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8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六百九十八章 这下亏大了
    第六百九十八章 这下亏大了

    当晚小姜绅大战警察和空姐,中场休息,沈碧又从衣柜里翻出一套学生装,扎两小辩穿上学生装,立马让姜绅回到了高中里。

    一夜风流后,两个女人沉沉的睡去,姜绅看看时间,晚上十一点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回溧山应该没问题了吧。

    姜绅连澡也没洗,怕吵醒两女,穿上衣服,嗖,隐身飞回溧山县。

    哗啦啦,人才一站稳,大雨倾盆落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我了个去,姜绅从院子里飞步闪到门口。

    这时他还隐身呢,身上全是雨水,落到地上形成一圈水渍,并且不停的落下,要是有人突然看到,肯定要吓的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他从东宁飞到这边,速度飞快,进入溧山境内才发现下雨,本来想用神通护体的,后来一想淋点雨也没什么,反正回家要洗澡的,身上全是床战过后的痕迹,用了神通避雨,反而浪费仙气。

    怎么下雨了?姜绅抬头看看天,走的时候七点多,还好好的天,一转眼,这么大的雨。

    溧山县也好几个月没下雨了,这场雨下的有点突然,真正的倾盆大雨,而且姜绅打开房门之后,轰隆隆,外面又响起巨雷,竟然是一场雷阵雨。

    天气有点不对劲啊,姜绅现在算是半个神了,八月雷阵雨,在溧山这里有点不科学么。

    而且这雨这么大,这么急,看起来,恐怕不是一小时两小时能停的。

    姜绅一进屋,先把门关上,也没开灯,一边脱衣服,一边就往浴室去。

    他晚上在家,几乎从来不开灯,因为他有神念,那里都能看到,而且开灯,让家属院其他人看到,这么晚县长还没睡,不知会想什么。

    他一边脱一边走,走到浴室门口全身已经脱的精光,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为什么我觉的,我家里还有人?

    姜绅还没神念好好扫过呢,呼,他神念一扫,草,姜绅差点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叭,大厅灯响了。

    “啊--”有人尖叫到一半,嘴巴被姜绅捂住。

    一股男人的味道,甚至还有女人的体香,涌进李丽娟的面前,熏的她瞬息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没错,李丽娟没走,不但没走,竟然还在他的家里。

    最夸张的是,李丽娟现在穿了三点式,赤着脚,晃着两条白哗哗的大腿,走出来开灯了。

    姜绅怒道:“别叫,你怎么在这里?”然后收手,后退。

    李丽娟满脸通红,目瞪口呆看着姜绅。

    她正在里面睡觉呢,听到有人开门就出来看看,然后开灯,看到全身的姜绅,吓的当场就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好姜绅反应快,捂住她的嘴巴,不然传了出去,整个县政府家属院都要被她高声叫醒。

    “你---你--”李丽娟目不转睛看着姜绅,然后用手指了下。

    我什么?姜绅低头一看,草,我现在全裸啊。

    李丽娟竟然一直盯着姜绅的胯下看。

    姜绅连忙转了过去,叫道:“快,快帮我去拿衣服。”一路奔到浴室先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心中那有郁闷啊,小夏苏搞什么飞机,怎么让李丽娟住我家里?我也个去,这下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而且这下亏大了啊,李丽娟被我看的是三点式,我被她全看了。

    不过,刚才李丽娟除了看到第一眼时的震惊之后,后面表现的很从容,明显那是不怕姜绅的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你衣服。”这时李丽娟也穿上她的小短裙,然后弱弱的从门外递进衣服。

    “你等下,我冲个澡,刚被雨淋到了。”姜绅很快冲了下,用了不到三十秒,然后穿上衣服,怒气冲冲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住我这里的?”姜绅有点火了,但第一句一喝,李丽娟好像被吓了一下,脸色顿时变的苍白。

    姜绅又马上心软了,语气一变:“我是男人无所谓,你有老公的,传了出去,对你影响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走之后,我们四个就打牌了---”李丽娟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姜绅走后,李丽娟、丁秀梅被小夏苏拉着打牌。

    打到八点多,突然外面就开始打雷,众女玩的不亦乐呼,倒也没想到八月会下雷阵雨,因为溧山几乎很少出现。

    到了九点,朱县长说有点累了,想睡觉,于是众女就准备结束,就在这时,哗啦啦,天上的雨像瀑布一样倒下来。

    大家一看傻眼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丁秀梅和李丽娟,那是要回去的,可这么大的雨,开车都看不清,别说走路了。

    偏偏两人的家离这里都有点远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小夏苏想了下,丁秀梅就陪我睡吧,她的床睡两个女人还是勉强可以,然后就看了看朱县长。

