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47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四十五章 选举过不了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五章 选举过不了

    姜绅一出场,惊艳全场。

    有人没想到他这么年轻,有人没想到他一来就拉拢了人武部政委,连想到前天在溧州市发生的打人事情,姜绅身后有军队撑腰的传闻看来是真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,历来华国的政坛上,军归军,政归政,你想军政一体?这不是找死?

    刷,姜绅进去,眼光一扫,在座有七人,十一个常委,加上自己和谢,还有书记郭江华和谁没来?

    姜绅走到自己的座位上,边上马上有人朝他点头:“姜县长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姜绅不认识他,是一个身材有点短胖的中年,也朝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整个场面上,只有这个人主动向他说了声好。

    厉志良眼观鼻,鼻观心,端坐不动。

    他左边一个中年女人,四十多年,应该是女常委洪海华,右边那个肯定是三人党里的谢怀定。

    人武部谢边上会是谁?空着的?空着的就是宣传部长,宣传部长没来?

    宣传部长边上,就是组织部长,这家伙就是郭江华的心腹,而且据说在外地时,就是党校同学的朱勇。

    姜绅把现场的人按座位,了解了大概。

    他在观察别人,别人也都在观察他。

    二十多岁的姜绅,坐在一群老江湖的常委里面,面不改色,神情从容,一看就是经历过风雨的人。

    姜绅坐下没半分钟,也就是二点半的时候,县委书记,一把手郭江华终于出现。

    他大概五十出头,身材也很高大,有一米七八左右,走路有股虎步龙威之势,看的出性格比较威猛,像是部队出身。

    “郭书记。”郭江华一进来,郭系的纷纷起身向他叫人,然后郭江华微一点头,郭系的又都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厉志良等人还是这样,三人纹丝不动,也没叫他。

    那个和姜绅打过招呼的,与边上另一个短黑小个子,坐在那里没动,向郭江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样姜绅就看出来了,向自己打招呼的,可能是中立派纪委书记周金标,另一个没打招呼,并有点瞪着自己的,可能是政法委书记王建生。

    自己没经过王建生同意就调了贾小图,难怪他看自己有点不爽。

    这两个中间派,其实更应该说两面派,以前看谁要赢了,就投向那边,要说这种人应该是让大家很不耻的。

    不过据说现在纪委要归上面直管,政法委也是中央重点调整和着手的对象,这两人的身份和地位也很重要,那一派都喜欢拉拢他们。

    换成副县长、富传部长这样的人两边倒来倒去,大家理他们才怪。

    “郭书记,我是姜绅。”姜绅看到郭江华来,也不好太装逼,主动起身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郭江华似乎没有意外姜绅的年轻,只是眼中闪过一丝奇怪的眼光,你牛逼啊,来了两天也不去拜我?

    郭江华心中想的是一回事,表面上快步向前,紧握着姜绅的手,满脸笑容:“感谢组织给我们送来这么年轻有为的干部,姜绅县长,你来的真是及时雨啊,溧山人民都盼着你呢,来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。”

    及时雨,你是不是隐射我是宋江?姜绅那里听不出他的话外音,不过郭江华说的有水平,他找不到反驳的理由,只好笑笑。

    下面就是郭江华帮他一个个介绍常委的人员。

    基本如姜绅所猜的一样,宣传部长郭江华的另一号大将祁泰不在。

    姜绅和他们一个个握手,这时所有人都没办法回避,姜县长,姜县长,一个个认识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宣传部长祁泰被叫到省里组织部去了,好像另有重用,溧山县现任常委都在这里。”郭江华介绍完了,往首位上一坐,自有一股气势。

    姜绅看他脸带微笑,似乎不知道祁泰走后,新来来宣传部长是我姜绅的人。

    果然郭江华话音刚落,厉志良眉头皱了起来:“郭书记,祁部长在走了?新的宣传部长是我们县里出,还是上面来?”

    他这问的有点不地道,必竟排下来,还有姜绅在他前面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和郭江华派系不同,担心这个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“我推荐了石胜强同志。”郭江华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我草,厉志良大怒,石胜强不是县委办公室主任么,你经过常委会推荐了吗?

    不是吧,我的葛丹妮呢?姜绅想想,洪超那斯敢说话不算?不可能,看来郭江华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一般县处级的领导里,组织部长原则上要外地人担任,宣传部长本地人比较好。

    县里有建议和推荐权的,郭江华这番有点卖弄之嫌,好像是十拿九稳的,没有把握说出来,最后拿不到这位置,他也会丢人。

    “要推荐的话,我看最好走下会吧。”唯一的女常委洪海华似有所指,你不能搞一言堂啊,饶过常委会就推了?

