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49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五十二章 跟着我有肉吃
    第六百五十二章 跟着我有肉吃

    那姓洪的老板,就是她哥哥,仗着妹妹分管城市建设这块,接了县里许多工程。

    当然了,政府工程有时会让你先垫资做的,然后结账。

    洪老板签了合同,却不想自己出钱,现在欠了工人近一年工资,老是找政府要,拿到钱再发工资,自己是一分钱不肯出。

    前任方县在时,洪海华和他们算是一系的,每到年中和年未都会给一笔。

    现在姜绅明显和他们不是一路了,洪海华只好逼姜绅。

    “下面我来说说下半年的工作吧。”厉志良再次举手。

    前面你们斗来斗去,都是靠嘴狠,行不行,谁胜谁负还是要等会后见真章,下半年的工作,可没谈过一点?

    厉志良开始正式进入主题:“我现在还分管工业,溧山县工业是很薄弱的一环,但是发展工业,离不开电力的支持,有句话说的好,电力是工业之母。”

    他说了几句,很有气势看了看全场,想把气场扳回来一点。

    除了姜绅、魏冬青等几个人,其他人都在点头,表示赞同厉志良的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每到夏委用电高峰,电力系统甚至会断我们的溧山县的电,来保障其他地方,这样下去,怎么发展的起工业?我希望班长能起到作用,和电力协调好,保障我们每年夏季的用电量。”

    尼吗,你这是说下半年的工作?姜绅听来听去,怎么像是骂人的话?

    电老虎是国企,厉志良故意说要姜绅起到班长的带头作用,和电老虎协调。

    要是协调不好,就是没起到作用,就是县长无能的意思?

    电力系统自成一派,出名的难打交通,他们这些土地蛇都搞不定,却要姜绅这新来的县长去冲锋陷阵。

    摆明又是给姜绅下套子。

    “我来协调。”姜绅听完,冷冷静的接口。

    这四个字,说的干脆果断,没有一点犹豫,别人听了,还以为电老虎是姜绅家开的。

    这都难不倒他?还是他全是嘴巴说说,充场面的?厉志良等人对视一眼,都有点无奈。

    今天出什么招,姜绅都接了,好像没什么难倒他的。

    胡金生是没什么事情要说,一来他是党委郭江华的人,乐于看他们政府内斗,二来他分管的都是清水部门,常年工作都是差不多,没什么起伏。

    接着谭自秋又要求发言了。

    他分管科教文卫,是以前的说法,文这块现在和体合并了,文广体育局,刚刚被姜绅划到陶家松那里。

    科教卫的话,也有很多项目规归。

    借这机会,谭自秋再给姜绅施压,某乡镇要建新医院,某学校要建图书馆,全都是要钱的项目上,开口就像姜绅要钱。

    而且理由都很充分,基层医疗设备要跟上吧,保证人命的,学生环境要好吧,祖国的花朵。

    至于项目谁先上,谁后上,当然你姜县长做主。

    无论姜绅选谁先,另一个局肯定不高兴。

    你建医院,教育局不爽,你建图书馆,卫生局不爽,你几个一起上,恐怕县长你要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钱不是问题。”姜绅听完后淡淡的发话了:“项目书、报告书准备好了吗?前期做过调查没有?你嘴巴说说,就向我要钱?你以为我是开银行的?你什么都准备好了,再来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尼吗,洪海华在边上听的嘴巴都要撕开了,你明天和我说,不需要报告书,自己在办事处什么都能说,现在谭自秋和你说用嘴巴说,你又要项目报告书,真是人话你说,鬼话你说,什么你都一个人说,太无耻了。

    不过姜绅前面那几个字,‘钱不是问题’还是让人震惊一下。

    看起来,姜县长很淡定,很有把握的样子。

    溧山缺什么?就是缺钱。

    为什么斗的这么严重啊?就是没钱啊。

    政府没什么钱,大家都没钱,所以个个想占好位置,好资源,所以斗的凶,要是政府富的流油,谁愿意这么拼命。

    但若姜绅知道了他们的想法,马上就要说了,恐怕政府越有钱,你们斗的越凶,人的贪欲是无限的。

    众人基本都说完了,挂职朱湘婷自然老规矩,不说话,却老是喜欢用眼瞪姜绅,看的出来,她还记在心上,狠着姜绅。

    最后厉志良又说了工业,财税上的一些事情,无非是上半年税收多少,离差距还有多少,下半年要招商引资力度强一点,完成全县的任务。

    他这常务副县长,还分管到招商引资,这也算是少见,由此也可溧山县有多着急招商引资的事。

    所有人说完,就是姜绅总结了。

    “我总结之前,先替没来的家松县长说下下半年的规划。”

    姜绅环视四周,不怒而威,所有人这些都不敢小瞧他。

    今天这一下午会议,姜绅可是一直一个人占据着主动。。

    “下半年,我们县要同时开启两个大项目上,一是乡镇公路建设,我们要建二级公路,全长大概一百多公里。”姜绅这时,也没敢说一百多少,说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这话说出来,四周刷的一下,各县长眼睛都大亮。