    意思是指望朱县长也来一句,李丽娟陪我睡吧。

    不过朱县长直接无视了。

    朱县长也是独生女,娇生惯养,和闰蜜都没怎么睡过,又怎么会和不熟的李丽娟一起睡,尤其是李丽娟这级别太低了,事业单位的负责人,正经连股级都没有,她也不多说,说了一句我先回去睡了,然后自己回自己的家里。

    李丽娟一看,我打个电话,叫我老公来接吧。

    电话一打,他老公去送朋友去了,朋友去溧州坐火车,他老公就去送了,回来时遇到大雨,山路不好走,就转头住在溧州。

    小夏苏一听,想了想,我打个电话,看看。

    她打了个电话给姜绅。

    这时姜绅正骑在学生妹沈碧身上奋战呢,手机早扔进储物空间里了。

    小夏苏也很经常,姜县长电话打不通?他今天不会回来了,你住这里吧。

    啊,李丽娟有点怕,姜县长不回来了?

    嗯,放心,我有数的。

    小夏苏暗暗骂姜绅,她知道姜绅,每周晚上,有一大半时间不住在家属院,只要电话打不通,肯定是不会回来住,多半到外面鬼混去了。

    最多的一次,姜绅一个星期七天,晚上都没睡在这里,那是轮流去安慰东宁的女人们了。

    所以夏苏比较了解,电话打不通,就知道姜绅不会回来。

    于是李丽娟就睡在姜绅家里了。

    姜绅听到这里,心中那个郁闷啊,哥们难得心血来潮回来一下,你小夏苏给我安排个女人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不是故意,你有伞吗,我现在就走。”李丽娟说到最后,眼睛红红,好像很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你委屈什么,我都被你看光了,姜绅没好气道:“这么晚了去那里,雨这么大,开车都看不见,别说走路了。”

    姜绅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房间,他这是家属院,一房一厅一卫的,只有一个房间,一张床。

    “你睡里面,我睡沙发。”姜绅指了指里。

    “这不好,这不好,你是领导,我睡沙发。”李丽娟说着,自己先跑到沙发上,往沙发上一坐。

    “叫你睡就睡,那这么多话,睡里面去。”姜绅又发怒道。

    轰,就在他发怒的同时,天空突然又是一个响雷。

    “啊--”李丽娟跳起来,差点就好像要扑到姜绅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,这么大的人,还怕雷。”姜绅想笑又不敢笑,你别装啊,这雷响到现在了,你现在别装这么害怕。

    “就是有雷,我一直没睡着,我从小就怕。”李丽娟不像是装的,脸上真的是有点白。

    “去睡吧,睡着了就好。”姜绅再次挥挥手。

    有了刚才的暧昧,现在他看到李丽娟一身超短裙站在他面前,总觉的那里不对劲,再和她废话,就要犯错了。

    李丽娟和别人不一样,这是有老公,有老公的人,姜绅从来不乱来,这是他做人的准则。

    “快进去。”姜绅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哦”李丽娟只好站起来,慢慢向房里走,走到门口,又回过头:“姜县长,你能陪我下嘛,我睡着了,你再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---”她脸变的通红通红:“我真的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轰---”天空又是一个响雷,李丽娟身体一颤,小嘴就差点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前面我不在,你怎么睡的?姜绅很郁闷,当然也不会上她的当。

    “我就在门外,你怕什么,进去。”姜绅不由分说把她往里一推,砰,帮李丽娟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一道门,隔住了李丽娟和姜绅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嗨”李丽娟站在里面,满脸失望。

    都这样了,姜县长竟然无动于衷?传说有假啊,还是我,不入他的眼睛?

    李丽娟低头看看自己,论长相,我还可以啊。

    她自信不比那丁秀梅差,甚至还略胜一筹,虽然不如小夏苏,但是我成熟啊,为什么县长正眼都不看我一下?

    没错,李丽娟希望自己能和姜绅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很明显,姜绅防备着她,没打算和她发生点什么。

    外面的姜绅把李丽娟推进去后,很无奈的往沙发上一坐,今天这事,莫明其妙的就和李丽娟有点了一点关系,虽然两人没实质性的发展,但是互相看到对方全裸和半裸的一面,这也算有点关系了,以后这工作,不好做啊。

    就在姜绅胡思乱想的的时候,他家里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这都快十二点了,县长宿舍电话响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李丽娟惊恐的看着姜绅。

    大概是被电话声吓到了。

    不关你事,你去睡觉,姜绅挥挥手,拿起大厅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姜绅县长,看你家里灯光还亮着,打扰你没有?”赫然是班长,党委书记郭江华的声音。

    你不废说,我家里灯光亮着,能睡吗?姜绅神念一扫,郭江华也没睡,他住的那幢楼离自己大概有六七十米。

    你眼睛到亮的,看这么远?

    “班长,这么晚有指示,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姜绅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