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1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六十四章 活活气晕
    第六百六十四章 活活气晕

    纪委调查姜绅,本来是想给个下马威加点恶心,结果,最后成了一出闹剧。

    姜绅当天晚上,就回到县里,而纪委两人却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“头”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头你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姜绅回到家属院,发现陶家松县长、魏冬青局长、贾小图同志、还有小夏苏都在。

    这是姜绅目前在溧山县的心腹了。

    姜绅被带走,他们都很担心,几个人在夏苏家里,等到晚上。

    看到姜绅回来,终于齐齐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些人,现在都被钉了姜系的牌子,与姜绅算是荣辱与共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说你不会有事的,他们不相信,所以都到我在家里来了。”小夏苏嘻嘻的笑着,姐夫的本事,她最了解,她的家与姜绅也是楼上楼下,所有大家都到她家里来了。

    “咦,葛部长呢?”姜绅发现葛丹妮不在?

    “葛部长说你一定不会有事,在家睡觉呢。”陶家松悻悻的道。

    前面他还在郁闷,这个葛丹妮是姜县长带来的,怎么不关心姜县长。

    现在他有点明白了,合着葛丹妮太了解姜绅了,知道姜绅会没事,所以早早的回去睡觉。

    “散了,散了,都回家吧。”姜绅还是有点小感动。

    必竟大家都关心自己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离去。

    姜绅看着他们离开,转身准备上楼。

    “姐夫--”小夏苏娇嘀嘀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干嘛。”姜绅回过头,眼一瞪:“这可是家属院。”

    “下班了,当然要叫姐夫。”小夏苏看着外面,脸红红的:“半个月了啊,要帮我看看这里了吧。”说着指了指自己胸前。

    你妹的,姜绅都忘了这事,真是自讨苦吃,早知当天就帮她修好算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洗个澡,你等我下。”小夏苏说完,不等姜绅反应,嗖,很快的一个转身跑进里面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“---”我了个去,姜绅站在门口犹豫着,转身上楼?留下看病?

    纠结着啊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以前在英国,他经常两头跑,隐身一飞就回东宁了,自从来了溧山,工作忙了起来,真的好久没回东宁。

    他六月初来的,现在七月初了,近一个月里,只有永泰集团刚来的时候,丁艳她们过来一次,陪姜绅疯了下。

    现在算算,又半个月没近过女色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小夏苏的表情,姜绅小腹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关门,上楼。

    姜绅很果断的关上门,走上楼。

    然后回到自己家中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他回家的同时,家属楼的另一幢上面,一双黑色的眼睛,死死的盯着他家的门。

    “该死,他没有留下?真的回家了?难道他和夏苏,没有一腿?”黑暗中的眼睛,失望无比。

    “姐夫?”小夏苏洗完澡,身上香喷喷的,围着一条白白的浴巾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抬头一看,房门关了,姜绅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?”小夏苏在跺脚。

    “进来,我在你房里。”姜绅的声音轻笑着。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小夏苏转怒为喜,连忙关灯,跑进房里。

    “姐夫你坏死了,跑我房里来,我要告诉菲雪姐姐。”小夏苏坏坏的笑着,一边笑,一边慢慢退去胸前的浴巾。

    “外面有人看着,我只好先回家,然后再到你房里来。”姜绅脸色一正:“我说,小夏苏,你脑子里整天想什么呢?你就不怕菲雪和你翻脸?”

    姜绅把小夏苏往床上一按,伸出手指,轻轻点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菲雪姐姐让我好好看着你,只要你不收其他女人,我吃点亏也没事的。”小夏苏嘻嘻笑着。

    这时她已经把胸前的浴巾全部都拉到了下面,一双饱满像愤怒的小兔,跳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脸红红的,但是却不害怕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姜绅第一次帮她治胸了。

    右边胸口,依然有个伤口,只是伤口变小了许多,在雪白的胸口上面,显的依然剌眼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捂住左胸。”姜绅没好气的道,手指在她的右胸上面,缓缓输入仙气。

    “嗯--”夏苏微闭着眼,发出享受的低吟,仙气让她全身舒爽,狠不能姜绅能永远这样点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能不能别出声?”姜绅更郁闷了。

    小夏苏闻言,哼的很欢了:“嗯---咛---”

    “人家舒服嘛,舒服当然要叫了---姐夫--哦---嗯--”小夏苏咬着嘴嘴唇在叫,时不时还伸出舌头舔两下。

    姜绅看着她的表情,听着她的声音,感觉到心中有座火山在爆发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的胸比以前还完美了。”姜绅猛的收手,拿起掉落的浴袍,往小夏苏身上一盖,嗖,整个人消失在现场。

