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49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五十六章 出卖色相
    第六百五十六章 出卖色相

    这咖啡厅是张总自己开的,姜绅赶到的时候,张总已经坐在一个包厢里,而且面前,放的不是咖啡,是红酒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有声音听在前面,看到真人时,姜绅还是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张总这么年轻?”崔市长的小姨子,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,最多比小夏苏大几岁的样子,一脸的青春洋溢,大概是床上刚起来的原因,加上没有化什么妆,脸上有种淡淡的雍懒,看起来凭添了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从整体上看,这个张总比丁秀梅又强上几分,略为不如小夏苏而已。

    “老了,三十岁的人了,嘻嘻,姜县长到真是年轻英俊。”张总看姜绅的表情,那语气,就知道姜绅没有说慌,心中欢喜,得意的捂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三十岁?真是看不出,我以为我终于可以当回哥哥了。”姜绅这斯脸皮也厚,直接就称上哥哥。

    “那姜县长,现在不是要叫我姐姐。”张总娇笑道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喜欢和官员打交通,再看姜绅这样的帅哥,还是主政一方的县长,那更是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“张姐,来,初次见面,我敬你一杯。”姜绅顺杆而上,为了陶家松这常委,哥们今天出卖色相了。

    张总也很豪爽,举起面前的红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这女人,会不会和崔市长有一腿?

    姐夫和小姨子,那也是个容易出现神话的关系。

    姜绅见她这么豪爽,也有点担心了,想拍市长马屁是对的,但是不能搞市长女人,说不得,只能先保持一点距离。

    “崔市长应该和张总说过了,我们溧山县现在正是发展的关键时期,工程很多,机会很多,钞票也很多--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二十五个百分点,工程拿一半,留一半给当地人做,你也可以做做好人。”张总那豪爽真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姜绅话没说完,她就冒出一句。

    意思是以后姜绅手上的工程,她要拿走一半,但是给25个百分点的好处给姜绅。

    她也不贪心,没要全部拿走,留一半让姜绅做做好人,分给其他人。

    因为她姐夫就是官场,她太了解官场了,姜绅手上项目多,各种托关系走后面的人也多,所以她没要求全部拿走。

    “别和我说这些。”姜绅笑着,然后伸手入怀,从储物空间里一摸,好像是从怀里摸出来的:“这对手镯,是我送给你和你姐姐的。”

    一对白光闪闪的钻石手镯出现在张总面前。

    “卡地亚钻石手镯?这要二三十万一个吧?”张总是识货的。

    一眼看出价值。

    姜绅说送给她和姐姐,那个姐姐,肯定是指崔市长老婆了?

    从来都是她送东西给官员,没想到第一次见姜绅,就是姜绅送东西给她。

    这小年轻要买官吗?想从我姐夫那里得什么好处?

    这本有点大了?

    两个手镯就五六十万,张总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一百三十万一个。”姜绅笑笑:“限量版的,官网可以查,支持全球正柜验货。”

    “----”张总继续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我不缺钱。”姜绅笑道:“我的钱,比你多一百倍。”他竖起一个手机,说出一个惊天数目。

    张总顿时有点不服气了,你知道我有多少钱吗?多我一百倍?

    不过一看姜绅送的这个手镯,不服也得服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是工程质量,你一个一个做,包你有做不完的工程,赚不完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真心想为百姓做点事,所以工程质量一定要好。”

    姜绅说着,把手镯推到她面前,然后替两人各倒了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张总终于明白了,姜绅不要什么百分点,不要好处,就是要自己工程质量能上去。

    尼吗的,你是当官还是当慈善家的?

    张总呆了有数十秒,最后道:“你这样当官?值吗?”

    别人当官都是为了赚钱,你当官,竟然是为了老百姓做事?

    “我钱多的用不完,只有为老百姓做点实事,满足一下虚荣心了。”姜绅笑着,举起杯子:“张总,别笑我纡腐。”

    张总也举了起来:“干,姜县长,我服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又是干了一杯。

    这杯下去,张总脸上就有点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见过最特别的官,咯咯。”张总娇笑,拿过酒瓶,替两人又各倒一杯。

    “我姐和我们家,以前也是普通老百姓,姜县长,你放心,就凭你这几句话,工程质量,我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干”第三杯又干了。

    三杯下去,张总的话就开始多了,看向姜绅的眼神也变的有点不同。

    姜绅年轻,英俊,多金,典型的高富帅,问题,他还是官。

    这还不止,他竟然要一心为百姓做事。

    张总见一辈子男人,没见过这种男人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还没娶老婆吧?”张总不说业务,开始说风情。

    “订婚了,现在还小了点,过几年就结婚。”姜绅不动声色的反问一句:“张总爱人,在那高就?”

