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1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六十三章 家属情绪也稳定
    第六百六十三章 家属情绪也稳定

    边上袁主任和宋主任有点莫明其妙。

    就在洪科电话挂掉的同时,砰,外面大门被人推开,又冲进来两个武警。

    “洪队,洪队,那斯造反了,把小林小方打的晕死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,眼都红了,手上还拎着自动步枪:“洪队,我们去弄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袁主任和宋主任一听,真的他吗的造反了?连武警也敢打晕?

    这下你还不死定了?

    武警和军队一样,也是自成系统的,警察局长、厅长和部长们,虽然会兼当地武警部队的政委什么,但是也不算直属领导,听不听,也要看下面的武警做风,和军地关系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姜绅把武警打晕?

    天助我也,这下,姜绅你死定了。两人心中那个乐啊。

    “慌什么。”就在这时洪队一声厉喝,止住手下另两个武警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马上把小林两人送医院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县长呢?”两个武警奇怪道:“小林他们被白打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县长也敢乱打,交给袁主任他们,这是地方上的事,我们不掺合了。”洪科脸上很郁闷的看了看袁和宋。

    “---”我没听错吧?袁主任和宋主任不可思议的看看洪科。

    “洪队,我们一起合作的?”我们溧州县委县政府和你们支队关系很好啊。

    支队关系好有毛用,总队来电话了,这个姜绅不能动。

    洪科摇头长叹:“你们两位领导也听到电话了,洪某有心无力,那啥,你们把他转走吧,我这里,不能再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嘶--”袁主任和宋主任一听,终于知道,刚才武警东宁总队的电话是来救姜绅的。

    这嘶太嚣张了,武警被他打晕死,还有人来救他。

    “你没和领导说,有武警被他打伤了?”宋主任提醒洪队。

    “总队长好像知道了,电话叫我们妥善安置,稳定他们的情绪。”

    拷,就是说姜绅先打了人,然后再和上面通的电话?他电话不是被我们没收了?

    这姜绅,外面说他和军队关系不错,没想到,在武警也有高层支撑。

    你他吗,又是军,又是警的,这是要逆天啊?

    上头怎么信任你啊,为什么武警不归军队管,就是怕一方势力太大。

    你姜绅到好,两边都有人。

    两人还在那胡思乱想,洪队已经开始赶人走了。

    “两位领导,上面崔的急,你们看看,把姜绅送别的地方再审怎么样?”洪队说想转业是开玩笑的,两个纪委的再不走,他真的要转业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下午五点了,我们往那转啊?过一夜走不行?”宋主任也急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武警军营边上呢,就在山里,开车出去进入县道也要一个多小时,到时天都黑了,再回常兴县,又要半小时,再回溧州的话,又是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“马上要走,总队发话了,不是你们走,就是我走。”洪科这话说的很郁闷啊。

    你们不走,我就要转业了。

    “不为难洪队了,我们走。”宋主任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等下。”洪队又叫住他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袁主任以为洪队回心转意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那个---”洪队脸色通红:“你们回去,不要乱说,姜县长在我们这里,表现很好,我们也没有同志受伤。”

    “我草”袁主任和宋主任想哭了。

    洪队啊,你怎么可以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呢。

    他把你兄弟打的昏死过去啊。

    两位领导,我也是混口饭吃吃,让我再在军营干几年吧,洪队也想哭呢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被总队长记上了,你说好事也算了,现在还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算了,别为难洪队,我们懂了。”宋主任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这太妈憋屈啊,武警被打了,还要说姓姜的没打过。

    这姜绅做人,怎么可以这么无耻?

    等到一会他们去提姜绅到别处时,更想哭了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不好意思,你没受惊吧。”洪队长亲切的握着姜绅的手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没什么事,只是刚才,看到那两位兄弟好像摔了一跤,他们没事吧?”姜绅镇定的问,那脸的上表情,要多贱就多贱。

    袁、宋两位主任都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也没事,现在在医院,醒过来了,情绪稳定,家属情绪也稳定,我们已经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。”洪队长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“那是,思想工作一定要做好,武警同志,果然是有战斗力的,好好干。”姜绅拍拍洪队的肩膀,笑眯眯的走了。

    晚上六点多。

    一辆汽车行驶在崎岖的山路上。

    姜绅坐在后面,袁主任、宋主任一左一右的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两位主任脸色很阴沉。

    大晚上的,他们要转稳姜绅。

    而且看这样子,以后三中队,甚至溧州支队都不会再和溧州党委和政府合作了。

    一般的县市区里,纪委双规人时,有条件都和武警合作,在武警的地方,没条件的放在一些宾馆等地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要转移,只能往常兴县的宾馆,或溧州宾馆去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有个问题,姜绅拒不交代,态度恶劣,这样下去,能审出什么吗?

