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7/7377/414362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霸道神仙混人间 / 最新章节列表 > 第七百十七章 睡一个房
    第七百十七章 睡一个房

    陆冰这房间很大,足足有一百多平方,但是,卧室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这是大床房,有一个很大的卧室,加上书房,大厅,还有很大的浴室。

    情侣享受是很好的,但现在姜绅要睡空调,那怎么办?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没开空调么,要不你睡外面,我睡里面吧。”姜绅笑道。

    “放屁。”陆冰直接就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是胃痛,不能太冷,现在胃好了点,我已经开了空调了,这么热天,没空调怎么睡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热?”姜绅喃喃道。

    “你---”陆冰气的半死,狠狠瞪了姜绅几眼,最后一跺脚:“你滚进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就走进自己的房里。

    叫我进去?哈哈哈。姜绅洋洋得意,不过脸上却装做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睡你房里?这样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么多废说,要么你出去,自己另外找个宾馆开个房。”陆冰回到自己的床上。

    姜绅站在她房间里,左看右看,床是很大,房间也超大,不过,好像没地方让我睡啊?

    “我睡那?”总不能让我睡地下吧?

    “当然地下了。”陆冰冷笑:“这么热的天,相信你也不会着凉,睡吧。”说着,陆冰就不管姜绅了,自己躺在床上,把空调被盖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“---”姜绅差点叫起来:“我的被子呢?我的枕头呢?我没枕头不习惯的。”

    你以为你谁啊?陆冰又气的半死,好在她床上有两个枕头,当即拿下一个,嗖,扔到地上姜绅脚下。

    “被子呢?”姜绅抬起头:“地上比床上还凉,万一我冻着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混蛋。”陆冰火起,又把自己的空调被从床上扔了下来:“给你。”

    这下她没被子了,就这么睡在床上。

    睡衣掩盖不住她雪白的大腿,光滑的肌肤和修长的美腿,完美的呈现在姜绅面前。

    她好像气的不行,扔完被子就转了个身,直接屁股对着姜绅,闭着眼睛,开始睡觉。

    因为身体卷缩,一个很完美的曲线就出现在姜绅眼下。

    姜绅在后面看了看,咕咚,咕咚,咽了几下口水,只看后面的话,看不出她是老八婆啊。

    如果陆冰不是副省长,姜绅这斯胆大包天下,也是敢直接摸上床的。

    算了,暂时还不清楚陆冰的心思,姜绅也不能乱来,只好老老实实睡下去。

    别以为陆冰敢让他进房就是对他有想法,陆冰这人,黄震国已经提醒过他了,思想古怪,想法做事很独特,千万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对她。

    普通人让一个男人进她的房间和她睡一起,肯定是准备了和这男人上床了,但陆冰这人可不一定。

    她这个受到过棍棒鸳鸯的人,心里可能有点变态,最好在明白她真实意图之前,不要乱来。

    姜绅就这么睡在地上胡思乱想,模模糊糊的,竟然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他平时几乎不睡觉,要么用来修练,要么把储物空间练大一点。

    但今天,竟然想着心事,想想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六点多就被陆冰踢醒。

    两人洗漱一番,七点钟时,宾馆服务员送来早饭。

    看到姜绅开门时,那小服务员明显一愣。

    大概没想到陆冰房中会有男人,而且这么年轻。

    不过小服务员当然不敢说什么,放下早饭后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姜绅看了下,早饭很丰富,牛奶、蛋糕、小笼包子、油条,甚至意大利面,华餐西餐都有,四个人也吃不完。

    “你太奢侈了吧,一个人吃这么多?你想过山区的百姓没有?”姜绅不满的问陆冰。

    “平时我就喝杯牛奶,吃个水果。”陆冰冷冷的道:“今天你在,我才叫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姜绅愣了下,陆冰的意思很明显,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,所以叫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清淡淡点的,喝点粥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陆冰嗯了声。

    两人对话没什么营养,不过几乎都在同时,记住对方早饭喜欢吃什么。

    离火车还有一段时间,姜绅其实想和陆冰谈谈的工作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黄震国说,陆冰要分管旅游什么的,简直晕死。

    不过陆冰好像没打算和姜绅谈工作,姜绅一说到这事,她就叉开话题。

    姜绅也明白了,陆冰这人,公是公,私是私,做事很认真,公私分的很清楚。

    虽然和姜绅一起,但是不谈公事。

    “你送我到东宁省政府后,就可以走了。”似乎姜绅的用途,就是送她安全到达东宁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陆省长。”姜绅没好气的。

    八点多钟,两人出发火车站,坐的高铁64767号列车,商务座。

    高铁商务座和一等座上座率不高是常有的事,不过姜绅第一次坐商务座,也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早上这班车,整个商务舱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