    要想富,先修路,这句话可是至命真理。

    而修路至富,可不单指受益的老百姓,施工方,承包商,甚至政府官员都能富的。

    谁要是能插一脚,一夜暴富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,马上众人回过神来,二级公路?这要多少钱?县里和市里能同意?别玩玩笑了。

    尤其他们溧山山区多,公路都是很长的,有时镇和镇之间,就有三十四公里以上。

    山区修路,耗费也是巨大。

    “我和省交通厅陆厅长沟通过,下半年交通厅会批五千万下来,这个时候,家松县长应该在省里和交通厅谈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哇拷,五千万重磅炸弹炸下,炸的全场人人变色。

    这算是溧山县近几年少有的大笔资金了。

    而且直接从省交通厅立项拨下,市县也肯定会想分一杯的,这和本县立了项目,然后到县市省申请款项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众人看向姜绅的眼光顿时就有点不一样。

    一来就做成这么大的事?

    以县长应有的素质,这种事没把握的话,不会在县长办公会上的说的。

    姜绅有点得意,看着众人无比崇拜的目光,信心更加满满。

    叫你们斗,这年头,谁有钱谁老大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项目,我暂时不能透露太多,等我去一趟京城再说,这个项目要是下来了,五亿那是打底的。”

    “草。”

    “嘶”

    如果说刚才姜绅的话是重磅炸弹,这个完全是核弹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,面露不可置信的眼神。

    姜绅这也是往少的说了,炸山建路,可能还要建桥,十亿都未必够。

    他也不敢说的太满,但是也按奈不住那炫耀的心,终究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也是他打算要用钱砸死他们,让他们看看跟着我姜绅,有肉吃,不然的话,连汤都没有。

    姜绅连着两个炸弹下去,炸的办公室里人心惶恐,眼神迷离。

    厉志良一看,不好,军心不稳了。

    他们争来争去,争的就是权,为什么要争权?

    有权才有钱啊,就是为了争钱呗。

    这些人,晋升基本无望了,守着溧山一亩三分地,不就是为了多捞一点。

    厉志良连忙再举手:“我有个事要说下。”

    “马上七一了,听说党委那边会搞个活动,我们政府也全是七一的一分子,姜县长,我们需要搞什么节目吗?”

    日,党委那边可能会发东西,不过那是县党校搞的,不走政府的账。

    党校怎么有钱?因为党校还有宾馆和搞培训,还有本科学习等,都有收入的,这也算是党委的一个口子,政府也不管他们。

    厉志良的意思,你别老吹牛说的点虚的,来点实际的吧。

    每年这时,党委发东西,政府都很眼红。

    那怕人家发一根毛巾,政府这里没有,都是憋屈啊。

    “这个事我考虑过了,昨天魏主任就和我提过,即然党委也搞活动,我们也搞个活动。”

    姜绅气定神闲,胸有成竹:“华石油溧州公司有意对我们县政府赞助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魏主任,回头统计一下,我们政府有多少在岗和退休的,把名字报到我那先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头。”魏冬青喜滋滋的。

    拷,华石油?国企巨头啊?不会赞助加油卡吧?

    在座的都有架车的,穷县归穷县,车子还是开的起,就算加油卡,也是比党委那边的牛逼啊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能不能问下,赞助的是什么?大概多少?”从来没说话的,政协副主席林恒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也不多,一百多万加油卡吧,不过对方说了,不想要卡的,可以到他们营业点换,呃,你们不要乱说啊。”姜绅叫他们不要乱说,那脸上的表情,巴不得他们说到人尽皆知,好让姜绅威风一下。

    “一百多万啊。”所有人都嘭然心动。

    政府才多少人?姜绅肯定不是指所有政府机关的部委办局,党委那边也是指党委的几个重要部门,如宣传、组织等的领导干部和退休干部。

    政府这边也是一样,最多加上人大和政协好吧,那一人能分多少啊?

    而且姜绅也考虑的很周到,不是所有人都有车的,拿到卡可以换。

    姜绅没说换钱,这个字不好乱说,但大家都懂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政府这边,各行局的领导算不算?”魏冬青似乎早有预某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--”姜绅想了想:“行局有点多啊,人多就不好分了,这样吧,交通局、文广体育局、民政局的领导和退休干部先算进去。”

    尼吗,众人一听,全是陶家松分管的,太无耻了,裸的拉笼人心。

    姜绅这时又抬头看了看谭自秋:“去年你们欠了老师的工资,我也很痛心,教育局也算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姜县长。”谭自秋听到这话,激动的立刻站了起来,前面所有对姜绅的不满,差点就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拷,好在他马上反应过来,自己反应太激烈了,厉志良可能以为自己要叛逃了?

    谭自秋连忙复又坐下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