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9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零五章 深入地底
    第七百零五章 深入地底

    不过他马上发现白开心了。

    因为姓袁的死了,就在昨天刚死,葬礼也很低调,当天正好有个会议,陆定文的父亲本来和老炎首长要一起到场,结果陆定文的父亲去参加袁大师的葬礼,所以老炎首长才知道姓袁的死了。

    据老炎首长说,建国后这姓袁的就跟了陆家。

    建国后国内元勋无数,别说姓陆的,老炎家当时最高级的才做到副部,两家人都上不了台面,在建国中的几百个将军,无数元勋里面,两家都只能算小鱼小虾。

    后来两人家也越混越好,到了现在,都成为国内的几大家族之一。

    老炎家是跟的首长好,一路没站错过队,而陆家据说就是靠的这个姓袁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是高层中的流传,包括老炎,甚至老炎的父亲在内,谁都没见过这姓袁的,大家都以为陆家是故意吹牛的。

    不过昨天,姓袁的真的死了,消息就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死了?这就死了?”姜绅觉的死的好蹊跷,刚找到一点线索,这就断掉?

    你早不死,晚不死,昨天我去找李布衣你死了?肯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换成是别人,姜绅就要找到陆家去,就算死了,也要把这人翻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姓袁的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师,不管他立场是不是针对姜绅,凭他的精湛的技艺,就值得让人尊重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没线索了?”姜绅长叹。

    黄震国却嘻嘻一笑:“也不是完全没有,陆家的人,尤其是那几个关系人物,肯定知道袁大师的事,说不定,袁大师还有什么后辈徒弟什么的,你问陆家的人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陆家可是敌人。”姜绅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有个人,你可变成亲人嘛?”黄震国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姜绅愣了下。

    “陆冰职位没定,方向定了,东宁省,哈哈,绅哥,你吃点亏,把这老处女收了,搞定她后,问什么,她都会告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你大爷的。”姜绅怒吼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黄震国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不是吧,这老女人,要到我们东宁省来?姜绅感觉有点郁闷。

    今天的坏消息,真是一个接一个。

    袁大师线索断了,李布衣也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绅哥,你好像不开心?”梅越倚偎着姜绅,抬着头楚楚楚可怜的看着姜绅。

    那眼神好像在说,你不开心,我可以让你变的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好好做,在江南把业务做大一点,回头,可以到我溧山县来投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,我可以去溧山?”梅越大喜:“我现在就能去投资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急,等我公路修好再说,就这样吧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姜绅把失望的梅越送回家,借着月色,本来想回溧山,想想溧山现在正忙着善后呢,又跑去东宁市里鬼混了一夜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回溧山,下面汇报,县里有关地震的传言,越传越大,压也压不住,好多人开始住到溧州去。

    而且连部队,都开到野外拉练。

    “---”这什么节奏?姜绅莫名奇妙:“省市地震局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没有测到异常。”小夏苏脸色古怪:“但是,县里发生许多异样,地里有青蛙蛤蟆在成片的活动,家禽动物叫个不停,前天小雨,蚂蚁还有大规模的迁移---百姓越来越信。”

    民间常把出现异常,当成地震的前兆,现在溧山到处都有异常,大家相信,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头,我说,我们县政府都二十多年了,要不,我们也搬出去吧?”小夏苏挤眉弄眼的。

    “好啊,你搬出去。”姜绅冷哼。

    “--”小夏苏可爱的吐吐舌头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姜绅回办公室,上网恶补了一下知识。

    地震是一种自然现象,是地壳快速释放能量过程中造成振动,期间会产生地震波。

    地震每年每天都发生,地球上每年发生大概五百多万次,平均一天有一万多次,其中绝大多数因为太小,或太远,人们是感受不到的。

    地球分为三层:中心层是地核,中间是地幔,外层是地壳。地震不仅发生在地壳之中,也会发生在软流层当中。据地震部门测定,深源地震一般发生在地下300——700公里处。到目前为止,已知的最深的震源是720公里。

    姜绅上次练化神境种子,神念一扫就达到两百里,如今更胜当初,已经两百出头,差不多有105公里。

    神念平扫城市,因为城市里面人多,建筑多,想要让他找个人或找个建筑出来,比较费时费力,有点难度。

    但是往地下扫去,想要看到地下的异常,那就比较容易。

    他坐在办公室,双目一闭,神念像股洪流,从脚下开始,一步步进入地底。

    呼,他好像置身于一个地底世界,整个人化成一阵风,在地底探索,翱游,途径无数的碎岩、泥石,还有水流。

    一公里,十公里,一百公里。

    很快姜绅神念就覆盖到他的极限。

    长宽一百里,纵深一百里,这是他第一次把神念放到极限,消费仙气很快。

    地底下面,一片平静。

    姜绅看见许多地底的东西,甚至有铁矿、铜矿,石油,有些原油,实在太深,在地底几十公里以下,根本不是人类现在的科技能开采出来的。

    拷,我发现自己到地质部门蛮好的?姜绅突然发现自己职业定位错了。

    我要把这些矿产宝贝都开采出来,能不能搞个部长干干?姜绅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真的很耗仙气,他坚持了不到半小时,有点受不了了,呼,猛的收回神念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一看,拷,姜绅吓一跳。

