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3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七十一章 给爷跪下
    第六百七十一章 给爷跪下

    姜绅本来想走的,后来被孟安福一说,突然觉的他说的还有点道理,道上的事用道上的方法解决,官场的事用官场的方法解决,这样才显的我姜绅以德服人嘛。

    于是他就坐在大厅等。

    果然,大强哥带着十几个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一进大厅,就看到姜绅翘着二郎腿,拿着手机,半躺在大厅的沙发上,二郎腿还在抖个不停,不知道的人一看,这欺就是个流氓。

    “大强哥,就是他。”大厅早有服务员等在那里,那小服务员很果敢,小手指往姜绅一指,转身先退了出去,然后走到外面关门。

    “砍他。”大强哥一声令下,就在酒店的大厅里,众混混一涌而上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。”姜绅人在沙发上,猛的跳了起来,右手一甩,砰,手机正中大强哥的脑袋。

    大强哥一声惨叫,仰天倒地。

    砰,砰,砰,场中只见姜绅人影如飞,十几个混混不到五秒钟全部被姜绅打倒。

    我晕,关上门准备打狗的服务员回到大厅一看,自己人全被放倒了,吓的倒吸一口冷气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这时姜绅已经捡起自己的手机,一脚踩到地上的大强哥身上。

    “孙子,你死定了。”说话的却是大强哥。

    大强哥可是土生土长的溧山人,彪悍无比,被姜绅踩着,却叫姜绅孙子。

    “哟”姜绅气急反笑:“有种啊。”

    反手一拎,就把大强哥拎了起来,然后就往楼里走去。

    那些躺在地上大呼小叫的混混们一看,老大被人拎走了,快找救兵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,孙子,有种你放下我。”大强哥依然嘴硬,不过看他那表情,真是不怕姜绅。

    “别急,一会,我保证你装孙子。”姜绅嘻嘻一笑,笑的大强哥全身发冷。

    这变态,打了人不跑,还把我往楼上拎,莫非有什么物殊爱好?大强哥突然感觉菊花一紧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哥们就算清白没了,这溧山人的面子还是要保住的,绝不能在外人面前装孙子。

    “来啊,怕你啊,我不会屈服的。”大强哥捂着自己的菊花死撑。

    “嘿嘿”姜绅也不多说,从楼梯往上一路到头,最后爬上了楼顶天台。

    到了天台,大强哥更紧张了,尼吗,来真的啊,老子今天清白不保了。

    “变态,死变态。”大强哥平时被砍也不会皱一下眉头,今天遇到这事,终于全身发抖了。

    这时姜绅把大强哥往地上一扔,笑吟吟的看着大强哥:“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服不?认怂不?”

    大强哥刚才被他拎着,感觉全身使不上劲,这会落地,终于身体有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他一个翻滚,站了起来,打眼看下四方,还好,小弟们没跟上来,没看到老子在地上滚了一圈。

    “服你妹的,我们溧山人,从来不知道服字怎么写,孙子,我告诉你,你知道我老大是谁吗?我老大马上来了,到时你给老子跪----”这个舔字还没说出来,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砰,左眼就被姜绅打了一拳。

    老大一个黑眼圈立马出现。

    “我草---”大强哥暴怒,‘你’字还没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扑”胸口又被姜绅踢了一脚,整个身体弯了下去,“呕”早上吃的那点东西,几乎全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姜绅本来想弄他的,一听上面还有老大,立刻笑道:“那不急,等你,快把你老大叫来。”

    “呕---”大强哥说不上话,低着头吐了好几下,脸色变的和猪肝一样。

    过了十几秒钟才缓过气,弯着腰指着姜绅:“你有种----你---你他吗别走,我老大华仔马上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老大是华仔?”姜绅显然是听过这名字的,他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大强哥以为姜绅怕了,抬头大笑:“怕了吧,后悔了吧---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吗的。”姜绅甩手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叭,笑到一半的大强哥被姜绅一巴掌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打电话,叫他滚过来。”姜绅背着手站在那里,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,你他吗真是狗胆包天。”姜绅话音刚落,天台上面又出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接着,一个,两个,三个。

    连续爬上来五个人。

    如果说前面十几个混混就是街上的混混,那这五个人,就有点黑社会的样子。

    清一色个个黑衬衫,黑裤子,脸上还带着墨镜。

    打头的那个,四十岁不到,虽然清瘦,但是看上去非常精干,一看就知道是个地道的老油子。

    这人是谁?

