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9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零四章 姓袁的
    第七百零四章 姓袁的

    下午六点多,梅越带着姜绅来到紫金山上。

    八月的六点多,天气还算明亮,只是山上已经没什么行人,风吹在梅越两人的身上,姜绅还不觉的,梅越感觉到阴森森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有鬼啊。”梅越悄悄往姜绅身上靠了靠。

    紫金山后面有一片公墓,但价值昂贵,一般的人,是埋不起的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公墓那里,很快找到李布衣埋葬的地方。

    墓碑很荒,看起来很久没有人来过。

    “这香灰是我当初放的,应该没有其他人来过。”梅越指了指地上。

    姜绅静静的站着不动,凝视着墓碑。

    他不是真的神仙,自然看不出这里面的骨灰是不是真的李布衣,但是他有办法能知道这骨灰是不是真的李布衣,只是他在纠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怀疑李布衣没死?”梅越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“嗯”姜绅轻轻点点头,然后又想到什么,问她:“李布衣平时,有没有和你们说过,他有什么师兄,师弟,师父徒弟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啊---”梅越陷入沉思中,最后摇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?”姜绅有点失望,难道真是家传?

    “哦,对了,对了,我想起来了。”梅越突然道:“五年前有件事,李布衣受全爷所托,为京城某高官的新宅看了风水,助那高官更进一步,事后得到高官和全爷的赞赏,不过李布衣说,他擅长推算命理、摆放阵图,论料事如神、风水气运,这世上还有一人在他之上,只是那人年岁已高,久不出世,在民国之时,那人与他父亲并称南李北袁,后来他继承父亲的衣钵,这个南李,就是指李布衣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你可以问范文才,当时他也在场,京城还有一个姓袁的。”

    “民国之时?”姜绅听的眼珠都快掉出来,惊骇道:“姓袁的几岁了?还活着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梅越摇摇头:“不过听李布衣的口气,五年前,姓袁的肯定活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帮的那位高官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这种事,都是全爷和李布衣两人去做,从来不带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姓陆?姓陆?”姜绅站在墓碑前,左右迈了几步,沉思了一会:“国内现在,还有没有出名的风水、命理大师?”

    “切”梅越不屑一笑:“国内大师如毛,但是有真才实料的又有几个?反正我之前遇到过几个,连李布衣百分之一都不如。”

    问梅越也是白问,梅越以前就当李布衣是神棍,一直不服气,更别说其实的大师了。

    “江南省呢,现在谁最有名。”姜绅现在,与这行没有接触,有了接触,可以问问相关的情况。

    他不是这行的人,当然一无所知,其他行业的高人,可以在网上查出来,但这行是偏门,真正的大师高手,互联网上都查不到。

    “江南省?”梅越想了想:“易大师吧。”

    “姓易的以前跟过全爷,全爷一直信这个的,后来全爷遇到李布衣,就不再信任他,易大师也失望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走,带我去找易大师。”

    易大师六十多岁,慈眉善目,满头白发,看起来,真是有点仙风道骨的气派。

    不过姜绅知道,做这行的,越是外表仙风道骨,越可能没什么本事,李布衣长像平凡,走起路来甚至还有点猥琐,偏偏就是个顶级大师。

    这第一眼看上去,姜绅就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不过他有求于易大师,自然不能表露在外。

    “易大师,这是我新老板,姜先生。”梅越向易大师介绍。

    易大师坐在那里,架子十足,不动如山,好像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坐,寒舍简陋,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有点装逼的么,姜绅直接一点,上去扔下一张卡:“这里是一百万,就问易大师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拷,易大师眼皮一跳,有你这么问卦的吗?含蓄一点会死啊。

    他还有很多装逼的话没说出来呢,姜绅就开问了:“京城有个姓袁的,听说是你们这一行的高手,你知道他叫什么名字?什么来头吗?”

