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61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十二章 县长要人吗
    第七百十二章 县长要人吗

    “你就是姜绅?流氓县长?把我孙子放出来。”一个老头子,满头白发,估计有八十多岁,拄着拐杖就冲到前面,看起来气势汹汹,老当益壮。

    “你孙子是?”姜绅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我孙子姓鲍。”老头子很猛,几次想挥拐杖点姜绅,被姜绅前面的保安拦住。

    原来这些人,都是那批被拘留的家属。

    坐了几辆面包车,从辽西赶到东宁,这下又是举标语,又是冲击政府部门,明显是来找事的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流氓县长?把我儿子放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什么狗屁县长,还有王法不?”

    “打他。”

    “放人。”

    这批人老的有七八十岁,小的也有岁,十几个,无论大小,好像有演练一样,一窝峰的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保安们死死的挡住,双方立刻冲突起来,这肢体接触刚起来,就听人群中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啊呀”那鲍老大爷仰天倒地,惨叫连连:“县长打人啦,县长打死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公务员打人,公务员打人。”

    “县长打老头子。”

    人群叫的叫,闹的闹,后面几个记者更是冲上前许多步,开始叭叭叭的拍照,摄像。

    嘿,和我来真的?姜绅一看,好玩了,先丢个神念在两记者身上。

    这样搞搞就能把我县长搞没了?你们也想的太简单了?姜绅不动声色看了下:“曾锋,把那些人都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噢”曾锋到边上打电话,拘留所里的人全带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乱来啊,县长叫放人了。”有保安以为姜绅要放人。

    他这一说,那些闹的人更凶了。

    “快放人,快点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还要道歉,向我们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我的腰啊,我的腿啊--”鲍老爷在地上装死猪。

    还有小孩子还像被自己家老妈掐了一下,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这老的叫,小的哭,场面要多乱就多乱,大家全是头大如牛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些人闹归闹,还没有真的敢冲到里面打姜绅,他们就是来搞臭姜绅的,然后逼姜绅放人。

    一边不停的哭闹,一边和保安们扯来扯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两辆卡车,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没错,是卡车。

    两辆卡车开到这里,呼啦一下,从卡车里下来很多老百姓。

    老百姓们也有拿标语的。

    老的老,小的小,七八十岁,十几岁,岁的都有。

    他们标语完全与前面的不同。

    “感谢姜县长英勇救人”“姜县长为人民服务,是人民的好父母官。”

    当天被姜绅救的那个少年涛涛冲在最前,父母紧紧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这些人,全是南平镇的,差不多有三十多少人,人数是前面的一倍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前面来的十几个人,顿时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涛涛的老爸,从地上拣起一块石头,嗖的一挥手,砸在对方人群中。

    “尼吗的,到我们溧山来撒野,打。”

    “打。”

    南平镇的人一涌而上。

    小涛涛手上拿着一根树枝,找着对面那八岁小朋友就单挑去了。

    这会大家都是老百姓,男打男,女找女,老头子找老头子。

    现场顿时大乱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这是违法的。”姜绅正义的站了出来,嘶声大叫。

    “蒋栋,你是老师,怎么带头打架。”

    “老陈,你搞什么,你家房子不修,过来打架干什么?”姜绅这斯在那装腔作势的拒拦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你为我们南平镇,以身犯险,这群混蛋,我打死他们,我拼了---”

    现场官民情深,简直感动八荒。

    我草,这样也行?边上曾锋眼皮直跳,再次对姜县长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刚才姜县长说等半小时,就是等这批救兵啊。

    姜县长,你他吗不混黑社会,屈才啊,你不干演员,那是浪费啊。

    这一刻曾锋,真是服的不能再服。

    政府保安不能打人,警察也不方便乱来,姜绅倒好,发动群众斗群众,这不是我们最拿手的吗?

    “打啊。”人群打成一片。

    要说民风溧山人彪悍不假,辽西人也不是吃素的,不然敢来这里惹事,不过有姜绅在,他的神念时不时做点小憋,只听砰,砰,啊啊,惨叫连连,全是辽西人倒霉。

    一会功夫,十几个辽西人全被打倒了,连那小孩子,也被涛涛打倒。

    曾锋脸上抽筋一样的跳,不带这样的啊,姜县长,小孩子你也不放过?

    不过,他们这边,也是涛涛这小孩对小孩,到也没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这边打的正欢,那边警车大响,拘留所的人来了,几辆警车,十几个警察,押着那批人赶到现场。

    “姜县长,他们来了。”曾锋汇报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在车上看着,自己家人,被我们打。”姜绅冷笑。

    嘶,曾锋再度抽筋,这局长不好干啊,跟着姜绅,心脏承担能力,一定要强啊。

    还有做这么绝的?

