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8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零一章 英勇姜县长
    第七百零一章 英勇姜县长

    姜绅这一叫,满楼的乡镇干部都听倒了。

    但是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姜绅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--”李书记苦涩的笑着,别开玩笑啊,这么大多,你叫我们去那里?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都上车,开到街上去。快。”姜绅已经看到,山体内部开始破裂,就像是一只小鸡要破壳而出,这座山随会时会爆发。

    这不是自然的泥石流塌崩陷,这是有人为,引来雷电,并用特殊手法,引爆山体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手段?

    地球上,连神力局都没有这种手段,只有一个人,有这种手段。

    李布衣。

    当初引来天雷,差点打死姜绅的李布衣。

    李布衣已经死了,天地之间,还有谁有这个手段,而且,在溧山用这种手段?

    是有人来传门针对我?还是有人在做什么法?

    姜绅不确定是不是针对自己,因为对方是在炸山,没有针对姜绅,但是,姜绅今天不在,这山炸开了,倒下来,不知要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百姓不肯走啊。”有人阳奉阴违。

    这么大雨,谁都不想走,你站在办公室,看几眼山,就说那山要倒,谁信啊。

    “李正石,我再说一遍,马上,立刻,叫镇政府的人全部走,不然你这书记能干下去,我姜字倒过来写。”姜绅怒了。

    “轰”随着他一声厉叱,天上又一次雷电大作。

    轰隆隆,这次整个山体出现明显的动摇。

    不过这动摇,除了姜绅,其他人在雷雨天里,竟然没有感应到。

    李正石一看,县长发火了,不管真假。

    “快撤,快撤出去。”书记一声令下,镇政府的人,只好不情愿的动员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叫我们出去啊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这么大的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,要走你们走。”

    乡镇干部还好点,镇政府里还有附近几十个百姓,许多人不理他们。

    派出所和乡镇干部们,连拖带拉,推着百姓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个县长说的,叫这混蛋站出来。”溧山人彪悍的民风又来了,有毛头小子跳出来指着楼上怒骂。

    “我姜绅说的。”姜绅露出头,狞笑:“快滚出去,不想死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?老子就不走,你咬我啊。”毛头小子,反过来骂县长。

    人群窃笑,干部们也笑。

    “草你吗的。”姜绅站在楼上,嗖,手上一把伞像箭一样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砰,砸的那人当场一个跟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人群先是大笑,接着有更多的人大怒。

    “县长打人啊?”

    “揍他。”

    “拉他下来。”

    五个小年青往楼上冲去。

    我晕,李书记李正石看的晕死,真是流氓县长啊,这种情况,还敢打百姓?你想不想干了?

    县长打人,而且是在灾难这时,明天雨停,你有好日子过。

    李书记正在幸灾乐祸,突然,空中,轰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响雷。

    这声响雷比前面大了不知多倍,好像是几门火炮同时发射。

    接着轰隆隆,轰隆隆,连绵不断的巨响开始,哗,哗--镇政府后面的山终于开始崩塌。

    离着镇政府五十多米外,巨大的山石,夹着无数黄泥石流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,真塌了。”李书记等人这样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山塌,地动山摇,就和地震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“地震了---”

    “快跑啊。”

    “山塌了。”

    人群大乱,疯了似的往外跑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刚才还凶巴巴的溧山人,直恨自己没多长两条腿,所有人迎着大雨转身往跑狂奔。

    五十多米的距离,说短不短,说长也不长,那山石和泥流滚下来,只是几十秒钟的时间。

    姜绅一看,不好,这速度下来,镇政府一半人要被掩埋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地的百姓,许多人搬到镇政府来,就是打算睡在这里,有人现在还在睡觉呢。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姜绅一边崔促大家,一边神念一扫,呼,神念如钢铁,冲上去阻止山石和石流。

    山石落下的很快,但是威胁最大的后面的泥石流。

    第一块山石在三十多秒后,就撞到了镇政府办公楼后面的墙上。

    轰,要不是姜绅用神念扫一下,半幢楼要被撞倒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整个大楼一颤,更多的人惊慌了。

    大家蜂拥而出,亡命狂奔。

    姜绅走在最后,神念在楼上的办公室一个个的查看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快走啊。”李书记这时已经跑到楼下了,转身一看,姜绅还在楼上,拼命的挥手。

    这一刻,刚才还小看姜绅的李正石,狠不能叫姜绅一声亲爹。

    姜绅提前让他动员撤退,就算提前一秒,就可以救多少人的性命,至少乡镇干部大部份从办公室里被赶了出来,省了许多逃命的时间。

    他们出来时个个对姜绅骂骂咧咧,现在个个对姜绅佩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更奇怪的是对面的泥石流。

