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0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六十章 县长一样弄
    第六百六十章 县长一样弄

    “姜县长,对不住,对不住了。”洪竹华笑眯眯的走进姜绅办公室,不等姜绅说话,自行往他面前一坐,然后就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往姜绅桌上一放。

    “我保证,以后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,保证不再有欠工资的民工围困县政政,姜县长,给我一次机会。”

    姜绅看也没看桌上的卡,笑道:“直接一点,我这人,比较直接。”

    “--呃”洪竹华意外了一下,然后点头:“姜县长真是年轻有为,不过你始终是外地人,溧山县还是溧山人的天下,大家交个朋友,以后有事可以相互帮助,尤其年终选举,我姐和我,都是能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这什么意思?我以为你来求饶的,原来你是来威胁的。

    “切”姜绅怒极反笑:“你一个混混,也敢和我说政治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很不给面子,笑眯眯的洪竹华也是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一会,淡淡的道:“姜县长不是以为,抓几个小混混,就能指证我坐一辈子牢?”

    “我要没好日子,溧山县很多人没有好日子。”洪竹华脸色狰狞起来。

    你是县领导没错,把我惹急了,县领导我也敢弄的。洪竹华就是这意思。

    他在溧山还是有点厉害的,比如这次捅姜绅一刀的人,洪竹华被抓了之后,就怕他招自己主使的,连夜安排人去了这人的家里。

    送去一百万和一把刀,给这人的老婆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拘留所,那捅姜绅的人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是收钱还是收刀?

    溧山人彪悍不是假的,那斯很果断的就在拘留所自杀。

    他一死,死无对证,警察也不好拿洪竹华有什么办法。

    今天洪竹华上门,一半是炫耀警察也拿我没办法,一半是想试试姜绅。

    华国的政府官员,也不是都是好汉,有的官员就怕那些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要说溧山人怎么彪悍了,他竟然敢来威胁县长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也是有底气,我没好日子,溧山县有很多人没好日子。

    他这种老板,经常搞官商勾结,溧山县的官员有很多与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,所以不希望他倒霉的人肯定也比较多。

    他一坐牢,太多官员要提心吊胆了。

    姜县你要把我往死里搞,县里很多人会不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滚出去。”姜绅脸上挂着笑容,一点也听不出是在骂人的:“你什么身份?也配和我谈条件?”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你姐,无条件向我投降,你再捐一条公路的钱出来,这事,我就算了,不然,我要你们姐弟,一个家破人亡,一个开除公职。”

    姜绅威胁起人来,更是嚣张。

    洪竹华一听,差点跳了起来,我草你,到底你是县长,还是我是县长?为什么我听起来,你比我还是黑社会?

    “那行,咱们,走着瞧。”洪竹华恶狠狠的站了起来,发出一句狠话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从来没见地这么嚣张的县长,我要让你瞧瞧,咱溧山人,是怎么搞外面人的。

    洪竹华走出县政府直接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姐,谈不来啊,那小子,比我还嚣张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自然是他姐姐洪海华:“你都和他说了什么?是不是乱说话了?”

    “没啊,我照你说的,上去就向他道歉,这斯不领情也罢,你知道他最后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他要你无条件向他投降,要我再捐一条公路的钱出来?不然,就要搞的我家破人亡,姐姐你开除公职。”

    “草。”电话那头的洪海华也是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经过前天常委会上的事,洪海华和厉志良研究后决定,试着向姜绅示好,能不能缓和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两人,在常委会势单力薄,一定要与一方结盟才行,而郭江华和姜绅无论那方接收,都会势力大增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觉的自己还是值点钱的,而且,如果要在姜绅和郭江华里选一个的话,还是选新来的姜绅比较好,郭江华,那是多年的死敌了。

    觉的自己有点值钱的洪海华就要弟弟来探探路,必竟她亲自出马的话,要是被姜绅拒绝,很没面子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洪竹华这人不会说话,上去就得罪了姜绅。

    当然了,洪海华和厉志良也只是想结盟,没有想投靠。

    结盟就是平等的关系,和以前方县长在一样,投靠了,那就是姜绅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姜绅欺人太堪,你先出去避避风头,这货很不讲理的。”洪海华提醒弟弟。

    “我溧山人?避他?”洪竹华不服:“我给点黑社会他吃吃,我就不信,当官的会有不怕黑社会的?”

    “你别乱来,他在东宁,据说就是最大的黑社会老大。”

    “----”不会吧,县长是黑社会?“这是溧山,姐你放心,我帮你搞定他,我们洪家,没有搞不定的事。”

    嘟,电话挂了,洪海华眉头皱在一起,这事,怎么感觉越搞越大?

