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48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四十九章 做的出
    第六百四十九章 做的出

    胡金生走后,姜绅继续坐在办公室里,然后一直到下午。

    尼吗,挂职的副县长朱湘婷竟然没有来?

    好吧,财政局长竟然也没来?姜绅让魏冬青叫他明天下午来,就是提醒他,你今天应该来了。

    这斯当我的话耳边风?

    财政局长不来,警察局长你总该来吧?

    警察局长你不来,住建委主任你要来吧?

    狗日的住建委主任不来,农林局长你要来吧?

    姜绅这么想想,个个局长要来,结果没有局长来。

    老子屁股痣苍都坐出来了,竟然没人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夏苏敲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头,谢怀定说,他最近身体不好,明天要去省医院检查,明天下午的县长工作会,可能来不及参加了。”

    草,姜绅一听就毛了。

    厉志良三人,这就开始发力了?

    厉志良把谢怀定先推出来和姜绅搞一下,但是这么搞就有点大了。

    县长工作会不参加,太不给姜绅面子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姜绅到县里来的第一次会议。

    姜绅沉吟了一会:“你替我问问,他住那家医院?组织上也好表现一下关怀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夏苏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夏苏刚才,魏冬青拿着一堆条子进来。

    “厉志良县长、洪海华县长还有胡县长他们拿来一堆条子要你签字。”

    政府一把手不签字,有些款子财政局也不适合通过。

    姜绅随便接过来看了看,基本各副县长都有,陶家松的也有。

    他把陶家松的先拿出来,随便看了下,全都签了字。

    然后看到一个名字‘朱湘婷’?

    我草你,来挂职的,也没来看我,还敢叫我签字。

    姜绅想了想,阴险一笑,把朱湘婷、谢怀定两人的条子里,各拿了最大面额的一张,哧哧几下,当着魏冬青的面撕成粉碎,然后往边上一扔。

    其他条子退给了魏冬青:“你告诉他们,前面县长留下的帐,后任都不会认,是他们自己的账,就不要着急,等我了解情况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嘶,魏冬青在那倒吸冷气呢,真是流氓县长啊,我还没见过,当场撕人家条子的县长。

    你怎么做出这种事的?

    你撕了,他们找我怎么办?看来,只有我背黑锅了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魏冬青拿起条子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下,他们要问你怎么有条子不见了,你说你放在我这的,可能是我弄丢的。”姜绅道:“让他们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头,我就说我不小心弄丢的。”魏冬青投靠心切,想背黑锅。

    “让你说我就说我,推给我就行了。”姜绅从来不会让下属背黑锅的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魏冬青似乎明白姜绅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是,头,你这做风,太不科学啊,难怪外面说你流氓县长。

    姜绅这招的效果马上就来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不到,门外砰的一声,有人不敲门,怒气冲冲的推开姜绅的大门。

    扑面一阵香风吹进。

    姜绅此时头没抬起来,低头在装腔作势的看书,神念一扫,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美艳少妇红着脸站在门外,怒目看着姜绅,

    他猛的抬头,怒发冲冠:“你谁啊?不敲门就进来?滚出去?”姜绅站起来,一手指向外面。

    美艳少妇明显一愣。

    她是来找姜绅发火的,没想到姜绅先发火了。

    “我---你---”少妇被姜绅喷的愣在那里,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叫你滚出去听到没有。”姜绅伸手抓起桌上一本书,哗的一声就砸向门口。

    少妇再也没想到姜绅会砸东西过来,吓的向后一退,办公室门自然关上,砰,那本书砸在门上,传出重重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站在门外,心中又惊又怒,又是羞愤。

    这什么县长啊?真是流氓县长。少妇咬着牙在外面产了几秒,定了定心神后,敲门了。

    咚咚咚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里面姜绅的声音传到外面。

    少妇走进去,步伐都好像在颤抖,明显是气的不轻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叫朱湘婷,来向你汇报工作的。”这个,自然就是挂职的美女副县长朱湘婷。

    “你是挂职的,汇报什么工作?”姜绅开口一句,呛的朱湘婷好悬没一口血吐出来。

    而且姜绅那表情,好像刚才扔东西发火的根本不是姜绅。

    挂职也是副县长啊,你怎么说话的?当然了,她不是笨蛋,姜绅这话说出来,加上前面的态度,和现在的态度,她就知道姜绅对自己有意见。

    不过她是挂职的,倒也不见得怕谁,就是郭江华在这,她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只是郭江华比这姜绅有素质多了,这完全是个流氓么,这人也能当县长?

