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62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十六章 姜绅泡面
    第七百十六章 姜绅泡面

    “那我住那里?她是我京城唯一的朋友。”姜绅开始装。

    “京城这么多宾馆不能住?混帐--”陆冰继续发怒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没钱,钱包在火车站被小偷偷了。”姜绅还是装,往死里装。

    “你--”陆冰火了,愣了半响后,突然道:“你到燕城宾馆来,到了打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姜绅很无语啊,正要再反驳。

    “马上,立刻。”叭,陆冰不由分说,已经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我草你。”姜绅嘴里蹦出这几个字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在做么---”杨小艺顺着姜绅说了一句粗话,瞬息就脸红的像苹果一样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她一生中到为前为止说的最下流的话。

    “吗的--”姜绅狠狠的把杨小艺一个翻身,按在沙发上,对陆冰的满腔怒火,全部发泻到杨小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八婆,八婆--”姜绅嘴里怒吼不止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身下的杨小艺,好像化成他脑海中的陆冰,承受着姜绅强力的穿剌。

    因为心情不爽,姜绅十一点多就匆匆结束,不过他也没有立刻走,搂着杨小艺安慰了一番,陆省长打电话,杨小艺也听到了,不过这陆省长还是个女的,杨小艺也很郁闷。

    女的也算了,半夜三更,还打电话叫姜绅去别的地方住。

    杨小艺郁闷加无语。

    但是她有自知之明,无论怎么比,自己也不过姜绅无数女人当中的一个。

    大概等到晚上一点左右,看杨小艺睡着了,姜绅也怕陆冰再打电话,这才起身赶到燕城宾馆。

    燕城宾馆就在京城火车站边上,明天回东宁倒是很快。

    老八婆睡了没有?一点多了,估计睡着了,要不然早电话崔我,看我打个电话吵醒她。

    姜绅正要打陆冰的电话,却是陆冰一个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人呢?还要在那呆到几点?”陆冰阴森林的语气,像是要杀人一样。

    我欠你的啊,现在当我领导了,态度这么嚣张,姜绅很不爽,以前陆冰没到东宁当副省长前,态度比现在还好一点的,现在感觉她有点牛逼的样子,动不动要指挥姜绅了。

    还好你是当副省长,你要到我们市里当市委书记,我还有日子过?

    “到了,我刚到燕城宾馆外门,正准备给陆省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直接上来,楼上1208。”

    “--”房间都开好了?姜绅听她的语气,她好像也在这里的?

    陆家是京城的大家族,估计京城里的别墅就有许多,家里不住,你住宾馆?

    像陆定文,就有一幢自己的四合院,这种院子,在京城能捅有的人也不多见,现在非常珍贵。

    姜绅找到十二楼,神念一扫,1208没人,陆冰不在。

    但是隔壁1209有人,陆冰在。

    他刚走到1208门口,卡,隔壁的门也开了,陆冰穿着一身白色睡衣走了出来,把1208的房卡往他手上一放。

    她好像很疲劳,脸色有点不好,脸孔一如即往的好像姜绅欠了她几百万。

    “你先进房看下,然后到我房里来。”陆冰莫明其妙的说了一句,转身回自己的房。

    “---”这什么意思?想潜规则我?姜绅突然激动起来。

    我,要不要拒绝呢?

    我姜绅可不是随便的人。

    别以为你是我领导就可以潜规则我?

    虽然你是副省长,我不稀罕。

    姜绅心如小鹿,嘭嘭乱跳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房中,四下看了看,在犹豫着,同时,他的神念扫到隔壁。

    隔壁陆冰回到了床上,大门和房门都是虚掩着的,姜绅等会过去一推就推开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上,眉头紧皱,不知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这时已经接近九月,本来天气很闷热的,陆冰房里竟然没开空调,只有一个电扇在对着她吹,而且电扇还是转动的,现在在宾馆里,尤其是高级宾馆,电扇根本见不到,不知她那找来的。

    这么热的天,她还穿着睡衣,不过这睡衣,也不是很长。

    她往床上一坐,从臀部开始,包括雪白的大腿就露在外面,如果不看身份证,以她的皮肤和外表,真的像个二十岁的年轻少妇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上?

    叫我进她房间?

    摆明了想潜我么,还想老牛吃嫩草?哎,要怪就怪哥们太优秀了,姜绅自我yy一番,终于下定决心,打开自己的门,走进陆冰的房间。

    好吧,领导有需要,我就吃亏牺牲一下。

    姜绅也是胆大,一路杀进陆冰的房间。

    陆冰本来就靠坐在床上,看到姜绅进来,连忙拉过身边的一条空调被子盖在大腿上,姜绅进去的时候,眼光一扫,白哗哗的大腿,在一秒钟后就消失在他的眼里。

    “去,外面有方便面,你帮我烧一下,不过我要吃肉的,你到宾馆厨房拿点肉过来放方便面里一起烧。”

    陆冰指了指外面。

    “----”我没听错吧?姜绅几乎晕倒。

    我姜神仙,纵横天下,所向无敌,长这么大,还没自己泡过一包方便面呢。

    你这么大人了,自己泡面都不会?姜绅真想大吧她一顿,养尊处优惯了吧你?

