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0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六十一章 纪委上门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一章 纪委上门

    当天晚上这消息就传到金沙县山里,铁疤哥那里。

    洪竹华带两小弟,刚回溧山县就被人埋伏了,车被撞翻之后,下来五个辽西人,把洪竹华砍了一百多刀。

    他那两小弟倒一点没事,据他们报警,砍人的就是辽西的,现在怀疑你铁疤哥。

    我去你大爷的,铁疤哥听到这消息,欲哭无泪,我正在替他安排死士呢,我找人砍他干什么?

    铁疤哥还在郁闷呢,有小弟上来汇报。

    铁疤哥,外面有美女找你。

    “---”这晚上七八点了,还有美女到山里来?这得多大的胆子?

    带她进来,铁疤哥自有一股气势,难道你还是女鬼不成。

    美女一进来,铁疤哥就觉的真是女鬼。

    漂亮的不像话,尤其那气势,清丽脱俗,和天上的仙女下凡。

    “美女,你是山里的狐仙不成?”铁疤哥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叫尤蜜,你一定要记住我的名字。”这位美女,赫然是姜绅的美女徒弟之一。

    “尤蜜?果然人如其名。”铁疤哥发誓,一定会记的清清楚楚,只是美女,你找有我铁疤哥有什么事呢?是不是深山老林里,你很害怕,需要人陪?

    “听说铁疤哥很牛逼,手底下还有死士?这里有吗?”尤蜜看了看四周。

    四周有铁疤哥好几个手下在,个个流着口水,眼睛发光的看着尤蜜。

    “草。”铁疤哥突然跳了起来,后退数步:“洪竹华是你叫人砍的?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”尤蜜一声娇笑,身体慢慢向前走去。“你狗胆包天,今天就废你一只手,让你长长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砍她。”铁疤哥又惊又怒一声令下。

    刷,一个小弟很是勇猛,率先从桌下抽出一把长刀冲了出去,一刀就砍向尤蜜的肩膀。

    他还有点怜香惜玉,感觉到这刀要砍到尤蜜的头上,终究有点不舍,微微偏了一下。

    却见尤蜜肩膀一闪,反手一抓。

    当,那长刀就被两根很纤细,很好看的手指给捏住了。

    “嘶”全场混混吓的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再见尤蜜双指一动,崩的一声,那宽刃砍刀,硬生生被尤蜜折成两段。

    我草,鬼啊。铁疤哥这下真是见到鬼了。

    他是连滚带爬往后逃去,尤蜜双指一甩。

    扑哧,半截长刀嗖的一下,插进了铁疤哥的右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啊---”铁疤哥一声惨叫,当场倒中,心中那个冤啊,你说话不算,你说废我手的,砍的我腿干嘛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眼见尤其蜜逼到铁疤哥身前了,边上又冲出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人手上拿着一把猎枪,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尤蜜。

    “你再动,老子开枪了。”他厉声大喝,却好像在装胆,明显自己脸上也是一片血色。

    空手折刀,这是小说电影里才有的情节,今天他们看到,活像看到了鬼一样,谁不害怕。

    这时他离尤蜜足足有五米以上远。

    但见尤蜜突然一笑,伸手迈步。

    嗖,下一个瞬间就到了拿枪的小弟面前,然后一只手按在枪管上面。

    太快了,在他们眼中,尤蜜的身影和鬼真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尼吗。”小弟吓的魂飞天外,条件反射的扣动了板机。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这一枪打出去,枪管当场爆碎。

    一大片铁沙,嗖嗖嗖,全打在那小弟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--”他也惨叫着倒地翻滚。

    嘶,众人吓的几乎晕死。

    尤蜜用手抓在枪管上面,捏碎枪管,让子弹回击,这他吗是人的手段吗?这是鬼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,铁疤哥后悔不及,就知道二千万做一件事不会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不敢了,我再也不敢了,饶了我吧女神仙---”铁疤哥吓的屎都要尿出来,跪在地上,大声求饶。

    这不是说他铁疤哥没种,不是男人,只是遇到尤蜜这样的人,再有种的人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女神仙,我叫尤蜜。”尤蜜脸上全是得意。

    功夫练到这个地步,在凡人眼里,真的和神仙没有区别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为自己投入到姜绅门下,感到骄傲。

    “记着我的名字没有?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记住了,一辈子都不会忘。”铁疤哥点头不止。

    “你记住就好,别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,一定不会有别人知道。”铁疤哥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尤蜜嘻嘻一笑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的手暂时留下,洪竹华就算在你头上了。”话音刚落,人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她来去如风,真的像鬼一下,一大厅的道上混混,竟然个个吓的全身发颤。

    这什么意思?铁疤哥想哭了,就是说让我背黑锅,承认洪竹华是我叫人砍的了?你太黑了吧?

