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60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零九章 这个简单
    第七百零九章 这个简单

    “陆师父,你的‘寻龙点穴阵’十年才能用一次,寻的是龙穴,点的是富贵,这下用在姜绅身上,岂不是白白浪费?”

    “而且我知道,就算你转移了地震,以姜绅的为人,很可能人为的制造地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,为了目的,不释手段,他下了通知,全民皆兵,如果突然地震没有了,他这个脸,怎么放的下。”

    李布衣对着房间徐徐而谈。

    小石屋里沉默了片刻,然后传出一个苍老无比的声音:“我就是想看看,他会不会为了自己,人为的制造地震。”

    这间房间里的人,赫然陆定文口中的陆神仙。

    他是袁大师的师伯,是当年连姜光头都再三邀请出山的神仙人物,不过他能看懂天相,知道神州大地谁主沉浮,当然不会出山帮忙,最后叫人送了个锦囊,姜光头安然退到了东南沿海。

    之后他一直隐居,安享晚年。

    不过李布衣还是找到了他。

    天地之大,世界无穷,陆神仙也知道,除了李家的传人,没有人能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不问世事多年,只不过当年欠了你爷爷一个人情,你现在拿着你爷爷的罗盘来打我,我可以为你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,这个姜绅也是神仙一样的人物,连我的‘六爻神相术’都推算不出他的蛛丝马迹,你知道吗?我能活这么长,一半是因为我懂得趋利避害,能逢凶化吉,另一半就是因为我从来不和老天做对。”

    “做我们这行的,要想活的长,就要顺应天命,迎合天道,万万不能逆天改命,做出错事,姜绅若是发现地震平息,并承认错误,证明他不是一个该死之人,若是他为了自己的前途,创造出地震,伤害到百姓,我自然不会放过他。”

    原来陆神仙,是想试试姜绅。

    他第一次搞了山石崩发,泥石流落下,李布衣就问了,为什么你不多搞几个?姜绅能救一个,还能救第二个?

    陆神仙道,我若这么做?和杀人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我搞山崩,是告诉姜绅,我来了,有一个高手要来找你了,我陆诚,一生做事光明磊落,就算要战姜绅,也要光明正大先通知他。

    至于以后,他能不能知道我的手段,那就是看他的本事。

    当时听到这话,李布衣脸色通红,羞愧万分。

    他的做事风格,和姜绅类似,为达目的,可以不择手段,相比之下,陆诚陆神仙,那就光明磊落的多。

    他用山崩提醒姜绅,有高手来了,至于以后,你能不能发现,那就各看本事。

    如果是李布衣做事,肯定上来先搞十个山崩,让姜绅有五只手都救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姜绅无敌,纵横天下,据说连现代武器都杀不死,陆师父,你怎么对付他?”李布衣试探着问。

    “不急,等我要出手,你自然知道,无敌?世上那有无敌的人?就算是神仙,也有弱点。”陆诚淡淡的。

    李布衣看打听不出,再问:“姜谦怎么样?他的伤,能不能好?我的‘炼心洗筋’术,大概只能让他恢复到十五六岁的智商,姜绅下手真是太狠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在这里静养吧,这里远离城市,空气清新,没有任何污染,也许等他醒后,会是另一个不同的姜谦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顿,陆神仙的声音又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世俗,耳濡目染,已经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学大师,李布衣,我看你也不如在这里好好静养,反省一下自己。”

    在姜绅眼中神仙一样的李布衣,竟然被陆诚批评,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学大师。

    “陆师父。”李布衣苦笑,头都垂下:“你说的没错,家父当年,不让我入世,说现在的社会,和以前已经不一样,嗨,可恨我当时没有听劝,自以为学了一身的本事,不甘寂寞,终于铸成大错,如今的李布衣,已经愧疚对李家传人这几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还连累了袁师父。”李布衣说到后面,梗嗯有声,眼泪如雨。

    小屋里,静静的没有声音。

    李布衣哭了片刻,抬起头来:“即然错了,后悔也没有用了,我算过自己,如今已经活不过半年。”

    他本来用通天手段换了三年的寿命,若是好好静养,还可以活上三年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找出陆神仙,他又耗尽心神,加上袁师父死迅得知,痛上加痛,李布衣这会,也活不长。

    陆诚叫他在这里静养,要一心一意,静思休养,以后就不能对付姜绅,他当然不肯,他已经有了绝死之意,所以什么也不顾了。

    “这又何必呢?”陆神仙长长的一个长叹,没有再出声。

    李布衣与姜绅,其实并没有大仇,甚至双方都有点敬重对方。

    李布衣现在和姜绅,斗就是一股气。

    李家算古推今,号称华夏第一神相,他是李家唯一的传人,竟然斗不过姜绅。

    这口气,他咽不下。

    所以宁愿死,也要报仇。

    袁师父帮忙,陆诚帮忙,也是同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国术大师,国术输给姜绅,他们脸上也无光。

