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48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五十一章 明争暗斗
    第六百五十一章 明争暗斗

    “志良县长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的自秋县长以前就分管过民政和体广,算是个中老手,要不,就把这两个让自秋县长先抓一抓。”

    谭自秋是他的人,他当然要抓过来,而且民政和体广这两个系统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民政有各项福利,体广也是都有收费路子的,有好处的当然要抓到手上。

    “那不要,志良县长你来分工?”姜绅指了指自己位置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很严重了,谁是县长?你吗的搞清一点?你来分工好不啦?

    草,你这话说的太没素质了。厉志良觉的姜绅真没素质。

    副职,终究是副职。厉志良一时间,觉的有点愤怒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常委会,不同意见可以投票,这是县长会,就是姜绅的一言堂。

    “下面正式开始议题。”姜绅把厉志良顶掉之后,不给他们再说话的机会:“关于下半年的工作计划,那位同志先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说两句吧。”边上蓄势待发的谭自秋果断举手。

    他冷眼旁观了半天,看姜绅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自己多抓两个系统,当然要发火了。

    “上次工作会上,县财政把机关事业单位的年终绩效工资已经准备好了,而老师们的却没有准备,拖欠工资,这是很恶劣的行为,我希望姜县长你能着重关注一下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谭自秋那口气,好像是姜绅在拖欠工资似的。

    姜绅听出来了,尼吗,你什么意思?又不是我要拖欠的?

    前面谭自秋和他单独说,他还能打打太极,现在有点撕破脸直接在工作会上说,这个不好随应应付了。

    果然,谭自秋话音刚落,洪海华也举手了。

    她接着道:“拖欠教师工资,实在不应该,我看县里再这样下去,民心尽丢啊,教师有不满,怎么教好孩子们,孩子们可是我们祖国的后一代。”

    魏冬青无语的看着这两人,方县长在的时候,你们都是极力赞成,先发机关事业单位的,把老师们的往后拖一拖啊,人怎么能这么无耻?

    这是一石激起千层浪,后面大家举着手,不等姜绅回应轮流发话。

    “教育是国家大计,我赞同先发老师的绩效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再欠了,再欠就要失民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,老师们私下商量了,今年敢再欠,要到县里上访。”

    大家你一句,我一句,除了副县长朱湘婷、胡金生,政协副主席林恒之外,人人都在说这事。

    这些人连成一气,就是逼宫。

    逼姜绅答应。

    姜绅无论答应不答应,他们都留了后手。

    姜绅答应,但是县财政没钱,现在虽然是六月中下旬,县里的财政都已经把十二月该花的钱预算进去了。

    那里还有什么钱发工资的。

    姜绅要是不答应,嘿嘿,他们可有绝招在后面。

    他们这下逼宫,就要看姜绅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却听,“砰”的一声,姜绅重重的拍下桌子。

    全场都吓了一跳,王八蛋,你又要玩流氓吗?大家现在都知道他是流氓县长了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,说的太好了。”姜绅拍案而起:“真是闻者伤心,听者流泪,太感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我去你爷爷的,厉志良等人暗暗怒骂:“你演戏呢?说的什么屁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姜绅也知道,百年大计,教育为本,拖什么,也不能拖老师的工资,来前听人说,我们县里有一些没有素质的领导,竟然连连拖欠教师的工资,当时听了还很愤怒,原来都是胡说的,我就说,我们溧山县,怎么可能有这么没素质,甚至可以说是人神共愤的领导干部?好,志良县长,你分管财税,要尽快和财政局作出指示,让他们出书面报告,准备好年终的绩资工资。”

    我草你,厉志良他们大怒啊,姜绅左一个没素质,右一个人神共愤,就是说他们前面三年都拖欠了教师的工资。

    前三年姜绅不在,这些人,可都是投同意票的。

    现在想借这个逼宫姜绅,反被姜绅辱骂。

    尤其姜绅最后还把事情推到厉志良身上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---”厉志良连忙要脱身。

    但姜绅不给他机会,拍扳道:“志良县长,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你和财政局长勾通一下,一下要尽快拿出措施和办法,年终完不成任务,我唯你是问。”