    水德华。

    溧州有两个人物,号称南洪北水。

    说的是溧州两个最大的道上人物,洪竹华,水德华。

    水德华一直觉的自己和刘德华长的很像,道上的人也都叫他华仔,谁要叫他华哥,他反而不高兴。所以连他的小弟也叫他华仔。

    两人在溧州市,一个在南,一个在北,各在一方有很大的影响力。

    “跪下,学狗叫,然后从这跳下去,老子饶你一条狗命。”水德华一来,就恶狠狠的说了两句话。

    最后那句话真是嚣张啊,让姜绅从楼顶跳下去。

    这光天华日的,在他小弟的地盘上,他就敢逼着别人从楼上跳下去,这是多么胆大包天,多么狂妄自负。

    所以说,越是穷的地方,越是基层,做起事来越无法无天,从这句话上就能看水德华在当地有多么狂。

    姜绅转头看了下,笑骂:“这可是六楼,你个王八蛋,要我小命啊。”

    六楼跳下去,十条命也没了九条,还说饶不饶干嘛。

    “老子,就是你要狗命。”水德华一看姜绅还笑的出,眼色一使,身后两个穿黑衣的帅哥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华仔,这狗日的很能打。”大强哥连忙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能打。”水德华来时,就知道十几个混混被他打倒了,狞笑道:“再能打,打的过枪吗?”

    卡卡,那两个帅哥同时拔枪。

    两把自制的手枪,一看就知道不是好货,但是毕竟是两把手枪。

    两把手枪指着姜绅的头。

    “兄弟,自己跳吧。”其中一个把头甩了下,示意姜绅跳下去。

    “还没学狗叫呢,给爷跪下,孙子。”大强哥这会得意了,有两把枪在后面撑腰,咬着牙冲上去。

    “给爷跪下。”大强哥再次厉喝,一脚踹向姜绅的膝盖处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跪下。”姜绅轻手一抄,右手抄住大强哥飞踹的脚,然后用力一拧。

    只听卡察一声。

    “啊”大强哥杀猪一样的鬼叫起来。

    然后就见姜绅一手抓着大强哥的头,往地下狠狠一按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大强哥原本就受伤的脑袋,再次重重撞在地面上,鲜血四散飞贱。

    “啊--”大强哥被姜绅按的跪在地上,而且整个头都与地面紧紧相连,痛苦的惨叫着。

    “嘶--”这会水德华等人看傻了,尤其是水德华,没想到在溧州还有人比他猛的。

    两杆枪指着他,都敢动手?

    你他吗以为我们不敢开枪?拿枪的两个小弟,同时转过头看了下水德华。

    水德华当然不是只会吓人的怂货,牙齿一咬:“打断他腿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明显说慢了,其中一个小弟听到一个‘打’字。

    砰,直接扣动了板机。

    这一枪对着姜绅的头上就打了。

    嗖,子弹是擦着姜绅头皮飞过去的。

    不是这小弟打偏了,是姜绅脑袋一闪,让过了子弹。

    另一个小弟打的慢,听了清楚,枪口往下,对着姜绅的脚就打了一枪。

    砰,子弹也擦着姜绅的脚边飞过。

    两人一人打了一枪,全部没打中姜绅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水德华众人也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见鬼了,两枪都没中?

    水德华都以为两小弟在放水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却见姜绅猛的一抬手。

    “扑”场中一声很轻微的轻响。

    开枪打姜绅脑袋的那小弟,扑的一声,脑袋开花,重重的倒地。

    “扑”开枪打姜绅腿的那小弟,大腿中了一枪,也栽倒在地,手枪都脱了手。

    姜绅手上拿着装了消音器的手枪,笑眯眯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“我拷。”水德华等人吓的连退数步。

    都吓傻了。

    水德华都只想打姜绅的腿,没想到姜绅直接暴了他们一个人的头。

    一枪暴头。

    而且是消音手枪,一看就知道是专业杀手。

    水德华这一刻,都以为是他的敌人请来的专业杀手专门来对付他的。

    “有话好好说,有话好好说。”水德华不怕道上的人,但是也怕杀手啊。

    道上的人也许会讲点道理,职业杀手,那是收钱做事的。

    “说你妹的,给爷跪下。”轮到姜绅发威了。

    他狞笑着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敢惹老子,知道老子是谁不?”

    “大爷贵姓,有话好好说。”水德华装孙子也是一把手,能混到这样的,能在溧州这么多道上的大哥里脱颖而出,当然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孙子,你跪不?”姜绅不理水德华了,转过头看向大强哥。

    我跪你吗啊,大强哥捂着头上的血,很想骂这一句,转头一看,被姜绅一枪暴头的人,愣是吓的没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狠狠的盯着姜绅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那脸上的,还是不服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