    “走什么走,县里的建议权能起多大的作用?关键还是要看市里,你不是认为你推荐了谁就能上谁吧?”郭系的溧山镇党委书记阎卫峰冷笑。

    这个也争,你有意思吗?

    众人闻言没有再出声,宣传部长这种位置,还是要看市里的决定,甚至有时省里也会关注,县里的推荐权,真的可以忽略,除非这个县委书记实在强势。

    “今天常委不齐,就是给大家介绍一下姜县长,也没其他事,姜县长,你有什么要说的?”郭江华很满意,介绍完姜绅的后,就把姜绅凉在一边,堂堂二把手,宁是到现在才有机会说话,还是郭江华给机会。

    他觉的自己能压住姜绅了。

    “我啊。”姜绅也不急,看了看在座各位,最后道:“我没什么多说的,我来溧山就是想为溧山的老百姓做点实事,希望和郭书记合作愉快。”

    尼吗,听起姜绅是要接受郭书记的指示,但这意思是,只有他姜绅是来帮老百姓做事的,合着我们这群坐着的人,都不是帮老百姓做事的,小伙子,你这么吊,你爸妈知道吗?

    终究是年轻人啊,郭江华不着痕迹的笑笑,说话真是没水平,一下子把全场都得罪了。

    姜绅有在溧州打人的事情在先,然后为难向亚根的事情在后,现在郭书记再看他说话,基本把姜绅定性了。

    ‘年轻气盛,无畏无知。’这是姜绅在他脑海中的初步印象。

    家里有点后台,所以年轻气盛,更因为年轻,懂的不多,做事不按章法,无畏无知,这样的人,怎么能走上县处级领导岗位?

    郭书记很鄙视姜绅的。

    常委会的第一天,基本除了个别人,大家都没看的上姜绅,毛头小子一个,还会口出狂言,加上姜绅前面做的两件事,这县长,我敢保证,年底选举过不了。

    诸位常委各自含笑点头。

    放在其他地方,现在这年代,县长选举过不了,根本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全国,每年都总会发生一两例,所以也不是十拿九稳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民风彪悍的溧山县,方县长的上任,就没过选举。

    这在溧山,可是很常见的。

    而且姜绅这更糟糕。

    其他县长下来,市里领导会再三招呼,一定要让他过选举啊,过不了选举,这就是挑战组织威性,各系的人都会向地头蛇们打招呼。

    可姜绅这次下来,各系的人都没动静。

    这有多惨啊,大家是等着看他笑话?

    很快,这消息从常委们口中传到溧山官场,据说私底下,有人都开档口,赌姜绅能不能过选举。

    当天常委会是没什么事,就是郭江华认识一下姜绅,姜绅和各常委们碰个头。

    会议结束,姜绅和人武部政委谢谈笑着回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谢不知道姜绅后台是谁,但是知道姜绅在军中有天大的后台,自然是厚着脸破坐在姜绅办公室聊了会,加深一下感情。

    正在聊的热呼,有人来敲门了。

    两人抬头一看,纪委书记周金标。

    “周书记,你坐,我也要走了。”谢当然知道这一套,和领导交流时,有其他人来了,他当然要先走。

    “周书记,你坐。”姜绅亲自起来帮他泡了杯茶。

    刚才他进会议室,周金标是向他唯一主动点头招呼的。

    “我听崔市长说过姜县长年轻,没想到今天见到,比传说中还要年轻有为啊。”周金标笑道。

    呃,姜绅从这句话里听出来了,周金标是崔伟的人,难怪向自己表达了善意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上面打算把纪委收起来直管,以后是谁的人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一个部门直管了,那权力就大了,受限制的就小了。

    国企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这事还在研究中,暂时来说,周金标还算崔伟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姜绅有点不懂了,堂堂大市长崔伟,在溧山县就一个周金标。

    “崔市长也是,溧山县有自己人也不和我说下。”姜绅故意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一是看看周金标认不认同,二是看看崔市长在溧山县还有没有人。

    周金标淡淡笑了笑:“我们纪检部门是个特殊部门,崔市长经常教导我们,要立身自好,认真做事,其实这溧山县,一穷二白的,真是没什么可以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周金标这话的意思,我就是保持中立的,只做事情,不管派系,而且,溧山太穷了,崔市长的人都在其他县区呢。

    呃,那我们两就不算自己人了?姜绅听他的意思,算是婉言谢绝姜绅说‘自己人’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当然了,周金标主动上门,也是向姜绅表示,不会和他做对。

    和周金标聊了几句,姜绅没兴趣的拿起了烟。

    领导发烟,可能是让你坐下再聊聊,但是也可能是让你走,这是姜绅从老丈人乔小山那学来的官场哲学。

    他拿出烟盒,摸了半天没摸出烟来。

    周金标懂了,站起身来:“姜县长你工作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