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7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九十四章 谁砍我钱,我砍他人
    第六百九十四章 谁砍我钱,我砍他人

    八月一日上午,姜绅和陶家松两人跑了一趟交通运输部。

    这次见的是分管沙副部长。

    把项目书交了上去。

    沙副部长还算热情,就是看到五十亿这个数字时,眼皮跳了几下。

    要是别人送上的项目书,沙部长不看别的,看到这组数字,只接就砸到他们脸上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姜绅的可不能砸,一来他也是部里为数几个,知道这是老炎首长打招呼的项目,二来前面陶家松和张总拜过他的码头。

    “放下吧,我看过之后,会让下面办理一下,然后及时交到潘部长那里,有消息,会通知你们,姜县长,你留个电话。”沙部长这话很给面子,一个副部主动叫姜绅这正处留电话,这在陶家松想来是不可想像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若是知道,当天晚上,带他们去沙部长家里的人,就是老炎的秘书,恐怕要活活吓死。

    因该说,黄家在这件事上,不遗余力帮了姜绅,老炎秘书跑了多次,传出去,别人根本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有人没人,官场上就有巨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从沙部长办公室出来,姜绅立刻带着陶家松和张总飞回东宁。

    再从东宁赶到溧州。

    回到溧山县,已经是中午十一点。

    今天是八一,他们约了军分区和部队的要去慰问。

    军分区的慰问,姜绅在溧州就直接去了军分区办公楼。

    带着张总,陶家松,送了二十万红包给军分区。

    钱是张总出的,地方赞助军区,和政府不搭界,姜绅也不违规。

    军分区领导当然笑纳。

    到了溧山县,要去的地方很多,三人也不急,先一起吃了个午饭,然后叫上朱湘婷,县政府办公室小夏苏。

    开始逐个部队的去慰问。

    这是姜绅上任以来,地方政府对军队的最大件事。

    以前当地驻军知道县政府穷,和政府关系也不是很好,对这种事都爱理不理,现在姜绅来了,他有军队背景,大家都想和他拉关系,加上姜绅出手大方,军分区有名。

    驻军两个团团长,都是早早的跑来迎接姜绅。

    姜绅在每个团部扔下二十万走人,两位团长和政委们笑的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接着就去连队。

    每个连队十万。

    姜绅发钱如流水,哗啦啦,一下午花了几百万。

    曾经帮姜绅的特务连钟连长那里,扔了三十万。

    一时间,‘散财县长’,的名字传遍溧山驻军,和溧州军区。

    不在溧山的驻军们恨啊。

    为什么我们不是驻在溧山?

    事后姜绅表态,来的匆忙,先发了钱,后面让张总给每个连队送十台电脑,六台笔记本。

    这是裸收买连队军队的心了。

    放在古代,马上会有言官弹劾他。

    这个八一,大概是当地驻军和政府过的最欢快的一个八一。

    所谓礼尚往来,驻军一团团长和二团团长商量了下。

    晚饭和姜绅一起吃饭的时候就说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下面的兄弟们天天操练,有力气没处使,我和徐团长商量下,明天让各连队到你们乡镇村上,帮忙修修小路,打扫卫生。”

    这是一团团长宋子瑞,四十出头的西部汉子。

    二团团长徐和华,江南省的人,和姜绅还是老乡,两人还能用江南话交流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啊,明天头版头条,军地一家亲,欢乐过八一。”朱湘婷反应到快,马上眼睛亮了,这个叫电视台来拍一下,绝对是个八一好新闻。

    “先谢谢两位团长了,小姜自干一杯。”姜绅今天碰到对手了。

    部队的都很能喝。

    不过当晚这两个团的领导们最后还是服了。

    一桌军官,两个团长,两个政委,两个参谋长,两个政治部主任,还有副团长,副政委们。

    十六七人,没喝过姜绅一个。

    姜绅一战成名,震惊溧山军地双方。

    “说到事情,今天正好有事想与诸位领导谈。”姜绅酒过一半,开始进入主题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直说。”两位团长对视一眼,似乎想到,姜绅这么帮军队,肯定有事要说。

    “我从部里申请了项目,结果还不知道,八成机会吧。”姜绅伸出手指,有点卖弄。

    八成啊?两位团长一听,微微动容,姜绅说八成,基本那是有把握了,没把握的说出来,失败的很丢脸的。

    佩服佩服,只是你的项目和我们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我要炸山建路,把溧山东南一片夷平,东到松卡村,南到西节村、北到河洛村、西到小黄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一桌军官听到这话,齐齐一个冷颤,酒都醒了一半。

    炸山修路,说的简单,难度不小。

    其一,这山有一大半是军队的,你要炸军队的产业,过得了军队的一关吗?