    洪海华实名举报的看来没用了,姜绅往华石油身上一推,那华石油也是有名的自成系统,和武警部队一样,地方上是管不到的。

    而招标的事,姜绅也是推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后面怎么办呢?

    两人不停的在路上用目光对视,寻找办法。

    其实两人来找姜绅调查,有几个目的。

    一是恶心一下姜绅,新县长被纪委带走,传了出去,想投靠县长的人也要告诉一下姜绅能不能罩住他们,自己都被带走了,手下不是更危险?

    二是想借机敲打一下市长崔伟,没错,他们就是市委书记韩再中派来的。

    你小姨子到处接工程,别以为我不知道,早晚你要小心一点。

    三是给姜绅一个下马威,你以为你提名的常委过了,你就无法无天了?是我韩再中让你过的,我想为难你,还有很多手段。

    要说真的想把姜绅往死里搞,现在的证据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两人在车上想了好一会,目光交织了几下后,宋主任最后一点头:“小段,往溧山县去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要送姜绅回去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驾驶员小段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点头之后,猛的踩了一下油门,汽车突然就加速了。

    “小段,开慢点,山路呢。”宋主任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这里,可全是山路。

    “知道,放心宋主任,这里,我来了不下五十次了。”小段话音刚落,吱,突然好像看到前面有什么一样,吓的一个急刹。

    这时他刚加速,然后又来一个急刹。

    整个汽车身体处于漂移的状态,向左一横。

    “当心”袁主任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汽车轰隆一声,重重的撞在左边的山体上面,又向前漂了十几米,并且翻倒后才停下。

    整个驾驶室和左边车体遭到重创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坐在姜绅左边的宋主任在汽车与山体之间有了强烈的接触,哇扑,不但头撞在玻璃窗上,更是一口血狂吐而出。

    最后汽车翻倒的时候,宋主任已经双眼发黑,只有出的气,没有进的气了。

    “快,快出去。”姜绅推着袁主任往外:“开门,当心汽车爆炸。”

    爆炸?袁主任一想到电影里汽车爆炸的场面,吓的魂飞天外,连忙奋力推着窗户。

    刚刚宋主任坐在姜绅左边,在汽车与山体相撞时受到了重创,他和姜绅在右边反而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在姜绅的帮助下,两人奋力推工一窗破坏的门,爬出车内。

    再看前面,驾驶室破成这样,驾驶员小段也竟然爬了出来,唯有宋主任纹丝不动的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老宋,老宋。”袁主任急的要命,汽车上的火花慢慢起来,油箱也在漏油,真的有可能爆炸哦。

    “把老宋拉出来啊。”袁主任叫驾驶员小段上。

    小段腿上再流血:“袁主任,我腿伤了,站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袁主任只好看向姜绅,姜绅蹲在地上大晚上的,好像在地上数蚂蚁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你帮个忙吧。”袁主任保好求他。

    “哎,我真是良心太好了,你们查我,我还要救你们。”姜绅摇头长叹,过去把宋主任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要说姜绅这英雄做的也是很猛,拉人的时候,汽车上火苗越来越大,噼噼叭叭的声音响个不停,听上去随时会爆炸一样。

    袁主任和小段吓的半死,叫姜绅上去的袁主任,自己退出去几十步。

    等到姜绅费尽力气把宋主任拉出来后,轰隆,汽车真的爆炸了。

    事后,袁主任和已经残废的宋主任问小段,你干什么踩急刹啊?

    小段说,我好像看到鬼了,山路中间突然出现一个黑黑的人影。

    我了个去,两人气的差点几口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当晚之后,宋主任就残了,袁主任也受到惊吓,卧病好几天,反是姜绅和小段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尤其是姜绅,被纪委请去谈话,最后还救了纪委的一个同志,光荣事迹传到溧山县,谁不说小姜县长以德报怨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了解姜绅的人才会明白,怎么和姜绅做对的人,老是倒霉?

    开着车在路上也会遇到鬼?

    呵呵,是有人搞鬼吧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