    所以袁师父肯帮忙,陆诚也愿出手。

    这都是为了华夏古老国术争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定要让姜绅知道,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,你姜绅,不是无敌的。

    “你妹的。”千里之外的溧山县,姜绅站在地底几百公里下,目瞪口呆的在骂。

    地底赫然还有几枚铜钱。

    这些铜钱从上面沿着姜绅钻出的洞掉到下面,再与穿山甲死那里的阵图遥向呼应,现在的地底又是一番气像。

    原本向上而去的地壳变化,地板运动,现在往下去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地震波要往下去,不往上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溧山不地震了。

    你妹妹的,不带这么坑人啊。

    轮到姜绅想哭了。

    老子信誓旦旦,在崔市长那里还立下军令状,在地震局写了保证书,全县动员,严阵以待,现在,你给老子不震了,你往地中心震?

    这是要被开除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姜绅做为共和国历史上第一个发出地震通知,并准备的县长,如果没有发生地震,肯定要受到很严重的处罚。

    不从重处罚,以后其他县长有样学样,为了解少损失,就敢学他通报地震,同时还能赢得民心,谁不想做这种好事。

    这怎么办?这怎么办?姜绅站在地底欲哭无泪,总不能真的把地震再引回来?

    以姜绅的神通,一掌拍下,这地震波马上就能掉头。

    但是,这怎么做的出?

    你狠,算你狠。

    姜绅现知道佩服这个对手。

    他知道对手从头到尾都在牵着他的鼻子走。

    先散发地震谣言,引动山崩,而地底却没什么事,姜绅拼命的反对,要安抚百姓。

    等到真的地底来了,姜绅发现了,对方再转移地震。

    姜绅前后态度反差太大,别说他的对手,小夏苏等人都莫明其妙。

    这次要是地震不发生,他威性全无,颜面全无,更是官职难保。

    还可能坐牢啊。

    上面有人加点压力,这个可以判罚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呀怎么办?姜绅回到办公室,呆呆的坐在那里,绞尽脑汁,非常郁闷。

    姜绅自从出道,纵横天下,从无对手,更是碾压一切,从来没有今天这么郁闷的。

    地震的事还是小事,最让他愤怒的是:他空有一身无敌的力量,却连敌人在那里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要杀死敌人只有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打爆地球,地球上人全死了,他的敌人也全死了,但是可能吗?

    郁闷、憋屈、愤怒,这就是姜绅现在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姐夫,怎么啦?”小夏苏走进他办公室,看看四下没人,又姐夫姐夫叫起来。

    原因是姜绅最近觉的小夏苏有点目中无人(这个无人,是指姜绅。),所以对她要求严格一点,于是小夏苏就开始动不动叫姐夫卖萌,意思是提醒他,你是我姐夫,没必要这么认真吧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?”姜绅正烦呢,挥挥手:“你出去,没什么事别让人烦我。”

    小夏苏吐吐舌头,转身就想走,走到一半,又回头:“姐夫,一人计短,两人人计长,有什么困难,说出来听听嘛,我们叫上葛部长,一起商量。”

    葛丹妮、小夏苏,那是溧山官场公认的姜系两大爱将,又是美女,不知羡慕死多少溧山官场的人。

    我都没用,你们有什么用?姜绅第一次觉的自己有点急燥。

    正想喝叱小夏苏,一看到夏苏天真可爱的小脸,和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硬是恨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其实,以他现在的实力,就算地震没发生,后果也不会太严重。

    谁敢抓他?谁敢找他的事?

    大不了就是免职。

    就算判刑,可能会找别人受过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脸不能丢是不。

    这县长位置都没坐稳,就要走人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纳兰不败再世,非给姜绅一个嘴巴不可,你丢人没关系,把我纳兰不败的脸都丢了。

    “姐夫,说嘛。”小夏苏一看姜绅这表情,就知道他真的遇到困难了。

    她眼观六路,一看四周没人,突然冲过去,拉住姜绅的手臂就摇起来撒娇。

    这是她常在姜绅面前卖萌的方法,拉住姜绅手臂,胸部紧紧的贴上,软绵绵的胸部一下子就软掉了姜绅的心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这是办公室,我说我说,你坐下。”姜绅就怕她这样摇,一摇就头晕,一摇就心软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小夏苏知道自家姐夫有本事,但是听完前因后果,还是吓的半死。

    足足愣了半分钟后,小夏苏突然捂嘴一笑:“这算什么难的,我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姜绅听完,拍案而起大喜道:“小丫头,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要不要奖励一下。”小夏苏突然跳起来往姜绅身上扑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奖励?这个就不要了吧。姜绅嘴上说吧,身体硬是没动。

    “啵”小夏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亲了姜绅脸上一下,然后红着脸,转身嘻笑着跑去。

    “真是过份啊。”姜绅脸上含着笑意在骂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