    合着你大半夜叫我过来,就是为了给你泡面?我去你爷爷的。

    “你愣在那干什么?方便面也不会泡?快点,我胃痛。”陆冰脸上有点抽搐,一只手还捂着自己的胃部。

    难怪她不开空调,难怪她表情有点古怪,原来她胃痛。

    可你胃痛,去医院啊,叫我过来干嘛。姜绅想哭了。

    原来把自己叫过来当佣人的。

    “我没烧过啊。”姜绅郁闷道:“再说,这么晚了,宾馆厨房也早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,你想办法,你想痛死你的副省长吗?我饿了之后,就会胃痛,吃点热的,就好了,快去。”陆冰对着姜绅发号施令。

    算你狠,臭三八,老处女。姜绅咬着牙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姜绅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亲自烧方便面。

    不过他转身出去之后,就跑厨房里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储物空间里什么都有。

    生的熟的肉都有。

    陆冰住的宾馆也是高级房,还有微波炉。

    烧水,泡面,放肉。

    姜绅第一次泡面,做的有模有样。

    完了还从储物空间拿出一只鸡腿,两根火腿肠,放在微波炉里热了下。

    大概十分钟后,香喷喷的猪肉泡面端到陆冰面前,边上还有一只鸡腿和火腿肠。

    “陆省,吃吧,我长这么么,还是第一次做饭,烧的不好,你别介意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鸡腿?”陆冰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从宾馆厨房拿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,我怎么吃的完?”陆冰嘴上喃喃着,可真的吃起来,简直比一只猪还厉害。

    一包方便面,里面还放了肉丝,加上一只鸡腿,两根火腿肠,哧哧哧,几分钟不到,全下了肚子。

    看的姜绅目瞪口呆,我泡的面,有这么好吃?

    姜绅看她吃的这么香,都有点食欲大动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。”吃完之后,陆冰一抹嘴,又吩咐起来:“你去帮我搞把热毛巾,让我擦擦嘴。”

    “---”真把我当孙子用啊,好,我忍。姜绅给自己一个借口,陆冰的过去,活的太惨,太可怜,哥同情你,我忍。

    姜绅服侍祖宗一样,又去搞了把热毛巾。

    这脸擦过了,陆冰好像心情也好了许多,脸上不再这么冷冰冰的:“行了,你回去睡吧,也不早了,明天还要早起。”

    我去爷爷的,两点钟了好吧,你也知道不早了?

    姜绅很郁闷的回自己的房里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一摸,门卡呢?

    我晕,放在房里忘了拿出来。

    姜绅站在门口发呆了会。

    以他的神通,神念一搞,没有房卡也能开门,但是,但是我为什么要开门?

    你个老处女把我当孙子一样用了一晚上,然后过河拆桥,不行,我可不能白干。

    姜绅敲门,敲陆冰的门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大门打开,陆冰脸上有点冷冰冰的:“干嘛呢,这么晚还不回去?”

    “我门卡掉房里了,你帮我宾馆工作人员开一下。”姜绅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你能做事什么?这么笨。”陆冰先是一愣,接着喝叱姜绅。

    姜绅低着头,没精打采的表情,你骂吧,随你骂。

    “还站在那干嘛,滚进来。”陆冰叫姜绅进去。

    “睡你房里?”姜绅假巴意思的惊问。

    “废话真多,这么晚找什么工作人员,滚进来不?不滚就大街上去。”陆冰转身不离姜绅。

    拷,以前,没觉的你这么混蛋啊,姜绅发现这陆冰很混蛋,难怪黄震国听到她要走了,欢天喜地的就差没放鞭炮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房里。

    陆冰走到大厅,就往大厅沙发上一指:“你睡沙发上。”说罢头也不回进房去了。

    姜绅也不多说,走到边上就开空调。

    然后就听到陆冰房门,砰的重重关上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五分钟,砰,砰,砰,陆冰刚刚有点要睡着,听到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又怎么了?”陆冰气呼呼的打开房门。

    “空调坏的啊,我热死了,沙发上根本睡不着。”姜绅怒道。

    现在几月份了?八底,快九月,你让我睡沙发,没空调,能睡的着?

    陆冰看了下,沙发不是真皮的,是布料的,坐着都很热,别说睡了。

    “空调怎么坏了?我上周用的也好的。”这里是其实是陆冰的家族企业,陆冰在京城的长包房,所以配的东西也比其他房间全一点。

    她走到大厅的空调试了试,果然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