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4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八十一章 老炎传话
    第六百八十一章 老炎传话

    姜绅正在想着家里洗白白的杨小艺。

    突然就感觉到大腿那里有只小手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拷。”姜绅今天穿的是白汗衫,大短裤,夏天的装备。

    腰带都没有,大短裤被张淑芬往下一拉,小姜绅弹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淑芬是趴在姜绅大腿上的,小姜绅一出来,直接就往张淑芬的脸上弹去,没等妻绅想好怎么办,张总樱口一张。

    扑哧,就在出租车上,张总把小姜绅吞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---”嘶,姜绅先是一愣,接着倒吸一口冷气,整个身体弓了起来,你个,够骚啊。

    抬头看前面,司机正在专注开车,到也没有发现后面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他想发现,姜绅也可以用神通让他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扑哧,扑哧,张总胆大包天,不但就在车上吃了起来,而且辐度很大,小脑袋上下起伏,吹、拉、舔、吸,各种手段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等会再去杨小艺家。”姜绅顿时就投降了。

    “吴州宾馆是吧?”司机这时又问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是”姜绅按着张总的脑袋苦笑:“你随便开,沿着三环转圈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----”司机莫明其妙,然后反应过来:“拷。”他抬头从反光镜看了下,看不清楚,只看到那女的头趴在姜绅大腿上。

    “那我真转了。”司机也想笑,你们这样,不花钱吗?:“什么时候好了,和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转吧,多转几圈,一时半会,结束不了。”姜绅一手按着她的头,一手已经从她裙子下面伸了进去,一把摸到她的屁股里。

    晕,裙子里面,竟然连内裤也没有。

    别吹牛了,看你能紧持多久。司机也不服。

    开起车来沿着京城转圈。

    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司机从反光镜里看了下,张总还趴在那里。

    尼吗,这打的的钱,可以开个房间了,你们敢不敢去开个房间。

    司机看看表上的数字,相当郁闷。

    他沿着三环西面的西山公园转圈,晚上西山没什么车,半小时比在市中心开的路要远几倍,表上的数字,足够开一个房间了。

    别说司机急,张总也急。

    她使出浑身解数,是要上了姜县长的。

    搞了几口想站起来,然后一屁股坐上去,这不就占有了姜县长了吗。

    谁知姜绅一直按着她的头不让她起来。

    “唔唔”她嘴里塞着小姜绅,想起来,起不来,想说话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姜绅当然明白她心意。

    等了半小时,终于低头下去,对着她耳边:“吹出来,别在车上搞,下次我们开房。”

    姜绅觉的,自己不进去,这张淑芬就不算收了,还是有余地的。

    偏宜他要占,又不想收别人,姜绅也是很无耻的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司机很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结束?”他很三八的问。

    你是不是真这么猛啊。

    “急什么,又不少你钱。”姜绅有点得意,哥们神仙,能和你普通人一样?

    “可我快下班了,今天老婆有点发热,要早点回去。”司机长叹。

    “---”轮到姜绅很无语,只好道:“回吴州宾馆。”

    这一路开回吴州宾馆,差不多过了半小时。

    张总也累的不行了。

    我说姜县长,你别这么猛好不好,我嘴巴都肿了。

    她终于忍不住了,称姜绅付钱的刹那抬起头:“不行了,不行了,下次吧。”

    年轻真是好,张总一时想到,要是这巨大的小姜绅能今天进入,我会有多爽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明天见。”姜绅嘻嘻一笑,又顺势摸了一把,也没送张总回房间,直接就在宾馆门口离开。

    “这个混蛋。”张总在宾馆门口跺脚,骗我吃了半天都没反应,这要到了床上,我恐怕一个人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今天没拿下姜绅,张总很不爽啊,只好郁闷的回房睡觉去。

    同时在想着,流氓县长这么着急离开,恐怕又是去会美女。

    姜绅甩开骚张总,一看手表,九点整了,以黄震国他们的习惯,差不多要打电话来约姜绅。

    最多上下不会超过半小时。

    这会再回杨小艺那,恐怕时间更不够。

    若是平时,姜绅就直接拒绝黄震国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明天要用到王建柱他们,这个时候不能重色轻友。

    姜绅想了想,先打了个电话给杨小艺:“我晚上可能有事,你先睡吧,若是早的话,我就去你那,若是晚了,明天再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杨小艺微微有点失望,不过姜绅这么说,她也很高兴。

    姜绅这电话挂了没多久,九点十分的时候,黄震国果然打电话过来。

    他晚上五六点才从m国回来,处理了一点事情,到了这个点上,开始召集圈子里的人活动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人比上次齐了,除了赵三这斯还在国外,黄震国,马天鸣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晚上的人,除了他两,只加了刘昊,加上姜绅,一共四个。

    连王建柱和田小文他们都没叫。

    当然了,田小文他们一直是和赵三一系的,也算不上黄震国的。

    不过姜绅一看到只有四个人,就知道有事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黄震国毕竟是首长的公子,玩的地方就上了档次。