    小夏苏睁眼一看,姜绅已经不知所终,而胸前处,果然和以前一样的完美。

    “这就完了?还说要十次的?”夏苏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失望的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后,十秒钟后,她拨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菲雪姐,姐夫,真是个好男人哦,他抵住我的诱惑了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个好男人?”乔菲雪在冷笑:“他也就骗骗你这入世未深的小女孩,我再次警告你,别再乱来了,你这是自寻火坑---”

    “嘻嘻,好了好了,不和你抢姐夫就是。”小夏苏挂了电话,眼中闪过一丝其他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说谁是骗子呢?”电话那头,一个高瘦的身体直接压到乔菲雪的身上。

    就这一会儿,姜绅已经从溧山县赶回了东宁。

    乔菲雪双腿高高抬起,搭在姜绅的肩上。

    她脸色通红,眼神迷离,喘着粗气,感受着小姜绅的粗大。

    “你又对她做什么了?为什么我感觉,她越陷越深---嗯---咛----”乔菲雪双腿一荡一荡,软弱无力的垂在姜绅的肩上。

    叭,叭,叭,姜绅的屁股在动,引着房间里,连绵不断的叭叭声。

    每一声叭,都要引来乔菲雪的一声娇吟。

    “是她又在勾引我了,我还在想,是不是你教的。”姜绅笑着,低头轻轻吻着乔菲雪,同时不停的在继续冲击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勾引你,是你强上我的。”乔菲雪想到强上,想到第一次两人在车里,心神更加的荡漾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强的,像今天这样吗?”姜绅深呼一口气,突然抽身,然后重重落下。

    乔菲雪先是感觉到空虚,然后就感到无比的满足。

    叭,叭,姜绅高高甩起,重重落下,乔菲雪这下,连话都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“今-----晚---别---走---咛----陪我----”

    “不行---我还要跑片呢---”姜绅心中,又想起另一个等着为他跪舔的人。

    “讨厌---唔---”乔菲雪闻言,突然用修长的大腿死死的夹住姜绅的脖子,整个身体也仰了起来,双手搂抱着姜绅,好像生怕他突然离去。

    七月十一日。

    溧山县政府再次召开县长办公会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姜绅在溧山县召开的第四次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但是这一次召开,气氛又有不同。

    这次加了新任副县长石胜强。

    县政府里面,已经有两个县委书记的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姜绅好像并不介意。

    会议一开头,姜绅目标直指前段时间,实名举报的洪海华。

    “根据县政府班子的调整,我认为分工也有必要调整一下,海华县长分管的城市建设、质监安全等暂时由胜强县长先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草,厉志良和洪海华要跳起来骂人了。

    有你这么明目张胆的报复吗?刚检举了你,回头就把一个县长的分管全收了。

    前面说过,县长分管会有变化,但是一般都是一两个的调整,不过一下全收了。

    姜绅上次把谢怀定的全收了,这次把洪海华的全收了,厉志良在溧山县的势力,正在被层层消弱并瓦解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这不合规距吧,你全收了,让海华县长干什么?”厉志良知道,自己再不说话,以后搞不好就要调整自己的分管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完呢,给她调整么,家松县长压力太大,把分管的宗教事务给海华县长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我草你姐姐的,就分管一个宗教事务?这算什么?说出去笑死人的,有你这么分工的吗?

    “以海华县长年纪,正在工作旺盛期,姜县长你这样和一言堂有什么区别?”厉志良这话说的严重,说姜绅在搞一言堂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言堂吗?”姜绅笑着一伸手:“要不问问大家的意见?”

    “我支持姜县长,洪海华县长最近家里有事,心情沉痛,其实我更倾向海华县长暂时停止工作,修养一下,调整好心情再说的。”陶家松比姜绅还无耻啊,这话说的,洪海华都要跳起来和他拼命了。

    “海华县长要是不舒服的话,可以放个长假的,节哀顺变,保重身体。”得到好处的石胜强马上出击。

    他新县长上任,姜绅一直没分他工作,这次终于拿到分管,而且是最肥的分管之一‘城建’和质监,当然不能再吐出去了。

    洪海华本来就气,再连受打击,尤其这些人那壶不开,提那壶,老是提到她弟弟的事,再也忍不住了,气的胸口发闷,刚想站起来怒骂,双眼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海华县长。”姜绅悲痛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,快打电话叫救护车。”厉志良看姜绅表情,还以为他良心发现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话音刚落,姜绅指了指边上的夏苏:“叫保安来把她先抬到一边,我们继续开会。”

    我草你,厉志良也几乎晕倒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