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8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章 诡异的庙
    第七百章 诡异的庙

    葛丹妮心神领会:“曾局长,我看要你们各乡镇长的派出所警察出面辟谣比较好,一是离的近,二是有工具,就地宣传,告诉百姓不要慌张,市地震局没有检测到有地震发生的预兆。”

    要说葛部长就是招商出来的,嘴巴伶俐,也很聪明,一下就把宣传的工作推到警察局身上,而且那句‘市地震局没有检测到有地震发生的预兆’,意思是,你们下乡要多宣传,是市震震局没检测到,真要有地震了,那就是市地震局的事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真发生地震,地震局肯定没事的,不过这样一说,姜绅这政府一把手的责任没那么重了。

    姜绅赞赏的又看了下葛丹妮,把她带来,真是没错。

    这事,怎么摊我头上了?曾锋那个郁闷啊。

    但葛丹妮说的没错啊,他们在各乡镇有派所出,派所出还有大喇叭呢,他们现身宣传,其实比乡镇政府里的人,更有说服力。

    你说要派出所开着警车警灯,用大喇叭向老百姓宣传,比起镇政府的话,有说服力多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吧,曾锋你马上通知各派出所,派出警车,打开警灯,向百姓做好宣传工作,稳定人心。”郭江华这时也顾不得谁来宣传,当然拍板,同时也不能放过政府:“各乡镇也要配合,叫镇机关干部同时宣传,一定不能乱了民心。”

    会开到这里,也差不多了,就在这时,砰,门被人重重推开。

    贾小图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小夏苏因为是女孩子,姜绅没让她这么晚还来开会,贾小图代表县政府办公室在外面的。

    “不好,刚接到电话,南平镇出现泥石流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包括姜绅在内,所有人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愣过之后,姜绅和郭江华几乎同时挥手:“快,走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准备奔赴现场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一出去,站到门口,都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外面雨还是很大,汽车速度是开不起来,雨刮器开到最大,都看的不清楚,更别说山里路又不好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最好不要所有人去,万一出事,县政府的重要干部就被一锅端了。

    “郭书记,你们在县里值班吧,我去现场看看。”姜绅看到众人面有难色,知道大多数人是不想去现场的。

    郭江华还真的不想去呢,不过他是党委一把手,不去现场都不行啊。

    他转过身:“卫峰书记、志良县长、金标书记--”一口气点了一半的常委:“你们就在县里留守吧,同时指挥各镇抗洪救灾,我和姜县长去南平镇看看。”

    被点到名的,心中同时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要是其他地方,大家当然涌跃出发,抢到第一线去慰问当地受灾群众,不过溧山这鬼地方山多,南平镇一路过去,一半是山路,能不能活着到镇里都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南平镇不好走,这么大的雨,山路都随时可能崩塌,我一个人去吧。”姜绅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什么,你要一个人呈英雄?有人表示不屑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新的县委办公室主任汪怀山脸色大变的冲过来。

    “接到部队电话,南平镇108县道山路断塌了,车子过不了,部队也被阻在那里,他们现在正在暴雨挖路,想挖出一条通道来。”

    路塌了?听到这消息,有人欢喜,有人愁。

    欢喜的人,是不用再去现场了,因为没路可走,可姜绅愁啊,去南平镇的路没了,南平镇里的情况会不会危险?

    要是死了人怎么办?死上几十个人,他这代县长,恐怕只好灰溜溜的回东宁了。

    这一把手滋味,还没尝够呢。

    不能再等,姜绅果断一挥手:“路堵住了,你们都不要去,我一个去。”说罢拿过贾小图手上的伞,大步进走雨中。

    看着他的背景,所有在场的人突然心中一动,有种看到当年荆轲‘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返’的悲壮气势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陪你去。”贾小图当初敢在飞机上出手,果然是个热血青年,被这场面一剌激,竟然追着姜绅就去。

    “你凑什么热闹,快回去。”姜绅几声厉喝,把贾小图赶了回来,然后自己开了贾小图的车子,驶进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人去了有什么用?”厉志良这时在人群里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去南平镇当然不只一条路,不过山路塌了,其他的路,就要翻山越岭,当地人下雨天都不敢走,你一个外地的,难道想翻山越岭去南平镇?