    其二,附近还有村民,有驻军,都要搬迁,以前炸山修路,只为修路,炸的地方没姜绅说这么多,都没有完成。

    现在姜绅还要搞疗养院,还要搞旅游,炸的地方多了,那河洛村,更是有驻军在的,这难度不是一点半点,两位团长也做不了主。

    徐和华动容道:“姜县长,炸山修路,利国利民的好事,只是我们部队恐怕帮不上忙。”我们级别太小,你可别为难我们。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先和你们打个招呼,你们军长那里,我已经找人招呼了,可能要上会,一旦决定下来了,我希望你们的部队尽快搬迁,所有费用,政府出。”

    拷,真牛逼,陶家松等人在边上听了佩服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炸山修路,逼的军队都要搬迁,这背景,一般的人能做到?

    要知道现在国内不管什么项目,遇到国防产业,都要饶道,更别说逼着部队驻地搬迁了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这么说,我们就有数了,可以回去提前准备。”两位团长也有点郁闷,驻军搬迁,这也是大事,一两年内有的忙的。

    好在姜绅出手大方,肯定不会亏待部队,估计他们还要大赚一笔。

    “我还向你们上面争取了,炸山的时候,可能要部队帮忙,还有一些工程,到时可以请你们军队来做,价钱比社会上肯定会高。”

    我拷,两位团长满头大汗啊,你这是把部队当你家的用了,你不要太牛逼了。

    不过姜绅说要用部队做工程,这也正常,全国各地都有发生,这对部队来说,也很有好处。

    部队做工程,速度快,质量好,比起地方,强上许多。

    晚上这顿饭,姜绅不但和驻军拉好关系,更是提前打了招呼,双方对以后的合作也是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尽管姜绅再三交待,第二天,姜绅京城项目有八成机会的消息还是传遍了整个溧山官场。

    当然了,华国人以讹传讹习惯了,传到溧州时,变成了‘姜县长说了,炸山修路的项目申报成功了,据说有二十个亿。’

    传到东宁时,变成了‘溧山县项目下来了啊,听说有二十个亿,部里和省里各出一半。’

    这越传越远,越变样。

    八月三日,姜绅还在县办公室。

    一个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省交通厅长陆明杰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恭喜恭喜啊。”

    “喜从何来?”姜绅莫明其妙。

    不是说你项目下来了,资金都到位了?什么时候到省里的账上?陆明杰问道。

    那有啊,八字还没撇呢,姜绅苦笑,知道当天一时卖弄,有人说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哎,都是自己人,我实话说吧。”陆明杰也苦笑。

    省里有领导听到这消息,心中有点震怒,凭什么省里要出十亿,你二十亿的项目上,按习惯,省里出十分之一算是好的不得了,再说,你这项目经过省里了吗?

    于是就问陆明杰。

    陆明杰一听,硬着头皮道,小姜向我汇报过,我觉的这申请的可能性不大,就没向省里反应,没想到他会下来,但是,小姜没说要省里出这么多啊?

    那你向他了解一下,倒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于是陆明杰只好打电话过来问。

    我报的时候,没填地方配套资金,省里要是愿意,当然能出点更好,姜绅没好气的道,我钱还没下来,省里就天天开始查帐,叫你们出钱,比什么都难受。

    陆明杰眼睛大亮,竖起手指,姜县长你厉害,没配套资金都敢报上去,这是有把握了。

    省里肯定听了高兴,不过先提醒你啊,这资金肯定要经过省财政的,若是少了,你可别怪我,我不卡你的,你懂的。

    草,姜绅一听勃然大怒,我这钱还没下来,省里就有人惦记着了?这是摆明要砍我的钱了。

    黄震国当初说的没错啊,五十亿听起来很多,报上去要被砍掉一点,省里再砍一点,搞不好市里也要砍一点,最后落到我姜绅手上,恐怕一半都没了。

    这他吗的憋屈。

    姜绅一怒之下,就想说这项目餐不搞了,爱谁谁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项目名字叫什么?我问你?”陆明杰笑道。

    “乡镇道路建设专项资金”姜绅没好气的道:“这是按规矩填的,只能填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行,这是中央一千二百亿乡镇道路改造的专项目资金,省里有很多乡镇的。”陆明杰言外有音。

    意思是,省里想砍你的钱太容易了,就你溧山有乡镇道路?我东宁省几百个乡镇呢,其他乡镇也能用这专项资金啊?

    “你以前没和我说啊?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,以为你说着玩玩,不会真搞这项目上。”陆明杰郁闷无比。

    谁知道你这么猛,我说了很有难度,你还真搞下来。

    “厅里,我保证,肯定不会卡,不过省里有领导关注,资金下来,被砍是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。”姜绅暴怒。

    谁砍我钱,我砍他人,这话差点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