    “爸,妈。”

    “爷爷---”

    “老婆”

    “小强。”

    车上果然惨叫一片,那姓鲍的本来还一脸的得意,没想到一来看到这画面。

    八十多岁的爷爷被另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压在下面,边上还有一老头在用脚踹他,这那里能看的下去。

    他们倒想出来帮忙,不过都手上带着手铐,被警察死死的押着。

    “爽不?还想看不?”姜绅走到车窗户前,冷笑着看姓鲍的。

    “姜绅你这混蛋,快叫他们住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不住,现在群众群情激奋,我们也只能劝劝,还有曾局长,这次的群殴打架事件,十分恶劣,你事后,一定要好好彻查。”

    这就成变成群殴事件了?明明是你们溧山县百姓欺人人好吧。

    官字两张嘴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,小鲍急道:“行了,别打了,姜县长,我们服了,我家里人,以后不来溧山找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服了没用,说,谁指使你的。”姜绅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真的没有,就是个误会。”姓鲍的说到这个,就不认了。

    姜绅阴笑:“打听过我没?我在东宁,被叫姜阎王,姓鲍的,你不想活了?也要想想那些家里人。”

    曾局长连忙后退,退出去五米,大哥我没听见,我没听见。

    威胁加恐怖啊,大哥你是坐馆还是县长。

    众警察一个个抬头望天,低头看脚,我没听见,我没听见,这县长,太猛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吓我,真的没有,姜县长,你讲点道理啊。”姓鲍的死不承认。

    “曾锋,你退这么后干什么?”姜绅回头瞪了他一眼:“我问你,抢警枪,什么罪?”

    “----”一车人,无论警察和辽西人都听晕了。

    曾锋眼皮今天注定抽个不停,咬着牙道:“看他想干什么,如果用枪对着人,可以告劫警,意图杀人等罪,最低也能判个无期。”

    “有带枪吗?”姜绅问众警察。

    押解犯人,虽然拘留所的,还真有一把手枪。

    马上有人把枪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明天,报上怎么说?你看到父母被人打,一怒之下就抢了警枪,然后意图谋杀溧山县长?最后被击毙?还是无期?”姜绅拿着枪,在手上玩来玩去,看的姓鲍的惊恐万分。

    你他吗怎么会是县长?我草你,黑社会也没你黑。

    “厉烈叫我搞的,给了我十万块。”姓鲍的哭了,生生被姜绅吓哭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嘛。”姜绅回头:“谁是厉烈?”

    曾锋在目瞪口呆中,好半天后,崩出来几个字:“厉志良县长的儿子。”心中惨叫,我就知道这事会变大事。

    “知道还不去?给你半小时,把这厉烈给我抓回来。”姜绅又瞪了曾锋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曾锋咬牙,转身就布置去了。

    姜绅要的就是这结果,他不想搞这些辽西人,小孩子,小儿科。

    他们招了,姜绅就也就打算收手了。

    南平镇过来助阵的人,嘻嘻笑笑收工走人。

    地上躺了一地的伤者,竟然没有人理他们。

    这批南平人还一个个过来和姜绅打招呼。

    这些人大多数在南平镇政府看到姜绅舍身救人的场面,和姜绅也熟的不得了,还有一部份是拿了好处来的。

    没错,这些人回去之后,永泰集团在溧山的水泥厂,第一批工人就要招他们中的某些人,然后每个参与的,会得到一万元的红包。

    能打人,还保证警察不抓,还有红包,白痴才不去,事后姜绅知道,南平镇得到这消息时,报名要来的,五分钟就超过一百人,后来涛涛的老爸,事情的发起人,勉强收了三十多人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一万元的红包,在大城市也不算小数目,何况是在溧山山区。

    有人全家老小都来了,一家人能拿五六万,那真是赚番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事后,经常有南平镇百姓过来打听,那啥,姜县长,要用人吗?我们南平有的是人,我儿子七岁了,也能打个八岁的小孩子。搞的姜绅苦笑不止。

    这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正经是半小时后,厉烈被抓起来。

    这事一下子搞的满城风雨。

    身为常务副县长,政府二把手,厉志良在当地呼风唤雨几十年,没想到儿子竟然被人抓了。

    “姜绅,你什么意思?快把我儿子放了。”厉志良冲到姜绅办公室里怒叱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