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60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零八章 县长做事风格
    第七百零八章 县长做事风格

    小警察看了看曾局,见曾局点头,连忙拿腰间一根警棍递给姜绅。

    “小鲍是吧。”姜绅拿着警棍,笑问他:“你确定,超市卖了十倍价钱?你敢用人格担保?”

    “我用我爷爷担保。”小鲍笑着,心中道,反正我爷爷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姜绅脸色猛的一沉,砰,挥手就是一棍,重重的砸在小鲍的脸上。

    他打的不是头,打的是脸。

    扑哧,姓鲍的脸上当场开花,血肉模糊,惨叫都没有,直接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鲜血流了一地,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县长打人---”那小鲍的带来的十几个人,率先反应过来,刚叫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吗的。”姜绅冲过去一脚,踢的这人飞出去好几米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挥棍而起。

    砰,砰,砰,一棍一个,十几个人,无一幸免,不到十秒钟就被姜绅全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流氓县长声名再外,但是也只是在官场,百姓之中,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猛的县长。

    你问都不问,直接把人打成这样?曾锋咽了口口水,房间里空调很好,仍然觉的一头是汗。

    “都送拘留所,等地震过了,我再找他们。”姜绅淡淡的发话,把警棍还给那警察。

    “咯--咯--”曾锋心里有话,竟然吓的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地震的时候,其他犯人可以出来放风,这些人,一个都不准放出来。震死了算我的。”姜绅又来一句。

    我晕,四周警察和超市老板们都要晕死。

    “吗的,县难当头,他们竟然打砸抢劫,这个案子不用查了,就这么定性,抢劫超市,又是在地震中,罪加一等。”姜绅说完,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大哥,案件不是这么审的啊。

    曾锋想哭了,古代县老爷也要升个堂什么的,你就这么问了两句话,几棍子打下去就定性了?

    不过姜绅这么说,曾锋真是没半点办法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?都送拘留所。”曾锋瞪了属下一眼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郭江华听到这消息,硬是呆在那里半天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这件事姜绅处理的很快,一个人把警察、法院、律师的事全干了。

    超市老板顾然高兴,另一个乡镇上的老板可不高兴。

    这家伙真的卖高价了,还很有道理,我这是小店,我明码标价,你买卖不卖,原者上勾。

    顾客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,你不卖就是,老板退你钱的,何必打他。

    但顾客不服气,狗日的标这么高,发国难财,不打他打谁。

    最后老板的老爸因为年纪大,被打成重伤,老板老婆也被打成轻伤了。

    派出所要拘留,老板在告他们,这件上了庭,恐怕要判刑的。

    姜绅上午就赶了过去,问清原委。

    “没收了,封店查抄,货物全收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曾锋又想哭了,大哥,锦衣卫也没你这样干的啊。

    锦衣卫查抄,也要装腔作势出个书面单据的,你一句话,就要抄了人家的店。

    今天,他算是领教了姜县长的做事风格。

    完全是锦衣卫加血滴子啊,见神诛神,见鬼杀鬼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,查我们的家店?”老板一听,当场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你这县长,怎么办案的,我们人被打伤了,我老爸还在医院,还要封我们店,我们要告你。

    “嘿”姜绅笑了,朝边上呶呶嘴。

    小夏苏早有准备,拿出一张通知给老板看。

    县政府发的,刚打印出来,还有油墨的香味。

    ‘凡在这几天里,有故意抬高物价者,抬高一倍,罚款该物价十倍,抬高二倍,又怎么怎么,最后写着,抬高十倍及以上者,没收全部货物,并罚多少多少钱。’

    草,老板还是懂法律的:“你这文件没法律效应,我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服,可以去法院告,溧州市政府知道怎么走吧?省委大楼认识不?京城信访局知道地点不?”姜绅再呶呶嘴。

    小夏苏把又一张纸递给老板,上面写了往市里怎么走,领导电话多少,省里怎么走,相关部门和领导电话,京城中央怎么走,信访局电话也有。

    老板一看,傻眼了。

    从来县领导是最怕下面人上访的,这位县长到好,帮自己都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,全查封了,再罚他二十万。”姜绅一声厉喝。警察和城管虎狼一样的扑上。

    “别,别---”这下老板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把这家人拍下,照片放到网上,就说他们称机抬高物价,我到要看看,我们溧山人,怎么看这件事。”姜绅指着老板来一句,吓的老板,连忙捂住了脸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,姜县长,我错了,我认了,给条活路行不行。”老板知道,胳膊搞不过大腿,和县长斗,肯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“行,你肯认错,就有活路。”姜绅很快和老板谈好。