    一个问题一百万,这钱真是太好赚了,不过姜绅这问题一问,易大师就呆在那里。

    到我这里,问其他同行?同行是冤家啊,易大师很生气。

    不过他看了眼前的那张卡,暗暗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姓袁的?没什么印象么?让我想想---”易大师装腔作势。

    姜绅一听,伸手就去拿卡。

    不知道?不知道我给你屁的事,你当我白痴。

    一看姜绅拿卡了,易大师连忙叫道:“记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淳风和袁天罡,姜老板应该听说过,我们华国历史上,最出色的推算大师,论推算之术,无出其右,简直和神仙一样,不过两位大师传艺之术各有不同。”。

    “李家是传内不传外,传子不传媳,如果有几个儿子,只传长子,历来都是一脉单传,袁家不一样,只传天才,不管男女和姓氏,一心要把袁家的绝技传承万代,不过有一条,做了袁家的真传弟子,就要改姓袁。”

    “据说民国的时候,姓袁的收了两个徒弟,一个姓陆,一个姓方,两位都是天才,学了十年之后,姓袁要传袁天罡的压厢绝技《五行相书》的《易镜玄要》,不过有一条,得到真传的人,要改姓袁,因为这个师父以前也不姓袁,他也是改姓袁后,学了这些绝技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徒弟各有所想,姓陆的不肯改姓,最终让姓方的学到了袁天罡的绝技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这姓方的,就改姓袁,他与李家的传人,并称南李北袁,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师。”

    “姜老板想找的,应该就是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袁什么?现在还活着吗?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?我也是听我师父说的。”易大师这时脸上出现一种狂热之情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也是听我师公说的,姓袁的与我师公是同一时代的大师,恐怕最少也有一百多岁了。”

    你师公也能算大师?姜绅和梅越同时鄙视。

    易大师所知的也就到此为至,姓袁的叫什么,在那,还活不知着,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高人。

    姜绅听了之后,就知道姓袁的肯定厉家。

    易大师这种人,随便就能找到,他天天坐在家里等客人上门做生意,就算有本事,也大不了那里去。

    袁先生这种人,只闻其名,难见其人,这才是高手。

    像李布衣也是,大隐于市,只在全爷身边做事,默默无闻,要不是全爷在他年轻时帮过他,估计李布衣现在还不知道在那个街上摆摊渡日,寂寂无名,别人见到他,也不会相信,这就是号称南李北袁的李家传人。

    姓易的好像真是有点本事,一看姜绅的表情,就猜中他的想法,冷笑道:“我要是到了李袁两人的的高度,自然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,天下人都要来找我求我。”

    “能有多少高度,那也是看你有多少本事。”姜绅也笑笑,你自己没本事,不能达到这个高度,你又怪谁?

    “多谢易大师了。”姜绅知道再呆下去,也没什么结果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姓易的看着姜绅离去,呆呆不知所想,大概十几秒后,摇了摇头:“厉害,厉害,这个人的面像,我竟然看不出来?相书有云,‘面相若无,非神即鬼’,这个人不是神仙,就是鬼啊。”

    姜绅可能还不知道,自己走后,易大师就把他当成鬼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姓袁的还是没有线索?”梅越也很想帮姜绅做成这件事,加点印象分。

    “也不能说一无所获,至少,知道真有这个人。”姜绅灵机一动,姓袁在京城,李布衣帮高官?

    也许姓袁的会帮高官们?

    姜绅打了一个电话问黄震国。

    他是下午五点多到江京市的,带着梅越跑来跑去,这时都快晚上八点多。

    “绅哥,有什么指示?”黄震国笑道,看的出来,他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“这么好心情,要发财了?”姜绅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好心情了,哈哈哈。”黄震国大笑:“那个老处女要滚蛋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老处女?”姜绅莫明其妙。

    “要谢谢绅哥,这次拿回四兽首,首长们也很高兴,姓陆的老处女也得到表彰,她要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忍了她很久了,终于可以看见她滚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陆冰要走了,据到要下到省里。

    “她这下去,岂不是最少要做副省长?”姜绅惊讶道,陆家也太急了,这么早就放下去当副省长?就她臭脸?能不能适合下面都有问题。

    而且,我看她也未必是处女,要不然,当初会和她男朋友要死要活的。

    “嗯,估计是省委宣传部长这种职位,副省长?她资历还差点。”

    “部长那可是常委。”

    “部长是一把手,有自己的小王国,她当副省长,下面的厅长们,谁卖她面子?你知道她脾气有多差了?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姜绅想想不对劲啊,我们谈她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问你件事,京城里面,有没有风水算命的大师,很有名的,年纪也大了,姓袁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找人算命?”黄震国莫明其妙,然后摇摇头:“没听过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”姜绅有点失望,不过,他不甘心:“帮我问问你家长辈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就是问老炎首长了。

    “我爸也不信这套啊。”黄震国好笑,然后又点头:“信,我帮你问下。”

    不到五分钟,黄震国打电话过来,惊叫:“绅哥,真的有。”

    “草,终于找到了。”姜绅忙了一夜,听到这消息,心花怒放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