    这是京城的一个秘密会所,会所是会员制,年费上百万,有东南西北四个大门,每晚只接待四拔人,而且保证,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进去的客人,不会撞面。

    姜绅、黄震国、马天鸣、刘昊四人坐在一间古典生香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四周全是红木家具,装修典雅精致,用现在流行的话说,这就是典型的高端大气上档次。

    “绅哥的事,我听小昊说了。”黄震国轻轻喝了面前的一口茶:“我父亲虽然不分管交通,但是也可以为你打到招呼。”

    首长出面,交通部潘部长,多少要给点面子。

    而且黄震国父亲分管‘改发委’,也是重大项目的必经之地,与潘部长也算有点联系。

    姜绅听黄震国第一句话,就有向自己献好之意,他也不动声色,冷静的道:“这件事,暂时不要惊动首长,我想自己搞定,黄主任这么给面子,将来自有请你帮忙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这事是公事,姜绅要为公事动用到老炎首长,觉的有点划不来,以后无端就欠下黄震国一个人情了。

    “在溧山县还好吧。”黄震国马上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现在东宁,黄家和陆家各半片天,金家势弱,他也能为姜绅说上话的。

    “暂时还好,不是我吹牛,给我五年,保证溧山成为东宁最富的县。”姜绅这真不是吹牛。

    不过黄震国马上摇头:“五年?五年之后,你最少也是正厅,有必要在那穷山沟里呆五年?”

    “五年后是不是正厅不重要,我真想帮百姓干点事的,那地方太穷了。”姜绅想法,与黄震国明显不同。

    “华国穷的地方多呢,绅哥,改变一个国家,不是靠你一个人能完成的事,你不要把这么重的担子加在你自己身上,我知道你想百姓生活好一点,中央的首长们,谁不想国富民强,谁不想华国处处昌盛,但是这是首长们凭一已之力,一年两年能完成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m国建国二百多年,才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,首长们一届五年,撑死干两届,几个人商来商去,能完成多少事情?除非全国官员个个都是你姜绅,全国县长个个如你姜绅,这是需要几代人不停的努力,需要全国官员一起奋斗才能完成的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爸让我带给你一句话,授入于鱼,不如授人于渔。”黄震国,竟然带来了首长的话给姜绅。

    “授人于鱼,不如授人于渔?”姜绅默默的念了两遍,终于有点懂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在五年之内把溧山搞的再富,等姜绅走了,有又有多人能保证,溧山会和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姜绅一个人翻天覆地也不可能改变全国的局面,全国需要的不是鱼,是渔,如果个个会打渔了,自然个个都有鱼吃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就算授了打渔之术,也只是富了一个溧山县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绅哥,你好好加油,做点政绩,等你走到首长的高位,就可以号令全国,传授你的打渔之术,到时,自然全国都有鱼吃,我爸说的这个‘渔’,不是打渔之术,是打渔的规则,你现在只是一个按规则做事的,等到你有权力制定规则,自然天下官员,个个都是姜绅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姜绅是金系的人,但是金系最大的对头,老炎首长,却向姜绅说了一句至理名言。

    并且鼓励姜绅,步步高升,将来位极人臣,能制定打渔的规则,者天下个个都是姜绅。

    合着被老炎这一说,我姜绅在溧山为百姓做点实事还是错的,我要一心钻营,步步高升,最后可以控制天下的打渔之术,这才是对的?

    姜绅这时,真是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黄主任你父亲说的顾然有理,不过我在溧山一天,必然也要尽心为民。”姜绅长叹,承认心中动摇。

    原来打算在溧山扎根五到十年,好好发展溧山的心思被黄震国说动了。

    “绅哥,你真是现代的海瑞。”黄震国坚起大拇指,暗暗拍了一记马屁。

    姜绅颇为得意,哥们被称为海瑞,名传千古啊。

    马天鸣有点不屑,你在溧山做了多少为百姓的事了?不过他也不敢说出来,只能翻翻眼睛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m国遇到麻烦了?”姜绅今天见到只有四个人,而且黄震国说话尽拍他马屁,他就知道,黄震国,恐怕有求于自己。

    “绅哥英明。”黄震国长叹。

    黄震国的职务,以前是华宣部网络中心副主任,三中大会后,被调整,目前是京城故宫博物馆馆长。

    姜绅一听,我了个去,好歹你父亲还是首长,你前面做什么网络中心主任,现在做什么馆长,都是边缘部门,这不科学啊。

    马天鸣冷笑,这你就不懂了,这叫低调,首长们的公子们越低调越好,尤其在前面的时候,要低调的熬资历,那位首长的公子不都是这样熬出来的,等到副部正部时突然下去,就可以下去做个副省正省了。

    像金仲林当年也是这样,他以前在国企做老总,有多少人知道他,等到下去做了省委副书记、组织部部长,大家才知道他是金家的小公子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