    那泥石流有足足二十几米高,可以掩盖掉他们整个镇政府,但是偏偏来的很慢,好像电视里的慢动作一样。

    要不是下雨,大家觉的可能看的模糊不清,都要以为见到鬼了。

    “快走。”这时姜绅也下楼了,更多的山石撞到办公楼上,大部多群众和干部都逃到远远的。

    姜绅随着人群步步后退,同时放开神念,对面的泥石流也在加速。

    镇政府里面已经没有人了,就算被掩盖掉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但就在姜绅和众人退出去五十多米后,姜绅突然一指镇政府边上,十米处的一幢楼。

    “那楼怎么还有人?”

    “那是老百姓的。”李书记心有余悸的问,大哥你火眼睛睛啊,又看到里面有人?

    李书记话音刚落,边上有人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涛涛,涛涛,涛涛--”

    “蒋栋,我儿子呢。”一个女人惊恐的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没带出去?我以为你带了啊。”

    一对夫妻在找自己的儿子涛涛。

    下一刻,所有人看到惊恐的一幕。

    轰隆,泥石流滚滚而来,把整个镇政府全部掩盖,并且继续向向,向两边扩散。

    这时,姜绅飞奔起来,狂奔向那幢楼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--”李书记想拉,没拉住,却见那幢楼的二楼,突然打开,走出一个穿着着短裙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大概只有七八岁,呆呆的站在阳台上,看着这边。

    “涛涛--”女人斯声咧肺的叫起来,然后想冲过去。

    她老公一把抱住她:“你疯了---泥石流。”

    泥石流盖了镇政府,去势稍为减弱一点,但仍然向两边扩散向前冲。

    “再退一点。”李书记一看镇政府都没挡住泥石流,示意大家再退点,他们现在离镇政府五六十米,以泥石流现在的速度和来势,大概到了他们面前也盖不了他们,但是退一点更安全。

    “那谁啊,冲过去送死?”很多人看到姜绅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县长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县长啊,真猛。”

    姜绅飞奔过去,但是那家人房门锁着。

    姜绅一脚把门踢开,然后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涛涛,下楼啊,下楼啊。”女人被老公抱着,惨叫不停,但是雨这么大,又这么远,那少年根本听不见。

    少年还站在阳台上,向这边挥手,浑然没发现即然到来的泥石流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”的巨声响中,滚滚泥石流在所有人的目光下,卷到了少年所在的楼层。

    一大片泥石流落到二楼阳台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捂着嘴尖叫的时候,一个人影扑了出来,把少年往怀中一抱。

    哗啦啦,泥石流把两人全部掩盖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---”李书记五十岁的人了,就在这刹那间,看的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至于嘛,你年轻有前途,何必为了表现断送自己。

    哗啦啦,泥石流盖了一幢楼后,继续往两边,但随着地方越来越空旷,泥石流的高度也越来越低,从前面的二十几米慢慢变成十几米,几米。

    “涛涛---呜呜--”少年的父母两个哭的和泪人一样。

    刚才看的清清楚楚,泥石流把姜绅和涛涛一起掩盖了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洪水,里面有泥和石头,小孩子被砸几下,都可能砸死在当场,更容易窒息而死。

    “县长--”好多群众和干部也呆呆的看着那幢楼。

    县长其实可以不上去的,根本来不及回来,何必要冲上去,这是摆明了送死啊。

    死的不值啊。

    大家很婉惜。

    大概几十秒后,泥石流慢慢恢复平静,那幢楼露出楼顶,接着可以看到阳台。

    天空似乎感受到了大家的心情,大雨也在渐渐变小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两人已经被淹死的时候。

    扑哧,在阳台上钻出一个满头烂泥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涛涛---”少年父母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涛涛站出来了,接着扑哧,姜绅也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抱着涛涛,把涛涛往阳台的扶栏上一放。

    这下姜绅下半身被泥石流掩盖着,而涛涛已经全身而出,可以站在扶栏上面。

    众人又是兴奋,又是激动。

    但是兴奋归兴奋,现在还不能上去。

    泥石流现在把那幢楼一楼全盖了,二楼盖到阳台,姜绅站在阳台上,下半身全被盖了,只有涛涛正好站在扶栏上,没被盖到。

    这大楼随时都可能倒不说,前面这么多泥石流,也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“快,快想办法救他们下来?”李书记他们开始绞尽脑汁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想来想去,都没想到怎么越过泥石流,接下涛涛和姜绅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是凌晨五点,雨小之后,天色大亮,滚滚泥石流在掩盖了镇政府,和镇政府左右两边的几幢楼后,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