    “传说这商务座的真皮座椅,每个造价23万啊。”姜绅摸着真皮座椅笑问。

    陆冰没说话,冷冷的看了一眼姜绅,然后把座椅放躺下去,闭起起来开始休息。

    大姐,你还睡醒没多久,又要睡了?姜绅很郁闷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不停的找陆冰说话,不过很明显,陆冰不是太喜欢说话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了姜绅的领导之后,开始摆省长的架子了。

    上次去m国,两人说的话也比现在多。

    臭三八得意什么,早晚射你一脸,姜绅心中暗暗的狠道。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姜绅目前唯一的心愿。

    按照路程,他们从京城出发,要十五个小时多才能到东宁市,途经好几个省。

    到了东宁,大概是晚上十一点多。

    但整个商务舱只有两个人,真的是很无聊。

    “我们打牌吧。”姜绅躺在座椅上,坚持了几小时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陆冰闭目养神,没人和他说话,偏偏他又睡不着,却躺却没劲。

    而最关键的是,两人座位相邻,陆冰身上淡淡的香气,一阵阵传进他的鼻中,熏的姜绅晕呼呼的。

    姜绅比较反感女人化浓妆,所以他的女人现在根本没有人化浓妆,像丁艳、徐丽更是连香水都几乎不用。

    陆冰不同,她年纪大了,需要保养,近四十岁的人,能长成三十出头,肯定要花点心思,浓妆没有,但是香水还是喷了点。

    姜绅一路闻着这香水,自然就有点意乱神迷,所以提议,还是打牌吧。

    “火车上,不能赌博。”陆冰冷冷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打牌,又不赌博。”姜绅奇怪道。

    “没彩头,打牌有什么意思?”陆冰冷笑。

    我晕,合着你还喜欢彩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加点彩头。”姜绅笑道:“谁输了,脱---”他本来想说脱一件衣服,一看陆冰眉毛一扬,马上改口:“刮一个鼻子。”

    刮鼻子?陆冰突然愣了下,眼光瞬息变的迷茫起来。

    我拷,她以前和她男朋友这样玩过?姜绅一看她眼神,就知道自己中奖了。

    随便说个玩法,竟然和陆冰以前和男朋友玩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打什么?”陆冰愣了一会,竟然真的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领导,你说了算。”姜绅笑。

    “跑的快。”陆冰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好,就跑的快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服务员拿牌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。”姜绅做势从身上一摸,储物空间里摸出一副牌。

    “---”陆冰有点无语,你身上,竟然带了牌?

    两人二话不说,开始打牌。

    跑的快是三家玩的,两人也可以玩,发三张牌,空掉一家。

    姜绅他们玩的,只有一张小二,三张a,三张a还算炸弹。

    发牌当然是姜绅的事,谁叫他级别低。

    不过牌到了他手上,和到赌神手上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嗖嗖嗖,姜绅发牌很快,拿起牌来,顿时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陆省,抓双,怎么算?”

    “一张牌一个鼻子,抓双的话,算三十个鼻子。”陆冰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“那我出牌了。”姜绅拿出黑桃三。

    “等下,我先出。”陆冰叫住姜绅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我有黑桃三的。”姜绅不服。

    “凭我是副省长,我们京城的规矩,官大先出。”陆冰笑了。

    这是她第一次在姜绅面前笑,不过笑的很勉强,反而不如她不笑的好看,大概是她好久不笑,肌肉有点紧崩。

    “-----”还有这种说法的,你太过份了。

    陆冰不管他,‘345678910j’一条长顺子先甩了出来。

    姜绅一看自己的牌,没q,要不起: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三个q带一对五。”陆冰又出牌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姜绅没好气的。

    这时陆冰手上只有一个a了,扔下来,抓双。

    姜绅第一把就被抓双。

    姜绅想哭了。

    呜呜呜,省长太欺负人。

    这牌是他故意发的,本来他的牌先出,也是抓陆冰的双。

    他就是发一手好牌给陆冰,让她开心一下,然后自己先出,抓陆冰的双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陆冰抢在前面先出,竟然抓了姜绅一个双。

    “三十个鼻子啊,能不能打折?”姜绅苦笑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。”陆冰眼中闪过一丝古怪之色,然后真的伸了手来。

    “123456--”刮起姜绅的鼻子。

    她的手很软,很香,小手在姜绅鼻子上刮的时候,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,姜绅呆呆的坐在那里,一动也不敢动。

    刮到十个的时候,陆冰突然停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脸一下子变的通红,她停在半空,又想刮下去,又不想刮。

    商务舱里,漫延着一股暧昧的气息。

    大概数秒钟后,陆冰收手后退,脸上恢复了刚才的冰冷:“还有二十个先记着。”

    她不好意思刮下去了。

    再来,姜绅再次发牌。

    这次他小心发,陆冰拿了一手臭牌,虽然是赢家先出,仍然被姜绅关了近十张。

    “十个鼻子,嘻嘻。”姜绅举手要刮。

    “干嘛,你敢。”陆冰脸色一正:“你还欠我二十个。”

    “----”好,对掉十个,还有十个。

    尊宝娱乐 www.abc169.com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