    姜绅的传说,洪海华当然也打听过,不过打听的比较晚,最近刚打听,前面,真是没把这小年轻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要是以前打听还好点,但姜绅在英国呆了一年,这一年里,在东宁也没搞出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东宁人都有点忘了姜绅,除非像陶家松那样,找对了人,才能问出姜绅以前的一些大事。

    所谓传说,自然会有夸张的,会有虚构的,洪海华听在耳里,自己都觉的有点夸张。

    这斯要真是传说中的道上老大,怎么可能还当上县长?

    从内心深处,洪海华真希望弟弟能把姜绅搞定。

    没错,听到姜绅要让她开除公职,洪海华也愤怒了,你个小屁孩,老娘出来当官的时候,你毛都没长齐呢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,洪海华听完弟弟的话,并有没再打电话过去劝他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洪竹华到了辽西省。

    前面说过,溧山与辽西相邻,翻过几座山就到辽西省了。

    辽西民风彪悍,大概就是影响到溧山的民风。

    与溧山相邻的是辽西的‘平沙县’,平沙县再往西,就是著名的‘金沙县’。

    金沙县在民国时盛产金沙,当时这里很乱,土匪横行,每天都有枪击案,建国之后,人民军队大力剿匪,终于平定了这里。

    不过金沙县也是多山地区,山多林多,交通不便,容易藏人,于是私人偷偷开采金沙的就出来,这年头,为了银子,总有人肯挺而走险。

    反正出了事往山里一躲,一时半会,真不容易抓到人。

    金沙县有个道上的大哥,大家叫‘铁疤哥’,早年练金沙,金属汁炸在脸上留了个疤。

    现在在山里经营赌场为主,那都是在深山老林之中,没有当地人带着,一百个警察走进去,都会迷了路,所以从来没有被抓到过。

    洪竹华就找到了铁疤哥。

    “一千万搞定一个人?”铁疤哥摸了摸脸上的疤,有点心动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是愣头青,犹豫了一会,慢条斯理道:“洪大哥在溧山也是威镇八方的大人物,还需要我们辽西人出面?”

    他的意思是,你要搞什么人?国内值一千万的?别告诉我是高官?

    国内行情就这样,辽西砍个人,十万都有人干,你开价到一千万,铁疤哥当然要考虑一下了。

    而且,洪竹华这语气,不是砍几刀就算的样子,是要弄死人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县长,新来的,不张眼,竟然比我还嚣张。”洪竹华冷笑:“他说要我家破人亡,铁疤哥,不弄他,我还算是洪竹华吗?”

    尼吗,现在当官的也这么嚣张了?铁疤哥一听是县长,有点压力。

    国内和香门不同,商人百姓好欺负,当官的不好弄,警察破这些案件很给力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对他来说这是压力,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即然这样,当然要称机捞一笔了。

    “县长的话,不好弄啊,警察会拼命的破案,安家费,跑路费,开支很大,也不是个个都敢去弄县长的?”

    “铁疤,爽快一点,说个数吧。”

    “最少这个数?”铁疤咧嘴一笑,伸出两个手指。

    “两千万?”洪竹华心痛的叫起来,尼吗,这要在国外,超级杀手都能请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算友情价了,为防万一,这要找死士,干完之后,他们也要死,这样才查不到你我两人身上,一个死士,你知道要多少安家费吗?”铁疤笑着。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洪竹华最后一咬牙,跺着脚认了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洪竹华在山里住了一晚,也小赌了一下,还赢了一百多万,第二天早上走的时候也是很得意,哥们手气这么好,是不是代表,过两天姜绅这斯要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你妹的,县长就了不起?

    县长一样弄。

    洪竹华骂骂咧咧的带着两个保镖上路了。

    他们从山中出来,然后要开车走五六小时的山路,翻过数座山,才能回溧山。

    一般人是不会这么走的,更多的人从外围,坐火车到金沙县城,然后再走山路去,只要一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洪竹华这样走也是防止将来有人知道自己来过金沙县。

    大概下午二点的时候,洪竹华三人进入溧山境内。

    刚刚从山路换到公路上,路边一条小路中,突然冲出来一辆越野车。

    轰隆隆,越野车重重的撞在洪竹华三人的小车上,把他们的车子撞的在地上连翻数个跟头。

    “我草。”洪竹华死之前,看到越野车里跑出来四五个人,拿着各种长刀。

    哧哧哧,对着翻滚在地的车中,一顿猛捅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