    那些路,只有部队拉练的时候走,普通百姓是走不来的,其码他们这些机关干部肯定没几个走的动。

    “现场没有领导,终究不好,姜绅县长若能到南平,总比我们大家都呆这里好。”郭江华这时,插了一句,明显是对厉志良不满。

    我刚才开会说了,这个时候,要放下一切,团结为主,你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哼”厉志良冷笑,没有接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不能全部呆在县里。”郭江华想想,又点了些人:“到前面看看,部队在那挖路,看看需要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前后方都要要保持联系,山上信号不好,叫部队帮我们拉电话线。”

    这边跟着姜绅往前,前面姜绅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,开门下车,然后把车收到储物空间,嗖的一下,来到南平镇路口。

    入目一看,这条县道,本来有八米宽的,也算是比较宽的公路,但他一边是靠山建的,大概有一百多米的山体都滑落下来,还好今天下雨,晚上没车没人经过。

    当时部队正往这边来,离这一千米时,听到有轰隆的声音,部队暂停了下,然后看到了山体崩塌,把整条公路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是深夜,又是大雨,他们不知道前面塌了多少米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感觉没事了,就开始动员挖土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雨,工作真是不方便。

    姜绅也不动声色,走到公路的另一头,哗,大手一抓,崩塌的山体被姜绅收了不少,于是他的储物空间里,除了雨水,又多了许多泥石。

    哥们这仙家储物空间,快成垃圾回收站了,姜绅非常郁闷啊。

    他这也是帮部队减轻压力,一连抓了几把,把路面上的积石清空许多,然后转身,嗖,下一刻就到了南平镇里。

    神念一扫,果然看到泥石流浩浩荡荡的在某处横行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泥石流里,没有人和房子。

    这崩塌的泥石流附近,没有居民房,算是一件幸事。

    当地百姓,镇街上都比较安全,就是有些村上的,临近群山,比较危险。

    姜绅在南平镇转了转,发现有危险的地方百姓都在转移中,南平镇也有驻军,正在参与帮助地方,现在来看,没什么重要险情,就是天亮之后,可能那些转移的百姓都没有食物。

    姜绅在南平镇转了半小时,不惜仙气,神念扫过每一座离百姓民居较近的高山,确认没有什么危害后,一步来到镇政府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?你怎么来了?”南平镇党委书和镇长都在镇里指挥。

    看到姜绅大为意外。

    而县姜绅这衣服外观也很震撼啊,裤脚故意卷到大腿,全身上下都是泥石,头发被雨淋的贴在头上,一看就知道在前线奋战过的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党委书记和镇长都衣冠楚楚,连雨都没淋到一滴,两人真是汗颜。

    “我翻山过来的。”姜绅很有气势的看了下,突然惊讶道:“怎么镇政府这么多人?咦,你们镇政府后面,是一座山?”

    “附近一些百姓都过来了。”党委李书记苦笑:“外面都说会地震,他们觉的,我们镇里的房子牢固一点。”

    这他吗的,姜绅听了,不知想笑还是想哭。

    老百姓觉的自家的房子危险,觉的镇里的房子好,你这做党委书记的,不要反省一下?

    “这后面有座山---”姜绅站在楼上,就能看到对面山头,离镇政府不到五十米,高大概有一百多米。

    “当初就是倚山而建的,后来扩建镇政府,又挖了一点,这山没事,全是大块的石头,山的另一边有个石子厂,不会出现泥石流的。”党委李书记知道姜绅担心什么,心道,你一个毛头小子,懂吗?泥石流也不是什么山都会有的。

    姜绅没说话,神念在山体内部横扫。

    这山的大半部的确是石头,内部全是黄泥,然后又是一层石头,石子厂没把这山探仔细了啊,不因该采矿的,把外面的石头都采掉,就露出里的黄泥了。

    “轰”这时天空突然一个响雷,加着闪电。

    刷,闪电大亮,山上一幢建筑好像有火花在闪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姜绅其实能看到的,不过故意问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座庙,好多年历史了,建国前就有。”

    “庙里有和尚?”姜绅不动声色的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党委书记奇怪道,你问这个干什么?你这县长,怎么瞎管?

    “老百姓会去上香?”姜绅再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吧,慌了很多年了,很破久的庙,平时难得有人上去。”李书记嘴边露出笑意,有句话不好和姜绅说,那庙里,避孕套很多的,满地都是,有些百姓甚至乡镇干部,就喜欢到那破庙里去干这事,这也是这庙现在为一的功能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姜绅盯着李书记。

    “---”李书记茫茫然的点点头,难道你千里眼,看到什么了,不可能的吧。

    姜绅不能说,我已经看到了,尼妹的,庙里竟然有香火在烧。

    这么大雨,谁上山点了香?明显是刚点的,而且那香的边上,有几枚铜钱。

    现在市面上看到铜钱都能当古董,就这么丢在破庙里,没人拣?

    不对劲,姜绅觉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轰”这时,天空雷声再响。

    这下他看的清清楚楚,刷,一道闪电破空而下,打在那香火上面,接着哧的一声,闪电不见了。

    不好,姜绅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轰隆隆,下一刻,整个山体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,叫镇政府的人,全部出去,这山要塌了。”姜绅惊叫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