    “金生县长,你是不有什么要说的?”姜绅官僚作风,一级压一级,直接把任务压到厉志良身上,好悬没把他气的吐血,然后姜绅语音一转,主动问起胡金生。

    “--”我,我有什么工作要说的?胡金生还莫明其妙呢,怎么轮到我了?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有话说。”厉志良急了,举着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个任务,我完成不了。”他直接拒绝,你想给我压这顶帽子,没门,少用这无赖这招,我不接。

    “县里政财有限,能用的都用完了,没有用的要用在别的地方,我不能保证。”厉志良严词拒绝。

    这是他常务副县长的资本,仅比县长差一点而已,你得意什么?我这常务副是铁铁的,你这代县长代字还没去掉呢。

    “哦,你也说财政有限?”姜绅笑了。

    “---”这下厉志良发现自己说出话,脸上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财政有限,还向我逼宫?”姜绅脸色猛的一沉,眼光扫过几个刚才跳的欢的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下意识低下头,不敢直视姜绅的眼光。

    太锐利了,姜绅的眼光,像刀芒一样剌激人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站出来,谁能年底完成的?谁能完成,我县长给他当,我来当副县长,我姜绅说话算数,站出来?给老子站出来?”

    姜绅一个个看过去。

    厉志良倒想直视他呢,终究气势上不如姜绅,埋头低下。

    “都做不到是吧?好,你们做不到的事,我姜绅才有兴趣做。”姜绅看了下魏冬青:“给我记录在会议记要上,年终教师发绩效工资,决不拖欠,要是发不出钱,让教师们来找我姜绅。”

    姜绅雄心勃勃,发下大誓,狠狠震惊了全场。

    要说气场,姜绅今天完全一个人完爆在场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胡金生是党委郭江华的人,看到政府内斗,自然也很高兴,不过这时也忍不出插了两句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全县老师绩效大概要六千万的预算。”

    在溧山县,一千万以上的支出,常委会就要讨论半天,六千万,那是要割政府的肉啊,能拖则拖,政府过了,党委也过不了。

    胡金生这也是实在看下去,提醒姜绅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行,只有交给我了,我能说出来,自然能做到。”姜绅冷笑,这一刻,他虽然看上去,加了胡子还那么幼稚,但是一县主官的威严,已经深入人心。

    你过了常委会那关再说吧,厉志良冷笑,年轻气盛,好大喜功,我看你死定了,这选举能不能过,真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还有谁要说话的?”姜绅算是把这个议题就这么定了。

    先是扇了厉志良一个耳光,你们不行,不能解决,那么,我来解决。

    厉志良等人逼宫不成,反被羞辱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有话说。”洪海华举手了:“省溧中新校园的建设已经进入竣工验收阶段,政府还欠了施工队一千多万。”

    “溧山镇中心医院的住院部建设款,已经拖了半年,对方准备告我们县政府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笔钱,加起来有近三千万,姜县长,是不是也先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洪海华也开始落井下石,你姜绅有本事,把这些也包下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前任的事吧?”姜绅皱眉:“我昨天,怎么和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拖欠民工血汗钱,也很可耻的。”洪海华不动声色的道:“承包商收不到钱,不发钱给工人,工人们现在准备到县政府来散步,讨要工资,人社局劳动部门都收到民工的讨薪请愿书了。”

    她嘴上说散步,就是来上访了。

    吗的,你这是威胁我了?姜绅一听,就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方县长在的时候不来上访,我来了就上访?洪海华你想搞什么?

    就在姜绅震怒的时候,边上有人弱弱的伸手了。

    草,大家看过去,除了姜绅都在怒骂。

    另一个酱油都不如的角色,魏冬青举手了。

    你个负责记录的,兼职倒倒水的,你也敢发言。

    姜绅笑了:“来来,魏主任有什么要说的,也说说,一人计短嘛。”

    “姜县长,据我所说,承包商洪某是溧山县的大老板,当初订下合同时,同意先垫资的,他现在在外面欠了工人近一年的工资,与合同签的严重不符,而且这个人,在溧山很有钱,不是付不出工资的人。”

    魏冬青投新主心切,这番话说出来,对面洪海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有钱啊?有钱就让他拿出来,即然同意先垫付,那就让他垫付,我们政府欠着他的,又不会赖,对吧,这么大政府在这的。”姜绅笑了笑,很满意:“魏主任,你回头把洪老板资料给我,我一定有办法,让他出钱的,嘿嘿。”姜绅最后这阴阴一笑,笑的洪海华心中发毛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