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3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七十六章 轮流欺负
    第六百七十六章 轮流欺负

    成少电话打的很快,不过京城地方太大,他的人赶来,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。

    田小文都等的不耐烦了,喝了三杯咖啡,人还没来,只好搂着美女离开。

    “站住,有种你别走。”成少一直在边上看田小文,看田小文要走,有点着急。

    他又想拦住田小文,又怕田小文打他,表情十分奇怪。

    “哟,不服?”田小文哈哈大笑:“好,老子不走,我等你弄我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酒店门口一溜豪车停了下来,哗啦啦车里涌出十几个大汉。

    领头一个,三十开外,个子很好,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出他来。

    “冬子,就是他。”这下成少得意了,跳出来指着田小文,咬牙切齿:“给我往死里打,打死了,我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等下--”冬子气势汹汹冲到前面,定睛一看,满脸惊呆。

    “哟,冬子,你长眼了啊,敢在京城搞黑社会?”田小文竟然也认识冬子。

    “文少,嘿嘿,误会,误会,成少,是不是误会---”冬子这斯在京城道上也是有名的主,做他这行的,还要在京城生存下去,一定要八面玲珑什么人都认识一点。

    田小文的父亲,他自然认识。

    “冬子,你他吗找死,敢和成少横?”接着路边一直停在那里的一辆车里,钻出一个大汉。

    “麻子---”冬子认出这人是谁,京城道上数一数二的大人物,麻子。

    这下无论黑道白道,对方都是完全碾压他了,冬子的脸顿时变的一片雪白。

    成少虽然也是京城官二代,可是为人比较低调,又着重赚钱,这些人一个都是不认识的。

    尼吗的,我好说也是铁道部长的儿子,冬子你搞什么飞机,这两人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成少正要大怒,冬子连忙把他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成少,算了,和解吧,那是京城军区常委、京城卫戍区司令员的儿子田小文,那是麻子,道上数一数二的大人物---”然后看了看成少,意思是,对方白道黑道,都不比你差啊。

    “我草,京城卫戍区司令员?天子脚下的九门提督啊。”成少铁道部算是牛的了,一听对方是军队的,当场傻眼了。

    京城官场上有个真理,政府的遇到军队的,小辈们千万别搞起来,政府的肯定吃亏,只能拼首长。

    成少绝对相信,若是拼首长,自家老爸的领导,肯定不输田小文老爸的领导,但问题是,两个小辈这点破事,怎么可能麻烦到自家老爸的领导。

    “麻子,给我弄他。”他们这时吓的不说话了,那边田小文却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文少,文少,别乱来,这是成部长的公子,都是京城的人,抬头不见,低头见---”冬子还想出来做和事佬。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,“叭”脸上就被麻子打了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你也敢出来做和事佬?你什么身份?滚一边去。”麻子指着冬子就是怒叱。

    论黑道,他碾压冬子,论后台,他这次是为姜绅做事,姜绅认识的人,几乎就代表了京城二代的全部势力,他怕谁呢。

    冬子被他一个巴掌打退了好几步,他身边有十几个大汉,对面只有一个麻子。

    但麻子往那一站,气势涛天,威震八方,硬是没有一个大汉敢冲上去。

    在京城混,就是混一个身份,他自己是什么身份,能做多大的事,他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麻子现在搭上了田小文,有了军队背景,他小冬子也只能被打立正,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但是冬子认了,成少怒了。

    嘶,你们再横,难道还能无法无?

    “田小文,你别嚣张,这里是京城。”他想过了,最多被打一顿,官二代间,再出格的事也没什么人敢做。

    输阵不输人,打不过,也要骂过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警铃声大作,几辆警车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成少回头一看,士气大振,更是指着冬子怒叱:“怕什么,打他们,出了事,我顶着。”对冬子不停的使眼色,意思是,上啊,打啊,警察要来了,打了也没事的,你怕什么。

    冬子苦笑,成少你能顶住,我顶不住啊,事后麻子找我,我就要逃出京城了。

    冬子终究不敢上,带来十几个大汉,中看不中用。

    十几秒后,警车赶到,哗啦啦又跑下来一堆警察。

    “谁报的警,有人打架生事吗?”一宽脸大耳,有点微胖的警察冲在前面。

    “阮所,这两人打我。”成少往田小文和麻子那一指。

    “麻子?”阮所显然也认识麻子,微微有点一愣。

    不过他毕竟是警察,京城派出所所长,对麻子并不是有多害怕。

    愣了一下后,回头一看成少的怒目,马上果断一挥手:“都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他是聪明人,一看对面是麻子,估计都有反台,先把人带回去,你们双方拼后台吧,在拼后台的时候,小小的搞一下麻子那边的人,也能搏成少一个欢心。

