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4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八十章 洗白白
    第六百八十章 洗白白

    “姜绅,你现在到底在溧山干什么的?”魏宁终于忍不住了,现场也只有她一个人敢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为人民服务么,说过了。”姜绅开始装逼了:“只是一个小县长。”

    “小县长?”

    副班长杨明一口茶喝进去,就直接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你和我们说,你是县长?

    你他吗才几岁啊?你都当县长了?

    我们还在上大三呢,你当县长了?

    “嗯,我高中毕业就工作了,先在警察局,后来转到招商局,若到到省驻英国办公事,一个一个脚印,慢慢做上来的。”姜绅竟然敢说自己是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做上来的。

    大学生们现在什么也懂,你他吗科员、股级、副科、正科,副处,正处,你半年一步,也要实打实三年才能做到正处啊。

    姜绅与他们离开是超过三年了。

    但是,半年一步在官场上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有人连忙打开手机,上网搜索溧山县政府网站。

    “看,真的是姜绅啊。”英语课代表安琪指着网站惊叫。

    姜绅的照片和简历都在溧山县政府网上。

    大专学历,高中毕业进派出所,然后招商局,驻英国办事处,溧山县政府,县委副书记,代县长。

    党校在读研究生。

    草,在读研究生?众人齐齐鄙视。

    姜绅这种学历,当然是最让人鄙视的。

    姜绅的大专还是在福安省警校读的,目前在党校读研究生。

    这两个学历,放到地方上工作,各单位都是不认的,只有在政府部门才管有用。

    照姜绅这样发展下去,过一二年,就可能是党校博士生在读,明明只是高中毕业,学历要一下子超过他们所有人。

    鄙视啊鄙视。

    众人鄙视的同时,却不得不服。

    这货是某首长的私生子吗?高中毕业这才三年,爬到了正处?

    这样下去,早晚有天,成封疆大吏的啊。

    “原来,你都是县长了,坏人,竟然不告诉我们。”魏宁惊喜道,拿起酒杯要和姜绅喝酒:“干了这杯,要罚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班长。”姜绅这时,县长气势终于开始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往那一站,不怒而威,一般的人,都不敢直视他。

    “老同学,父母官,我也敬敬你,你这样下去,等我毕业,你要做到厅长了。”同学们一个个上来敬酒。

    姜绅给他们的震惊太大了。

    不但是全国最年轻的县长,而且几位富豪也对他恭敬有加。

    一定是某首长的私生子,这些人心里都在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大家怀着各种复杂的心思把饭局结束,后面就是要去唱歌。

    姜绅自然不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后去唱歌,只要是京城最好最豪华的ktv,报麻子的名字,都会免费,麻子问你们,你们就说是我姜绅的同学。”姜绅静静的发话,轻描淡写的装逼。

    京城最好的ktv,大半都是麻子罩的,就算不是麻子罩的,这帐可以算在麻子身上,麻子只会开开心心的去付账,肯定不会有意见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了?”魏宁还有点依依不舍。

    突然见到曾经不起眼的同学这么厉害,她觉的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姜绅。

    不过她知道,姜绅现在,和他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我电话的,以后毕业有什么事,打电话给我。”姜绅对魏宁笑了笑,带着杨小艺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姜绅远去,所有同学都知道,自己和姜绅的距离、差距,也像这路一样,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“嘻嘻,今天打脸,你爽了。”杨小艺紧紧的依偎着姜绅。

    天气有点闷热,但是她靠姜绅靠的很近,借口是自己酒多了,头晕。

    姜绅一手扶着她的肩膀,一面耸耸肩:“我没打脸,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李严。”姜绅真不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吃饭店时候,他还在想一会怎么装逼,没想到李严突然就出现了,并且很配合他,演出了令人震惊的一幕。

    这样后面的事他就省了,本来他想着,要不去唱歌的时候,显摆一下?

    不过现在显摆过了,歌自然也不用唱了。

    “送我回家吧,我酒多了。”杨小艺刚才凭空得到京城户口和房子,这一刻的心更加热烈火。

    她的头低在姜绅的手臂上,眼睛一眨一眨,充满了无尽的柔情。

    男人要是听到一个女人这么说,当然二话不说,直接送回家。

    可姜绅晚上还有事啊,晚上外国的黄震国他们回来了,约了他吃夜宵。

    现在都快七点多,再过两小时就是夜宵时间。

    两小时,恐怕不够。

    当然了,姜绅京城户口、一幢房子送出去,那就是打算吃了杨小艺。

    为什么吃杨小艺,他也有想法的。

    以后跑京城的时间可能多了,他的女人都在东宁,虽然来去如风,京城总要有个家吧。

    杨经理又是国内著名新闻门户网站的经理,将来帮姜绅发点有利的新闻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一个郎有情,一个妾有意,两个小时,我将就一下先吃一口再说吧。

