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62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十五章 各有算计
    第七百十五章 各有算计

    杨小艺正要去道歉,边上抱着头的尼古拉却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道歉?我和我女朋友受的伤怎么算?”尼古拉有天生的优越感,不说他俄罗斯皇室的血统,就是在华国的洋人身份,他就知道自己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想怎么样?”姜绅眼中闪过一丝杀意,我姜绅肯让自己的女人向你道歉,已经是百年难遇的好事,你还敢得寸进尺。

    “赔钱,我要住院,治疗,还有我的精神损失费--”尼古拉不缺钱,但是看到华国人退缩就想再恶心他一次。

    以他在俄罗斯的性格,不把姜绅搞死不会罢手的,可现在是在华国,而且据说姜绅上面也有人,所以他就想恶心恶心姜绅。

    “开个价吧。”姜绅抬头盯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尼古拉恶狠狠的回瞪一眼:“一百万。”报出一个惊天数字。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姜绅没有犹豫。

    这下尼古拉有点后悔了,这斯这么爽快,你确定他有人?尼古拉回头看看身边的人霍尔夫斯基。

    霍尔夫斯基耸耸肩,警察局长也帮他说话的。

    好吧,先收了再说,然后再慢慢搞他,尼古拉眼中竟然也闪过一丝杀意。

    是的,他在俄罗斯可不是外交官的儿子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他真正的身份是克洛伯的特工,而他的父亲,俄罗斯驻华国大使和总统金普当年在列宁格大学是同班同学,兼同宿好友。

    所以这口气,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他肯和解,想法也是和姜绅一样,这是华国国华,外交压力再大,这种小事就是解除姜绅的官职,他要的,是姜绅的命。

    双方存在同样的心思,在一片愉快中,两人和解了。

    姜绅给了一百万尼古拉,并由杨小艺向尼古拉的女朋友道歉。

    双方都笑眯眯的。

    “尼古拉先生,今天的事,是我们冲动了,我对我的冲动和粗鲁向你表示诚挚的道歉--”

    “姜先生,今天的事,我也有不对的地方,没想到你能这么大方,我在姜先生身上,看到了华国人优良的传统,希望我们俄华友谊能永远共存。”

    事情解决完了,轮到警察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刚刚还水火不容的两人,一个个笑的比亲人还亲,双方重重的握手,狠狠的拥抱,好像是多年不久的好朋友,在两人的脸上,简单让人看到华俄友谊长存万年。

    和姜绅分别之后,往车上一坐,尼古拉的脸阴沉的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华国人,我是伟大的克洛伯,竟然被他打成这样。”尼古拉狠狠的盯着车窗外姜绅、杨小艺的车子:“霍尔斯基,刚才,我真想扭断他的脖子。”

    “尼古拉,你做的是对的,华国有句话,小不忍者乱大谋,受点苦没事,万一你还手,就可能让他们看出你的克洛伯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这口气,我忍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是华国官员,我们可以通过外交压力,让他免职。”

    “免职?华国的免职你不知道吗?今天免了,过几天就换个地方任职,我要的不是免职,我要他的命。”尼古拉紧紧的捏着拳头。

    “霍尔夫斯基,帮我联系战斧,让他们派几个人过来,把这小子干掉,还有他的女人,我要他的女人,躺在我的床上。”尼古拉阴森森的道。

    “找战斧的人?”霍尔夫斯基微微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难道找你?”尼古拉翻翻眼睛。

    “也是个办法,不过,这必竟在华国国内,我觉的不要着急,等上一两个月,大家都忘了这件事,我们再找战斧的人来,到时,也怀疑不到尼古拉你的身上。”另一个一直不说话的俄罗斯人也说话了,他叫奥斯罗。

    尼古拉其实着急的,最好现在就杀死姜绅,然后把姜绅的女人按在床上,狠狠的叭叭叭,不过他毕竟算是个久经训练的特工,最后还是咬咬牙:“让他再多活一个月,但是要派人严密注意着他,千万别让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让我多活一个月?姜绅神念一直在关注着这些人。

    此时他已经回到杨小艺的家里,杨小艺在洗澡,他已经洗完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真想现在就弄死这三个混球啊,不过长夜漫漫,我的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,好吧,我也让你多活一个月。

    姜绅丢了一丝神念在这三人身上,暂时也顾不得管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这时,杨小艺已经出来了。

    刚洗完澡的杨小艺,全身飘着迷人的清香。

    她身上只包裹着一条白色的浴巾,脸上的表情即有点兴奋,又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姜绅神念一扫,哇,浴巾里面,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绅---哥---”杨小艺害羞的低下头,慢慢走到床边。

    “小艺。”姜绅当然不客气了,事到如今,他也是箭在弦上,伸手就把杨小艺往怀里一搂。

    “嗯”的一声,杨小艺倒进姜绅的怀里,身上的浴巾也随之掉落。

    里面果然一片春光,她的脸红到勃子,小脑袋深深的埋在姜绅的怀中,呼吸也急促进来,一双小手,紧张的不知放在那里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雏的吗?姜绅现在是久经沙场的老江湖了,一看杨小艺这表情动作,就暗暗心喜。

    “哇,你这也不小啊。”姜绅豪不客气大手放下,一把先握住杨小艺胸前的饱满。

    “咛”杨小艺娇柔的呻吟,身体软软的压在姜绅身上,整个人在瞬间好像失去了力气。

    而姜绅不知为什么,握到手中的时候,突然就想到陆冰的36c。

    比起那老处女,杨小艺算是小了一点,不过33b恐怕也是有的?

