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59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零七章 坏消息
    第七百零七章 坏消息

    不科学啊。

    举手的两个,赫然是姜绅的死敌,厉志良和洪海华。

    厉志良满眼都是阴笑:“我支持姜县长,为了溧山百姓,我们不能怕前怕后,一定要有人站出来挑重担,姜县长有这个魄力,我和海华县长,双手赞成。”

    尼吗,这下大家明白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鄙视厉志良。

    他这是故意想搞姜绅,他怕常委会通不过,姜绅不能发通知,姜绅就不会犯错误。

    现在他助攻一下,让姜绅议案通过,发下通知。

    到时,上面震怒,姜绅还不倒霉。

    厉志良,你这做的有点缺德了。

    郭江华一系的,都要鄙视厉志良。

    郭江华不支持姜绅,但是也没想过要搞姜绅,这厉志良到好,关键时候,想搞姜绅。

    “好,谢谢志良县长的支持,即然通过了,那我就以政府的名义,正式通知。”姜绅站起来,朝厉志良点点头。

    去吧去吧,最好通知到全世界,全东宁,姜绅,我看你怎么倒霉,厉志良阴阴的笑。

    就在常委会通过决议,并开始在全县下发通知,正式应对即将来临的地震之时。

    半小时前。

    溧山深处,出现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大热天的,又在山上,这两人全身黑衣,戴着黑帽,其中一个背上背着一个巨大的篓框。

    另一个人拿着一个罗盘,一路走,一路不停的观气查势。

    “快点,姜绅的常委会要开完了,随时都能关注到这里。”背着篓框的着急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有师父的‘迷世六壬图’在身,他就算是神仙,短时间内也看不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说他就是神仙。”另一个人冷笑。

    “神仙又怎么样?师父一样要斗神仙。”拿罗盘的明显不服。

    这时两人走进一座山洞,拿罗盘的脸上终于露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找到了。”两人往前十几米,看见一堆新土堆在那里。

    那人收起罗盘,从腰间拿出一个铲子,运铲如飞,十几铲下去,新土起来后,看到下面隐隐像是一个半米宽的深洞,不过这洞里全是泥土,好像被人挖通之后,又堵上去。

    如果姜绅在这里,要惊讶万分。

    因为这地方,就是他从地面钻到地球深处,观看地壳运动的下脚点。

    他从这里,钻到地底几百公里处,一路留下一个长长的深洞,上面部分都被他堵了,但是下面可是空的。

    他选择的位置,又偏又隐,可以说其他人一百年也找不到这里。

    但是,偏偏这两人就找到了。

    “拿出来,拿出来。”拿铲的崔促背篓的。

    背篓的把背上的竹篓拿出来,掀掉盖子,从里面倒出一只黑褐色的小动物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竟然是只穿山甲。

    不过这只穿山甲与普通的明显不同,他两只眼睛特别大,特别亮,似乎能和人沟通一样。

    身上鳞片比普通的穿山甲要厚一倍左右。

    落到地上后,用头拱了拱边上两人,显的有点亲密。

    “小黑小黑,你自己保重。”拿铲的从腰间摸出一个瓶子,里面也不知装的什么,一古脑全代进穿山甲的嘴里。

    吧嗒吧嗒,穿山甲吃的津津有味,数秒钟后,竟然像人一样前脚站立,伸了一个懒腰,然后,嗖的一下,钻进那地洞。

    “走,快走。”两人收拾一番,把刚才的土又埋上,匆匆离开洞里。

    他们走的时候,姜绅正好结束常委会,浑然不知道刚才这里,曾经有人来过。

    会议一结束,溧山县政府的电话、文件像雪花片一样发到各乡镇、街道,行局,电视广播,二十四小时滚动播放,全县上下都在宣传。

    百姓们看到通知,目瞪口呆,又惊又惧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有政府发布通告,马上就要地震,一时之间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不过姜绅也是早有准备,县里有永泰集团和张总捐助了许多帐蓬,分发到各地。

    当然了,溧山二十多万户家,帐蓬一时不会有这么多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夏天,农村抬个竹席,插几根竹杆,挂个帐子,就能在房子外面睡一觉。

    通知里说,地震也就这一两天的事情,大家避过就行了。

    从现在起,到三天后,全县各单位各学校全部放假,县政府除了一些必要的工作人员,也统统放假。

    溧山县的百姓有点惊慌,但是反应并没有厉志良他们所想的那么没有次序。

    地震可怕在什么地方?地震最可怕的就是不可预知,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来,什么时候走。

    现在有通知出来,大家反而没上次那么害怕,知道什么时候来就好,我们可以防着。

    胆小的离开溧山县,更多的人还是留在溧山。

    现在无论白天夜晚,满大街都是人,大家纷纷走上街头,等待着地震这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成何体统?他好大的胆子。”于此同时,溧州市里,市委副书记丁克佥在书记韩再中的办公室里愤怒的打着姜绅的报告。

