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8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零三章 小金出手
    第七百零三章 小金出手

    反对的副部长姓冯,冯东霖,海北省人,去年海北的一个项目被潘祖之否了,他就抓着这机会死命的顶。

    姜绅一个电话打向黄震国。

    黄震国听了之后,挂了电话,等了几分钟又打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老家伙了,六十三岁的老同志,马上就要退二线,他是梁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华国高层,不是只有陆、黄、金三家。

    梁家也是个政治名门。

    严格来说,底蕴比前面三家还猛,祖辈是开国时的元勋,董疯子的爷爷见到梁家的老头子,都要叫声老首长,真正的二代世家。

    不过老头子去世后,慢慢衰落了一些,但是梁家底蕴在那里,目前还是有两个局委是他们的人。

    其中梁家现在的老头子,大家称梁老,前前届局常,比金家的老爷子还早一届,人虽老了,名望还在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,能让他改变注意?”姜绅淡淡的问。

    “要么找梁家的人,不过你找了梁家的人,还有戴杰在顶,我建议你找潘祖之,只要他敢拍板,一个副部长一个总工程师算什么?”

    做部长,这点权力没有,还算什么部长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不能让我爸再上压力了,领导出过面就好了,再给上压力,就有点欺人,弄巧成拙,他生出恨意,对你的项目不好。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,姜绅也懂,叫领导打招呼,一次就够了,多说了,有力欺人的嫌疑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想办法。你们黄家帮我够多了。”姜绅知道黄震国已经很卖力,不能再要求太多。

    这个电话挂完,姜绅就在想,难道真要去求金家老大?

    说曹操,曹操就到,姜绅念头刚转,一个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金省长。”正是到了其他省,任常务副省长的金仲林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好久没联系,生分了?”金仲林笑道,他和姜绅说话,最是随和。

    “那有,我这不是刚刚还想着你的。”姜绅尴尬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厉害了,不用我们帮忙,都能运作这么大的项目。”金仲林摇头长叹:“其实我也替你高兴的,能自己做到,这才是你的本事,不过有人想看你笑话,咱们,不能让他如愿。”

    金仲林这咱们两个字,说的姜绅心中一暖,不过他性格就这样:“我不要你老大帮忙。”

    姜绅嘴硬,不求金家老大。

    “关我大哥什么事?”金仲林笑:“我也是金家的人,我帮你和潘祖之打过电话了,你再去找他一次,不过有个条件,设计图,按部里的来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吗的,姜绅不知是想笑还是想哭。

    这会不会老潘故意的,怕自己不给设计图,所以来这一出,金仲林自然不会算计自己,老潘就不敢说了。

    他想把项目批下,又怕我仗老炎称腰,不给设计图,来这一出,也不是没可能。

    姜绅现在可不是菜鸟,金仲林一说,他就领悟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又在瞎想什么。”金仲林见他不出声,似乎猜到他在想什么:“别胡思乱想,部里给你这么大项目,搞个设计图也是正常的,你现在要记住,你不是县长,不是坐馆,做事,要站在官场的角度看。”

    “刚觉的你成熟点了,怎么又这样。”金仲林苦笑。

    “谢谢金省。”姜绅好像明白什么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姜绅老在想,谁想看我笑话?肯定是姜丰民那混蛋。

    金仲林没说,姜绅也没问,问的话,显的自己小心眼。

    当官嘛,要成熟。

    成熟,就要大肚。

    哥们大肚,不问这人是谁。

    姜绅再次去见潘祖之。

    潘祖之也有些尴尬,昨天会上没通过,今天金仲林帮姜绅出面。

    他心中还是有点恨的,你早点找金仲林出面,我昨天会上,就帮你硬上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领导们打招呼不好打的太多,潘祖之有点不高兴。

    但是不高兴归不高兴,金仲林打了招呼,对他来说,不亚于金家老大。

    他和姜绅聊了一会,下周再上会,如果过了,就没问题。

    上次他和姜绅说,过了会,还要过首长的目。

    现在金仲林打过招呼,过了会后,首长那边,他就好说多了。

    到时只要说,这是你弟弟打了招呼的项目,金家老大当然不会为难。

    这样好事多磨,一来二去,又要等到下周。

    姜绅办完事,已经京城下午四五点。

    突然想到杨小艺。

    上次都准备吃掉杨小艺了,结果走的匆忙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杨小艺出国了。

    身为体育部经理,杨小艺现在跟着体育走,不过她一般很少亲自出马,这次正好遇到较大的体育赛事,所以出国一趟。

    可惜了,两人电话中,同时感觉到有点可惜。

    杨小艺不在,姜绅也没必要再呆在京城,临走时,突然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李布衣。