    “没呢。”张总轻轻一笑:“我这样的,到那找男人?”

    呃,果然和市长有一腿,姜绅微微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张总一看姜绅的眼神,娇叱:“你可别想歪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,我也勉强算个白富美了,高不成,代不就啊,想亲近我的男人,不是想找我姐夫跑官,就是想我手上的钱,姜县长,你要是有什么朋友适合我的,可要介绍一下,我也是三十岁的女人了,一个人的滋味,可不好受。”

    说到一个人时,张总眼光更加迷离,死死的盯着姜绅。

    咦,和市长没一腿啊,好吧,是我想歪了。

    姜绅一看这驾式,张总好像酒多了。

    “张总,你酒多了,今天太晚了,早点回去休息吧,改天去溧山,我好好请你。”姜绅站起来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看着姜绅转身而去,张总的眼光越来越恢复清澈,最后一个人拿着红酒杯在那摇了又摇:“有意思?这个姜绅,有意思?”

    原来,她根本没醉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姜绅连夜赶回溧山县,住在政府家属院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姜绅带着同住家属院的葛丹妮、夏苏两位美女,一起上班。

    车子刚到县政府门口,就见密密麻麻,聚了上百号人。

    许多人手上要么拿着白纸,要么几个人高举旗帜,旗帜上面也是白纸写满了字。

    “还我血汗钱”“拖欠农民工资可耻”

    “溧山县长还钱。”“县长无德,拖欠工资。”

    门口有保安在拦着他们,不过他们人多,又要叫着口号,场面有点乱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节奏?真的有农民工来上访堵门了?

    这时魏冬青打电话过来了:“头,你走后门吧,前面有讨薪的堵着,我已经报警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到了前门了,而且我姜绅从来不走后门。”姜绅挂断电话,直接叫车停在边上,然后自己下车,葛丹妮和夏苏跟着车子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。”前门有县政府的保安和工作人员在拦着,其中一个保安认识他,看到县长来了,连忙悄悄跑过来。

    溧山民风彪悍,全省闻名,姜县长你要小心啊,你悄悄走这边,现在没人认识你。

    干嘛,他们来找我的?姜绅莫明其妙,我犯什么错了?

    他这念头刚起,人群有人在怒骂:“叫流氓县长滚出来,还钱。”

    草,姜绅眼皮一跳,人群涌动,许多保安和政府工作人员强忍笑意,不敢看向姜绅。

    “流氓县长还钱。”

    “还我们血汗钱。”

    有人开始有组织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姜绅冷眼旁观,他们叫的凶,但是没有过激的行为,有的站着,有的坐着,有的围着,没有冲击县政府的势头。

    有组织的啊,姜绅知道这是有高人组织的。

    县政府里没什么大动静,除保安和几个工作人员外,领导干部和各部门的人都没出来。

    姜绅走到里面,远处魏冬青和贾小图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崔了几次警察了,还没有来。”魏冬青打小报告,明显的,警察局长蒋进华在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警察局到这里,五分钟的路程,从接警到出发,十分钟能赶到,现在这批人都闹十几分钟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才打电话我?”姜绅脸沉着。

    “怕头你在睡觉--”魏冬青不敢打扰姜绅。

    姜绅看了下手表,现在才七点五十,今天来的早。

    “打电话给洪海华没有?这是她分管的。”姜绅再问。

    “打了,她说在外面视查横埠镇中心小学图书馆施工情况,下午可以赶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草,七点多就到了乡镇视察工作,洪县长真是勤勉,洪海华这是故意至身事外了。

    县政府被围,警察局没反应,分管县长在外面,这是存心让姜绅难看。

    更可恨的是,那群人不停的在叫流氓县长。

    姜绅忍不住了:“吗的。”就要排开众人冲直去。

    “头,别乱来,这可是。”贾小图死死的拉住姜绅。

    知道你能打,冷静,别上了别人的当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去和他们说理,你以为我和他们打架呢?”姜绅眼睛一瞪,贾小图只好松开。

    姜绅整了整衣服走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是头,出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?我们找流氓县长。”一个看上去像流氓一样的青年,头上还有一撮金毛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