    事后再道歉也可以,京城里做事,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有成少罩着,只要不遇到猛人,保住位置绝对没问题。

    刹那间,阮所脑海中已经思前想后,想了多种结果,最后一挥手,要把田小文和麻子都带走。

    就在警察们如狼似虎的扑上去时,嗖,路边刚刚麻子坐的车里,一道黑影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砰,一下子砸在阮所头上。

    “啊--”阮所惨叫一声,捂着脸就蹲了下去,再抬头起来时,满脸都是血。

    众人低头一看,地上一只香蕉6s土豪金手机都砸破了。

    原来有人用最新的香蕉6s土豪金手机砸在阮所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袭警?”

    “谁他吗砸我,抓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众警察齐齐大怒,反天了,天子脚下,有人公然袭警,竟然还敢用手机砸所长。

    他们全部冲向那汽车。

    嗖,又一只手机砸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手机还是砸的阮所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阮所有准备了,头一偏,让开了,但是心中的怒火真是无法形容。

    却见这时车里后门同时打开,一左一右下来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阮世卡,你牛逼啊,连我也要抓是吧。”右边那个,满脸笑容,一脸的轻松。

    一出汽车,大步就向阮所走来。

    “我草,汤少---”阮世卡想哭了,看到手下扑向这青年想抓他,连忙挥手:“住手,住手---”

    他心中肠子也悔青了,就知道敢和成少做对的人,不会好惹,你们神仙打架,我这凡人何必掺和进来。

    这汤少,自然就是京城副市长兼警察局长的公子汤灿。

    汤灿推开警察,直接走到阮世卡面前,手指都快指到阮世卡脸上了:“滚,马上滚。”

    “走。”阮世卡忍住屈辱,大手再次一挥,头也不回的往警车上走。

    一干手下一看,大事不妙,所长都二话不说,全部转身而逃。

    警察来的快,去的更快,几辆警察数秒钟后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尼吗,冬子也想哭了,因为这车里出来两人他都认识。

    汤少还好一点,左边那个更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冬子,这杂碎是谁?”左边那个狞笑着走到冬子面前,伸手拍了拍冬子的脸。

    这动作很羞辱人啊,冬子脸上还不得不带着笑容:“疯子哥,这是铁道部成部长的公子,给成部长一个面子吧。”

    冬子笑容里,都能看到泪了。

    没错,这人是京城有名的董疯子。

    董疯子当天正在双飞呢,飞到一半,还没出货,就接到姜绅电话,心中憋着火。

    是谁不张眼的惹了姜绅,害老子都没来的及出货,这笔账,当然算这人头上。

    “我草,叭。”董疯子又是一个耳光打在冬子脸上。

    冬子今天是被打了两耳光了。

    愣是没敢还手。

    不过董疯子是有名的疯子。

    一个耳光打完,飞起一脚,砰,就把冬子给踢倒了。

    然后转头一看,董疯子走到冬子带来的十几个大汉边上,伸手从一个大汉手上抢过一根棍子。

    十几个大汉转过脸去,不忍再看。

    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老大被人打成这样,他们这些做小的,也不能还手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吗的,打的你爽吗?”董疯子提着棍子,对着冬子劈头盖脸一顿打。

    “爽,我爽,疯子哥饶命---”冬子在地上鬼哭狼嚎,滚来滚去。

    董疯子连打十几棍,看的成少惊呆当场。

    却在这时,董疯子突然回身,砰,一棍打在成少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啊--”成少脸孔雪上加霜,再次惨叫倒下。

    “叭”董疯子一脚踩在成少脸上,脸色狰狞的可怕:“成部长的公子,好大的来头,我爷爷,需要给成部长面子吗?”

    “你谁啊---”成少不认识董疯子,但是冬子叫他疯子哥,这人真的很疯啊,成少吓的魂飞天外。

    尤其听董疯子这一说,这斯的爷爷来头好像很大。

    事后他问冬子,一听对方是红二代,开国少将的孙子,少将还柱着拐杖敲过首长的头,顿时无语了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开国少将要是柱个拐杖去铁道部转一圈,指着他老爸骂两句,成部长可能就要下台。

    这一晚,成少和冬子真是泪流满面啊。

    因为一点小磨擦,被京城最刁一批官二代轮流欺负了一遍。

    事后提到俞诗君,成少就咬牙切齿,发誓不想再见到这个人。

    俞诗君的相亲终于失败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