    姜绅想到老处女,突然心中一个激凌。

    “等下,我关下手机。”姜绅一个翻身站起来,刚要到床边拿手机。

    他的手机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草,姜绅拿起手机,余光一看,‘老处女’,手机号码,果然是陆冰的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都晚上八点多了,竟然打电话我?

    姜绅想了没想,直接关机。

    “绅哥,要不你先接电话吧?”杨小艺娇羞道。

    “那有空接电话--”姜绅嘿嘿银笑:“咱们先办了正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就如一只大灰狼一般,狠狠的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---”杨小艺吓的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还是杨小艺的家里,整个卧室都是一股淫秽的味道。

    但现在卧室里已经没有人了。

    在漆黑的大厅里。

    杨小艺无力的躺在长长的真皮沙发上,一双被姜绅扛在双肩。

    姜绅整个人都压到她的身上,每一次起来,都要让杨小艺娇喘一声,每次落下,整个房间都能听到那重重的‘叭’,和杨小艺那动人心脉弦的叫声。

    叭,叭,叭。

    姜绅一下下重击,好像是一部强有力的打桩机器,每一下都有要好像穿剌杨小艺身体的强大力量。

    初次经历的杨小艺,要不是有姜绅的仙气弥补,早就受不了这种冲击而晕倒过去了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她如今也已经是筋疲力尽,连叫声都变的像是哭声一样的惨淡。

    “绅---哥---不行了---我不行了---投降了---”杨小艺现在才发现,原来姜绅竟然会这么猛,原来人生最大的欢乐就是和姜绅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怎么行,你都巅峰了几次,我还没有痛快过,姜绅知道她是初次,本来是要怜惜,不过有姜绅仙气弥补创伤,还是可以坚持一下。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一股作气的时候,铃----大厅的电话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“---”两人同时呆住。

    杨小艺这房子,刚搞好没多久,电话也是新装的,用杨小艺的话说,她单位里都没有几个人知道,大半夜的怎么突然响了?

    激情中的两人齐齐一震。

    “电话--电话---”杨小艺借这机会,终于喘了口气,但是她已经不能起身,只好伸手指指那电话,意思是让姜绅接。

    “这么晚还有谁打电话?”姜绅很郁闷的起身过去接电话。

    “龙泉新区,四幢38a座--杨小艺,对么。”电话里,赫然是陆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陆省长----”你这是什么意思?姜绅晕死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,手机关了,陆冰竟然找到杨小艺家里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哼,你有把我当省长,连我的电话也敢挂?”陆冰在电话里发怒:“你今天外面惹了事,差点引起外交纠纷,随便有点关系,就能查到你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不接电话,我就打杨小艺的电话。”陆冰声音越说越冷,最后竟然道:“听说你是有未婚妻的,这么晚还住别的女人家里干什么,混蛋。”

    陆冰怒骂。

    “----”我有未婚妻,关你什么事?我晕。姜绅郁闷,我的私生活你也管?

    不过陆冰这人真是无语了,难怪黄震国都怕她三分,姜绅不接她电话,她硬是通过各种关系找到姜绅。

    偏偏姜绅今天在外惹了事,派出所有了记录,杨小艺和姜绅还录了口供,陆冰顺着这条线,查到杨小艺家的住址,甚至电话。

    好吧,我服了你。姜绅一向是天不怕,地不怕,就怕陆冰的人。

    “陆省长,你这么晚打我电话,有什么指示?”姜绅只好语气放缓许多。

    “事情有变,明晚的动车改到明天早上,八点四十。”难怪这么晚打电话,陆冰果然是有事的。

    “---”就这个事,你用的着这么夸张,又查人,又查电话的?

    “你发个短信好了。”姜绅喃喃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给你打电话?”陆冰语气一下子尖了数倍。

    “可以,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姜绅嘻嘻笑:“陆省打我电话,受宠若惊,受宠若惊。”

    “哼”陆冰看姜绅服软,这才有点得意,但突然来一句:“你,滚出来,不许再住那女人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-------”我日你个妹啊,我住那你也管?姜绅想骂人了,你这个副省长,还没上任呢,就开始管我的私生活了?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