    面前正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你---你没事吧,吓死我了。”李丽娟拍着小胸脯。

    姓李的又来了,而且上次和小夏苏打过牌,小夏苏直接放她进来,李丽娟进来,看见姜绅闭着眼睛坐那一动不动,叫了几声姜县长,姜绅都没理她,顿时就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李丽娟慢慢退出去,悄悄和小夏苏说了下。

    小夏苏一听,咧嘴就笑:“姜县长练过气功的,平时要这样练气功,没事的,你等下。”

    李丽娟又坐了回来,一坐就坐了半小时。

    “哦,没事,没事,我有点累,休息一下。”姜绅这时脸上是有点疲惫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最近县里事多,姜县长你又身先士卒,要注意休息啊。”李丽娟关怀备至。

    我们不是很熟啊,姜绅暗暗不妙,这女人上次在他家睡过一晚,到是越来越胆大了,又找到县里。

    “找我什么事?你镇里不忙?”姜绅的意思,你没事老到我这干嘛?

    李丽娟脸上微红,不过她当没听见,小心翼翼问:“姜县长,我上次给你的项目书,有没有什么指示和意见?”

    “呃。”项目书我都没空看呢,姜绅都忘了放那了,好像是小夏苏帮收起来的,后来放到他办公桌上,他都几乎忘了翻。

    “项目书是吧。”姜绅还好有神念,神念一扫,在桌上一大堆文件中找到那份项目书。

    然后翻了几下,慢慢拿出来,就他拿项目书这一会,神念已经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整个过程很慢,却给他时间看了一遍,李丽娟也不急,端正的坐在姜绅面前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的比上次保守了一点,不过还是一身连衣裙,除了有短袖,领口高点,其余也没什么区别,下面还是很短,站起来可以盖到膝盖上面十寸,一坐下,臀部都隐约可见。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很好,但是做起来,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,这因应该是党委书记和镇长的事情,怎么让你一个女人冲在前面。”

    李丽娟这项目书,就是东涧镇旅游开发的计划,这种大事,本来是镇书记和镇长操心的事,现在让她一个农服中心副主任冲在前面。

    换成别的领导,要说李丽娟越级上报,不合规矩。

    不过姜绅当晚和她有那么一点小暧昧,这么重的话,就不好说出来,所以,含蓄的说,这事,你最好通过书记镇长报上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姜绅肯定是百分之百支持这项目,要不然,当天在东涧镇也不会让党委委员们一个个提意见。

    但是,他若抛开书记镇长,和这李主任搞这项目上,成何体统?没有镇里的支持,没有地方上的支持,再好的项目也不可能实施,就算书记镇长都不敢得罪姜绅,支持姜绅,传了出去,姜绅和李丽娟也是说不清楚的关系。

    “上次你在我们镇里开完全后,万书记和雷镇也知道姜县长指示的对,这个项目书,我给他们看过了,得到他们同意,才找您的。”李丽娟这话说的有点太明显。

    你妹的,合着你们书记镇长,以为我喜欢妇女,所以派你前来?

    好吧,哥们这妇女之友的头衔,是摘不掉了。

    是的,当初万书记和雷镇长,对姜绅态度也不是很热情,但是姜绅现在据说搞到大项目,他们镇里当然想分一杯。

    东涧镇因为竹子最多,道路也修的最好,当然了,也是仅仅与其他镇相比。

    要想拿点资金,最好找其他项目。

    正好,姜绅下去调研,指示他们开发旅游。

    前面两人不热心,是怕县里不肯出钱,镇里也没钱配套,现在姜县长从上面搞这么多钱来,当然拼命也要上这项目,再不挤,搞点钱下来,镇里日子也好过点。

    姜绅听李丽娟这一说,就知道姓万的和姓雷的,都不是做事的,这钱下去,也未必让他们投在项目上。

    不过李丽娟这么说,其实就有点为她丈夫肖荣建说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肖荣建是副书记,支持李丽娟的的想法。

    姜县长你支持我丈夫,我丈夫就肯定能全力为你做好旅游开发这项目。

    官场上,没有一个省油的灯,一个女人,也会寻缝插针,姜绅暗暗长叹。

    这姓肖的也没志气,让女人冲在前面,还睡县长家里,你为了当官?至于吗?

    他倒想叱李丽娟两句,不过一抬头,李丽娟春情如水的眼睛,火热的盯着姜绅,饶是姜绅脸破很厚,也脸红了下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改天,你让你爱人肖荣建过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