    老板哭了一整天。

    因为姜绅帮双方私了。

    这件事,到此为止,老板不告客人打人,姜绅也不查他店,不罚他款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他老爸和老婆被白打了。

    黑啊,姜县长处事不公啊,老板心里有一百个委屈,但是偏偏不敢发作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我耿忠,从来对公务员没好感,今天我服你了。”客人姓耿,当地一个企业家,生意不大,但是在乡镇上也算功成名就。

    刚才一时冲动打人,以为自己这辈子要完了,姜绅这一处理,他服的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“你别急叫好,你打人下手这么重,就是错的。”姜绅冷笑:“你自己去拘留所报道,十五天。”

    曾锋在边上当没听见,大哥,你打人更重啊,姓鲍的现在在医院抢救呢。

    “我服,我认。”溧山人都是汉子,姓耿的关十五天,出来还是企业家。

    他要被判坐牢,出来之后,企业都可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,都是同一天发生的,姜绅一天就给处理好。

    两件事加一起,就是很好的典型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很快就传遍全县各乡镇。

    姜县长这雷霆手段,狠狠震惊溧山的老百姓。

    流氓县长,这是白叫的?

    谁敢再称机打砸,称机虚标价格?

    一时之间,溧山社会次序还算稳定。

    当然了,各地方小磨小擦肯定会有,只是一些另有用心的人,这时不敢轻易露面了,姜绅做风格有点凶残,另人怎么敢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八月十三日。

    姜绅觉的有点不对劲。

    因为这天,从下午开始突然不停的响起了雷,天空中还伴有闪电。

    大好的晴天,响起了雷,这是常有的事,但是有闪电,那就不多见。

    姜绅神念一扫,往雷电的方向扫去,那边是溧山的群山深处,少有人烟。

    他不扫还好,神念扫到那边,拷,这不是我上次下地底的地方。

    咦,这地洞好像有点不对劲?

    刷,神念续继往下。

    一里,十里,一百里。

    在大概一百里处,姜绅突然发现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一只穿山甲,死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只穿山甲可能钻进了姜绅钻出的洞里,从高空坠落,一直从地面摔到一百里处,最后撞死一块岩石角上。

    这么巧?姜绅觉的有点奇怪,溧山很多穿山甲,农庄还有把其当菜的,姜绅下乡,有人曾拿穿山甲招待,被姜绅喝叱过。

    可这只穿山甲好像与其他的不一样啊?

    他死在岩石上面,嘴巴张着,鲜血还在往下滴落,看上去刚死没多久。

    姜绅心中一动,正想往那边过去看看,然后再到地底深处查看一下。

    突然神念又扫到一样东西。

    穿山甲的肚子下面,有用符笔画面出的图形,而在它的屁股两侧鳞片上面,还串着几个零散的铜钱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并不起眼,可是就这么放在那里,严然散发出一种神秘的味道。

    姜绅觉的,这和玄门中的阵法极为相像。

    草,又是那人?姜绅知道,这是暗中想对付自己的人来了。

    他不能和自己一样下到地底深处,但是却用一只穿山甲完成了。

    太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太不可思议了。

    姜绅无比震惊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去拿回这只穿山甲,拿回那几枚铜钱时。

    轰隆,天空一声巨响,哧,又一道闪电落下。

    这道闪电一下子劈在那深洞所在的高山上面,刷,山顶火花激射。

    下一刻,哧哧,地底一百公里处,穿山甲的尸体竟然燃浇起来。

    好像那道闪电,穿梭了一百多公里的地底,来到了地下。

    太神奇了,姜绅也看的目不转睛,等他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轰隆,穿山甲尸体所在的岩石剧烈的震动一下,卡,卡,卡,地底一条裂痕向西面漫延。

    不是吧?姜绅眼珠都要看掉了。

    上次用天雷引的山崩,这是要用天雷引来地震?

    不对,不像是引地震,倒像是把地震引走。

    此与同时,千里之外,在华国北部草原的深处。

    有一个绿草清波,鲜花怒放的山谷。

    这山谷,像古代世外桃源,完全没有现代化的东西,只有两间用土块和树木搭起的简单房间。

    李布衣坐在一间屋子的外面,他抬着头,全白眉毛的下面,同样是一张苍老无比的脸。

    几个月没见,李布衣看起更老了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,像古老的大树,起了一块一块的死皮和结疤,看起来,随时都会老成化石。

    不过他抬起头对着屋子说话时,他的声音反而更洪亮了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