    “我想问下姜县长,为什么陶县长的条子你都签字了,我们的都没签,还有,我有一张五万多块的条子,那可是正规发票,魏主任说在你这弄没了,我到那里再开一张?”

    小朱同志也是咄咄逼人,一步步走到姜绅面前,质问姜绅。

    姜绅一听,当场笑了,这丫头,也是个愣头青,刚入官场吗?

    “那小朱县长,你给我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朱湘婷眼角一跳,老娘大你差不多一圈呢,你全家才是小猪。

    “第一,我是县长,你只是挂职县长,我怎么签字需要向你们解释吗?”

    “第二,可能我刚才不小心当废纸撕掉了,要不,你再找人开开看?”

    不小心被撕掉了?朱湘婷想跳起来骂娘:“这是正规发票,我到那再开?”

    “那我只能道歉了,嗯,废纸在这,你要不拿去拼一下看看有用么?”

    “混蛋。”朱湘婷气的眼都红了,小脚一跺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总算是看出来了,姜绅这人就是个混蛋,外面说是流氓县长一点没错,报复,他就是报复我没来向他报到。

    朱湘婷气啊,我只是个挂职的,不想卷入到你们派系之中,这你也小心眼,混蛋县长,朱湘婷气呼呼的走了。

    姜绅若是知道她的想法,肯定要说她,你就是挂职的,也要早点来拜会我这县长,这是人情事故,你给我面子,我肯定给你面子,你不给我面子,我这正职凭什么要给你面子?

    朱湘婷走了没多久,外面又有人来了。

    咚咚咚,这次敲门很大声,估计是姜绅刚才发火的事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洪海华,本地人,分管城市建设、质监安全等,是个四十七八岁的老女人。

    姜绅在常委会上见过一面的。

    她进门之后,看到姜绅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,而且用很平淡的目光看着自己,心中顿时就有点不满了。

    小子,老娘儿子的年纪都比你大呢。

    不过人家是正职,她资格再老也没办法,只好大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姜绅一直等她走到办公桌前面时,这才站起来:“海华县长也有空过来坐坐?”伸出手去和洪海华握了下手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是有点工作---”洪海华话没说完,姜绅一松手,又挥了挥手,把她话打断。

    “不急,来坐下说。”姜绅走出原位,往边上走了几步,带着洪海华坐到边上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这番作派,步步主动,那是告诉洪海华,我才是老大,你要跟着我走。

    切,洪海华当然明白他的意思,眼中闪过一丝不屑,但也没办法,不得不跟着姜绅的脚步走到边上,心中一时觉的有点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不过她有事而来,也不可能对正职发什么火,强忍着坐下后就立刻问:“听说,明天要开县长办公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,明天下午二点,你不是有事要请假?”姜绅故意问。

    “那到不。”洪海华又道:“我就是想请示下,明天具体谈什么工作?我需要准备什么吗?今年上半年的工作报告要不要带上?”

    洪海华话外音,姜绅马上听出来了,你这新县长,一来就开什么工作会,你了解溧山县吗?先了解上半年的工作,再谈下半年的规划好吗?

    洪海华说的也没错,一般的县长工作会,或者叫县长办公会,最重要的就是给各位县长分工。

    但凡其他县区,新县长上任,至少半年之内,是不会动前面的分工,等半年之后,有点熟悉了,才会慢慢展开调整。

    姜绅这一来就要调整,很容易打断前面各县长们正在做的事。

    比如陶家松,他是分管交通运输的,要是公路建到一半,你调整他的分工,让别人接管,下面很容易反感的。

    洪海华就是想来打听一下,姜绅开这工作会,是不是想调整了?你丫的不觉的太快吗?

    “上半年的?你需要带报告?”姜绅反过来将军:“我来之前,在英国办事处近一年,有什么工作,那天的事情,我可以现在就说给你听,你还要带报告?你去市里、省里的领导都要带报告?”

    “没有报告,你不能开会是不?”

    我了个去,洪梅华好悬没被姜绅气死,偏偏又找不到反驳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还有啊,上半年的事,是上半年,现在我是县长,我只关心下半年的工作,上半年的事,与我无关。”姜绅直接撇清:“我们明天,就是说下半年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这撇清,意思就是,上半年你们有什么帐单也不要找我,前任不认,天经地仪,政府部门经常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洪梅华一听就急了:“县政有几个工程项目,拖欠乙方资金很长时间了,姜县长,这可都是我们县自己的工程项目?”

    “很长时间了?”姜绅笑道:“为什么不找方县长解决?”

    “----”洪梅华呆在那里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