    但是,我也不承认吗?铁疤哥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可这世上,他还不是最伤心的。

    最伤心的是洪海华。

    弟弟前两天说要找人搞定姜绅,结果第二天就被人搞定了。

    据说死的很惨,被压在翻倒的汽车下,捅了足足一百多刀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他在道上成名,最后被道上的手法砍死,也算是溧山县的一大新闻。

    外面都说是辽西人做的,洪竹华的小弟也说是辽西人干的,但是这案子难破啊。

    死在辽西与溧山交界处,砍人的估计已经逃回辽西深山老林里了,溧山县警察和辽西平沙县警局知会一声,这事也就暂时放下了。

    有人说,怎么会这样,人命大案啊?这么简单?

    溧山县警察到想破案呢,可是怎么破?

    一点线索都没有,除了知道是五个辽西人,其他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对方逃进辽西,就要指望辽西的警察能帮上忙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山区,都是各省有名的穷县,我不给你添麻烦,就算阿弥陀佛了,还指望我帮你查这案子。

    我们也没线索啊。

    平沙警察也没线索,怎么帮他们查。

    这种事,能拖就拖吧,除非相关领导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但很明显,溧山这边的郭江华和姜绅都不会重视的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关心的是其他事情,七一到了,党委和政府都要发点福利。

    现在上面越来越紧,发东西也不能乱发。

    好在党委有自己的路子,政府有姜绅牵线。

    他在阿联酋为华石油争取到了石油开采的权利,是有功于国家,有功于华石油的大事。

    这回要点赞助,真是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最后政府的领导们,包括退二线和退休的领导们,副处及以上的,每人发了五千加油卡。

    这可是最近十几年来,政府领导这层次得到最好的过节礼物了。

    但是加油卡发下去两天,七月三日的时候,市纪委的两个人,敲开了姜绅的办公定以。

    “姜绅同志,我们是市纪委的,我姓袁。”

    “我姓宋。”

    “县里有领导举报你,擅自违反八项规定,并铺张浪费,给领导干部发派变相礼金,请你跟我们回去调查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这两个市纪委的,果然像包青天一样,脸色漆黑,一点表情都没有,看姜绅的目光,更是没有一丝感情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谁举报我?是实名吗?”姜绅条件反弹的问?

    “常委县长洪海华算不算实名?”袁姓主任冷笑,你犯什么事了,人家拼命的实名举报你?

    洪海华也拿了五千加油卡,前脚拿了,后脚就送市纪委去了,然后举报姜绅。

    “哦,是她啊。”姜绅笑道:“她弟弟死了,神智有点不清也是正常的,只是,她凭什么举报我?”

    草,有你这么说话的?宋主任都听不下去,怒道:“姜绅同志,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,关掉手机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有点重了,那是要把人抓去检查一下的势头。

    “去你吗的。”姜绅突然拿起面前一杯茶水,扬手一泼。

    那宋主任万万没想到,纪委出来,还会遇到姜绅这种人。

    平时他们出现,那个官员不吓的魂飞天外,甚至颤抖,这姜绅也太无法无天了。

    这一下泼的他全身都是茶水,顿时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姜绅你---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?我的名字是你叫的?你再叫一声试试?你什么级别?有副处了吗?”姜绅说话,那是气不死人不罢体。

    姓宋的一口气好悬没接上来。

    没错,他才正科,真是连副处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,你这样太欺负人了,我们纪委出来,副科也一样查正处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,有什么问题,早点查清也好。”边上姓袁的沉的住气,拉住要发疯的宋主任。

    这姜绅是流氓,来之前就有听说人说他是流氓县长,我们别和他一般见识,进去之后,再玩玩弄他。

    “听听,学学,这位袁主任才会说话,关手机是吧。”姜绅慢慢站起来,拿出手机,关掉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他那表情和做派,简直和高官出行一样,那里像是进纪委的。

    你死定了,姓宋的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于是,整个县政府都轰动。

    再来当县长没几天的姜绅,被市纪委请去喝茶了。

    纪委一辆车,把姜绅从溧山县带出来,开往溧州时,开到一半,突然转弯,然后就到了常兴县。

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来到常兴县某武警大营。

    在武警的大营边上,有一座武警的小型招待所。

    姜绅被带进一间房,门口站着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同志。

    “这他吗算不算双规?”姜绅进去之后,打量着狭小的房间,很郁闷的想着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