    他回忆起李布衣死时的情影。

    当天他破了李布衣的局,李布衣一头黑发变白色,在他面前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他神念扫的清清楚楚,李布衣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他打了电话给梅越,让她到苏阳市来办理李布衣的后事。

    之后再也没有管过。

    嗖,姜绅来到江南省省会江京市。

    江京越姐,现在名震江南,自从全爷死后,全爷的势力一分为二,范文才一半,梅越一半。

    因为范文才怀疑梅越可能与姜绅有一腿,处处都让着梅越,如今梅越已经雄霸江南,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地头蛇,道上的大姐大。

    江京的某别墅里,全身的梅越,半躺在床上,品着红酒,看着电视。

    有钱,有地位,做为女人,梅越已经到达了她人生的巅峰。

    但是,“什么都好,就是没有一个好男人。”梅越品着红酒,一只手在自己的胸前划着圈儿。

    我容貌艳美,身材绝世,竟然不能让姜绅多看一眼?

    姜绅啊姜绅,你知道吗,见过你后,世上的男人,再也没有值得我多看一眼?

    梅越很寂的在画着圈,狠不能这只手就是姜绅的手才好。

    她正当年,才三十出头,正是女人最需要的时候,没有男人的日子,梅越也很难受。

    但见过姜绅的本事后,其他男人在她眼中,已经和狗屎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姜绅把一半全爷的资产全给了她,眼也没眨,转身就走,这洒脱,全天下有几个男人能做到。

    “我赚的钱,都是为你赚的,等我死了,这些钱,全还给你。”梅越一个人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还给谁啊?给全爷儿子。”房间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,接着姜绅出现在她面前。

    “绅哥---”梅越看到姜绅,激动的小手一颤,红酒都洒了一身。

    接着疯狂的跳了起来,就想冲上来抱姜绅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穿起来,不然我马上走。”姜绅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等下。”梅越急了,连忙回身,拿出一件睡衣披在身上。

    虽然披上了,不过这睡衣也实在短,而胸前大开,比低胸裙都低,上面的风光,下面的大腿,晃的姜绅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姜绅只好苦笑坐下:“听说你混的不错,号令江南莫敢不从?”

    “我再怎么样,都是个女人,我的钱,将来都还给你。”梅越温柔无限的跪坐在姜绅膝前,像一个小女孩子一样,然后用眼睛死死的盯着姜绅:“你知道的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梅越孤身一人,无儿无女,要这么多钱干什么。

    这世上,也只有姜绅值得拥有。

    “多做点善事吧,钱太多了,也没什么意思。”姜绅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是,你的对的。”梅越眼睛一亮,姜绅是个好人,自己多做点善事,肯定会引起他的注意,怎么没想到?

    “我找你是有事的,我问你,你实话告诉我,当天我让你去处理李布衣的后事,你怎么处理的,一个个细节说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“李布衣?”梅越先是陷入沉思,接着徐徐道来。

    接着李布衣死的消息,梅越也不意外,和姜绅做对,自然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她匆匆赶去苏阳市,在山庄门口先见到姜绅,姜绅说了一句好好安葬之后就走了,梅越走进山庄内,发现李布衣已死亡多时,不过身体还没变硬。

    她带了东西过来,直接就在山庄里面把李布衣尸体烧掉,变成灰后,带回苏京,然后安葬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没有什么遗漏。

    姜绅听说完,沉思了一下。

    然后道:“他死之后,我没动他尸体,然后在庄里转了转,等你过来,其间,我看了看他留给我的书,大概有一个半小时,没有在他尸体边上,你说你进去之后就烧掉了,也就是说,从我不在尸体边上,到被你烧掉,最多中间只有两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,当然可以做很多事。

    姜绅大部份时间都会神念扫一下看看,就有一段时间拿了李布衣给的书看了下。

    这李布衣死前给我一本书,引起我的注意,我看了一下他的书,书很玄妙,没学到什么,但是这段时间发生的事,我就没有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如果李布衣有什么手段借尸还魂了,也就在姜绅看书的时候,或他离开,梅越进去的这段时间完成的。

    “烧之前,你确定是李布衣?”姜绅再问。

    “这倒没有,你说是,我就当是,我大概看一眼,其实心中还有点害怕。”梅越很坦白。

    你叫我一个女人去处理尸体,我也害怕啊。

    “他埋在那里?”

    “江京市紫金山上,那是他生前曾和全爷说过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他还有什么亲戚或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听说过。”梅越摇头:“他自己说的,做这一行,最好孤身一人,无牵无挂,因为很多事做出来,或逆转天命,或伤天害理,或不容于世的,容易糟到报应,不要害了自己的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倒有自知之明?”姜绅笑笑:“走,带我去他坟前看看。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