    “他一个县长,还是代县长,竟然没向市里打报告,就发出这样的通知,现在溧山县里大乱,很多人往市里跑,韩书记,姜绅这样,一点也不讲政治,连地震局局长都到我那里告状,这种干部,简直是无法无天。”

    丁克佥现在和姜绅没仇,但是姜绅的所做所为,实在骇人听闻,举世未闻。

    如果被省里知道,肯定要痛叱市里,而且,这严重影响到溧州市的环境,这不,这几天溧州市的宾馆房间都爆满了。

    还有人逃的更远,都逃到溧州市以外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“他通知都发了,你想怎么样?”韩再中淡淡的道,一点也没看出他在生气。

    “郭江华呢?郭江华也有责任,这么大事,没和市里说,就上常委会?”

    “他和我说过了。”韩再中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丁克佥。

    草,你知道?还让他上常委会?丁克佥愣了下,意外的问:“韩书记你也支持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可能支持。”韩再中神秘笑笑:“他要发,就让他发么,等过了这三天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懂了,韩再中说到这里,丁克佥懂了,合着,你也等着看笑话?三天之后,万一没有地震,就要搞姜绅了?

    这个罪名真的要搞,那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目无组织,擅自作主,发布虚假新闻,惊吓百姓,搞乱社会次序,真的想搞姜绅,有多少帽子都能给他戴上。

    要是有人称机惹事,打砸抢劫,更是罪上加罪。

    一个搞不好,可能要坐一辈子牢的。

    丁克佥真没猜错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姜绅接到通知。

    警察局长曾锋通知。

    超市方面说,有人称乱偷盗,进入超市,被保安发现并发生冲突后,索性被偷为抢,小偷聚了十几个人,保安人数也不少,双方变成大战,打乱许多超市财物,受伤好多人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都怕地震,没事就在外面,超市也没什么生意。

    有人就去偷东西,可偷东西的人另一种说法。

    说他们是买,但超市卖的太贵,一瓶矿泉水,平时只一块半,现在卖十块。

    他们听的大怒,你不是发国难财嘛,就和保安吵了起来,然后保安打人了,他们才叫人来帮忙。

    双方各执一词。

    姜绅听了冷笑:“超市监控呢?调出来看没有?”

    “说来也巧,那监控坏了,不知谁说是真。”曾锋很无奈。

    曾锋向姜绅汇报,也是为姜绅好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溧山县都知道,姜绅顶着压力发了通知。

    政府最关心的就是稳定。

    社会次序若好,也就算了,若是有打砸抢乱,对姜绅肯定影响不好。

    曾锋的意思,双方和解一下,不要闹了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方很有意思,就是说买东西的一方,他们说都怪县长,县长说要地震,现在物价搞这么高,有人发国难财,外面一盒饭方便面就十几块,矿泉水卖到脱货。

    县里的帐蓬是外面十倍价钱,这个县长,你有没有责任。

    他们想见县长,要县长向他们这群百姓道歉,要县长在他们面前保证,县里的物价一定要正常。

    草,姜绅一听就火了,这是故意找我的事了?传到市里,省里,老子这个通知就是大错特错啊。

    曾锋这电话没完,又有下面报告上来,某乡镇蚊帐价格涨了二十倍,有人和老板起了冲突,打伤两个,其中重伤一个。

    物价虚高,有人惹事,坏消息,一个接一个的来。

    “那人在那,等我来。”姜绅冷冷的发话,十几分钟后,在曾锋的带领来,来到某派出所。

    派出所就在那超市边上,超市负责人,保安队长,几个保安,还有买东西的一方都在。

    不过姜绅一看买东西的人,就不是什么好鸟,而且是外地口音,辽西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溧山与辽西相邻,本来辽西人就不少,倒也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县长,你贵姓。”姜绅看着那群辽西人,大概有十二个,穿的像百姓,气势像以前刚认识姜绅的胸毛。

    “免贵姓鲍。”那人大大咧咧的:“姜县长,你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啊,物价这么高,政府到底怎么办?地震要是没有,你担的起这个责任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震不震我们不管你,物价你要搞下来吧。”边上有辽西人起哄。

    “嗯”姜绅问了一句,又问超市老板:“你不怕死是吧,政府下了文件不能抬高物价,你胆子不小。”

    “姜县长我向你发誓,绝对没有,价格表都在这里,根本没有这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他价格表假的,我付钱的时候,他又说是另一个价钱。”小鲍冷笑。

    这种事,仅凭两张嘴,根本说不清,他怕谁,大家就这么扯好了,看谁扯的过谁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懂了。”姜绅突然向边上一个警察伸手。

    “县长?”那警察莫明其妙。

    “警棍给我。”姜绅吱牙一笑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