    姜绅下了决定后,很有默契的往杨小艺家里去。

    他开着杨小艺的车,正在一路狂奔,眼看就进入了杨小艺所在的小区。

    叮铃铃,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不是吧,每到关键时候就来电话?姜绅骂骂咧咧,低头一看,张淑芬的电话。

    拷,这又打我电话干什么?说了今晚没空。

    姜绅想不接的,不过明天要用到她,到也不能太失礼。

    只好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,姜县长---我们是小张,我小姨喝醉了,我扶不动,你在那?”原来是小秘书用张淑芬的电话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没空啊。”姜绅现在正是欲火焚身的时候,那有空过去。

    而且张淑芬虽然风骚美艳,但是三十出头的女人,那有杨小艺这么有诱惑力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真的扶不动,而且我不认识京城,我们在苏全酒吧,好多混混---”小秘书着急了,语气有点想哭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要有事,先去吧,不急,你随时都可以来找我。”杨小艺温柔无限。

    她很聪明,估计是姜绅其他女人打的,心道自己还没成姜绅的女人,低调一点,温柔一点,不要让姜绅觉的自己霸道。

    姜绅有女人,她已经见过了,上次和姜绅一起的女警,就比她还漂亮年轻,所以她一点也不忌妒,只是想在姜绅的人生中占据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拷。”姜绅坐在车里无奈的摇头:“那先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等姜绅把杨小艺送回家后,安慰一下,转身要走的时候。

    杨小艺猛的一把抱住姜绅。

    “唔”她用她的小嘴,堵住了姜绅的嘴巴,尖尖的小舌头,笨拙的往姜绅的嘴里钻去。

    姜绅豪不客气的吸住她的小香舌,两人的舌头,在打滚,在交缠。

    一个长长的舌吻后,杨小艺收身后退,喘着粗气,双眼迷离:“你要来的及,就赶回来,我先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说完,动情的看了他一眼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这等于告诉姜绅,我去洗白白上床,等你来。

    “等我。”姜绅一听,那里还按奈的住,嗖,直接离开她家里,往苏全酒吧。

    苏全酒吧里,沉重的音乐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满身酒气,脸色绯红的张淑芬埋头趴在桌上。

    看起来她好像在熟睡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说?”张淑芬原来是装醉的。

    “他说马上过来。”小秘书紧张的道。

    “算他有良心。”张淑芬暗暗笑道,你摸过我了,就想不理我,这可不行。

    她和姜绅在办公室里鬼混了一下下,然后从溧山到东宁,从东宁到京城,她一直找机会和姜绅单独一起,姜绅却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满了。

    被你摸过了,你就不当回事,这可不行。

    今天,说什么也要把姜绅上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等姜绅拿到交通运输部的大项目后,我张淑芬想干多少,就能干多少了。

    大概十分钟后,姜绅按照手机地图,又打了几次张淑芬的电话,终于赶到酒吧里。

    “喝了多少?你们就两个女孩子,跑酒吧喝酒干什么?”姜绅有点不满。

    “小姨说没人陪她,她就拉着我来解解闷了。”张小秘书好像有点怕姜绅。

    她年纪和姜绅相似,但人家姜绅是县长了,给她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姜绅神念一扫,尼吗,这八成是装醉的。

    不过没办法,扶起走人。

    姜绅扶着张淑芬走人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,小秘收按事前演练的,突然道:“啊呀,我突然肚子有点痛,姜县长,你送我小姨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----”能别把我当白痴吗?来点有技术含量的好不?姜绅很郁闷,女人送货上门,送到这个地步的,估计也只有张淑芬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送她回去。”姜绅也不说破,出了门拦了一辆面的。

    “头好晕啊。”张淑芬在面的后面往姜绅大腿上一趴,整个人就趴在他大腿上。

    装,你使劲装,送你回家后,我马上闪人。

    男人就是这样,越容易得到的东西,越不珍惜,张淑芬拼命的送货上门,姜绅反到要考虑一下。

    一时间,他有点后悔在办公室摸了张淑芬。

    不过回头一想,当初哥们和姜丝丝也是这样搞起来的啊。

    骚男骚女碰一起,那就是天雷和地火,很容易爆炸的。

    如果姜绅能像老炎这么洁身自好,自然就不会这么冲动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