上请姜绅定时间,实际却掌握了主动,时间我就定在明天,你有意见吗?这可以是说是试探,也可以说是他的霸气。

    如果姜绅有一点想和他们合作的意志,肯定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“明天?”姜绅当然摇头:“我刚来溧山,还不熟悉,手中还有一点别的事情,后天吧,后天下午两点,你把县长们都要叫来,我们碰个头,重新讨伦一下县长分工,这样中间有一天时间,你们也可以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姜绅断然否决,然后重新约了时间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慢条斯理,却是点有不容置疑的果断。

    “后天,我可能没空,要去市里开会,海华县长也有要事下乡。”厉志良再次冷笑,和我玩这套,看来,你这县长真是毛头小子。

    他一个常务副亲自上门,就是看看姜绅有没有兴趣和他们合作,看姜绅现在的态度,似乎并没有合作的打算,而且来势汹汹,不肯低头。

    “市里开什么会?需要和市长还是书记请假?我来帮你请。海华县长有什么要么?私事还是公事?私事大的过公事?公事大的过县长工作会议?”姜绅脸色一沉,老东西,谁是县长?你说了算,还是我说了算?

    “会议就定在后天,还有谁没空的,叫他亲自来和我说。”姜绅这副架式一摆出来,厉志良就知道,这家伙,真的没打算和我们合作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帮姜县长你通知下去。”厉志良微微一笑,也不动怒,即然话不投机,他也不再多说,站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他就是一个敲门砖,试金石,即然试出姜绅不上路子,后面另两位副县长也就不上门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在一般县区,新县长上任,几位副县长都会先后来拜访一下的。

    果然姜绅又在办公室里坐了近半小时,竟然没有一个人过来。

    两位常委副县长也算了,不是常委的还有四位呢,竟然也没有人过来,这是什么节奏?

    姜绅看过资料,也听魏冬青说过,不是常委的副县长里,有两个是外地的,两个是本地的。

    一个外地的女副县长朱湘婷,三十六岁,从中央来挂机的,基本没什么事,挂机期满就走,她不来看自己也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还有三个副县长不来,那就是打算跟厉志良他们走一路了?

    姜绅正在郁闷中,办公室大门又响了。

    这次是魏冬青和贾小图两人,看样子有点灰溜溜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姜绅一看,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人社局公务员科说要得到政法委王建生书记的同意,还要编制委会员办公室的审核。”

    县里副科级以上的干部归组织部管,贾小图现在才是股级,按规定,他的调动,首先要调入和调出两单位同意,然后要经过人社局公务员科,县编制委会员也要审核有没有编制。

    按理说这是没有什么难度的。

    姜绅是县长,县长都是各县编制委会员的主任,理论上,贾小图的调动,只要王建生同意就行了,跟人社局关系不大,他们就是办业务的地方,走走过场。

    现在人社局跳出来说贾小图不能调动,这个信号可不好。

    这是打算我上班的第一天就打我的脸?姜绅大怒,这苗头不杀住,以后小科员也敢打我正处的脸了?

    “人社局公务员科谁说的,叫什么名字?”姜绅翻开手边上县里干部的通迅录。

    “公务员科科长向亚根。”魏冬青大喜,连忙报出这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尼吗一个小科长,副科级都不是,敢和我歪嘴,县长弄死他。

    姜绅很快拔通这人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喂,那位?”对面语气也不客气,并不知道是谁打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县政府姜绅---”姜绅也没说自己是县委姜绅,按理,他也是县委副书记。

    “姜绅---”对面愣了了下:“那个姜绅?”不知是真不懂,还是假装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县政府新任代县长姜绅。”姜绅冷冷的道:“我调一个进政府办公室,轮到你来歪嘴?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姜县长。”向亚根惊慌道:“不好意思姜县长,按程序,最好让政法委王书记---”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次,是不是我不能调他过来?”姜绅语气严厉了许多。

    一个县长,虽然是新的,但这样打电话下去,对方明显有点招架不住:“姜县长,我不是这个意思,按程序--”

    “滚你吗的程序,马上,把贾小图档案调到政府办公室来,你,就你,亲自送过来,然后到六楼来见我。”“叭”姜绅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。

    贾小图眼皮一跳,犹豫了好几下,试探着问:“头,要不要和王书记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姜绅这样都不和王建生打招呼,直接调了他的人,王建王知道,会怎么想?

    “打什么招呼?他有意见,他会来找我。”姜绅冷笑:“行了,魏冬青,你把人社局局长资料找一份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哦---”魏冬青也心脏狂跳起来,原来以为你只是欺负一下小科长,看来是要往局长身上搞了?

    “什么县长?流氓县长啊?”电话那头,人社局向亚根怒骂,就有种欺负我这样的小科长,有种找我们局长去,他骂归骂,县长发怒,他也不敢怠慢,只好拿着贾小图的档案往编制办跑。

    在他认为,县长这个级别的人,怎么会和他这小科长过不去,又不是科级干部。

    等他刚刚办完贾小图的调动,以一个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等你呢,在办公室里。”姜绅阴森森的。

    我草,向亚根倒吸一口冷气,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,你丫正处了,和我股级过不去?

    这和正省和一个正处过不去有什么区别?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不去呢,终究没这个胆,硬着头皮来到姜绅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向亚根?我叫姜绅,新任县长,我这个人心胸很宽广的,别人对我好,我肯定会记得别人的好,说吧,谁让你和我过不去的?”

    姜绅这做派,那像是县长,倒像是坐馆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你误会了,我们是根据程序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,就是要帮别人抗了?你不想进步没事,我想弄你,肯定能找到法子的。”姜绅拍拍向亚根,拍的他心惊胆颤。

    这什么县长啊,说话和流氓一样,做事和黑社会一样,你是坐馆还是县长?向亚根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是邬局长说的,让我按程序来,姜县长,我也是按领导的指示和规章制度来。”向亚根抗不住姜绅这气场,只好老老实实的交待。

    “人社局邬局是吧,你早说不就没事了?神仙打架,你一个凡人在中间干什么?滚。”姜绅一声厉喝,向亚根吓的屁滚尿流,赶紧闪人。

    第二天,姜绅这作派就传遍溧山官场,直接把向亚根叫去办公室教训了一顿,有人吓了一跳,更多的人暗暗好笑。

    这姜绅也就这点本事,欺负欺负小科长们,敢去找邬局说几句吗?

    当天下午,姜绅办公室也没有其他人来过,除了魏冬青几个人,似乎整个县政府都当他是空气,大家都在等,等他们县长工作公议的结果。

    晚上姜绅先住到溧山大酒店,以前他几乎从来不看电视的,现在当了县长,先是看了晚上七点半的新闻,接着就看溧州新闻,特别是溧山电视台的溧山新闻。

    新闻里叽叽喳喳,全是溧山土话,听的姜绅头大如牛。

    尼吗,怎么和日本话差不多?姜绅本来打算看完新闻就关电视的,这下一看,不得了,还要学溧山话的。

    只好硬着头皮学起了溧山话,好在他算半个神仙,有过目不忘,和过耳不忘的本事,用了一晚上,终于把溧山话学好了。

    早上六点多的时候,打座修练了半小时,神念一扫,门外居然已经有人在等着。

    打开门一看,魏冬青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站在门口呢。

    年轻人个子也不小,大概有一米七五左右,二十五六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